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现代诗歌

永远的笑容 (文/黄国顺)

时间:2017-9-13 21:52:05   作者:黄国顺   来源:作者原创   阅读:1284   评论:0
内容摘要:永远的笑容文/黄国顺写下一篇纪念父亲的文字,奉献诸君站在父亲的遗像前,他总是笑容微微,慈祥、和善。父亲走得太匆忙,沒有留下半句话,更沒给儿女们一点点时间。很珍贵,父亲留下的几张生活照,更有那印在心中的慈祥笑脸。望着父亲的照片,我满眼泪水,无比悲痛;回忆父亲的生活点滴,感至爱真情,无尽思念。父亲很勤劳。少年的时侯,父亲就...
永远的笑容

写下一篇纪念父亲的文字,
奉献诸君

站在父亲的遗像前,
他总是笑容微微,
慈祥、和善。
父亲走得太匆忙,
沒有留下半句话,
更沒给儿女们一点点时间。

很珍贵,
父亲留下的几张生活照,
更有那印在心中的慈祥笑脸。

望着父亲的照片,
我满眼泪水,无比悲痛;
回忆父亲的生活点滴,
感至爱真情,无尽思念。

父亲很勤劳。
少年的时侯,
父亲就给人家帮工扛活。
夏天汗如雨,
冬日不穿棉。
他曾骄傲地对我说,
十六、七岁的年纪,
就当上扛镢头盘地的领班。

到了六、七十岁的时侯,
父亲仍能挑担、盘地。
还是一副硬朗朗的身板。

等迎来八、九十岁的高龄,
背已经有点驼了,
整日里还是忙个不停,
找着活干。

就在辞世的那一刻,
还正在翻晒花生、芝麻,
手边的玉米粒儿,
金光灿灿。

父亲很爱家。
艰难岁月中,
他和母亲一起,
含辛茹苦把五儿一女养育;
再苦再累,
也坚持让我们把初、高中读完。
如今,
儿女们都过得子孙满堂,
有吃有穿。

我虽已居家南宁离得很远,
但常年吃的是,
他亲手种的不上化肥的磨玉米糁儿,
营养特别好,味道香甜。
餐柜里父亲种制的芝麻香油,
入口喷喷香,从来不断。

记得孩童时,
夏天睡觉怕蚊咬,
父亲又是艾熏又是赶,
手中不离大莆扇。

最难忘寒冬天,
他有老来早起的好习惯。
每天都是早早起床,
先把俩院子扫干净,
再把煤火炉点燃。
家人起了床,
满屋暖烘烘。
围着火炉子,
一家老小坐成一个圈。

夏秋季里,只要口渴,
总能喝到,
他亲手采摘的银花黄黄苗凉茶一大碗。

父亲有担当。
五十年代入党,
当村干部许多年。
出殡那天,
镇里给父亲开了追悼会。
送行的乡邻群众有很多人,
可说是对父亲最大的敬赞!

悼词内容誉美之词颇多,
其中一句最好:
父亲是优秀共产党员!
如此评价,
我太多感恩,太多感叹!
我还要添加一句:
父亲是个平常百姓,
是最诚恳的庄稼汉!

秋风凉夜,
院子里桂花正开,
我又把信香虔诚引点,
再将月饼儿,
供奉到父亲的遗像前。
愿父亲一路走好,
父亲的笑容永远!

 2017年9月12日
写于河南老家小尔城

标签:永远 永远的 远的 笑容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