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爱之祭——离儿(四)(文/鱼儿)

时间:2017-7-18 21:14:27   作者:yuer860522   来源:琴台雨巷   阅读:342   评论:1
内容摘要:五.秋水之湄再见君五百年成一果,狐狸一旦修满五百年,就可以脱离兽身幻化成人。我,当年那只懵懵懂懂的小狐狸,经过千年的苦修,渐渐的拥有了智慧,已经幻化成可以魅惑苍生的女人;可以颠倒乾坤的女人;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女人。然而,我的心里只有你,只有那个救过我,抱过我,抚摸过我,给过...

五.秋水之湄再见君

爱之祭——离儿(四)(文/鱼儿)


五百年成一果,狐狸一旦修满五百年,就可以脱离兽身幻化成人。我,当年那只懵懵懂懂的小狐狸,经过千年的苦修,渐渐的拥有了智慧,已经幻化成可以魅惑苍生的女人;可以颠倒乾坤的女人;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女人。然而,我的心里只有你,只有那个救过我,抱过我,抚摸过我,给过我温暖的你。千年来的苦修苦恋只是为了爱你;千年来的跋山涉水只是为了能够遇见你。我常常以为你只是为了我才出现的。如何才能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经在佛前求了千年;为这,我已经苦苦的找寻了千年;为这,我已经等待了千年;为这,我已经守候了千年;为这,我已经孤独了千年;为这,我已经寂寞了千年……常常在寂静里傻傻的想,假如那一次没有与你相遇,那么,我是不是还是那只不晓世事的小狐狸?是你,是你那灿若星辰双眸,为我铸就了一个炫丽的美梦,多么美丽而漫长的梦啊,让我一梦千年。你可知道,爱无论在人的一生中,还是在我的心里,都是一场最美丽的梦?好想一梦不醒,那么,就不会有撕心裂肺的时候……对于你,我并没有太多的奢望,只想静静的陪着你,在你累了的时候,能为你撑起一片安逸的天空;当你孤独寂寥的时候,依偎在你的膝下陪你,伴你;在你忧伤苦闷的时候,用我的柔情给你温暖的抚慰;在你失意伤心的时候,能给你一个小小的温馨港湾,助你疗伤。人世间常说,爱情是缘分,爱与不爱是感觉,是无法选择的,任何的努力都是刻意勉强,是徒劳白费的,然而,茫茫人海中,芸芸众生还是义无返顾的在爱的蛊惑下,痴痴地盼,执着的等,爱要拐几个弯才会来到面前来?而我等待的你呀,在多远的未来?如果说,缘在天意,那么,份在人为。我会等你在秋水之湄,等你在你必经的路旁。清风从远古吹来,染绿了彼岸的山山水水,那沉睡千年的人啊,你可否会将我忆起?

 

当年只顾着感受于你的温暖,忘记了沿途的风景。以为只要身边有你,便是天堂,即使身处穷山恶水,在我看来也如诗如画。你可知道,早在千年之前,你的身影已经深驻在我的心里,常常幻想着在生生世世的时间里,总有一天会与你相见,然后演绎一场倾城的爱恋。多么美丽的幻想,多么美丽的梦境,站在梦的端点,遥望你的世界,思念,思念,思念已然成疾!不在乎我和你是两个世界里的生物,只想拥有你的点点甜蜜;不奢求与你生生世世朝夕相对,执手缠绵,只想能够活在你的心里;不期盼你也想我如珠如宝,只要能让我真真正正的爱一回,就已经足够了…… 抚琴独醉相思酒,千缕情丝绕心间,为君轻轻的抚一曲明月千里寄相思,红尘若梦烟笼纱,往事历历还能忆起多少?为君青梅煮酒醉一回,一生一沉明月看飞烟,冷雨纷飞梦易碎,回首数千年来走过的路,窈窕芳菲留风中,满地香尘心孤寂。许过的诺言,如此的难以实现,要在茫茫的红尘之中遇见你,好难,好难。为了你,我愿意以守候为琴,以相思为歌,以千年的寂寞独舞天涯。十月的江南,景色朦胧。在这样的烟雨迷离里,思念的情愫在哪里游荡?轻轻抖落一身尘埃,凝神回眸处,情思缱绻。为何千年的守候,却只换得秋风秋雨?躲开红尘的喧嚣,把那些关于爱与思念的心绪在痛楚里一一陈列,落红翩翩的季节里,相思苍白了谁的等待?夜已深,风也静了,唯有丝丝细雨伴着我的心独舞蹁跹。烟雨里,将满满的心事婉转成一阕宋词,在平平仄仄中,我痴守一缕水墨韵芬芳。是否,一切都是命数?是否,彼岸花开,我在天涯,你在海角?

 

