•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园地

德秀君,于鲁山边城唤您一声元鲁山

时间:2016-9-28 6:57:14   作者:南桥琴   来源:作者原创   阅读:1021   评论:0
内容摘要:德秀君,于鲁山边城唤您一声元鲁山南桥琴一元德秀(约695-–约754),字紫芝,世居太原,北魏孝文帝改革时迁居河南洛阳,辞官后隐居河南陆浑山(今河南嵩县),后人不吝赞誉的称其为唐代诗人、政治家、音乐家、教育家。曾任鲁山县令。《旧唐书•文苑传》中,元德秀与崔颢、王昌龄、孟浩然、王维、李白、杜甫、李商隐、他的学生李华等大家...

德秀君,于鲁山边城唤您一声元鲁山


德秀君,于鲁山边城唤您一声元鲁山


南桥琴



    元德秀(约695-–约754),字紫芝,世居太原,北魏孝文帝改革时迁居河南洛阳,辞官后隐居河南陆浑山(今河南嵩县),后人不吝赞誉的称其为唐代诗人、政治家、音乐家、教育家。曾任鲁山县令。
    《旧唐书•文苑传》中,元德秀与崔颢、王昌龄、孟浩然、王维、李白、杜甫、李商隐、他的学生李华等大家并列为文坛巨星。因传世作品太少,不为世人周知。《旧唐书》元德秀传记这样结尾:“士大夫高其行,不名(不叫真名),谓之元鲁山。”,《新唐书•元德秀传》载:(宰相)房琯每见德秀,叹息曰:“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苏源明常语人曰:“吾不幸生衰俗,所不耻者,识元紫芝也。”
    我常常脑补,这个元德秀君到底长得超凡脱俗到何种境地,以至于惊世骇俗至此?把新旧唐书的两篇传记都要翻烂了,也还是不明觉厉,因为两篇传记无非是说他:“质厚少缘饰。”“性纯朴,无缘饰,动师古道。”端详的久了,对这句“动师古道”还审视出了毛病,对“动师古道”,我心有疑。他的学生李华在《元鲁山墓碣铭(并序)》中说:“世有明哲,承而述之,幼挺全德,长为律度。神体和,气貌融,视色知教,不言而信。”咱们把“动师古道、幼挺全德”放一起看,若改为“幼师古道”,从小就学习古人秉持古道,很合适。“动师古道”?动辄师法古道?总觉别扭。要说错了,唐代人物传记,距今并不久远,“动”字古今也没有繁简之分,无论写于纸张书于丝绢,似也不可能。谁肯为我答疑解惑?倘使我的疑惑是对的,就是从盛唐的雕版印刷到大宋的活字印刷或者从毛笔书写到近代印刷术的鼎新过程中,错误于不经意处以貌似的伪装改幼更动了。
      
    但正是李华的寥寥数语,我脑补的元德秀形象徐徐走来:少年元德秀是无锡灵山的少年佛陀,中年元德秀便是鲁山的中原大佛。我知道任何把一个凡人神话的做法都是危险的,我说的是成语紫芝眉宇,使人顿失名利之心的紫芝眉宇。他的门生李华帮了我的大忙,“神体和,气貌融,视色知教,不言而信。”修身明德至此,吾不能!惟愿汝能!汝能乎?
    在盛唐的繁复时空里,元德秀犹如永恒之春,光彻千载,灿然若初。


    唐代诗人皮日休《七爱元鲁山》中深情祝祷:


吾爱元紫芝,清介如伯夷。辇母远之官,宰邑无玷疵。

三年鲁山民,丰稔不暂饥。三年鲁山吏,清慎各自持。
只饮鲁山泉,只采鲁山薇。一室冰檗苦,四远声光飞。
退归旧隐来,斗酒入茅茨。鸡黍匪家畜,琴尊常自怡。
尽日一菜食,穷年一布衣。清似匣中镜,直如琴上丝。
世无用贤人,青山生白髭。既卧黔娄衾,空立陈寔碑。
吾无鲁山道,空有鲁山辞。所恨不相识,援毫空涕垂。


