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大化(短篇小说)

时间:2017-2-10 10:35:30   作者:林泉朽老   来源:琴台雨巷   阅读:731   评论:1
内容摘要:大 化 一康熙二十一年七月的一个中午,鲁阳至张良镇的官道上,一辆马车满载货物,急急地行驶着。车上坐着两人,一个是赶车的车夫,另一位身着绫罗绸缎满面红光,显然是个有钱的商人。那匹青色辕马四蹄如风,可这位商人还是一个劲地催促车夫:“快点...

作者/王国宪

         


康熙二十一年七月的一个中午,鲁阳至张良镇的官道上,一辆马车满载货物,急急地行驶着。车上坐着两人,一个是赶车的车夫,另一位身着绫罗绸缎满面红光,显然是个有钱的商人。那匹青色辕马四蹄如风,可这位商人还是一个劲地催促车夫:“快点,快点,再快点。”这辆马车径直驶入了张良镇,左拐右转进了一个四合院,商人忙不迭跳下马车,吩咐下人卸货,自己快步进入正堂。丫鬟侍女伺候着净面洗漱后,富商匆匆扒了两碗饭,便重新套上一辆马车,到街对面的华盛皮货行,扯上老板李北尘,急匆匆地向鲁阳县城驶去。二十里路程,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他们这一到县城,便在鲁阳武林文坛,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这位富商乃张良镇万利皮货行的老板郝崇德,今年刚过罢年,便将自己几个月来囤积的两车皮革运往安阳府出手。当他刚处理完手头的生意,还想再四处走动走动,打听一下皮革毛货的行情,却在当地发现了一件趣事。

近日,从长白山来了一位名叫多隆的八旗子弟,在当地府衙广邀文苑武林人士,赋诗作对、谈文论道、切磋武艺、比试枪棒。据说这多隆文武兼备、恃才傲物,当地文武两界对多隆的傲气,或唇枪舌剑相向,或拳脚刀剑相迎,几经努力,均不能占得先机。

这郝崇德虽是商人,可自幼习文练武,诗词学问、武学根基也颇具火候,所以对这件事就格外地关注。经多方打听,终于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多隆自幼聪明敏锐,虽生于关外,可从小就接受汉学教育。先生所授,过目不忘举一反三,触景赋诗即时作对,信手拈来张口能颂。稍长,习练武功,触类旁通悟性奇佳。其父母知多隆是个可造之材,便招罗大儒饱学之士传文、武林成名奇侠教武,再加上多隆不惜汗水,晨练武晚读书,不几年经史子集遍读、刀枪剑戟精熟。更幸运的是,在跟随长白山奇侠崔长风学艺时,师徒攀越雪山,采集千年雪莲配制丹药,遇到一只北极雪豹,通体雪白奔跑敏捷,攀雪峰涉江水如履平地。这崔长风久居山中,竟不知此为何物,但凭着老练的眼力,一见便知是宝物。二人辗转追逐数百里,终于将之捕获。剥下皮后,经能工巧匠加工,制成一副贴身软甲,防刀枪避水火,能散发阴寒之气,专伤人经脉。师傅知多隆志不在深山,遂将软甲赐予他,让他闯荡江湖经历世面。凭此宝物,再加上软硬功夫了得,多隆自出关以来,所遇州县的文人武生,文不能让他心悦诚服,武不能使之甘拜下风。

 


鲁阳县令巴科,四十来岁,早年康熙帝平定三番时立有战功,再加上粗识文墨出身高贵,被朝廷委以重任。巴科初到中原时,颇为自负,自认为满人骁勇善战,铁蹄所到之处,无不臣服,心理上自有居高临下之势。巴科深受皇恩荫护,故任上勤勉有加、爱民如子、为官清廉。久于中原汉民打交道,接触到中原风土人情,逐渐感觉到中原民风朴实、民俗有趣、伦理和谐、纲常有序,民众耕织劳作安分守己,文者谦谦君子温文儒雅;武者行侠仗义刚强豪爽。日久巴科的生活方式、思维方法渐渐有了变化,由早先征服的高傲,渐次演变为文化的欣赏和人文的尊敬。早些时,听说侄儿多隆学业有成,练就一身文武艺,便有心邀侄儿来中原小住,一会鲁阳文人骚客武林精英,若能出点风头,也可为满人争些脸面,但更多的是显摆之意。

