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心灵絮语

那些年,在情怀(文/浮生若茶)

时间:2017-7-1 16:28:28   作者:浮生若茶   来源:作者原创   阅读:583   评论:0
内容摘要:那些年,在情怀——那些年,在情怀的日子里,我们都很难忘。——题记文/浮生若茶(一)序言今天,看见糊涂制作的影像《四十情怀影像合集》,被感动得不能自己。一边观看着影像里那些熟悉的人物剪辑,一边听着《谁不说俺家乡好》的背景音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怀念与怅惘。故地重游,那该是怎样的心境?“难忘的岁月,难忘的情怀,难忘的那一段...

那些年,在情怀(文/浮生若茶)

那些年,在情怀

——那些年,在情怀的日子里,我们都很难忘。

——题记

/浮生若茶

 

(一)序言

今天,看见糊涂制作的影像《四十情怀影像合集》,被感动得不能自己。一边观看着影像里那些熟悉的人物剪辑,一边听着《谁不说俺家乡好》的背景音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怀念与怅惘。故地重游,那该是怎样的心境?“难忘的岁月,难忘的情怀,难忘的那一段美好时光。看着,我的眼睛湿润了。这是文字的触摸,这是灵魂的牵挂。激情燃烧,在那些不眠的日子里。”我在影像留言里的跟帖。“编辑文字时候,因时间紧凑,这个贴里有错词病句。你也不帮审阅下。哈。”糊涂在跟帖里这样回复。那语气,还是和以前在论坛时候一摸一样,依旧随意、自然,依旧在平和的言语中透出自信和不羁。“特别怀念一起写作的时光,是四十情怀成就了行走的雨,感恩,想念你们。”雲泥在跟帖里这样说。是啊,那里,曾经是随意挥洒文字、激荡风云的平台,是情感深深牵绊、灵魂自由摆渡的驿站,是漂泊异乡、渴望归宿的心灵家园。在那里的那些年,我们做过很多梦,或美好绮丽、荡气回肠,或残缺不全、哀怨忧伤。情怀的水虽然很深,有时难免出现杂芜,但终究我们是在最美好的年华里把一腔热血、满腹壮志都融了进去。如今,故园不在了,可是那些曾经的文字、曾经的音容笑貌,不可遏止地浮现在我眼前,勾起了许多的回忆。

那些年,在情怀(文/浮生若茶)

