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第二十六章 精卫填海志不渝 还魂女娃慰双亲

时间:2016-10-25 20:43:07   作者:佚名   来源:长篇历史小说《文祖仓颉》   阅读:422   评论:0
内容摘要:发鸠山上,月光如华,夜静如水。一片依山而建的简陋草房,静静地矗立在夜色中。这里,就是炎帝迁徙过来后的临时居住地。深夜,一道来自月心的微光,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一处草房上消失不见。随即,房门无声开启,一位约八九岁的小女孩走了出来,望了望空中的星星,疾步下山而去。半个月后的一天,炎帝背着药篓回到家中。本该是做晚饭的时候,居处见...


发鸠山上,月光如华,夜静如水。

一片依山而建的简陋草房,静静地矗立在夜色中。这里,就是炎帝迁徙过来后的临时居住地。

深夜,一道来自月心的微光,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一处草房上消失不见。随即,房门无声开启,一位约八九岁的小女孩走了出来,望了望空中的星星,疾步下山而去。

半个月后的一天,炎帝背着药篓回到家中。本该是做晚饭的时候,居处见不到一丝平常的炊烟,这使他感到了几分不安。

刚刚放下药篓,巫心慌慌张张迎上前来,满目惶恐地说:“共主,不好了,女娃不见了。”

炎帝一听就急了,大声说:“快让人去找啊!”巫心带着哭腔说:“都半个月了,周围全找遍了,当天就派人骑快马找遍了方圆百里,都没有女娃的消息。我们一直没停寻找,可一点信也没有。”

炎帝这次出去采药已有月余,刚到家正饥渴交加,再陡闻爱女失踪,就像灵魂被抽走,一屁股坐到地下,手抚胸口,大口喘气。

巫心见势不妙,急忙端来一碗水递给炎帝。

听訞拖着沉重的双腿从山下回来,呆呆地望着正在喝水的炎帝,不发一言。

她的泪水已经哭干,人也像傻了一样。

看到炎帝缓过劲来,巫心又小心地说:“附近都找遍了,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女娃肯定是没有遇到危险,我占了好多卦,次次都是吉卦。共主您也别太着急,一定能找回来的。”

“一点痕迹也没有吗?不可能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吧?”炎帝怎么也不相信,一个大活人就这样说没有就没有了。

炎帝想起女儿,心里就愧疚。女娃今年九岁了,乖巧伶俐,长得漂亮,深得自己的疼爱。黄帝有一年见了,也是喜欢得不得了,夸自己的小侄女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他知道女儿喜欢让自己带她玩,可自己的事情多,经常不在家,他也知道每当女娃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跟着爹爹玩时,她心里一定好羡慕。

第二十六章 精卫填海志不渝 还魂女娃慰双亲

女儿常常一大早就起来,站在山上看着升起的太阳问:“爹爹,太阳是从哪升起来的?”

“是从东海里升起来的。”

“您带我去看看大海里的日出行不行?”

“行,现在爹爹忙,等爹爹有空了就带你去。”

女娃等啊等,他却忙啊忙。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几年过去了,可爹爹还是没空闲的时候。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自己离家出走了!孩子会去哪里呢?真的是去东海看日出了吗?

巫心看炎帝陷入了沉思,正想上前说话,忽然从山上的柘树林中传来一阵鸟鸣:精卫、精卫、精卫、精卫……

炎帝一愣,他从没有听到过这样的鸟叫声,声音中的凄厉悲伤之意绵绵不绝,似是有无限的哀怨和委屈。

巫心见炎帝发愣,急奏道:“共主,这鸟也是这段时间才出现的,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一来就叫个不停,也不怕人,叫的时间长了,看看没人理她,就叼些木棍和石块飞走,然后再飞回来,天天都这样。”

那只鸟儿本在房顶鸣叫,等巫心话说完,竟飞临炎帝身边,看着他更起劲地叫着:“精卫、精卫、精卫……”