 


话说郝崇德、李北尘来到县城后,马上拜访鲁阳城文学泰斗陆天成。陆天成听了郝崇德的介绍,感觉这应是鲁阳文坛武林中的一件盛事趣事,若不提前着手准备,商量个万全之策,到时候输得一塌糊涂,虽无关民族气节,但于文风昌盛、练武成风的鲁阳来说,也脸面无光。当即召集诗词大家王明德、书法雕刻双绝的袁守道、太极高手杨东升、心意拳传人马元风等十数人商议。陆天成向大家说明了事情的原由后,大家对此事颇感兴趣,都认为这不失为鲁阳数十年一遇的雅事,自当努力应对。大家集思广益议论纷纷,郝崇德缓缓说到:“赋诗作对,王明德老先生满腹经纶胸藏锦绣,自可独当一面;书画音律,袁守道贤弟一笔楷书,深具颜体精髓,也足以应对;武技对垒,杨东升师傅的太极七十二式,柔中带刚绵里藏针,虽无把握一举制胜,倒也不至于落个惨败;马元风贤弟,乃河南心意拳传人,浸淫心意拳数十年,功夫几欲炉火纯青,一般练武之人当也奈何不了他。难就难在这多隆凭借北极雪豹软甲护身,刀枪不惧掌力难催。手掌若击中软甲,便会有一股阴寒之气侵入体内,导致气血瞬间瘀滞。这高手对垒,胜负毫发之间,仅此破绽,往往胜负已判。”大家都明白,这极阴极寒之物,当有至阳至热之物克之,但中原气候温暖适宜,这至阳至热之物,一时间空难找到。正听大家议论,李北尘猛然醒悟:“祖上早年在西北沙漠酷热之地,猎获一只火狐,变体火炭红,极为珍贵;祖父曾邀张良镇上十数位制皮高手多方尝试,历时一年方制成毛皮。此皮革柔韧无比,一般刀剑断也伤不了它。披于身上片刻,周身奇经八脉气血通畅,寒冬之时,丝毫不觉寒意。若用此加工一件贴身软甲,抵御多隆的雪豹软甲当不成问题。”当下众人商议已定,各自分工准备。

 


八月仲秋丹桂飘香,鲁阳县城东文庙大成殿前场院中,正北方并排摆着几张八仙桌,鲁阳县令巴科在中间的位置坐着,两侧分别有师爷、捕头等相陪;场院东西两侧各摆有三张桌子,上放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正南面几张桌子后面分别坐着陆天成、郝崇德、李北尘、袁守道、杨东升、马元风及各地乡绅,后面是看热闹的人,看得出里面杂有士农工商各色人等。

巴科在鲁阳为官多年,官声甚佳,虽出身行伍但喜好附庸风雅,平时访民风、查民情,与当地文人墨客、武林宗师多有结交。这次约侄儿来此与鲁阳人比武论文,便广邀当地乡绅名流。鲁阳各地乡绅深知巴科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自然不会驳他的面子,纷纷前来捧场。