(二)爱心小筑

初上论坛的我,对什么都不懂。

当四十情怀的老版主绿野把我拉进爱心小筑群时,我是很懵懂的。我不知道这个群是干什么的,只见里边有很多人在讨论辩论问题,间或,也有人偶尔写一些酸诗、说一些酸话。酸诗中,糊涂老头的应该是最不错了。他写得既快又好,大家开涮他,他也不见怪,一笑了之。我见糊涂老头很豁达随和,忽然想起了有人说是他妹妹的话,于是就对他说:“糊涂,我看见你的妹妹了”。我以为糊涂会很高兴,向我打听这个妹妹的情况,可是,我没有料想到,糊涂老头听了却有些生气,不高兴起来。我很纳闷,正想解释,不成想和我同时进来的一阵风却在旁边煽风点火起来。结果,糊涂老头被气得不得了,连群主也不做了,直接就退出了群。我见他这样,也是一楞,呆呆地望着群主上空缺的位置,感到很内疚。群里的姐妹风筝劝我:“别管他,没事的,一会就好了。”我点了点头,知道这也不是一会就能解决的,就暂且放下。不过,自此,我就一直等着糊涂能再回到群里。可是,我等了很久,也不见他回来。我想: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只是,我真的不知道哪里说错了。我想着等他回到群里心平气和时问问究竟,可是,终究不见他回来。后来,再次和群里的人谈起,有人就推测说,可能是因为糊涂的某个妹妹在群里的缘故。也许是吧?时间久了,我也渐渐的忘了。一阵风呢?也被爱心小筑群的管理踢出去了。因为,大家都觉得这个人品行有些问题。他也是我扣里的朋友,可是,后来我也删除了他。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时,我接触的群不多,只有爱心小筑。这是四十情怀的论坛群,主要讨论版面上的一些事,有时,也关心一下国家大事和百姓疾苦,但决不涉及色情和政治上敏感的话题。这,也许是这个版面里的人所处的年龄段特有的特点吧?我在版面上的时间短,对里边的很多人和事都不了解,静静观看的多。偶尔发一个帖子,见有很多人热情友好地跟贴,也很开心。跟贴的人里,有爱心小筑里的人,也有版面上的读者和写手,还有一些路过的闲散游玩的看客。从寥寥数语中,能看到他们的真心和诚意。文字里的温暖,让我对四十情怀渐渐留恋起来。不过,最终的接点却是因为我在爱心小筑群里。我想,我们都是一个群里的人,只要是群里支持的版面,我就支持。爱心小筑里的人也都很有爱心,对于那些有困难的人,都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助之手。四十情怀是腾讯的论坛版面,主导方向是以辩论和文学为主,或阳春白雪、或下里巴人,求助之类的东西很少出现。不过,特殊情况下,求助还是可以的。正因为这样,我在爱心小筑里的一个朋友的引荐下,把关于一位患白血病的年轻人的求助帖发在了版面上,并且还被版主放在了置顶的地方。爱心小筑和四十情怀的人都很热心,这个帖子一发出,就有很多人给予帮助,有的人提供医药的名称,有的人提供治疗的最佳医院,还有人给出好的治疗建议。一时间,我邮箱里的信件也铺天盖地地飞来。我把这些信息都全转发给了那个白血病患者,只希望他能快速的好转起来。那个年轻的白血病患者是个计算机方面的研究生,是我们河南人,后来到北京一家医院治疗了。几年后,他痊愈回来后给我来信说,当时他的病很严重,到北京后,才查出来不是白血病。后来,他回到了郑州,顺便做起了房地产生意,同时还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火锅连锁店。他说:姐,你来郑州时和我说一声,我请你来我的火锅店吃火锅。我笑着答应了,但终究是没有去。因为,人生在世,都有困难时候,我在别人困难的时候帮人一把,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他不必过意不去,我也不必放在心上。就这样在爱心小筑这样有爱心的群里快乐生活着,不也是很好吗?

那些年,在情怀(文/浮生若茶)

在爱心小筑群里呆了很长时间,对里边的人和事都记忆犹新。群里的人都很随和,但我不喜欢聊天,也不喜欢凑热闹,终究还是沉默的多。后来,我做了四十情怀的版主,整天都在版面上忙,渐渐地也很少关注这个群了。这个群是什么时候解散的?或者是我什么时候退出的?我已经记不得了。不过,群里的人大多都在版面上玩文字,大家也经常互动。对群里边人的文字,我都很熟悉,群主糊涂老头的文字,尤其印象很深。除了他文字优美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里,读到了别样的另类小说。          二零零四年的秋天,我初上论坛,对什么都很新奇。写文字之余,更多的是到处随心浏览。有一天,我正坐在电脑前游玩,却听到有人给我发过来一篇小说让我看,题目是《茧束》。那是一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温婉的她带着孩子在百货楼的茶座里休息时,遇见了儒雅的他。他们因孩子的话题而聊在了一起,并相互留了联系方式。他和她有着很多共同的志趣爱好,可是他们都各自有家庭。美丽的邂逅,让他们情不自禁。但是,世俗和道德的约束又让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最终,她选择了默默离开,他在烟雾缭绕里陷入沉思。挣脱茧的束缚,是撕心裂肺疼痛之后的超脱,还是涅磐重塑后的全新?化蛹成蝶,得有多超越啊。我看完小说,才发现作者是风鸣尘阁,是糊涂老头发给我的,说是让我看看,帮着修改一下。我笑了,原来风鸣尘阁就是糊涂老头。不过,他的小说写得很好,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从文字到情节都很完美。原来,糊涂老头这么有文才。我心里不由得暗自佩服了

不记得糊涂老头是什么时候回到了爱心小筑,反正,大家在一起,又开始了无拘无束的探讨、切磋、游玩。

那些年,在情怀(文/浮生若茶)