十月的江南,蕴含着千年的忧伤,如泣如诉吟唱着无尽的思念,无限的悲凉。秋色在我如兰的心思里缱绻,明媚中透着淡淡的薄愁。秋水悠悠,烟雨茫茫。秋水之湄,我,白衣若雪,明眸似水,唯一与人类不同的是我的眼眸,瞳孔透明,虹膜浅浅,色泽艳丽,一如白雪,细长妩媚的眼角斜斜上扬,带着隐约的温柔之色,吴侬软语中,清丽脱俗的容颜在西湖里惊起三分艳影。我,水袖轻拂,一弯黛眉,拨动了水韵;一把古筝,弹落了风尘,一曲清韵,行云流水般的缓缓流泻,穿越了千年的时光,在唐风宋雨里,你青衣墨发,潇洒如昨,素影依依,落墨微醉,映廋了所有的曲谱诗卷,黯淡了耀目的璀璨烟花。我不知道该如何把你忆起,我不知道何时可以再次遇见你,唯有安然若水,从容的守候着一份隔空离世的情缘,在烟雨声里,浅吟低叹细数流年,醉念西风独自凉。临风渡来的青莲在碧波的潋滟处载起一船的无眠,是我的心在诉说爱恋是的娇羞,还是思念在渴望的花期里盛开?我仍然是那爱你千年不变的白狐,在淡淡的荷香中,伴着蝶舞翩翩,伴着杏花烟雨,等待着你的出现,等待着与你重逢。千年的苦苦等待,酿成了一杯浓浓的醇酒,与谁共赋新愁?千年的爱恋绽放出朵朵心花,馨香弥漫,在我生命的空白处,画出了恒古不变的灿烂,生命的清音在风清月白的气韵里流淌。缠绵在红尘的斜风细雨里,在灼灼桃花、清清流水处幻化成满城飞絮,和着秋波荡漾,掀起心海里澎湃波澜。绯色的相思,是那飘逸千古的情怀,她好似深埋在石缝中的滕蔓,伸展身躯,幻化成一树瘦梅,一梦千年。我滴泪成曲,轻轻把她唤醒,等你在必经的路旁,只要拥有你一刻含情的凝视,即便错失整个花季,我也欣然坠落,化为泥尘……只是不知道,你的记忆里还有没有我的存在,你的记忆里还有没有那只洁白如雪乖巧的狐狸?

 

清风,细雨,碎步频频,倾情而盼,你在哪里?虽然我明白,尘缘从来都如水,虽然我知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但是,我还是固执的坚守着生生世世为一人,期盼着生生世世你来渡我,不知你,可愿?纵使秋风不解落花意,一缕冷香远;纵使人妖殊途笙歌落,殊途终难归;纵使斜倚云端千壶少,醉掩寂寞……流年暗转,物华悄逝,纠缠于心中千年的爱意,瘦了月华,红了桃花。坠入红尘逾千年,只是为你;穿越时空数万里,只为等待你的回眸

盈盈烛泪为君泣,点点花愁为君忧。似这般寻你千年,等你千年,念你千年,我的心在时光里飘飞,一飞千年。星桥鹊路,千载相思伴孤魂。枕上雨,梦中人,秋色里回望,暗香弥散魂未散,追逐流年往事,念一段时光思故人。静看风花雪月,遥听风声雨声,细数流年岁月,心儿在千年的等待里慢慢的跨越着时空。守着紫陌红尘,苍茫人海的寂寞,我弹剑而歌,金戈铁马的豪迈,明月清风,梅心竹骨的淡雅,随着三尺青锋的龙吟久久的回荡在天地之间,平复着躁动的灵魂……风云起,流年飞度,三生盟约。有谁知归路?潇潇秋雨捎来了你的消息。我感觉到。你离我近了,近了……秋水之滨,苇草齐膝,随风摇曳,小桥畔,落花流水,拈花不语,欢愉的心在落红中蹁跹。徘徊于秋水两岸,心事在芬芳里妩媚绽放,穿越秋季金黄的幔帘,等你,等待你来,等待你轻轻地走进我,等待你温柔的目光覆盖我,等待你在我心里踩上深深的痕迹,等待你让我在你的怀里把凝聚了千年的柔情,尽情的释放。守了千年,盼了千年,我相信一定会有重逢的那一天,我相信这一天已经不远了。在这个烟雨迷离的秋天,在这个水意氤氲的江南,幽深的小巷尽头,我翘首等待,手中的琵琶该如何轻轻地弹响,才能让你听懂我心里的声音?

 

沿着往事,我一路找你,隔着重重远山,我涉水而来,翩翩的落红在我身边飞舞,心空里的的笛音,吹响了秋日里的童话。被心房包裹的密密层层的心事,不经意间散落在秋阳里,苦守已久的思念轻轻飞扬,把炽热的情感折叠成纸鸢,让她飞往天际……秋风吹起满地的尘沙,扑面而来,风中隐隐传来一个声音:“别找了,我的孩子。放下吧,他的世界,你融不进去,他的世界容不得你。”我轻轻的笑了,千年的爱恋啊,怎么能够说放就放下?千年的等一回的传奇啊,还未上演,又怎么能够说放就放下?只求能够看你一眼,纵然你的笛音不是为我而响,纵然你的马蹄从我山前经过,马背上拥着你梦寐以求的新娘,我也无怨;只求能够和你重逢,纵然枯萎成山涧里的一朵黄花,纵然风干成采药童子药篓里的装点,我也不悔;只求能够对你一吐心曲,纵然抛弃千年修为,纵然重入轮回,我也心甘情愿;只求能够以我一身飘零的娇弱和你傲岸的情怀共奏一曲地久天长,纵然坠入炼狱,纵然重回畜道,我也会含笑而去……我如秋花一朵,守候在秋天的风里,期待着你泛舟踏歌而来,轻轻的,轻轻的,将我植入你的心田……

 

又见秋江,又见秋水,碧青的河水潺潺的促膝绕过,我端坐河端,静静的想你。黄昏的钟声,将粼粼的秋水敲成了一朵盛开的青莲,千里烟波中,一个熟悉的身影,踏着江南的烟雨,缓缓而来,青衣散发,卓尔不群。那是存在我内心千年的身影,那是我等了千年的身影。是你,是你,真的是你!我终于等到你了!风中那朵凝眉,醉了那发梢的绿柳丝丝;唇边的那抹微笑,绽开了那满湖的粉荷。鹰飞鱼跃映亮了双瞳,桂子的清香沁入心扉,渔舟暮归处,渡了何人在梦中轻舞飞扬?秋雨溅起的涟漪,惊起了多少俏丽的鸳鸯?长长的路,窄窄的桥,路过了众生的渴望,可曾遇见我的欢愉?你我一别千年,终于,终于要在红尘中重逢了……天际有一个声音隐隐传来:“痴儿,痴儿,何以情太痴……?”我拱手向天,嫣然而笑,轻轻道:我,无悔!