炎帝思女心切,哪里顾得上鸟儿的鸣叫!他挥挥手赶鸟儿离开,现在他需要的是静下心来理理头绪。

鸟儿看他不理,两只眼中竟然流出了泪水。只是这一幕,并没有被埋头思考的炎帝他们三人看到。

鸟儿又叫了几声,见有人拿起石头砸来,无奈之下,低头衔起一粒石子,振翅向东飞去。

炎帝久思无果,脑中灵光忽然闪现,这鸟难道是来传信的不成?飞鸟传书?仓颉

仓颉!”他跳起来大叫一声,“快备马,去找仓兄弟!他一定有办法!”

不一会儿,一只黑鸟飞起去给仓颉传信。炎帝带着听訞、炎居、巫心等人,飞马赶赴黄帝宫。

他心目中的仓颉无所不能,他对仓颉抱有绝对信心。

黄帝宫外,造了一天字的仓颉在姬英的陪伴下,静静地走在乡间的小道上,耳听牧牛的哞、哞声和羊群的咩、咩声,和着小河里水鸭子的呱呱声,好似一曲美妙的音乐,他融入其中,尽情地享受这恬静时光。

宫外密林里鸟鸣声此起彼伏。在百鸟争鸣中,突兀地传来几声凄厉高亢的鸟鸣:精卫、精卫、精卫、精卫……

一只鸟儿立在前方的大树枝头,叫了一阵之后,看看他还没有停下脚步,飞临他们的上空,再度发出悲鸣,声音好似有无穷的穿透力,令得姬英一阵伤感涌上心头。她抬头看了看鸟,说道:“颉哥哥,这鸟的叫声有点奇怪,你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仓颉四目神光陡射,只一眼就看出了鸣鸟的真身:“女娃!”他几乎要惊叫出声。

他的脑海里立时浮现出几年前在华国赶集时见过一面的可爱小姑娘。

飞鸟见引起他的关注,已经越过树林不见,但仓颉仍未放弃探察。他用强大的念力锁定飞鸟,查清了鸟儿的飞行路线以后,再度逆向探查其近期的活动,画面即刻出现在眼前。

画面中,仓颉看到,黎明前昏暗的夜色中,女娃头上插着鲜花,一大早就来到海边守候日出,当她看到一轮红日从海面上跳跃而出时,大声地欢呼雀跃。

接着,她张开双臂,穿着一双小红鞋,飞快地扑向海面,她要去拥抱太阳!

女娃的水性很好,她游啊,游啊,看她的样子很快活,游得很起劲。后来越游越远,慢慢地变成了一个黑点。正在这时,一排大浪袭来,女娃不见了踪影。

仓颉的天眼紧盯着那片海域,过了一小会,一只鸟儿飞临女娃沉水的上空,一道光亮穿出水面,射入空中的鸟身不见。

他知道,女娃的灵魂附在了鸟儿身上。他再度凝神,把镜头拉近,看到精灵入体后的小鸟,正在发生着蜕变,头上长出了花纹,脚爪变成了红色,而嘴则变成了白色。

看完画面,他的心沉了下去。

女娃已明显地遭遇了不测!这对炎帝大哥来说,将会是一个无比沉重的打击。他知道这个小女儿是炎帝最喜欢、最疼爱的,中年丧女,是人生中的一大不幸!

炎帝是他的好大哥,作为好兄弟,他得为大哥分忧解愁,可这个心结,该怎么解呢?

