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化鲁山

七郎庙夜话(短篇小说)(陈俊生)

时间:2017-1-3 15:50:07   作者:陈俊生   来源:焦赞山文学社   阅读:887   评论:0
内容摘要:七郎庙夜话(短篇小说)文/陈俊生二突然,我听见有人声鼎沸,于是擦擦眼泪,抬头朝着营门外望去,心头忽然一阵狂跳,只见远方一匹黑马驮着一员浑身红彤彤的大将冲着营寨直扑过来。我不用看清他的脸,我只看他雄壮的身躯,看他那杆无敌的长矛,我就知道,那是七郎!果然,那人来到营门前大喝一声:“呔,儿郎们快开门,七爷回来了”。我赶紧上前...

七郎庙夜话(短篇小说)(陈俊生)

七郎庙夜话(短篇小说)

/陈俊生

 

话说河南省鲁山县西一百里的地方,有一座名山叫做焦赞山,离焦赞山东三十里有一座古镇叫土门镇。

北宋年间,一天,土门镇的庙会虽接近了尾声,但暮名焦赞山观光的游客却仍然人山人海,川流不息。

在关爷庙前的广场上,聚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茶社的老板不失时机的招揽着生意。从焦山观光回来的游客在不时议论着,土门人杰地灵,原来是那么多神仙在眷顾,你看周围除了关爷庙、乌龙庙、火神庙,现在不知道谁又在焦赞山北侧修建了一座七郎庙,也不知道供奉的是什么神圣。

听说山上又有了新建的庙宇,大家更是议论纷纷。谁都说不出七郎庙来历。

这时忽然有人接腔,说:“前几年在此招安焦赞的那位将军叫杨七郎,不知道和七郎庙可有什么关系?”

这时,一位从县城过来的游客说道:“此杨七郎乃天波府杨业的七子,是一个官二代,怎么能和七郎庙扯上关系呢”?

这时,有人借题发挥,感叹官向官,民向民,老关爷向的蒲州人

还有一位游客带着满脸的不屑说道,是啊,不是官二代,年轻轻的能当上将军啊"

还有一位游客也再不失时机的发着牢骚,"哼!现在当官的谁不是靠贪污腐败,行贿受贿,凭着关系上位啊

人们在纷纷议论着,大有一股吃不着葡萄说葡葡酸的味道。

胡说

突然,的一声,邻桌一位头上戴着斗笠,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的瞎子一拳砸在桌上。

列位不知,且莫妄议朝政,我一说书艺人,刚从宝丰马街书会到来,我今天就给大家讲一讲,我们大宋朝的官员並非都是贪官,不说其他,我今天就给大家表一表咱们朝一门忠烈杨家将中的一段故事:七郎归西

见众人脸上露出愕然的神色,瞎子说道:我本杨家军抗辽参战老兵,只因眼晴瞎了,无以为生,才转入说书行业的

但我这人说书从不说虚话,讲的件件皆我亲眼所见,费话不多说,言归正传

终于露面啦”.

靠近东侧桌子的几个人在交头接耳。

只见瞎子清了嗓子道:

单说那一年,我清楚的记得,是雍熙三年,我在军营出还是一名都头。

这时,下面传来一阵轰笑,嗬嗬,吹吧,反正吹牛又不报税,真当过都头还能到咱土门这山旮旯里来说书啊,要知道,这年头,当官的吃香,军官的工资又要比地方高许多,谁信啊

然而,瞎子倒不慌不忙,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我还记得那天天阴沉沉的,随时要打雷下雨的样子,军营里没有人说笑,甚至没有人说话,大家都不知道,元帅为什么忽然命令大军从两狼山口退兵至此

很多要好的军士私下里问我,我也只有摇头说不知道。其实我是知道的。七郎延嗣出发之前就是在我帐内喝的酒。

那时,他已二十三周岁,刚过完生日,杨七郎体型异常高大,即使坐着也比常人高出一头。因为他脸生得漆黑,又不修边幅,整天胡子拉碴,所以看上去像是三十多岁的样子。

我从军的第一天就跟着他,从弓箭手做起,一直做到弓箭都都头,直到一个月前才因为箭射得好且又懂得一些功夫被潘仁美借调过去做了他的贴身侍卫。

我比七郎大两岁,比六郎小一岁.但凡他们做将军的,喊自己的士兵喊儿郎喊惯了,反倒把我当做亲兄弟一般,总是叫我哥们。

我和他私交甚好,知道他贪杯,常私藏些元帅的酒,每逢他出征都给他喝点。

他一喝酒打起仗来就跟疯了一样,而且从来不曾受过一点伤,哪怕是皮外伤。这令所有的人都啧啧称奇,甚至有人说他是汉将军张飞再世。我认为他不是,他就是他,一代猛将。虽然他使的也是丈八长矛枪。
七郎庙夜话(短篇小说)(陈俊生)