 

雨淅淅沥沥下着,秋江之滨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你,执伞而来。蓝衫飘飘,安静的犹

如空气,飘逸的好似行云,干净的如同流水。你的脸在细雨里看上去很清晰,还是千年前的容颜,雕像似的轮廓,清秀儒雅的五官,那么悠然的在满是雨丝的旷野里走着,好像是一幅画里落下来的风景,在满眼沉沉暗灰的烟雨里,有一种惊艳一暼的感觉。莲叶上的诗歌翻开了流逝的岁月,爱的颜色装点着心灵的花蕊,一把古琴弦上流淌了千年的情韵,在心灵的召唤中,孕育出串串红豆。那清清的风穿透那一缕情丝,吹过你,吹过我。在烟雨蒙蒙的断桥边,我静静地伫立,等着你来,等和你来呀,千年的情缘只为今朝。断桥之上隐隐的伤痛,今天化成了绵绵的相思,满满的欢愉。千年等一回,我,终于又要见到你了,一别千年,你,可好?你的白狐来了,那只千年之前被你放生的白狐来了,来了……

 

细雨沾衣罗衫尽湿,我站在风雨里细数着你的脚步,近了,更近了,我的心儿随着你脚步的起起落落微微震荡。千年的孤独,千年的无助,今天,此时,一扫而光。终于盼到了,终于等到了……我再也感觉不到冷雨寒风,是不是因为你的到来,风雨也识趣的远避?我轻轻的抬头仰望,一把油纸伞遮住了漫天的风雨,伞下你的双眸灿若星辰。千载相逢如初见,静静的看着我,你说:“姑娘,时光不早了,风冷雨急,姑娘衣衫尽湿,小心着凉啊,快些回家去吧。”你的声音还是和千年之前一样啊,宛如瓷器般的好听。我千言万语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唯有早已盈眶的热泪静静地滑下面庞。“我,我投亲不遇,孑然一身,不知该去往何方,不知那里是我的家。”听了我的话,你秀眉微蹙,沉思片刻,缓缓道:“做人不可拘泥小节,心中磊落,俯仰无愧。也罢,我尚有草舍两间,可以遮风避雨,姑娘如不嫌弃,就跟我回家吧。”我终于有家了!我掩袖而笑,抬起银色的眼眸,深深的望向你,双颊那一抹桃红,盛开了对爱的一切美好的遐想,轻启的粉唇无声地诉说着对你的爱意,千头万绪只在心灵交汇间。你没有一丝惊诧,温柔如故,亲切如故,淡定如故。我深深一福,再一福,随你而去。

 

草庐简陋而整洁,只有一床一几一琴;草庐素雅而温暖,充满了浓浓的诗情画意,萦绕着悠悠雅韵。你在此结庐而居,寒窗苦读。你叫我“离儿”,我从此为你红袖添香,伴你在缕缕书香里。从来不敢想象真的会遇上如此灿烂的美丽,你是我不敢奢望的传奇,我一定,一定会好好珍惜这段缘分,好好珍惜这份感情,无论千山万水,我,不再寻觅。只是,在千年的时光里,你还是当初那个书生吗?我对你的感觉呀,熟悉又陌生。于是,我在安静的旋律中看你,在飘逸的文字里读你,在流淌的音符里懂你。明眸轻轻掠过你的心海,看着你从水墨中走来,内心一如雪白的宣纸,无尘无垢。走进你的心里,心与心交融成一阕高山流水的回响,在风的宁静中重复着恒古的咏唱,我携着美丽的春花走入你的世界,我捧着清浅的秋月伴你沧桑,我用虔诚的心,静静聆听你灵动的思想,在摇曳的烛光里陪你挑灯夜读。我借得一缕浮动的暗香,和着缕缕松的清馨,在枝叶的扶疏中拂走长夜的清寒,让浓浓的暖意包裹你的心房。

 

你在诗山文海里浅吟低唱,挥洒自如,如若璎珞飘卷,如若烟雨纷飞。我朱唇轻启,柔声相和,那是千年情思委婉的倾诉,那是缠绵缱绻真情的传诵。你抚琴弄箫,音韵伴着流年一路远扬,让我灵动的魂变成你跳跃的音符,清婉幽深的音符在盈盈月华里如梦似幻。我白衣飘飘,广袖轻罗,无限娇羞,无比妩媚的随着你的音律翩翩而舞,犹如一朵开在深夜里的洁白的莲。用我婀娜舞姿伴着你前行的脚步。远处,短棹轻摇,碧水轻漾,梦云烟树,月影淡淡,舟头的红颜,不知才情为谁而赋?不知柔情对谁而诉?多么美丽的场景,我已经分不清这是梦是真?如果这是美丽的梦境,我好想她能够长些,再长些,让梦里的幸福多一点,再多一点,好想让花香染醉时光,让时间久久停留,哪怕醒来时,已是落花满地,夕阳已浓。我真的好怕她如一碰即破的烟水镜月,瞬间就被搅得碎影涟涟,随风散去。你是普通的人类啊,最多百年,你又要从我眼前消失了,这次又不知道要多久,我才能够再次见到你,或许再也见不到了。因此,我以红尘为纸,浓情为墨,挥洒沁润,把此情此景深深的刻于心间,让这美好的一刻在心间永存。

 