(三)砖块横飞

每个版面都有自己的风格。

四十情怀在情感人生的栏目里显示出的版头语是:“欢迎你谈谈对人生的见解和感悟,真诚与文明将和你相伴,不求阳春白雪,但求贴近人心。”这样的意旨,是很吸引人的,尤其是那些在工作和家庭琐事中忙碌得没有时间休憩心灵的人。人们在现实里遇到了思想和情感上的困惑,无人诉说、无法排解,该怎么办?一个朋友曾经告诉我:去四十情怀,那里是很不错的心灵交流平台。我去了,去的时候,那里正在砸砖。

不记得是因为什么内容,只知道很多砖手都是从辣舞的社会观察栏目里过来的,年轻人居多,大都是二、三十岁的愤青者。他们自成一派,和四十情怀里的人进行辩论。每日里在版面上发出很多的辩论帖,多的几百帖,少的也有六、七十个。帖子的内容都是围绕着辩论的中心主题,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辩论。年轻人思维敏捷,语言犀利,锋芒毕露,对居于主版块的四十情怀的老砖手们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过,四十情怀的老砖手们并不把这些年轻人放在眼里。他们静观其变,等这些年轻人把帖子发得差不多了,就从中找出逻辑思维上的漏洞和错误,然后出其不意地进行反攻,把这些锐气十足的年轻人打得措手不及。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打到了尾声,基本上要偃旗息鼓。这时,版面上到处都是辩论帖子,情感类的文字并不多,大多数看客也已经有些疲倦,处于缓和状态。我不爱热闹,很喜欢独自一人静静地看文字。版面上那些不断涌现出的帖子和各种新奇的言论,让我有些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中,忽然看到自己的扣里竟然多了个人。他的名字叫雪吻蝶泪,二十多岁,也是砖手。不过,他已经退出砸砖的辩论场地,说四十情怀里有好戏马上要出场,要我耐心看下去。还说他已经安排好了出场人。我不明白他说的意思,看着版面上来来往往的人安静地写帖和跟帖,觉得他是在说着玩。

在四十情怀玩久了的人都知道,四十情怀版面上的文字常常是辩论、情感、文学相互交替的,有时是辩论居于主导地位,有时是情感和文学居于主导地位。这次辩论赛后,版面暂时处于平和期,按照惯例,该是写手们安静地发情感和文学类文字的阶段了。可是,我却没有想到,这个辩论赛刚过,紧接着就是一场暴风骤雨。不记得这次砸版是怎样开始的,只记得那些人来势汹汹,把版面砸得七零八落,十分萧条。我初来咋到,对这些还不很懂。不过,听人说,四十情怀里的水很深,一般情况下,不要去管它。因此,我也不去理会,只发一些和砸砖无关的情感类文字。版面萧条,带动版面让版面气氛活跃起来,是版主的职责和义务。那时,在版面上当值的几个版主有繁星·鸣儿、叶蜂、碧水幽莲、篱儿、阿兰·德隆等。闲着没事,大家都会说一些版面上的人和事,多是关于繁荣版面的话题。可是,这场暴风骤雨砸得不但让写手寒了心,连版主都觉得做不下去了。听说,是以前的老四十情怀里的人潜水来故意捣乱的。我不明就里,很是纳闷:既然都在四十情怀,那又何必?“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听以前老四十情怀的人说,四十情怀是腾讯在二零零一年最初开版的少数几个版面之一,颇受腾迅重视,很有一些资历的。既然这样,不管是新老四十情怀的人,都应该齐心协力来维护这个版面,而不是做损人不利已的破坏。可是,我这样想着,别人却不这样认为。因为,在论坛里,最吸引人眼球的,既不是辩论性质的砸砖,也不是情感文学,而是攻击版主和版油的砸砖,是那种有目的、表面上看似义正言辞为版面着想、实际上则是带着很强人身攻击的恶意性砸砖。这样的砸砖,有很强的破坏性。但因为看客很多,也就存在了下去。看客往往是带着看热闹的目的走过来的,他们在看的过程中会不知不觉地跟着闹事者参与其中,使局面难以收拾、甚至达到失控状态。而版面上的版油呢?他们中间的人,有一部分也会拉帮结派、随声附和。因为有一部分版油并不了解真实的情况,他们只看到表面现象,不去分析事物的真实和实质。人云亦云,随声附和。所以,事情发展到最后,最无奈最吃亏的,往往是那些挂在版面顶端、不能言表、不敢言表的版主。砸砖的结果,往往弄得被砸者心灰意冷,弄得版油对版面毫无热情和留恋,而此时砸砖者见达到了目的,也就销声匿迹了,绝不会再在版面上发任何的有建设性的帖子。他们本来就是闹事的,那阵势的凶猛,如泼妇骂街、暴徒行凶,让在版面上久经沙场的版主,很多时候也会招架不住。我去的时候,正赶上以前的所谓老四十的那些潜水者拼死命地砸篱儿所在的那届版主。那届版主中,很多人后来都砸得辞了职。听说,那次砸砖说一直闹到仲裁那里。