    元德秀是后魏昭成皇帝之孙常山王元遵的第十五代孙,鲜卑族,原姓拓跋,北魏孝文帝改革时始易姓为元。父亲曾任延州刺史,是元结的宗兄和老师。他是家里的第六个儿子,出生时贵为官宦子弟,按照唐代婚俗的门第铁律,母亲该是大家闺秀,儿时应当衣食无忧,受过良好的家庭熏陶和官学教育。沿着皮日休这首非盖棺定论非溢美之词的长诗,在诗人类似拣择主人翁过往清单的追慕赞叹和悲悯凝视中,描摹了元德秀清绝高蹈的人格样貌,“清似匣中镜,直如琴上丝”是我读到最好诗句之一。




    幼年丧父,如鲁迅先生所言:有谁从小康之家而坠入困顿的么?而回望元德秀的一路走来,他的人格光亮整全,既不见碎片也不见阴影,似一块美玉白壁无暇。
    把元德秀的生平分为三个阶段:居家赡养寡母,抚养兄嫂遗孤;出任鲁山县令,佳话琴台善政;归隐陆浑山阿,义塾讲学流芳。733年(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38岁的元德秀以“才行第一”考中进士,在此之前,“开元中,从乡赋,岁游京师,不忍离亲,每行则自负板舆,与母诣长安。”(《旧唐书》)这是震动京师的唐代版背着母亲上大学。《新唐书》载:“初,兄子襁褓丧亲,无资得乳媪,德秀自乳之,能食乃止。”曾经有段时间,我强烈感觉到中华民族注重亲情纽带过分依赖亲人的家庭关系,实在是束缚个体奋进飞翔的桎梏,甚而至于束缚了一个民族的开疆拓土精神,对一种内陆文明生出不满进而十分艳羡海洋文明。及年龄渐长,尤其是发现父母进入老年对子女生出的依恋后,觉得东方文明的亲情自有其超越之处。我们对父母对子女发自内心付出绵密甘甜的物质和精神,这种周全的付出就如同为自身构筑一个身份清晰的坐标,这个整全明澈的坐标正是我们康健坚实地走向世界的源头,甚至类同于我们为自身构筑的用以搁置自己灵魂的坛城。如果这个坐标或坛城是个空洞,那我们何以自处?更遑论飞翔九天,即是飞出去了,那也是断了线的风筝。但凡事皆有两面,也正是家庭的拖累,时常会阻隔一个人的外向距离,这也正好暗合了经典力学中离心力和向心力的重要概念。向心力是物体沿着圆周或者曲线轨道运动时指向圆心的合外力,是一种真实存在的力。而离心力是一种假想的惯性力,现实中并不存在。
    毫无疑问,幼年丧父的元德秀从母亲那里得到的母爱是圆满整全的,兄嫂相继去世,幼子嗷嗷待哺,元德秀的两次做官都与这个侄子有关,第一次是为抚养侄子,第二次是为侄子娶亲,《新唐书》载:“既长,将为取,家苦贫,乃求为鲁山令。”在为家庭计,元德秀恪尽了天职。在修身齐家两项得分试题中,元德秀都是满分。
    “登第后母亡,庐于墓所,食无盐酪,藉无茵席,刺血画像写佛经。”(《旧唐书》)在今天看来,这个居丧有点过分,如果换位到一个诗人、音乐家、与慈母朝夕相依四十载,把母亲的音容笑貌慈爱温暖谆谆教诲其乐融融从身心肢体血液骨髓中剥离,不啻于从自身分娩出那个怀胎四十年的母亲。娩出母亲后,元德秀能够获得新生吗?
    在鲁山任县令期间,虎患匪盗民不聊生被前任弃官而去的边城鲁山变身理想国。山民为元德秀修筑的琴台,至今尚有遗迹,因为就在妹妹家住的院子里,儿子小时候,我牵手儿子数次登临那个大土台,并没有深思脚下的泥台里曾有先贤的忧思深愿,也不曾闻听千年古琴穿越时空的余韵不绝。当时也没有读到梅尧臣的《游元紫芝琴台》:


访古历荒城,城孤落日鸣。

人琴两不见,破月高台倾。




标签:河南洛阳 鲁山县 李商隐 士大夫 新唐书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上一篇:浅秋光晕
下一篇:丘山永次先生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