你从来不问我从哪里来,我也不敢告诉你我的真相,我只是想静静的伴着你读书,静静的听着你吟诗,静静的看着你作画,静静的陪在你的案前。我好想化作你唇边的那杯清茶,化作你手中的那支狼毫,化作你案前的那方端砚和古墨,化作你门外的清风,化作你窗前的明月……“碧落是天的,狐狸是你的。”就让我固执一次,固执的坚持我的生命,我的回忆是不会消失的,我的思念是不会消失的,我的爱恋是不会消失的,你的狐狸是不会消失的,就算是世界毁灭,我也要坚持到最后一秒,万一,万一……万一可以在最后一秒见到你,万一你还可以认出我,万一你还愿意给我微笑,万一你还可以叫我狐狸,即使只发生一个,也是我存在的理由。我只是一只一直爱你,恋你的狐狸啊。生生不息的风吹走了流年,围一炉人间烟火的炎凉,细细编织着我和你的故事。如世间所有的女子一样,我也心存美好的念想啊,案头的箴言,不用细看已然烂熟于心。捻碎时光的脉络,沉入秋天,摆一壶千年不曾醉过的佳酿,只想与你共醉。

 

可是,你知道吗,我只是一只爱你恋你的狐狸,终有千年道行,也只是犹如一朵随寒风飘泊的雪花,只是一朵用生命追寻温暖的雪花。为了那缕灿阳,在尘世中飘飞了千年,直到与你邂逅,我才感到温暖的滋味。闭上眼睛,那些倾注了我生命的爱意,如潮水般的在心湖里澎湃开来,淹没了早已洞穿世事的心房。瞬间眼前又浮现出了清清的秋水,又看见了秋江之滨你望向我那含笑的眼。我如雪般明艳的眸中一抹浅浅的微笑慢慢漾开,如春阳里那朵最早迎着春寒轻放的美丽樱花。你可还记得千年之前的那一个夜雨,我在灯下的一抬头?你可曾想起,千年之前的那一场飞雪,我转身时的那一次回眸?我的心弦在无人的深夜为你轻轻奏响,然而,芊芊十指又怎能诉得尽浓浓的爱意。让我在这个并不属于我的世界里好好爱你,爱你,好么?让我就这么看着你,就这么握着你的手,轻吟一句诗,泼墨一幅画,绽放一地深情的花,对饮一杯清淡的香茗,同研一碗青砂。能够和你重聚;能够和你挽手共看天边的月牙;能够让爱美如水墨青花,纵是刹那芳华又当如何!静静地伫立于夜色之中,遥望苍穹,透明的眸子后面流淌的是千年的岁月。我看见幸福站在岁月的两端,开出寂寞的花朵。我又岂会不知道爱情是致命的毒药?我之所以还是毫不犹豫的让自己一口饮尽这杯苦涩的再无回头之路的毒药,只是因为我爱你,爱你,极爱你。

 

在无望的红尘里,这份爱很美,很浓,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是因为这份情太深,太深,早已深入骨髓,历经千年,历经风雨之后,依然坚强的守在时间永恒的花期里,守着牵挂的苦,守着相思的疼,守着今生永不散场的契约,哪怕是一场无法兑现的承诺,我也无悔!流光婉转,我的爱在指尖下飞花,在梦里行舟。踏着八千里路云和月,携着缕缕蚀骨的温柔与疼痛的爱恋之梦,日日咏唱着这一段不过是金风玉露不知结局的箐箐昭华。千里明月寄深情,在你的世界里,我坚守着此生你是我的唯一的誓言,走过了一个有一个漫漫的长夜,蘸着一点一滴爱的心血,在瘦长的月光里,撰写着地老天荒的断章。酒到浓时伤情,情到浓时化泪,我把心事化成诗行。写下想说的话,记下做过的梦,赋下那聚聚散散、悲悲喜喜的曾经。只要你还能忆起和我初见的那泓秋水,只要你还愿意看见我最妩媚的笑容,便寻得到这诗香墨痕,读得到我字字咏心,听得懂那草庐之的外风声雨声,是我深情的倾诉。爱到深处,情不由己,为了这倾心的一次爱恋,我已然踏上了等待与子皆老的漫长路途,没有期限的等待,就让这份执着的心,隔着山峦叠嶂,穿透岁月的苍凉,跋山涉水,不求一份烟火的相随,只愿你能给我一个隔山隔水的两心相依。把心绪捻在静谧的柔情里,单恋是没有方向的风,无法将这段尘缘落定,只有将温情的日子盘捏成诗,即使不能紧紧相依,也期盼着有相互依靠的机会,那一刻,守望会风化为石,成为一座永恒的墓碑。夜风微凉,冷香飘飘于尘,我在尘缘里挽了一个同心结。渴望与你,与你心相依,情相系,不再是梦,不再是美丽幻想……

深夜,风又飘飘,雨又萧萧,夜未央,总难寐。雨打芭蕉,唯有泪两行。你,可知否?我就是那一株在暗夜里等待着为你开放的昙花,虽然只是一现,却甘愿为你瞬间美丽。你,可知否?我宁愿做一根青藤,一根缠绕千年的藤,等待着你从藤下走过,和你一起演绎一段爱的传奇。

 