师父告诫过他,遇事自己要先动脑子想办法,要不事事靠问,看着是相信依靠了,实际上人也变懒了,智慧就得不到开发。他一直想到脑力用尽,实在没辙了,他才求助于师父。

师父给了他一个画面,他心中有数了才上床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皮墩就送来了炎帝的飞鸟传书:“女失。”

仓颉把书信给黄帝看,黄帝很紧张地问:“孩子有没有危险?”仓颉点了点头道:“已经遇难了。”

亲情浓于血。黄帝闻听噩耗,眼泪也流了下来。他擦擦泪吩咐说:“我大哥很不容易,为天下人操劳很少顾家,欠孩子不少,你这段时间多帮帮他吧,别让他和大嫂太伤心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你尽管给我说。”

仓颉点头应下。

第三天傍晚时分,炎帝等人风尘仆仆地赶到。黄帝接报前来拜见大哥大嫂,亲自为他们送行。众人换过马匹以后,在仓颉带领下连夜赶往东海。

仓颉没敢把噩耗告诉炎帝,倒是听訞反复追问:“仓兄弟,你给嫂子说实话,孩子有事没有?”仓颉无法明说,只好应付道:“大嫂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和大哥见到孩子的。”

一行人昼夜兼程,快马加鞭,五天后,他们来到东海。

一只鸟儿从他们头顶飞过,把口中衔的树枝抛向大海,然后飞临他们上空盘旋着,在凄厉的“精卫、精卫”鸣叫声中,掉头向西飞去。

看看那鸟儿和西山出现的鸟儿一模一样,炎帝和听訞的直觉就感到不妙,眼看泪水就要流出来,仓颉马上分散他俩的精力,安排说:“咱们分三路去找吧,大哥大嫂一路,炎居和巫大人一路,分别顺南北海岸去找;我自己一路在当地查访,每天晚上咱都在这里会合。”说完,向附近的村落跑去。

来到村子里,仓颉紧急安排当地头领带人在女娃下海处建庙。

这天晚上,仓颉用心和师父连线,问起为何给女娃这样安排,大帝开示道:“神农氏为天下共主,自然要承受常人不能承受的磨难。高人有高人的风范,要给这个世界留下永久的纪念。给女娃做这样安排,是她的命运,也是对神农氏的衬托,更是为了增加华夏族的历史积淀。”

仓颉点头。大帝接着说:“没有传世的经典故事,华夏族何以被世界誉为文明古国?这一切都是为师的精心安排。那小精卫至今还不知晓前因后果,炎帝夫妇也还走不出悲痛之中,为师助你给女娃还魂,就由你来告诉他们吧。”

经过两天的寻找,炎帝和巫心两路都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人们看到过一个小女孩下海游向深处。

又过了两天,等到庙建成后,仓颉在门楣上刻了“精卫誓水处”五个大字,两边刻了一幅楹联,上联为“曾溺于此川”,下联为“誓不饮其水。”

诸事停当后,他对炎帝说:“大哥,今天不要出去找了,我已经找到了,现在就带你们去见女娃。”

炎帝等人跟着仓颉来到庙门口,那只精卫鸟盘旋在他们的头顶,鸣叫着“精卫、精卫”。仓颉招手之下,鸟儿落在他的肩上。

进到庙里,待众人坐定,仓颉双掌舞动,空间一阵波动,众人似入梦中,又似真实之境,精卫鸟儿变成了女娃。

炎帝和听訞看到失踪月余的女娃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大喜过望,双双扑上前来,四只臂膀把女娃紧紧抱住,生怕一松手就再度不见。炎帝抽噎着说:“娃啊,你可是爹娘的心肝宝贝啊,你一丢,可是把爹娘的魂都抽走了。你不见了,叫爹娘怎么活啊!”听訞则是放声大哭。

女娃见到仓颉的惊喜,被这股强烈的亲情所代替,看到爹娘的疼爱之情,也是“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这一哭直哭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一个九岁的孩子,本来还是在爹娘的怀里撒娇受宠的年龄,可忽然就没有了生命,没有了去处,天天一个人在外游荡,心中的委屈可想而知。她撕心裂肺地哭喊着说:“爹呀,娘呀,你们怎么就不管我了呀,我想你们,我要回家,爹带我回家,我不要一个人在外面玩了,我以后再也不自己跑出来了。爹爹,不生女儿的气好吗?”

