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化鲁山

我在鲁山名人马小翠家做客

时间:2017-3-17 16:12:42   作者:陈双印   来源:作者原创   阅读:680   评论:0
内容摘要:马小翠,女,一九四六年生。原鲁山县瓦屋区土门焦山村人。一九五五年高小毕业后,十一岁的她,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自筹资金义务办扫盲班,帮助大山里的村民识字脱盲,被誉为“大焦山的女儿”。更是因为揭发破获“李太平作朝廷”反动集团案立功,五七年出席全国社会主义积极分子表彰大会,五八年出席全国工交战线群英会,六O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

    马小翠,女,一九四六年生。原鲁山县瓦屋区土门焦山村人。一九五五年高小毕业后,十一岁的她,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自筹资金义务办扫盲班,帮助大山里的村民识字脱盲,被誉为“大焦山的女儿”。更是因为揭发破获“李太平作朝廷”反动集团案立功,五七年出席全国社会主义积极分子表彰大会,五八年出席全国工交战线群英会,六O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的亲切接见。她成名后,曾担任过共青团瓦屋区委书记,鲁山县人民公社瓦屋分社副社长,鲁山县革命委员会委员,鲁山县贫代会副主任,鲁山县妇联会主任等职务。后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随军到成都军区工作。她丈夫叫杨国林,鲁山县城关镇人,郑州大学化学系毕业后从军,时任原成都军区防化兵部防化技术室主任。曾见证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成功试爆。

    我于上世纪的一九七八年二月入伍,曾在原成都军区陆军第五十军军直工兵营服役四年。八一年春节探家时,父亲曾对我说:“若在部队思家心切,可到马小翠家串串门。她丈夫杨国林也在你们部队附近当兵。”为此,父亲带我一块到杨家(就在县城西关街老工农兵大楼的后面,从大楼东侧的过道进去便是),询问了杨国林所在部队的具体位置和杨在部队担任的职务。

    我父亲叫陈长恩。他与马小翠熟悉,缘于一九六一年至一九六二年曾任中共瓦屋区委书记。当年,马小翠已是鲁山名人,并在区里担任有职务,他们经常在一起开会,彼此相当熟知了解。马小翠的年龄小我长兄六岁。所以当我问及父亲,若见面如何称呼时,父亲不加思索地说:“你就叫她小翠姐,自我介绍一下就行,不用见外。”

    杨国林当年至少是正团职干部(当时没有军衔,干部都是四个兜儿,不了解职务,仅从外表看不出级别高低)。他的单位驻地在四川省双流县黄天坝机场(今四川双流国际机场)附近。成都军区防化营,军区防化教导队,军区防化技术室,都驻在那一带。

    我探家返回部队后的一个星期天,吃过早饭请好假,借骑上士(给养员)的自行车,挎上军用挎包,(记不得购没购伴手,总之那时的人情、风气很纯正,加上我是义务兵,每月津贴也就10元钱。应该是空手去的),一人骑行,沿双(流)华(阳)公路,悠闲地找老乡串门去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应是春天。柏油公路两旁尽是油菜地,绽放的油菜花,金黄一片铺盖着田野,采蜜的蜂儿不时地从我面前飞过。田头路边,摆放着一排排整齐的蜂箱,放蜂的蜂人戴着面罩,在辛勤的劳作,眼前呈现出一派祥和美丽的丰收景象。

    心情好,道变近。中兴(华阳)镇到双流县郊,二十公里的距离,感觉不长时间,便依路标的指示,来到了黄天坝机场。经询问,很顺利地找到了马小翠家。

    马小翠的家,在营区内的后边,类似家属区的地方,是个小独院。三间主房,外加一个小厨房。样式与一般民房没啥区别。包括院墙,尽是清一色的红砖红机瓦材质,朴素简洁。

    她家的院子安着两扇木制栅子门,绿油漆喷刷。因置身于军营,不存在安不安全。我扎好自行车,见门边有个按钮,就试着按了一下。少顷,便看到从屋子里走出一位年近四十岁的男军人。来者着四兜军干服,身高一米七三左右,免冠留寸发平头,眉清目秀,国字脸型,不胖不瘦,面相和蔼老诚,俨然就一部队技术干部的形象。据此,我估摸着应该是马小翠的爱人杨国林(他们夫妇,我只闻其名,未见过面)。

    穿两兜的见穿四兜的先敬礼,是当兵的基本常识。他开门后,我上前一步立正行举手礼,尔后询问道:“这是马小翠家吗?”他说:“是类。”我从他那一口地道的鲁山方言中判定,他就是杨国林。我接着说:“您就是国林哥啦!俺达叫陈长恩,我是他的四子叫双印,在中兴镇工兵营当兵。老哩交待我到您这看看。”他听后赶紧上前帮推车子,领我进院。边走边说:“稀客、稀客,难得、难得,大老远的能见着老家人,真是难得。”

    进屋后,国林哥慌着倒水,先让我洗把脸,尔后让座沏茶,又拿出香烟叫抽。我那时也会扑熏几口,因首次见面,怯生,连声说:“不会吸,不会吸。”一切安顿好,他拿起桌上的红色电话机,接通后说:“小翠,赶紧回来吧,你猜谁来了?长恩叔家老四来咱家啦!”

    在等马小翠回来的间隙,我与杨国林拉起了家常。我问他:“小翠姐在哪上班呀?星期天还得去?”“技术室有个家属工厂,专门生产防化方面用的洗消试剂,她在厂子里负责。今天她去可能有点事”。国林哥如是说。我见他家书柜上摆很多外文书籍,就问:“这是哪国的什么书啊?”他回答说:“都是俄文版的防化方面教材。我军防化兵的建设,全是引进苏军的经验。包括教材、条例都是人家的”。我羡慕国林哥有才华,有知识。更敬重他入伍离家一二十年了,乡音未改,人是如此的朴素、随和、家常,平易近人。

    不知不觉中,我们交谈了半小时之多。其中他询问了我在部队的情况,我逐一向他作了介绍。末了,他说:“你们张俊杰营长,我们彼此也熟悉,他是咱河南确山人。每年的八一、春节,双流县都搞联谊会,我们总碰面。那人可好”。

    室外的脚步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您小翠姐回来了。”闻其脚步声,他即作出判断。可准,进屋的正是马小翠。她一进门,手里提的东西还没放下,杨国林便起身给作了介绍。

    马小翠那年三十四五岁,身高一米六五左右,风华正茂。人明眉大眼,俊而不俏。留着齐耳短发,身穿干净得体的工装,犹显洒脱干练。开口快人快语,谈吐不凡。初次相见便知她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标签:成都军区 周恩来 社会主义 劳动模范 鲁山县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