在午夜梦回的夜寒里,在万籁俱静的草庐外,在飞红漫天的小桥边,你青衫飘飘,灿如晨星的眼眸在清浅的月色下,铺开一湖涟漪。你长身玉立,悠扬的笛音在你唇边缓缓流出,如泣如诉,笛声幽幽,我在音韵里听见了你的爱与情,忧与伤。你在思念着久藏于心里的人啊,是她!是那个绿衣女子,是那个美艳而又娇纵,靓丽而又残忍的女子!经过了那么久,那么久岁月的磨砺,经过了一世又一世的轮回,她依旧在你的心底啊。我该怎么做?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深入骨髓的一箭之痛,难道就让它随风而去吗?可是,可是为了你,我还是会放下,放下……草庐外,迭起一层层紫色烟雾,我隐在雾色里摇曳,抖落点点相思……晓风穿尘而过,水云间,悄无言。游离在红尘中,独守自己的一片清净,等待,从嫩芽初绽燕归来,到红枫浸染叶飘零。即使你带给我的是无奈,是忧伤,是思念的痛。我依然会在痛楚中微笑,因为,因为你是我前世的约定,今生未了的情……捧着深秋的冰凉,隔世的故事零落在秋风里。一颗心在流年里破碎,飘落了满目的芳华。只一声叹息,便瘦了整个春秋。漫天的泪花落尽了今世的繁华,你的音容笑貌隔着夜色依稀,在时光的轮回里,忧伤了我寂寞的长夜。风来尘去,沧海桑田,那纷繁的尘世,夜色清浅,我却依旧执迷不悔。春光散尽烟波里,桃花已天涯。那浣溪沙的湖水,卷起了凄美的波澜,若一滴倾城的泪滴,在心头悄然划落。我在朝朝暮暮的悠扬婉转中,期盼着你的回眸,期待着下一站的春暖花开。千树桃花落尽,在最悲痛的苍凉里,摇曳成扣人心弦的孤芳。夜。静如止水,一弯新月是我唯一的听众,那桥下流水的细浪啊,朵朵都是我爱的结晶。可是,可是我仍然不敢,不敢奢望共你梦一场今夕何夕的怀想。

 

知道吗,一直以为,与你,可以风雨相依,可以朝暮相伴。知道吗,总以为,跨出了一小步,就是永远的羁绊;总以为握住了一个瞬间,便是全部;总以为什么都在眼中看得清楚,一切都握在手中,总以为,这个世上只有你能读懂我,你是唯一能让我耗尽千年去等待的人。可是这世上的转折点太多,太多,多得把命运的定数一次又一次的在手中改变,最后,只是无助和彷徨。我啊,我在你的眼睛里读到的是关怀,是爱护,就是读不到爱,你的心啊,在彼岸,我和你虽然近在咫尺,两颗心却只能遥遥相望……很想为你点一盏橘色的灯,引导你找到我的心。而你,却依然在黑夜里孤独的寻觅;而你,始终不在意你的身边还有一个我。难道我真的走不进你的世界吗?难道你百年孤独,我千年守望,让思念成殇就是我们两个的宿命吗?然而,最美的是前世也是你的,你和我的相遇,相救,守候,等待,是我一生最美的拥有。无论时光有多遥远,我想,你总有一天会透过天空看见我,看见曾经相遇的地方,看见我眷恋的目光和等待的身影……旧时的星光,还映枫林,心底的秋水啊,湿了诗笺,盈了相思,我多想挥袖无悔,成为你今生不悔的选择,而你一定会是我永远的传奇。可是,我的爱啊,就如同在沙漠里行走,真实中充满着海市蜃楼。也许,我只是一朵飘舞在你窗前的小小雪花,最终在滑过你指尖的时候,凝成了一滴珠泪;也许,你的心田最终不会是我停留的港湾,尽管我很爱很爱你,尽管我对你给我的温暖有着太多太多的眷恋。可是啊,也许,我们最终还是躲不开红尘中那些千丝万缕的盘绕成的宿命。我的心事你无从知晓。我的泪水你也不会让你见到。静看流转的红尘,还将上演怎样的落寞与悲欢。于是我步行到梦境之外,浅笑嫣然,固守着心中的一点执念,痴守着我心中的深爱……

 

握笔在手,借着月亮的淡淡的光,在素笺上涂满了你的名字,勾画着你的模样。迷迷茫茫,伴着孤灯入眠,梦里,与你擦肩,回眸,你认出了我,我笑靥如花,醒来却唯有烛泪点点,月冷如水。你怎么可以不记得我了?你怎么可以不认识我了?是你,承载了我内心千年的秘密啊,而你,却迷失在漆黑的暗夜里。心在痛,为这长久守望的爱。心在哭,为这不能长相厮守的情,心在流泪,为这不能执子之手的缘。也许这就是命,是命让这痴痴的真爱深陷在宿命的泥沼里,纵逾千年也难以自拔。也是命,让这份情变为镜中花水中月。如若不是,为何让这段爱,在彼岸花开时等了又等,盼了又盼,也还是你在天涯,我在海角……然而,总觉得我心里的这份爱永远也无法泯灭,纵是忧伤悲苦,依然缠绕心头。倘若没有距离,心,是不是就不会相隔天涯?相见难离的不舍,一幕一殇,在这茫茫的红尘中,不知你是否会忆我到地久天荒?都说缘聚缘散终有时,只是我宁愿选择这留恋的不舍,直到把这风景看尽;宁愿像落花随风吹过,带着生与情的眷恋,化作旋舞的蝴蝶,用自己最后的一刻,给你一份惊心动魄的美丽。岁月轮回,那周而复始的花开花落所含的艰辛与痛楚,却是生命的瑰丽和辉煌。风吹熄了太阳,谁又握得住漫天的星光?静坐在洒满日光的林间,任清馨的风过隙而心如止水,那一低头的柔情,如透过层层树叶的阳光,洒满一地的沉静。静静的听着你读书的声音,把过去的日子细细的梳理,因为那里有你,所以我小心的珍藏。隔着岁月的重逢,如同花蕊中的一点蜜,为了品尝她,我翻山涉水,披星戴月,餐风露宿。可是我无悔,哪怕是落红遍地,哪怕是悲伤满怀。文字画心,画不出缱绻情深,唯有遥寄烟波去,把一帘幽梦的情思千转百回捎给近在咫尺的你。“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住,子宁不嗣音?”你可知道,世间有各种各样的苦。其中最苦的是,得不到,是舍不得……

 

