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焦山文苑

父亲的背影(文/贺凯统)

时间:2017-1-15 11:47:16   作者:贺凯统   来源:焦赞山文学社   阅读:320   评论:1
内容摘要:其实这个题目朱自清老先生写过,这也是我一直纠结于心底的一件事,写又写不过朱自清先生,但是不写吧,风雨中,暗夜里父亲的背影多年来一直在我眼前晃悠。       朱自清老先生的父亲是个职员,就现在来说应该是政府工作...
    其实这个题目朱自清老先生写过,这也是我一直纠结于心底的一件事,写又写不过朱自清先生,但是不写吧,风雨中,暗夜里父亲的背影多年来一直在我眼前晃悠。
       朱自清老先生的父亲是个职员,就现在来说应该是政府工作人员,吃皇粮的一类,而我的父亲则是一普普通通的农民。两者唯一的可比性都是父亲,对子女都一样的爱,这一点是绝对平等的。
        记忆的目光穿越时空,把我召唤回十三岁的年级,那夜的风很大,夜很黑,虽说是在盛夏,但是我还是缩着脑袋,弓着身子紧跟在父亲的身后。在老家东北不远的小山脚下,那里是我家的瓜田,一亩四分土地,一个小小的瓜园,暑假里我就在那里学会了打理西瓜和甜瓜的种植管理,压蔓、打头、去筋这些城里孩子绝对学不会的伙计。那一夜大风吹倒了看瓜的窝棚,天空里火红的蛇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忽闪乱窜,每一次都把黑暗撕开一道缝,瞬间亮得刺眼。我就这样望见父亲弓着身子,手向后面弯着一个弧度,是想把我揽在怀抱吗。我向后缩了缩身子。对于父亲,小时候我的印象是严厉的,没有爱,有的只是责罚。弄的平时我看到他就直往一边溜,担心哪一点不小心触怒他,我又得被一顿暴揍。
      在这狂风暴雨交加的夜里,我终究是抵不过害怕,还是乖乖的被父亲抱在怀里。那一刻,我感到从父亲胸膛传过来的温度,耳畔传来父亲急促的喘息声,那声音竟然是那样的美。
      父亲在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据说他都不记得他父亲长什么模样,是祖母含辛茹苦把他们兄妹养大,这个我知道一点儿,不是很详细,家人在讨论一些问题时总是把我支开。伯父一生独身,为了这个家操碎了心。很小的时候,我是跟随祖母和伯父长大,至今记得很小的时候伯父在冬季农闲,深夜抱着和村里几个人围着柴火闲喷到我睡着,我则是开始在火堆里翻找烧豆子,烧红薯,吃饱喝足耍累了便跑到大伯的怀抱里睡去。
       父亲则是和母亲贷了500元,买了一头驴,一架大板车,到十一矿附近的采石场给人拉脚,也就是通俗的说拉夫。母亲则北上背着未断奶的的二弟在采石场砸石子,就这样先是在我们村支部书记赵建中岳父家-----薛洼村借住。后来到梁洼矿附近的半坡阳村借住,依然是父亲拉车,母亲砸石子。中间我去过几次,只记得半坡羊村的那家爷爷和奶奶对人很亲,爷爷在大队任职,每次到梁洼街开会回来总会给刚会走路的弟弟带好吃的,他家的孩子确实没有的,后来我去住那段时间,爷爷总是带两份回来,于是我也就也吃上了。姑姑们和十几岁的朝逹很是不高兴,弄得朝逹和他父亲吵架,后来还要和我抢,我就一石头把他脑袋打破,最后我被父亲和母亲揍了一顿,再后来我就回来了。现在和朝逹坐在一起,他总是喝完酒后说这事,弄得我不尴不尬,很不好意思。
         父亲和母亲艰难辛苦的劳作,给我们换来了 村子东头三件泥墙红机瓦的宽敞明亮的新家。我们搬出来窄狭的老屋,给三叔腾出了结婚的新房。父亲由于早年的劳累,背在年轻的时候就有点驼背,但是父亲的头颅始终是高昂着,记忆中就没见过父亲低过头。
       那一年,由于本家的大队书记贺留成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要批斗父亲,拿父亲出去拉脚,要割父亲的资本主义尾巴 。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四岁多,已经能够记住一些事情。父亲一听,坐那吭哧吭哧磨起了一把不知从什么地方捡来的杀猪尖刀。然后插在束了一根破腰带的腰上,不顾祖母和母亲的阻拦就出门了,那一刻我吓坏了,但是还是战战兢兢地捡了一根玉米杆远远地跟在后面。来到外面的大街上,正盾在大车门下吃饭的贺留成一看,饭碗一扔转身就跑,我和父亲就在后面追,也亏他个子大,腿长跑得快。后来家族的长辈出来调停,他道了歉摆了酒,才算拉倒、后来我记得贺留成得肝癌临死的时候对上初中的我说:你以后可要照顾好你那辆小兄弟,千万别欺负他。我有点似懂非懂的看着他,使劲点了点头。
    父亲的背影一直在我眼前晃悠,现在还晃悠,母亲来市里给我看孩子,在家做村委会副主任的父亲一个人在家,父亲一生不会做饭,好在两个弟弟都在老家,断也不会少了父亲的吃食。但是我还是是不是想念父亲那晚的背影,我感觉那是伟岸,是高大,我的目光到今天依然望着。

       2017年1月15日陈草于鹰城陋室斋 

标签:工作人员 穿越时空 朱自清 老先生 老家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