看着女儿哭得伤心欲绝,炎帝和听訞先止住了哭声,反过来劝女儿:“乖娃,咱不哭了,啊,是爹娘不好,爹娘以后出去都带着乖乖,给你补补屈……”

等到女娃止住哭声,又转身拜谢仓颉“大哥哥,你知道吗?我被海淹没的那一刻,喝了好多的水,出不了气憋得我好难受,我好恨这大海!爹娘这么疼爱我,还没有最后见上一面,就这样把我淹死了,我好恨这海中的恶浪!我的精灵化作小鸟后,我让其变成我的特征,就是想让爹娘看到了能认出我。西山那么远,可我每次执著地返回去取木石,也是为了能让爹娘知道,我爱他们,想他们,渴望能再回到他们的身边,所以我发誓要填平东海!”

仓颉笑着安慰她说:“现在一切都好了,再也不用担心了。”

“恩,还真是要好好谢谢您。我被淹死的那一刻就在想,要是四眼大哥哥在就好了,他一定有大能耐,要不咋会比常人多长两只眼!我变鸟后回到发鸠山,拼命地叫,可是爹娘也不认识我,我绝望地大哭了一场。然后我去找你,大哥哥果然没有叫我失望。难怪当年我第一次见到你,就那么喜欢你,就可想追上你看看你的四只眼睛和我的有何不同,想告诉你我长大了一定要嫁给你。现在看起来大哥哥果然是不同,要不是大哥哥,我和爹娘就永远难再相见了。大哥哥对我实在等同于再造之恩,请受小妹一拜!”

炎帝闻听不悦:“娃啊,别乱了辈分,要叫叔叔才对。仓大人叫我大哥,你怎么可以叫他大哥哥?”

女娃破涕为笑道:“爹爹,这可不是我的错,您看巫丹姐姐才大我几岁啊,不也是叫他大哥哥吗?您比大哥哥大那么多,是您自愿降辈和他以兄弟论交,要是让我叫他叔叔,岂不是把大哥哥叫老了?”说完,对着炎帝挤了个鬼脸。

炎帝看和她掰扯不清,只好不再纠缠。女娃欲跪地行大礼,被仓颉硬生生地阻止,无奈之下,只好鞠了三个躬感恩救命之情。

“女娃,你来看。”仓颉朝她招招手,她来到仓颉的身边问:“大哥哥,你要让我看什么?”

仓颉摆了摆手,拉起女娃,在她面前挥了一下手,女娃双眼闭合,如入定般静止不动。

天界的画面打开,众人均感觉到她的身体猛地震颤了一下。

女娃的眼中,出现了盘古大帝宫殿的图画,只见大帝来到一个大水塘边,挥手之下,一朵洁白的荷花飞起空中,绕着大帝飞了三圈后,飞入下方的白云中。

女娃睁眼急不可待地问到:“仓大哥,既然让我来到了人间,为什么又要我这么早早就离开?”此时她已明白,自己从何而来,可来此干什么,她仍是不明白。

“闭眼。”随着仓颉以目示意,女娃再入定中,画面也再度出现。

几个日出日落的画面快速闪过之后,一朵白色的花灵和一只鸟儿出现在镜头中,花灵先是和鸟儿合体,然后奔向荷塘中的一朵荷花,那朵花儿宛如张开怀抱迎接,刹那间白光大盛,花朵变大,美艳到了极致。

一切皆明。女娃睁开眼睛,盈盈下拜:“大哥哥,谢谢你了。小妹就先回天庭等你了。”

“呵呵,你别谢我,该谢大帝才是。这一切都是大帝的巧妙安排,你这次下界时间虽短,但意义非凡,你将在人间万载流芳,为人类所敬仰。”

炎帝夫妇此时得知真相,早就泪流满面,痛不欲生。巫心在一边也是唏嘘不已。

听訞揽过女儿问道:“乖娃,那你让小鸟叫‘精卫’是啥意思?”