起风了,秋风如缕,从宁静的草庐外吹过,裹卷着一蓬又一蓬浅青色的细雨,漫天飞舞,冰凉的雨意,悄悄的渗进来,压的烛火明明灭灭,远处满树繁花摇摇晃晃,四散飘零,翩翩落红随风飞起,纷纷扬扬,漫天挣扎着,仍旧想要栖息在高高的树枝上,却只能无奈的飘落泥地碾作尘土,像极了一场盛大的死亡之舞,那么凄美,那么惊心动魄。风疾雨冷乱红飞,更深灯残笔墨浓。我久久的看着埋头苦读的你,心里涌起柔柔的痛楚。也许,也许在以后的轮回里,你的记忆深处不会留下我的一点一滴;也许,也许在以后的岁月里,你的身边再也没有了我的身影,不知道多年以后,你是否还会依稀忆起那只深深爱着你的狐狸么?或许那时在你的记忆里早就忘记了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存在,也许,当有一天我以为能重新靠近这一切的时候,你早就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站在了离我很远很远的彼岸尽头。剩下的,我还能再失去些什么?我不知道,我已经一无所有。然而我,我依然执着的寻觅,寻觅着你的爱,从黑夜到黎明。是否,我望眼欲穿的容颜也已经刻画在你的心底?是否,你也会心痛我的痴情,心痛我伤心泪水?是否,你也读懂了我的落寞?是否,我含泪的眸子也已经打动你了的心?也许你在一世又一世的轮回中遗失了前世的盟约,也许奈何桥畔的孟婆汤早已令你彻底的忘却了我,而我,依然痴痴的守候着前世的约定,一个忘尽前尘,一个枯等成灰,烙下这刻骨的苍凉。吟痴成颂,痛彻心扉。怎奈,你依然在那灯火阑珊处!凡尘落尽,终,渡不过这一桃花劫。浅浅的啜一口粗粗的苦茶,茶,真苦!不知道是心苦,还是口苦。如果是口苦,那么只是一个经过,短暂的瞬间而已。如果是心苦,又是生生世世的话,那么也太漫长了一点儿。如果知道要面对的是失去,是付出,是痴心,是执迷,是堕落,那都不是苦,怕只怕,什么都看不清楚了,不知道是真情还是错误,不知道是来时拉开的大幕,还是去时走上的末路,什么都看不清楚,只留下心灵的桎梏,快乐中的凄楚,带着迷茫,漫天盛放。

 

雨打芭蕉滴滴泪,菊花凝香长夜冷小小的野菊花啊,绝美地绽放,凄楚地凋谢,来时悄然无声,去时默默无语,然而,无论是花开或是花谢,最初的妖娆依然美丽了这方土地,花儿的零落成泥如厚重的夜,沉淀了那默然不变的香。依然在风中散发着悠悠的清馨。噢,她是在等待南去的雨燕归来时,为惜花的人更美的地绽放,为懂花的人再吐芬芳……执着啊,是一种美丽,然而,太执着,竟然会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痛!也许,有朝一日,你会为我驻足,你会替我擦去泪痕,你会轻吻我的额头,是吗?今夜雨疏风骤,孤灯残卷清秋冷,满地落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此时此景,你是否也会想起我?哪怕只是如流星划落天际的一个闪念。红尘梦短,儿女情长,爱你,却是我这一生无法逃避的执念。无论何时何地,无论远在天涯还是近在咫尺,你,你永远是我无悔的等待,你永远都藏在我心灵的最深处。就算是地老天荒,海枯石烂,我心依旧,哪怕岁月风干了容颜,哪怕青丝染霜。情悠悠,意悠悠,缕缕情丝绕心头,秋寒黄花廋。红尘梦,匆匆弹指间,繁华落尽处,将万种的愁思,化为清风细雨,撒落在爱恨聚离的尘世间,既然深爱难以割舍,何不把她埋在心底,温暖心房;既然情丝难以斩断,何不让她在缠绕指尖,化为诗词歌赋浅吟低颂;既然往事无法忘却,何不让她随风,在岁月的更替里铸成传奇,任人传唱;既然美梦似真,不愿醒来,何不沉醉其中,以假乱真,聊以自慰。无法预知我和你最终的结局是喜是悲,无法知道为这千年不变的誓言,将有多少坎坷崎岖,风霜雨雪,沧海横流安足虑,我只要能够看见你,只要能够伴着你,就够了,足够了。

 

红烛摇曳,白雪飘飞,噢,冬天了。倚门而立,一袭白色的罗裙犹胜雪三分,若水的花事早已凝成我眉心那点朱砂。举杯独醉,饮罢飞霜,茫然又一岁。今夜霜染,烟水重重雾浓浓,笛音声声泪纷飞,望断仙袂飘飘处,人不见,水空流,再也看不见我北方的家。雪朦胧,人朦胧,冰冷的雪水,淋湿了我的双眼,洇染了我的梦,也打湿我的心。风中有锦瑟花音掠过,落下一地温润的流星。我穿过岁月的风尘,细细的找寻那遗失在云烟深处的唯美。回首欲寒暄,却见你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眼中唯有诗和书,唇齿间,搁浅了那句想说了好久的话语。

