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守望亲情

我的父亲(文/张婷儿)

时间:2016-11-2 14:09:08   作者:张婷儿   来源:琴台雨巷   阅读:335   评论:1
内容摘要:一直想写写我的父亲,却总是无从下笔,直到前段时间看到李人庆老师笔下《永远的父亲》,跟随着李老师的妙笔开始深思,捋一捋我父亲的故事,写一写我敬爱的父亲。我的父亲出生在农村,是一位朴实的农民,身高一米七多,却只有百十来斤重,黝黑的皮肤,瘦瘦的体形,时常穿梭在家与田地之间。在我的认知里,父亲是一位很勤奋,不怕苦...

我的父亲(文/张婷儿)


我的父亲

张婷儿

 

一直想写写我的父亲,却总是无从下笔,直到前段时间看到李人庆老师笔下《永远的父亲》,跟随着李老师的妙笔开始深思,捋一捋我父亲的故事,写一写我敬爱的父亲。


我的父亲出生在农村,是一位朴实的农民,身高一米七多,却只有百十来斤重,黝黑的皮肤,瘦瘦的体形,时常穿梭在家与田地之间。在我的认知里,父亲是一位很勤奋,不怕苦不怕累,也不会把家务推给母亲一个人做的人。无论忙时闲时,每天都会早早的起床,先去农田或者菜园里转一圈,有活了就在田里干活,没活了就回来帮母亲烧水做家务。


父亲很爱干净,每天都会把屋里屋外角角落落打扫一遍。那时我们住的还是青瓦房,土打墙,院子里还是黄土碾压过后的土地,就连大门还是父亲和伯父们一起用木板定制而成的。晴天还好,遇到大风天气,院子里满是尘土飞扬。就算是这样,进入屋内。你也很难找到一丝灰尘。老房子地势较低,遇到大雨天时更为糟糕,满院泥泞不堪,雨水积攒成一大片水洼。这时,父亲就要一手撑伞一手拿着铁铲在院内院外修改排水道,以防雨水蔓延到屋里。那时母亲总说:“每逢雨天别人都往屋里跑,你爸却要往外跑。”当时我就想,我们家什么时候也能有一座地势高一点的房子,那样父亲就不用再为排水发愁,不用再冒着大雨修改排水道了。


小时候家里很穷,在我出生时土地分割已过,按照当时的政策三十年后才能重新分配。因此家里的经济来源只能靠父母的一亩三分地。和所有庄稼人一样,春耕玉米秋耩麦,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听父亲说以前每到收麦子的时候,都是用镰刀一把把割下来,然后在麦场里用车拉着石磙碾场。但在我记事的时候已经有了收割机。收秋的时候,最是劳累。那个时侯不像现在,有货车,摩的三轮,那时只架子车,全靠力气拉动。印象最深的就是父亲弯曲着身子,拼尽全身力气,一步一步艰难的拉着装满玉米的架子车,汗水顺着脸颊打湿两侧的衣领,尽管疲惫不堪,也要坚持前行,农村人只有靠体力劳动才能保证一家人的衣食住行。


父亲虽是个粗人,手工做的却是极好的,双喜剪纸大红花,灯笼彩纸挂幅画。这些对年轻时的父亲来说都不在话下。冬天的时候,母亲从外婆家带回一盆海棠,花已经枯萎败落了,父亲便用红纸做了两朵大红花,安放在海棠的枝叶上,远远望去,就像真的海棠花一样,开的火红,红的鲜艳。每逢周三例行的教堂聚会,来的人看到那盆海棠都会忍不住夸赞一番。也是从那时开始,每年圣诞节乡里教堂举办的圣诞会,舞蹈节目所用的大红花都由父亲亲手制作。黄蕊红花配绿叶,父亲做的是惟妙惟俏。


父亲是一位虔诚的基督信徒。听母亲说,起初他是很讨厌基督教的。因为小时候患了哮喘疾病,平时还好,一到冬、春季节格外严重。那一年,正直小麦丰收的季节,金灿灿的麦穗铺满整个村外,我们的小村就像被金黄色的沙滩包围。那时家家户户,上至老人,下至孩童,都沉浸在丰收的喜悦里。只是这份喜悦并没有感染到我们家。父亲哮喘病犯,剧烈的咳嗽使得他滴水难进,瘦弱的身体躺在满是消毒液气味的病房里。母亲满脸的焦虑,一边照顾着不知世事的我们,一边细心的照料着卧病在床的父亲,田里的麦子伯父们帮着收到了家里。父亲看着憔悴不堪的母亲,以为自己的生命就要结束在这个金黄色的岁月里。母亲日日夜夜守着、看着,为父亲祈祷着,希望他能挺过难关,赶快好起来。村里信奉基督的乡亲们得知父亲的病情。也常去探望,并一起为父亲祈祷。许是虔诚的祈祷真的感动了上天,卧床一个月后的父亲开始逐渐好转,笼罩在我们家的雾霾也渐渐散去。对于那时的父亲来说,是煎熬的,是苦涩的,却也是被满满的爱包围着的。自那时起,父亲也成了基督教徒的一员。其实,真正感动上天的应该是父亲坚定的意志,和母亲那一颗不离不弃的心!


父亲一生,勤劳节俭,他用他那双布满老茧的双手努力的为我们、为这个家耕耘着,小时候家里条件拮据,父亲从没顾及过他的身体,也无心顾及,就连吃穿用度也都是先顾着我们姐妹。如今,家里的青瓦房也翻新成了清一色的小平房,父亲再也不用为排水发愁。我们姐妹也长大了,成家了。父亲的脸上却爬满了岁月的痕迹,铿锵有力的声音,也变的苍老了许多。


昨日与父亲通话,听说他要来县城取药。因为时间上不对,我们没能见着。电话里,父亲笑着用他那浑厚的声音说着不用惦记的话,母亲也在电话那边附和道:“没事了就带着孩子回来住几天吧,农忙过后也没什么忙了”。我一边点头一边应和着。结束了通话,静静的伫立在门前,凝视着洒落在院子里的淅沥小雨,恍惚中,我又看到了一手撑伞,一手拿着铁楸修改水道的身影。


我的父亲,我敬爱的父亲,直至今天我才明白,那时他所撑的不是一把伞,而是我们整个家!





标签:李人庆 故事 皮肤 在家 父亲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上一篇:表舅(随笔)
下一篇:夜航(图/文 戴鹏)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