女娃偎在娘怀里,抱着娘的脖子答:“那也是女儿的誓言,女儿要用不怕艰难困苦的精神填海,护卫人们的安全,所以我的叫声就变成了‘精卫’。我知道沧海很大,可它再大也没我的志气大。女儿我发誓填平东海,为的是让人们不再受海淹之害。”

女娃不屈不挠的志气,令闻者耸然动容,内心震撼不已。

女娃身份和任务已明,因骤然与凡间父母分离,来不及报答一下养育之恩,成为一个难以排解的心结。今日心愿得了,心中大慰。她离开听訞的怀抱跪倒在爹娘面前,恭恭敬敬叩了三个头,柔声道:“爹,娘,您二老多多保重,天命难违,女儿不能侍奉膝下了,请原谅女儿的不孝。今日就此别过,孩儿在天上等着团聚之时。”

炎帝夫妇起身扶起女娃,一家三口紧紧抱在一起。生离死别,就是神仙也不能免俗,女娃在爹娘的哭声中,也哭成了泪人。

巫心见三人情绪稍稍平静后问道:“女娃,你走那天我们就开始找你,可怎么也找不到,你就是来东海,也不会这么快吧?我们为啥会找不到你?”

女娃擦了擦泪说:“我走时大概三更时分,等走到山下,就感觉好像有人把我托了起来,一路飞奔,天还不亮,我就站在了这片海滩上,然后就看到了日出。”

炎帝夫妇和巫心都惊讶万分,一个小女孩,从发鸠山到东海,走路过来少说也得几个月时间,可女娃却是一刻到达,不是飞过来的是什么?能找到她才是怪事。

听訞问道:“娃啊,你怎么会想到来东海呢?”

女娃说:“我也不知道。那天夜里我睡醒后,就好像有个声音在催我来看日出。我早就想来了,可爹爹老是没时间带我来,我只好自己跑来了。”

炎帝把女娃揽在怀里,疼爱地说:“都是爹的错,以后你想去哪里,爹爹就带你去哪里。”

“嗯,”女娃乖巧地应道。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四目仓颉,记忆的大门瞬间打开,她回想起了当年在天庭时,目睹过大帝派造字之神下界的经过,惊喜地说:“大哥哥,您不是当年……”

话说一半,仓颉已知道她要说什么,连忙点了点头,用眼色止住了她。

仓颉看到一家三口心愿已了,该是分别的时候了,就对女娃传音说:“你回天以后,仍需分出一分神念维系精卫的意识,让其保留原有的灵智。”女娃应下后,伸开双臂说:“大哥哥,抱一下。”仓颉张开双臂,女娃扑入他的怀中消失不见。

他又挥挥手,空间又出现一阵波动,像是拨开了一层迷雾,众人似从梦中醒来,感觉怪怪的,似梦非梦,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个面面相觑。他也不再和众人打哑谜,对大家说:“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是大帝看共主为天下人日夜操劳,特恩准女娃和爹娘再见一面。现在已是天人相隔,女娃的人生使命已经完成,回天比人间更美,日后在天界还能重逢,大哥大嫂当为她高兴才是。”话音刚落,精卫突然从门外飞入,围绕炎帝夫妇飞了一圈,在“精卫”、“精卫”的叫声中,飞向高空。

炎帝夫妇看事已至此,又知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悲伤之情亦是大为减轻。赶到门外,目送精卫鸟消失在天际。

女娃在空中传音道:“仓大神,我在搬石的途中,常常经过一片大山,见一老伯天天在挖大山。那位老伯人可好了,心很善良,每每在我歇息的地方放水和食物给我。您有大神通,方便时帮帮他好吗?”

“好,你放心吧,我会的。”

巫心趁炎帝夫妇仰脸望天的间隙问道:“仓大人,在下来找女娃时,明明占得吉卦,可为何女娃却命丧大海?此事实令在下百思不得其解,能否开示以释惑?”