风吹梦过,一袖暗香浸染,红尘中的你,似真似幻,若离若即……寂寞在红尘飞舞,流年在琴弦上流过,弹指深处,褶皱了你的岁月,只留下淡淡的印迹。皑皑白雪,缱绻了几多思念,一别千年,如梦的光影铺满记忆中的小径,小径的深处,永远有你潇洒的身影。月华如歌只想留住最初的感动,尘起尘落,暮鼓晨钟,浸染成轻柔的风,席卷而来,染指了你、我的心。我们各自将心事诉予冬风,各自将情寄予飘零的雪花,那情在漫天旋舞后轻轻坠落,碎成一地的晶莹。一如我的泪。在这咫尺的天涯里,守望红尘,陪你独立在这清冷的白雪世界,素手轻扬为你拭去落寞孤寒。年轮徐徐,流转的旧时光里,深入骨髓的记忆又有了新的篇章,几度蹉跎,几许迷茫,斑驳的青石板路上,演绎了一场又一场场泪眼婆娑,纷纷扰扰的相思曲。穿越为你堆砌的思念之墙,千年默念,千年梦醉,只有你,才是我生命的极致,氤氲着时光的脉搏。好想融入你的世界,读你的年少,读你的霜华,读你的心曲,读你的故事。可是怕只怕回首之间,情缘走失,此生再难飞渡那爱的沧海。古老的驿道上,风凄凄,雨淋淋,一场凋谢的花事,在断章中留下一抹香痕,倚过的红妆,映照落日下的悲凉。一纸素笺陪伴满天的飞雪,我用你教我的文字,吟诗作赋,一首诗,一阕词,字字咏心,行行抒情,字里行间都是你.......

 

彼岸,烟波流转,对岸,繁华三千。静静的草庐里,我用最深情的眼神,注视着你,看你晨昏苦读;看你悬梁刺股;看你读破万卷书;静谧的小径上,我用最深的柔情,等待着你,等你远游万里,倦鸟归林;等着你天涯归梦,浅笑同舟;等待着那一天能随你走天涯,看天地日月,看青山长河,看大漠落日,看十里荷香,就如同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独自守望小道,多情的是那漫漫的白雪,撩拨孤寂的心,旋起层层涟漪,心中滚落的一颗颗泪珠,需要经过多少时间的打磨,才能成为镶嵌在你心里的一点朱砂?只是,只是啊,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啊……穿越千年的风风雨雨,带着隔世的婉约清纯,给你倾城的温柔,感我千载的流离,映瘦了一阙又一阙的宫词。你是我生命里的劫啊,注定让我为你相思牵念,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你风中长立,雪飘影孤独寂寥。远处是谁在用丝弦撩拨着穿尘的爱恋?是谁在轻吟着,将遥远的梵音挥洒在亘古的永夜?追寻着你的身影,唯有那阕旧曲依旧婉转,唯有这场梦依然清晰……轻轻吟着你的新词拨弦而歌,心底深处的细软,如梦里曾经驻足流连的山涧流水,纤柔温润。清音袅袅,思绪翩翩,缓缓走近一阙一阙的词,你好似竹简上男子,被薄薄的铺开,遍布在秦汉唐宋,而我,在这一抹浅浅的墨香里,伴你一路走来,衣袖飞舞,花落成风。西风散尽清风醉,安忆今时舞红装,月华如歌流水长,芳华荏苒时匆匆。

 

冬去春来,在桃花灼灼映红春水的时候,你踏上了赴京赶考的旅途。我默默的跟在你的身后,看你虽然一贫如洗,囊中羞涩,但却是器宇轩昂,胜过王孙公子啊。无语的送了你一程又一程,多想随你走在天涯,看繁花满地,看灯火阑珊,看山青水绿,看红尘繁华。可是心中却忐忑难安,冥冥之中总觉得你此去京城,会如愿以偿,完成你金榜题名的夙愿,了却你一世又一世刻骨铭心的思念,可是,你却从此再也不会走进我的世界,更不会与我携手共老……苦涩的泪慢慢滑下我的面颊,一直流入心底,一颗心漫无目的的游弋,迷失在桃红柳绿之中……小鸟说,春天来了,你看,你看,白鹭声声鸣翠柳;小河说,春天来了,你听,你听,流水解冻,潺潺而歌;花儿说,春天来了,你闻,你闻,馨香扑鼻,春天来了吗?我伸出双手,掌心依然是一片冷寂。春天真的来了吗?听风声低徊,竟是无语。你已不再是我梦里的青衫,又何必去折灞桥的垂柳。即便是十里桃林,花开满天,也终究是别人的风景啊。我和你呀,终归是隔着天涯,即使是近在咫尺,心与心之间却仿佛隔海相望,遥不可及。我把爱与恋轻轻收起,当炙热的心慢慢冷却,当所有的情愫归于平实,那些隐藏在心间的美丽念想,只能在梦里婉转,执子之手与子皆老的祈盼,恐怕最终只是一枕黄粱,即使穿越了千年的风月,最终还是无法抵达梦的彼岸。总是试图抓住些什么,在一切真实的背后。可是当我站在你紧闭的心门之外回眸远远眺望,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你那温和的笑脸,你那温暖的关怀,匆匆的在我眼前昙花般的闪现而过,留给我的只是一无所有,噢,还有无尽的悲伤……

 