巴科见人来的差不多了,饮了几口茶,清了清嗓子,缓缓站起:“诸位乡亲父老,今天邀请各位,一是想借此秋高气爽风轻云淡之良辰美景,与诸位联谊叙旧;二是鲁阳今秋丰收在望,与各位小聚以示庆贺……,另外尚有一事,小侄多隆,久居关外耳目闭塞,倾慕中原文化,故不远千里来此,欲向诸位大儒武师请教。还望各位看在在下的面子上,对小侄多加指教。”言毕,忙拉起坐在身边的多隆,向大家介绍。多隆连忙起身,向四周拱手作揖,大家定睛看时,这多隆二十七八岁年纪,身材高大,结实匀称、气宇轩昂、俊朗飘逸。面对众人的目光,面目平静安和,举止得当谦谦有礼,“小生多隆,久闻贵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英才辈出武风昌盛。多隆来此数日四处走动,见果实累累稻黍飘香,百姓安居各业兴旺。尤其是观瞻颜公四绝碑、品味元公琴台韵,让人如醉如痴受益匪浅。另闻墨子传奇、仓颉造字、元结诗词、鲁班技艺、张良筑镇、韩信屯军、光武买马、鲁公用兵,真乃文学滥觞、武备要地。这鲁阳文武之道,合璧交融,自成一景啊!民间有语:见高人不能失之交臂,入宝山不能空手而回,在此恳请诸位大儒宗师不吝赐教,使多隆不虚此行。”又是环绕四周拱手作揖:“今天与众乡贤相聚,颇感荣幸。为不负这仲秋美景、人文气氛,小生献上几句短语,还望诸位前辈指正。”说完径直走到一张桌子旁,拿起一管毛笔,早有几位官衙侍从人员在桌子上铺上宣纸,只见多隆稍加思索,在宣纸上写下几行大字。侍从人员小心拭干墨迹后,黏贴于大成殿的雪白的石灰墙上。众人抬眼观看,是龙飞凤舞一幅狂草:弯弓跃马成一统,驾驭苍鹰布惠风。天恩雨露恩泽过,长空郎朗满地清。陆天成、郝崇德、袁守道、王明德等人明白,这多隆之诗,虽境界一般,但豪放大气不乏傲骨,这明是赋诗,实是挑战。众人不约而同地朝王明德望去,这王明德也不推辞,缓缓起身,朝桌案走去,向众人拱手施礼后,“久仰多隆先生文武兼修德才兼备,今不远千里来到鲁阳,促成今天之会,乃鲁阳文坛武林之幸事。”说着又指向墙壁上黏贴的诗句:“多隆先生诗词,功力深厚造艺颇深,老夫不自量力,附上几句。”说完拿起一管毛笔,一蹴而就,官衙侍从忙贴于多隆诗的旁边,是端端正正一幅楷书:黄土白山有形胜,渔猎耕种分民情。万世功名流波过,华夏泱泱竟包容。

众人观看二人诗句,或交头接耳或议论纷纷,多隆诗词豪放大气英气逼人,王明德之诗不骄不傲、不卑不亢,二者一唱一和,一问一答甚是得体;多隆字体运笔飘逸、放荡不羁、参差错落、大开大合,深涵张颠素狂之韵。王明德书法字体结实坚如磐石、丰腴雄浑骨力遒劲,大有颜筋柳骨之风;多隆笔势如万马奔腾龙蛇飞动,自带一股咄咄逼人气势。王明德字形,堂堂正正纵横有度,有凛然不可侵犯之感。