仓颉感到困惑:以他的修为,不该问这个浅显的问题。他沉吟了一下反问道:“是女娃的来处好呢,还是此处好?”

巫心闻听大悟,一躬到地:“谢谢仓大人,在下受教了。”仓颉此时的点石成金之语,着实令他佩服,仅仅就这一句话,已令他攀到了自己感悟一生也难以企及的占卜高度。

听訞没有听明白,拉了一下巫心悄声问他:“巫大人,仓颉兄弟说的是啥意思啊?”

“意思是说,女娃是从天上来的,到人间完成了任务又回到天上去了,天上比人间要强无数倍,要不为啥人人都想升天?凡人占她死了当然是不吉,可站在她的立场上看,自然就是大吉了。我们的眼界和仓大人比,真是天壤之别啊!”巫心说完,感叹不已。

空中,盘古大帝和水神、海神看着这一幕,水神赞叹道:“沧海固然大,而精卫鸟锲而不舍、百折不回的毅力和意志更为伟大。女娃表现出来的悲壮之美,将世世代代震撼人们的心灵。这样的故事在我们神界也是少见,真乃志鸟也!小精卫鸟日后一定会名垂千古的,真是了不起!”

大帝点头说:“两位爱卿,一个小女娃就能矢志不渝地填海,你这个水神也不能只发感慨,是不是该做点配合,好让人们日后做事时能想起‘精卫填海’这个精彩的故事,你准备怎么做?”

水神胸有成竹,躬身作答:“禀大帝,我和海大人已有设想,拟加大黄土高原的降水量,把泥沙冲进大海,把那片大海变成黄海,然后由海大人施法,利用潮汐把泥沙推向岸边沉淀下来,形成海涂,等以后人多地少了,人们就可以围海造地,改造成良田,到那时人们就会重新忆起精卫填海,教育自己的子孙,世世代代学习精卫的精神,勇往直前,不惧艰难困苦,朝着既定的目标拼搏前进。同时也让人们知道鸟儿是人类的朋友,保护好鸟类,保护好自己的家园。”

大帝笑着首肯,招来精卫的真灵说:“小精卫,凡间事了,随本帝回宫吧。和海爱卿之间的怨恨复仇之心也该化解了吧?”

四人大笑,正要腾云,忽然大帝摆手示意噤声,只听下方传来听訞的声音:“都怨你,你要不去采药,我的娃也不一定会死。不去采药难道能要了你的老命?你为啥不多培养点年轻人帮助你去干?”女娃回天就像摘走了她的心,虽然该说的仓颉都说了,可她仍难以完全接受女儿离去的结果。

“人来到这世上,总是要为人间做点什么,要不岂不白来一趟?大家尊我为共主,我能不为大伙的身子骨操心吗?这大概就是我的命吧!”炎帝声音低沉地答道。

仓颉闻听顺势跟进:“大嫂,大哥说的在理。女娃和大哥大嫂一样,到人间来有自己的任务,大哥以后将以神农之名万代传颂,而填海就是女娃的命,她将以精卫填海之精神千古流芳。‘精卫填海’也将成为后世的一句成语,来比喻按照既定的目标,坚韧不拔地奋斗到底。这种精神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而这正是上天为我们的民族培植的一种优秀基因。女娃有幸成为这个经典中的主角,您俩本应该高兴才是啊!”

听訞也是当事者迷。仓颉一句话,令她豁然醒悟,她不再埋怨,抬头望着精卫鸟飞去的方向,露出慈母的疼爱之情。

天上四人相视而笑,海神伸出大拇指夸赞道:“师父,仓大神好生了得,轻而易举就解除了听訞的心结,也化解了花仙子对微臣的敌对和仇恨。”

有个好徒弟,大帝亦感快慰。他拉起小精卫,带着水、海二神隐入云中。

炎帝回到发鸠山后,为纪念女娃,在东山脚下浊漳河源头处,建起了一座“泉神庙”。


标签:精卫填海 女孩 微光 月光 仓颉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