你回头含笑看着我,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说:“傻丫头,哭什么呢,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啊,乖,离儿,不哭。”我强忍悲泪,用微笑回报你的快乐。说,“谁哭了,眼睛里进了沙尘,”说着,用手去揉,可是,越揉,眼泪越多,汩汩而下。你想了想,轻轻的拭去我那狂奔的热泪,明亮的眼眸里竟也闪起了晶莹的雾霭。你用指尖的阳光温暖了我疼痛的心房,你袖底荡起的轻风拂去了我的忧伤。你是在乎我的,是吗,是吗?我含泪而笑,好象春天的花朵,假装睡不好,刚刚睁开朦寐的眼睛……欲断欲续,欲走欲留,欲醒欲眠。把我的心绪搅乱,心里的结啊,解了又缠,心里的话啊,欲说还休,如果你用秦淮明月送我一帘幽梦,我会掬碧水三叠还你十里柔情,如果你用三春暖阳送我一抹温暖,我会回报你整个世界。多想告诉你,我是如何穿越岁月的浮云,倩影悠悠,无声无息的为你涉水而来;多想告诉你,我是怀揣着怎样的温情,用一卷卷时空编织着美丽的契约;多想告诉你,我在记忆的长河中,苦苦找寻着你的身影和那些经典的传奇;多想告诉你,我是那把远古的油纸伞,撑起那一方流泪的天空,把对你的思念折叠成一只青鸟,让她飞跃唐风宋雨,飞入你浅浅的微笑,而我就温柔的等你在每一个桃花烂漫的季节;多想告诉你,我就是那春日里的桃花,燃过早春的微寒,涉过千尺的碧潭,在水草茵茵的岸边亭亭卓立,任由那娇柔的花瓣散发的清馨贯穿风起云落的情怀,为的是替你拂去衣衫上的征尘;多想告诉你,我就是那朵洁白的雪莲,随风摇曳在冰冷的雪域边缘,无论风吹雨打,冰封千年,也要等待与你千年一恋。好想问你,你,可愿采撷我玉洁冰清下的炙热情感?最想告诉你的是,我啊,就是千年之前你放生的那只白狐啊,就是爱你千年,等你千年,恋你千年,念你千年的白狐啊……可是,可是我又岂敢启齿啊……

 

我白衣胜雪,浅笑倾城,深深的看着你,轻轻一福道:“天色不早了,公子该上路了。”你又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柔声说:“快回家去吧,回家等着我……”然后挥手作别,我久久的站着不言不动,只是深深地注视着你的背影,渐行渐远。风中传来你清朗的声音:“快回去呀,回去吧……”华灯初上,寒烟冷月,映照着我疲惫的身影,寂静的夜里浸染着淡淡的忧伤,安静的任时间筛选记忆,已然斑驳的流年,氤氲浅浅,逝去无痕。草庐伴君,一晃以是十载,心的守候已然倦了诗书,冷了画案,那些深深浅浅的记忆,搁浅在岁月的最深处,只是偶尔漫过心的堤岸,轻轻诉说着刻骨的爱恋。反复温习着与你重逢的一幕,即使是在深墨色的苍穹下,即使是在没有星星的夜晚,你俊朗的容颜也清晰异常。我和你在红尘中生生世世的纠缠,不知道是缘还是劫?而冥冥之中的那股神秘的力量,分明指引着你走向那个绿衣女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落香凝花烟,我站在寂静的夜里,捧着凋落的一阕残梦,不舍那梦影里还未消散的诗香花韵。琴声悠悠余音远,七尺琴弦丝已断,我啊,该如何续写千年白狐的一枕残梦?我好害怕,害怕再次和你相离。如果不知道什么叫做温暖,那么就不与会惧怕寒冷,但是享受过温暖之后,那么哪怕一点点寒冷,也会让我痛彻心扉。 年华似水三千,空留几声轻叹,是不是那双神奇的手儿,铸就了千年来的离愁别恨?一夜又一夜,我总是扪心自问:这个阡陌红尘,我还能停留多久?夜雨染成天水碧,心中的苦泪汹涌成海。不知道你的人生旅途里,是否还能看见我青丝走成白发?我长歌当哭,为那些终究无法兑现的诺言,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终散作云烟……一阵长风吹过,我忆起了深秋里受伤的落红和遍地的寂寥;我仿佛看到流散千年的孤独正向我靠拢,靠拢。风舞了花落,弦断了声碎,可是我的诗句还在黑夜里无眠,还在夜凉里哭泣。迷离的烟波漫过陇上,云影掠过苍穹,缠绵悱恻的心绪随之飘向天外,不知可否飘到京城,飘到你的身边?月满倾城,春色已然逃循,当岁月还在和风尘耳鬓厮磨的时候,暑夏已将桃花的美艳磨灭的不复存在了。

 

草木深深,夕阳几度,为草庐披上一袭叠彩斑斓的霓裳,一抹晚霞,轻轻浅浅,竟映得山也朦胧,水也朦胧。我,静静的伫立在飘满绿萍的碧水边,遥望京城。山水之中,透过深深浅浅的氤氲,却看不清花影重叠,品不到馨风阵阵。远处天的尽头,云深雾绕不见君,寄语清风苦相询,公子他何时归?时间在一卷残书,一盏孤灯,一弯玄月,一夜风雨中缓缓流过;等待在一曲相思,一纸情愫,一腔牵念,一个承诺中继续。横笛唇边,吹响了你教给我的“江南小调”,呜呜咽咽,断断续续,竟不成调,只有那残留的余音,固执的缭绕在黑夜深处,久久不绝……野渡茫茫,莺飞蝶舞,瘦尽夏色,还是不见君归来。都说人永远看不破的镜花水月不过是指间烟云,详不透世间千年如若一瞬,可是,为什么,已然是半仙之体的千年白狐的我,竟也如此堪不破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呢?卧枕海棠月,行沐杨柳风,年年桂子香八月,岁岁残荷听雨吟,而究竟谁是令我一夕老去的刻骨思念?你究竟会不会为我许下那莫失莫忘的誓言呢?清风阵阵,徐徐拂来一肩满身的花雨,落在眉间,心上,细细倾诉着对春的依恋。思念如蝶,每一次蹁跹引出了多少时空交织的残影?思念如蝶,每一次翩飞舞乱了多少红尘中暗藏的情丝?如今,我只愿是绿水之湄的苇草,将思念化为苇篱,植根于你故乡的水域,久久的守候那一场漫长的梦。词曲咏心,吟不出缱绻情深,唯有遥步烟波去,把心的呼唤流散在风里,让一帘幽梦的情思遥遥的飘向你,“公子啊,你怎么还不回来?你此刻是不是也寂寞如我,孤独如我,思念如我?公子啊,快回来啊。。。。。。”



 请阅读:爱之祭——离儿(五)


标签:鱼儿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