多隆端详着墙上的诗句,像是在玩味,许久眉目舒展面露微笑,但神情中显然带有几分恭敬成分。当下也不言语,再次起身走到桌旁,顺手拿起一只铁笔,长约二尺有余,约鸡蛋粗细,足有三四十斤重。多隆单臂运力,刷刷刷又是一行大字。侍从忙着擦拭墨迹,多隆也不理会,抄起铁笔在场院中,闪转跳跃进退腾挪,猛然扭腰扬臂,铁笔径直朝场院东侧的一株白果树而去,嘭,不偏不斜正插在树干的枯洞中,笔端饱蘸的墨汁,洋洋洒洒溅在树后的石灰墙上。多隆深呼一口气,双掌缓缓推出,散落墙上的墨汁,在掌力的推动下,如蚯蚓爬行般曲折蜿蜒,片刻间成了一幅简笔山水画。但见画面上山峰高耸丛林密布,山脚下一条大河曲曲弯弯奔腾而去。台下众人一看便知是一幅白山黑水画,此乃女真人发祥之地。再抬眼观看北墙,是一幅上联:尊天敬地经世安邦勤政利民立高德。坐在南面的郝崇德、袁守道、陆天成几人略作商议后,只见袁守道迈步走向桌旁。袁守道乃一介文人,自然不能使用巨型铁笔,他熟练地拿起一管普通笔,蘸满墨汁后,将笔杆衔入口中,只见头脑左右晃动、上下点动,不一时一行大字跃然纸上,侍从忙着去张贴。袁守道又取出一张宣纸,依然口衔笔杆头脑连续晃动后,用嘴吹干墨迹,将一张二尺见方的宣纸小心拿起。这时坐在台下的马元风长身而起:“袁兄,小弟帮你。”几步走到桌案旁,马步站立,纳气入丹田,双掌缓缓送出,那张宣纸经掌风催动,平平稳稳飘向东边墙上,正贴于多隆山水画的右侧。台下众人又是一阵惊喜一番赞叹,欢呼声掌声不断。待掌声平息,大家才顾得上仔细观看。北墙多隆对联下赫然贴着:崇文重教兴礼尚义布善施爱成大化。东墙上山水画边,一朵牡丹含苞待放,花瓣上晶莹透亮露珠点点。这多隆看了几眼对联,略微点了点头,再看那朵牡丹,初时目无表情,稍停便双眼圆睁面呈惊诧,原来那朵栩栩如生的牡丹,竟是由“天下大同”四个梅花篆字巧妙组成。这艺术造诣、胸襟境界显然高出了自己。多隆虽然心中叹服,但口中也不便说,起身脱下长衫,露出短衣打扮,“在下自幼习文练武,练过几式花拳绣腿,各位若不嫌弃,小弟在此献丑了。”“多隆先生且慢,今日风清气爽良辰美景,乡贤大儒咸聚,侠士豪杰毕至,兄弟独练岂不扫兴,在下陪你一趟如何?”杨东升此举正和多隆之意,“有劳壮士,在下早年得一宝物,此物可防刀剑避水火,拳掌击中任脉督脉,便会受阴寒之气侵袭,导致气血受阻,杨师傅当小心了。”台下众人一听,无不感到意外,心中暗想,真乃堂堂君子。杨东升坦然一笑,“久闻兄弟有宝物护身,不瞒你说,我已有破解之策。”说着掀开上衣,露出鲜红的火狐皮毛,“此乃千年火狐,正可化解阴寒之气。”“如此甚好。”二人拱手施礼,拆招换式斗将起来。多隆一套天山旋风掌,掌力雄厚招式快捷,招招直击对方要害。杨东升应以武当太极拳,掌力绵长,步伐轻盈多变。见招拆招见式拆式,将多隆的刚猛之拳,引进化于无影,旋转化于无形。二人你来我往战了六十个回合,多隆依然精神抖擞精力充沛,杨东升避实就虚应对自如,但额头已见汗珠。多隆见杨东升体力渐衰,也不恃强凌弱,改刚猛雄浑为灵巧多变,左虚右实、左实右虚、虚虚实实,突然一招黑虎掏心直击对方中路。杨东升见多隆变招,知是有意相让,心理暗暗感激,但脚下掌上不敢有丝毫懈怠,眼见这一招难以躲过,情急之中,不退反进,发挥太极后发先之特长,含胸展背,立掌向对方任脉膻中穴拍去。二人几乎是同时击中对方,巨大的掌力震得二人各退五六步。多隆只觉得一股柔绵之力猛地击在软甲上,但掌力并未伤及内脏,而是沿着下肢三阳经贯入脚底,周身气血立时通畅,舒适无比;杨东升击中多隆后,感到一股阴寒之力沿手臂三阳经于多隆掌力化合,缓缓落入丹田,只觉得下腹温热遍体通泰。众人见二人神情自然并无痛苦之状,纷纷鼓掌称道。