那些年,在情怀(文/浮生若茶)

这次砸砖,是继二零零三年论坛重创之后最严重的一次,让四十情怀的元气又一次大伤。重振锣鼓,是当务之急。 我至今还记得我初上论坛时版面上的几位版主:繁星·鸣儿、叶蜂、碧水幽莲、篱儿、阿兰·德隆。后来,我去版面做版主的时候,篱儿已经词辞去了版主的职务,不久,繁星·鸣儿、碧水幽莲、阿兰·德隆也都先后离开,当时中达老兄已经在版,版面上就只剩下了叶蜂、中达、和我了。四十情怀的版主不好做,因为这里有爱闹事的人,还有以前的老四十的一些版油和版主在暗中较劲,稍不注意,就会惹火上身。很多时候,版主都会被冠之于一些莫须有的罪名,被告到仲裁那里,弄得身败名裂。所以,即便是版主的位置空缺着,大家也不愿意来这里冒险。我去了,从此就走在了风头浪尖上。有人说,做四十情怀的版主,就要炼就一副金刚不坏之身,内心一定要有极强的抗砸能力。我笑了,因为,我体验过很多次。在中国,有句谚语:要想找茬,鸡蛋缝里也能找出骨头来。我亲历过那样惨烈的场景,也深知网络里语言暴力的厉害。我千万个的小心谨慎,可是,有谁知道,那些恶意砸砖者竟然会从我的名字入手、从我文章的字里行间入手、从我处理帖子的风格入手来砸我?不过,我当时也是一笑了之。不是我不在意,而是我不想和他们计较。都是虚拟网络,都是玩耍,何必看得那么认真呢?不过,做版主期间,虽然辛苦,但还是欢乐的时候多,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很认可我。我想,这应该感谢社会栏目的管理辣舞了。因为,在我刚当版主时,他对我说:做版主最重要的是对板油的态度,你越把自己看得很低,别人就会把你看得很高;你越把自己看得很高,别人就会把你看得很低。这样富有哲理的话,对我以后很长时间里的版主生涯、以及现实生活里的为人处世,都是很有益处的。

在版面时间久了,看惯了四十情怀里的砸砖,也就见怪不怪了。很多时候,版油和版主一起应对,也就过去了。对于恶性的砸砖,我不喜欢,但我很欣赏那些有逻辑思维的辩论性砸砖。四十情怀里这样的活动搞过很多次,如关于蓝莲花和四十岁大叔、网络里是否有真情、夹心饼干等的辩论赛,都很精彩。在辩论性质的砸砖里,砖手们玩的不是恶性的人身攻击和低级的谩骂,而是文字游戏与逻辑思维交替出现的高级辩论。这样的砸砖很好看,从中不但可以懂得许多道理,还可以掌握很多逻辑思维和文字方面的写作技巧,真的是对人对己都受益匪浅。在这些砖手里,也涌现出了很多很优秀的辩家:书痴、根本英俊、红色狙击、孔雀一羽、善美时节、张小白、凤鸣尘阁等。我想,通过虚拟的网络论坛,他们从中收获的,何止是辩论赛里的高级砸砖?而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为人处世和做人的道理。                            

那些年,在情怀(文/浮生若茶)