那天晚上,他一进我的帐内就喊道:酒来酒来!嗓子大得惊人。

我赶紧轻轻的了一声,让他小点声,然后还去帐外看了看,直到发现附近确实没有人才拿出酒来。

他一边看着我倒酒,一边说,你怕个鸟,告诉你吧,这次老子一走未必就能回来了

我一听当时就寒毛耸立,因为我从来没有听他说过如此丧气的话。

我说,你别胡说,出征在即,怎么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何况,就凭你和六将军,还有令公,天下谁能伤得了你们

他摇摇头,把碗里的酒一口气喝了个净光,示意我再加,同时对我说,你不懂,你不懂。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了,潘仁美存心让我们爷仨去死啊

我一听这话,又去帐外转了一圈,回来后压着嗓子说:你胡说什么呢

只见他眉毛一立,眼里寒光一闪,说,你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谨慎。我这么说了,他潘仁美能拿我怎么样?这也就是老令公拦着,不然我这会儿就去活劈了那个王八蛋

这话我信。潘仁美的三儿子潘豹,就是被他在擂台上抓住两个脚腕,举过头顶活生生撕开的。当时我没看见,据说他满头满脑挂的都是潘豹的内脏。

我问,这次出征是怎么回事

七郎说,这话我本不该跟你说,但也顾不上了,说出来也好让你以后防着潘仁美一点

他说,昨晚潘仁美就把老令公叫了过去,说要让他攻打寰州。我说,打就吧,谁怕谁啊。可是令公说不行,辽人此次势大,去了必然要吃亏。

你猜潘仁美这老狗说什么?他说你不是号称杨无敌吗?为什么不敢跟契丹狗正面交锋?难道你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知道的,老令公虽然平时笑呵呵的,但他那个脾气也是受不得气的,当即说,你这样讲,我只有拚死出兵了。但是,我们出兵必败,请元帅一定要在两狼山口设下埋伏,我们退兵到这里时,伏兵就要万箭齐发稳住阵脚,不然悔之晚矣

我接口说,但是,就凭令公、六将军你们爷儿三个,天下谁能挡住你们啊

七郎哈哈笑了,说,亏你跟我们杨家这么长时间,这点也不知道吗?是的,就凭令公的刀,六哥的枪,我掌中长矛,任他千军万马我们也不会在乎,杀他几个来回又能怎样?但我们的儿郎怎么办

我的心猛的一颤,心知七郎所言不差,却只能安慰他,说,到时候元帅自然会去接应的

七郎摇了摇头,说:“恐怕难。不说我劈了潘豹,就是潘仁美当年攻打北汉时在令公手上吃的亏,也足够他恨不得我们去死

我惊讶地看着七郎,仿佛不认识他一样。

因为他是个粗人,从来不会多想。这些话一定是令公和六郎讲给他听的。

那两位,尤其是六郎,足智多谋,说的话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我忍不住骂道,这个奸佞,我不要跟着他了,我申请调回

七郎说,去你的,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要你去做甚?你给我在家好好呆着,我跟你说这些就是为了让你小心一点潘仁美

七郎说到这里晃了晃酒坛,发现空了,就站了起来,摸摸我的头,说,哥们,我也只是发发牢骚,相信我,我一定会杀回来的。奶奶的,不就是几条鸟契丹狗嘛

说完,七郎哈哈大笑着离开了我的营帐。

我看着桌前空空的酒坛和空碗发呆了足足两柱香的时间。

第二天,杨家父子果然出征。帐内领令完毕时,七郎还偷偷冲着我挤挤眼,一乐,全然没有了昨晚的懊恼。除了我,所有目送杨字大旗出营的士兵都很乐观地等着胜利的消息。

直到潘仁美一声令下,拔营起寨离开两狼山口,大家的心头才笼罩上一片阴影,一如当时阴下的天。

很快,前方传来消息,说令公连吃两个败仗,正在往两狼山口方向撤退。

当前线战报传到帅帐时,我看见潘仁美不失风雅的挥了挥手,很冷静地说,知道了,再探再报

我心头一阵寒意,仿佛看到令公他们退兵到两狼山口发现没有援兵时悲愤的怒号!我实在不能再在帐中呆下去,怕自己忍不住要拔刀劈向潘仁美,虽然我知道自己远不是他的对手。

于是我找了个借口从帐中退出,慢慢走向营门。


大郎北国替主死,二郎拔箭命丧生,


标签:短篇小说 陈俊生 无敌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