姚崇德见多隆气息已平稳,便持长剑进入场内,多隆见了,忙从身边桌子上拿起自己的宝剑,二人客套几句你来我往便纠缠到了一起。十数个回合后,姚崇德就感觉到,多隆剑招博杂招式灵巧,功力在自己之上。多隆似乎也试探出了对方的实力,只是点到为止并未下狠招。又战了几个回合后,多隆突然剑路一变,手臂挥舞剑光闪闪,一团剑气严严实实护住自己。郝崇德正疑惑间,突见多隆步伐有异,定睛细看,在自己的正东方方位,赫然画着一条巨龙。多隆移形换位,跳到自己南方方位,脚下依然擦擦有声。姚崇德马上明白,这多隆名是比武实是斗文,当即剑花一抖,护住全身要害,脚下左挪右移,划地有声。多隆跳跃翻转,时南时西继而转北,姚崇德原地旋转小心应付。八十回合刚过,多隆一个腾空后翻,跳出圈外,收剑式纳气入丹田,“郝师傅,好功夫。”郝崇德也连忙收式,“多谢手下留情,多隆先生剑画双绝,难得的人才啊!”众人只见二人剑光闪动,不闻双剑相击之声,均不明就里,再细看二人刚才打斗的地上,正中间画着一个芦席大的八卦图,八卦图正东位置,一条苍龙腾空欲飞;正西位置一只大虎张牙舞爪;正南方是一只朱雀栩栩如生,而北方则是一只乌龟蠢蠢欲动。陆天成看罢,马上明白两人的用意:“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绝妙啊!”忙向二人祝贺,众人又是一阵抚掌欢呼。

 


巴科县令平素就近人和气,见侄儿与大家切磋交流,谦让有礼、气氛融洽,心里无比地欢喜。忙招呼大家到家里做客。郝崇德、陆天成等人与县令本来就熟,也不客气。茶点摆上,大家品茶论道。多隆免不了赞赏王明德的诗、袁守道的画、杨东升、马元风的武术功力。几人见多隆出于真诚,心里自然高兴,同时也明白,若单凭一人之力,在座之人无人能敌多隆。多隆出于好奇,又向李北尘询问二件宝物的神奇,李北尘思索了一会儿,“两件宝物,一件至阴,一件至阳,你二人掌力也是一个刚猛属阳,一个绵柔属阴,二人同时击中对方,阴阳相克也相生,竟化合成一种新的力量,这是自然神奇造化啊!”众人都啧啧称奇,无不感慨:天道如此,人道也如此!

一干文人武生,越谈越投机,越说越亲切,免不了扯些秦皇过错、汉武得失、五代纷争、大元武备,谈谈唐诗开放浪漫、宋词婉约豪放。多隆听得津津有味,流露出对中原文化的厚重、中原人聪明才智的倾慕。郝崇德话锋一转:“汉文化并非由汉人独创,这南蛮北狄东夷西戎,皆为炎黄子弟尧舜裔孙,都对汉文化作出了不朽的功绩。这李北尘兄,祖上乃大夏臣民,做买卖遇变故,落户张良镇,你能看出他是党项人还是汉人?巴科老爷在鲁阳为官多年,如今生活习性行事准则,满人乎?汉人乎?华夏文化的特长,就在于包容,在于无可想象的化生之力。”多隆初次听到此等高论,又是一惊,“小生一路南下,所遇州县,文士舌枪相击、武士拳脚相向,均不能令我心悦诚服,反倒让我产生敌意。今到鲁阳,文风厚而不冲突,武技强而不相抗,让我无处着力,反倒是倍感亲切宛若一家,这才是相克相生,包容化合的天地之道啊!”说道动情处,多隆当即向叔父请求落户鲁阳,巴科满口应允。从此,多隆改汉姓为张,定居张良镇,与郝崇德、李北尘一道从事皮革加工买卖。经数代人艰苦创业,张良镇皮革业红火昌盛,绵延数百年。

 


标签:绫罗绸缎 短篇小说 四合院 张良镇 大化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