(四)舞文弄墨

有人说,四十情怀里的高手很多,是人才云集的地方。

这话,我很赞同。我在四十情怀的那几年里,不但看到了很多观点新奇、逻辑性强、文辞优美的文章,而且还接触到了不同领域里的人。这些人中,有的是金融领域的杰出人物,如孔雀一羽、叶蜂、静谷居士;有的是商界奇才,如风鸣尘阁、gogo、红石头、都市清风、一片云、风筝;有的是教育界的辛勤园丁,如箭头、女人花、中达、阿娓、巴图、fish、烟锁重楼、风往北吹;有的是医学界的精英人才,如人生只有两天、铭记与忘记;有的是新闻媒体里出类拔萃的人物,如昆仑草、一苇渡江;也有的是闲赋在家的默默做着无私奉献的爱家人士。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如隐居士、格格等。他们虽然来自不同领域和地方,但都对文字有很深的向往和爱好,都喜欢真诚地与人进行心灵的沟通,不论是下里巴人也好,还是阳春白雪也好,共同的志趣,让大家走在了一起。大家在四十情怀这个心灵和文字的交流平台里,开心地游玩着,挥笔泼墨间,谱写出了一曲又一曲的可歌可泣的篇章。这些人中,很多人在现实中都有自己丰富而精彩的生活,我自己功成名就的事业,但是,他们来到四十情怀后,隐去了现实中的姓名,不提现实里的工作、生活、和成就,默默无闻地书写着文字,自由自在地抒发着感情,真诚而友好地与人交往,实在让人敬佩。他们为了自己的爱好,能够忙中偷闲地用闲情逸致的心态去感染情怀氛围,也实在让人羡慕。这种恬淡的心境,在当今这个崇尚物质和金钱的虚浮社会里,确实很难得。

四十情怀是整个腾讯里人才荟萃的地方,里边的能人很多,很多高手都是深藏不露。大家在一起,谈天论地,舞文弄墨,恪守着“文明与真诚”的信念,把版面搞得很红火、热闹。因为这个版面上大多数人都是很有阅历的中年人,对社会和生活情感都有深刻的见解,所以,有很多时候,别的很多版面上的人都会在闲暇时候跑过来玩。别的版面上的人在这里玩着玩着,也就成了这里的常客。于是,这里也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了整个论坛的中心。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还是最初开版的元老级版块,这样的资历,本来就让人刮目相看,而在当时,这里还是全球华人云集最多的地方,无冕之冠,更令人敬羡不已。论坛是玩人气的,人才云集的地方,往往会成了大家游玩和关注的中心。在这个中心里,无论任何人,只要有可圈可点的地方,就会受到很多人的追崇,成为明星般的人物。而来这里游玩观看的人,也会在评判谈论的过程中,渐渐形成了各种特色的小圈子。这些圈子,他们有自己的共同兴趣和爱好。在版面上,她们或填词做诗,或打油唱和,或制图作画,或故事接龙,或探讨切磋,玩得不亦乐乎。在文字的玩耍中,又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不知不觉地也提高了修养和思想境界、增进了友谊。记得当时在四十情怀里的小圈子有雪无痕的烟云雪居、孔雀一羽的油坊、风鸣尘阁制图、昆仑草的音画、书痴的摄影、根本英俊的砸砖、簪花客的故事接龙等,每一个圈子里都有很多人云集。他们发出的作品也很有特点,有联合起来同发的,也有前脚接后踵地鱼贯而入的,还有你追我赶毫不相让地竞相发出的,也有前边单打独斗后边亦步亦趋跟着学习的。在这些小圈子里,没有什么限制,谁想学习了,只要虚心请教,就会有很热心的人来回答。这个,和现在很多学校提倡的社团有些相似,但却没有社团的条条框框的规定。来去自由、随心随意。

那些年,在情怀(文/浮生若茶)

在这些小圈子里,我最感轻松的是孔雀一羽的油坊。那种信手拈来、朗朗上口的打油诗,没有很严格的韵律限制,又能把思想感情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一唱一和中,尽显拙朴和幽默诙谐的本色。打到高潮,还会让人捧腹大笑。四十情怀里的油坊,可以说是整个论坛的一绝。只要有人来油坊打油,马上就有人应和。看热闹的人,看到油坊有人打油,也往往会忍不住跑进来跟着打。这边唱来那边和,结果,往往是弄得油坊坊主应接不暇。多者,常常有几百帖,热闹得很,开心得很。如静谷居士和孔雀一羽的一组打油,就很有特点。孔雀一羽:心不在此休胡言,灵机用尽招人嫌。家长里短话诚恳,园地耕读赖众贤。 静谷居土 : 四时美景四时栽,十分姿色向阳开;情逸天涯俱佳话,怀得温馨伴未来。静谷居士: 残烛欲尽天欲醒,闲情随风又思君。来日相逢秋气爽,狂歌肆饮上千旬。孔雀一羽:历尽沧桑怪可怜,小别笔弃度华年。登临四十思今昔,劫后丰姿倍觉妍。 静谷居士:含烟弱柳强为絮,知言堂前觅旧题。年复一年秋风舞,故人把盏话依稀。孔雀一羽:身逢变乱忘安危,笔寄情怀且由之。每从蕴藉披肝胆,光照谷中辄展眉。静谷居士:蒙君厚爱思相逢,煮酒悯茗论英雄。野鹤闲岭少美境,也将肝胆化玉琼。孔雀一羽:挥毫吟赋上论坛,打油墨香聚英贤。更喜荔枝能化酒,与君同醉不夜天。静谷居士:一羽神笔绘仙都,情怀升华惊世殊。四时花草千古韵,竞显风流入画图。孔雀一羽:继承发扬更提高,居士领军最辛劳。一帜雄擎惊论坛,儒林几许赖熏陶。孔雀一羽和静谷居士对格律都很精通,其中静谷居士、绿野(布衣.秋水风鸣尘阁还是四十情怀里的三剑客,但是,他们打起油来,是丝毫不含糊。为此,孔雀一羽还写了篇文章,叫《浅谈律诗和打油的差别》。这种认真的态度,很值得我们学习。

孔雀一羽的油坊开得好,雪无痕的烟云雪居也不错。可以说他们两个的圈子,是雅俗共赏。对于雪无痕的烟云雪居,我有着难忘的记忆。雪无痕对雪居里的人的诗词要求,甚至达到了近乎苛刻的程度。所以,只要雪居的人一出来发同题诗,版主基本上都是给予精华。因为雪居神仙仙子们的诗词,不但意境好,而且都是经过逐字字逐句斟酌的,韵律方面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否则,也不会叫雪居了。“烟生碧水隐诗仙,云接峰峦别有天。雪霁初晴邀老友,居无长物有新篇。” 这是雪居的老大雪无痕发的一首藏头诗。“锦言佳句自天然, 雅韵改朱颜。 情真意切行程路, 舒红袖, 妙笔峰山。 一曲灵风吹动, 春秋漫卷阑珊。 唐歌宋曲赋诗篇, 邀月诉流年。 朴华巧意文生趣, 细雕琢, 无语波澜。 几许风华魂梦, 追云揽月云天。 这是雪居的一个姐妹云馨发的纪念雪居建群七周年的词《风入松》。“似玉如纱烟雾缥,夜半清辉袅。对酒品诗魂,红袖翩跹,白练闲垂钓。 残荷沉寂星光老,树远蛙声杳。抬眼望银盘,不诉相思,只把秋娘眺。”这是我在雪居时写的词,里边,费了不少雪无痕的心血呢。

那些年,在情怀(文/浮生若茶)

填词写诗只是四十情怀版面上的一个特点,版面上大多数人对于填词写诗是很头疼的,有很多人只擅长写现代诗,而对于古体诗,则很茫然,特别是韵律。大家正在为填词头疼的时候,把散文和小说写得美轮美奂的凤鸣尘阁已经开始了制图,而昆仑草则更是把制图、文字、朗读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声情并茂的音画世界。一时间,昆仑草的追随者甚众,成了版面一道靓丽的风景。辩论式的砸砖是版面固有的特色,也是男女老少都易于接受的形式,但是,能砸出水平的人,不多。所以,论坛上只要有砸砖出现,就会有根本英俊等思维敏捷的年轻人出现,而最能扭转乾坤的,却是书痴等有着丰富阅历和锋利笔端的老情怀人。这时,大家看的不是文字,而是应变的技巧了。最喜欢书痴的《抓破美人脸》,摘录一段如下:   ”聊天呢,有网友直接就批评我了,戏称我“抓破美人脸”,先一怔,然后大笑,立即转身上这儿来写字来了。如此风流倜傥的题目,不写可惜。“抓破美人脸”,我这大约算是第二次听到。第一次听到是关于茶花的,是一高雅的朋友为我列举茶花的种类时提及,当时就因这“美人”二字把这花名记下了。但终是未曾看到过这茶花到底是否真的像被抓破了的美人脸。后来看金庸写到过“抓破美人脸”,好像是说白瓣上有一条绿丝一条红丝。一直不理解那条绿丝,难不成是男人去抓美人脸时手是绿的所留?此疑惑至今未解。第二次就是今天了,被朋友所斥。我当时颇不以为然,“抓破美人脸”算个什么,在这凶险的论坛之上,还有人说我“辣手摧花”呢!我不服是有道理的。以前武功高明者固然可以对美人脸望空抓去,但那是真实的脸,而今我在网络之上伸出魔爪去,抓的也不过是虚的脸,并不负法律责任。对我最有支持力度的,其实是“网上无美女”一说,别看网上名字优雅的雌ID如何如何,鬼才知道是不是在现实中令男人辈拔腿而逃的呢,尤其重要的,我相信这“网上无美女”一说来自于统计,是大量网民观察的结果,不然它不会如此流行的。所以,如果我真能抓破人脸,被抓破者是“美人”的概率一定极低,估计在千分之一左右。于是我就丢掉了“怜香惜玉”和“暴殄天物”的约束,放心大胆混网,只论是非不管性别。别小看了我这条原则,其中还藏着极强的道理。“书痴这段话的逻辑性很强,他抓住了对方语言中的”美人脸“来进行批驳,让对方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言语既锋利,又诙谐,让围观的人也忍不住拍手叫好。

其实,除了砸转和码情感类的文字外,还有一些人是进来逗哏的,这种插诨打科类的短文不仅给版面增加活跃的气氛,而且还颇能调动人的情绪。他们的文字不多,只寥寥数语,幽默风趣,好像戏剧里的丑角在整个版面中间来回穿梭,引得过客都开怀大笑。他们思维敏捷,很能把握读者和版主的心理状态,一方面引逗版民大笑,一方面又用边缘内容和文字的字数玩擦边球,来挑战版规和版住的极限,常常弄得版主束手无措。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来论坛就是为了玩耍、为了开心,没有什么正经和不正经之分。这些人,是天生的社交家,他们的好人缘,使得他们的帖子里跟帖很多,看客也很多。大家热热闹闹、开开心心在一起,就好像一个大家庭里的兄弟姐妹,没有任何的界限之分,很融洽和睦。我认识的人里,不太及时、饼干、老邪等,就是这样的风格。我一直认为,水至清则无鱼。论坛里,有各种各样风格文字和深度内涵与包容开放的论坛,才是真正的论坛,否则,把论坛办成了文学论坛或政治论坛,少了汤汤水水的东西,就引不起看客的兴趣了。

那些年,在情怀(文/浮生若茶)

(五)繁华落尽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离开四十情怀的。

后来,腾讯的拍拍世界时,记得那时的四十情怀已经在走下坡路了。不过,情怀里的人依旧还在继续努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推出一个活动。上边也还批给经费,但是,参加活动的人们却显得有些倦怠,没有太多的热情。我有时也会回去发帖子支持,希望能带动一些人来,给版面增添一些活力。可是,毕竟人们都忙。很多人在现实里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很大,来论坛的时间不多了,有时,来了,也最多是默默地浏览观看,如我认识的雨后阳光等。这样的情景,也和当时整个时代的发展有关。网络在飞速的发展,各种功能渐渐趋于齐全,论坛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物质上需要。做为以商业为主要的腾讯公司,能给它带来丰厚利益的就是最好的。网络刚兴起时,腾讯抓住人们对精神层面渴求的心理,很及时地开办了全球最早的华人论坛,结果,聚集了几乎全球的华人文字爱好者,赚足了人气,使得腾讯赢得盆满钵满。而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网络里和现实中很多论坛以外的娱乐活动也逐渐多了起来,人们在忙完工作和生活之后,各自有了不同的新兴趣,转移了视线,来论坛也成了匆匆浏览的过客,很少再浪费笔墨和心思了。可能是这些原因,让腾讯渐渐地对论坛有了改版的想法。

不记得是谁在版面上发帖子提醒说,腾讯要把论坛改为帖吧,要大家及早在电脑里收藏好自己的文字,因为那是很多人几年来的心血,改版了,帖子也就找不到了。很多人刚开始还不相信,不过,已经有人在收拾行装。腾讯还是比较人性化的,在最初的改版里,依旧很完整地保留着论坛上的个人文集和帖子,甚至每个版面的精华版、部分推荐文章。贴吧里的版主,依旧沿用了原来论坛上的原班人马。帖吧的出现,让很多人不适应,有些人因此选择了疏远与离开,也有很多人是在观望和恋恋不舍。我呢?依旧隔三差五地去四十情怀贴吧里发帖子。可是,后来我发现,贴吧的风格和论坛还是有很大差别,不仅是版面风格不一样,而且连内部管理模式也改变了,不再有以前论坛上那种自上而下的类似行政部门的逐级管理,也没有以前论坛上特有的监督和检查机制,更不用说有网络警察的来回巡视监管、仲裁和法官的断案判决、各个部门的奖惩了,而是采取了古代老子“无为而治”的治国观点,让贴吧在杂草丛生自生自灭。那时,以前论坛上的人对此也没有多少感觉。感动和失望都是由感而发的,没有了触动,也就无所谓生死存亡。不过,贴吧的彻底毁灭,让人们对腾讯论坛的最后希望完全湮没,自此,在腾讯的地方,再不见情怀人。

二零零八年,三十有约的小人物开办了情感人生论坛。这个论坛是选取了以前腾讯论坛的所有栏目中的“情感人生”栏目。刚开始办这个论坛的时候,大家都是欣欣然。因为长时间的灵魂漂泊,让人们感觉到了疲倦。能在这个时候拥有一个属于情怀人心灵交流平台的家,实在是很温暖的。在外的游子们回来了,对这个看起来并不气势恢弘的家没有一点的陌生和距离感。他们在这里继续游玩,用在以前老四十情怀的方式发贴、跟贴、搞活动、砸砖。这样也很好,大家每日里可以在这里相聚,不管彼此是不是朋友,也不管对不对脾气,但能在版面上看见,也就心安。可是,有些人忘记了,这里毕竟不同于以前腾讯的情感人生栏目里的四十情怀。这个网站是小人物自己出钱购买和建立的,他为的是大家能够在一起,心灵上相互温暖着,而不是彼此的侮辱和谩骂。管理使出了强硬的措施,绝对禁止不良语言的出现。于是,让人意想不到的结局出现了:一派留下,另一派出走。留下的人继续发贴和游玩,可是,因为版面缺少了辛辣的成分,也少了很多生机,渐渐地,帖子和人气越来越少、越来越小。默然守侯等版主到现在,还依然坚守在那里,让我由衷的敬佩。而另外一派呢?他们去了红袖添香,在那里的论坛上新开了个以箭头为版主的四十情怀,但始终是不温不火。这个版面在二零零六年的七月二十二日因系统陈旧关闭整改,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月,还不见打开,看来,有些悬了。

前一段时间,仨木(风鸣尘阁)在微信里建立了四十情怀微信群和四十情怀公众号,吸引了很多散去的老四十情怀的朋友们,而梦云红石头在微信里创建的老论坛群,也办得热热闹闹的。早上,和雨后青山闲聊,说起版面和《荆州文学》的事,他有想在群版面开办论坛的想法,我觉得很好。只是,这个期刊论坛的地方性很强,怎样才能形成以前四十情怀那样的能聚集全球华人人气的大论坛呢?我不知道,也没想过,因为我对计算机网络技术不懂,感觉办起来有一定的难度。还有,就是如今的社会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时光,还会回去吗?

繁华落尽,哪里才是最后的归宿?

2016.11.24


那些年,在情怀(文/浮生若茶)


标签:那些 情怀 浮生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