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焦山文苑

有月亮的早上(文/李保泰)

时间:2017-9-16 11:35:26   作者:李保泰   来源:作者原创   阅读:341   评论:0
内容摘要:我一向以为,城里的月光远没有家乡的月光明亮、柔润、清澈。刚挂在高楼缝隙上的那轮月,还没来得及炫耀一番,便被五光十色的城市夜景濡染的不伦不类。中秋节的月光尤其如此。于是,我便忆起家乡的月亮了。  老家距县城百里许,是一个叫上营的村子。村子不大,名声不小,据说,宋朝杨六郎来焦赞山收抚焦赞时,在村上扎过营盘,排过兵阵,也算是...
有月亮的早上(文/李保泰)

有月亮的早上

    文/李保泰



  我一向以为,城里的月光远没有家乡的月光明亮、柔润、清澈。刚挂在高楼缝隙上的那轮月,还没来得及炫耀一番,便被五光十色的城市夜景濡染的不伦不类。中秋节的月光尤其如此。于是,我便忆起家乡的月亮了。

  老家距县城百里许,是一个叫上营的村子。村子不大,名声不小,据说,宋朝杨六郎来焦赞山收抚焦赞时,在村上扎过营盘,排过兵阵,也算是沾了名人的仙气。到了明朝末,划为七十二营插花地,直属汝州卫管辖。村前有土门河,河水清澈,型如玉带,环村而过。村子背靠好汉山。房屋巽宅建造,坐东南朝西北向。每当月圆的时候,那轮月亮,像一轮银盘,不偏不斜,慢慢地从好汉山那边拱出来,又徐徐升腾,悬挂在村子中央,柔柔的银光便四散开来。整个村庄便沉浸在银色的海洋里。月亮周围,一丝丝微云就像刚从洁静的土门河水里漂洗过一样,晶莹剔透,令人怜爱。 
  记忆里,一到夜晚,空旷的小山村便黑黝黝一片,让人感到很压抑。有月的晚上,情况就截然不同了。村中心老槐树下时常会聚满了许多人。男女老幼,有说有笑。伴着融融的月光,分享一种安逸的快乐。

  中秋节的月夜则是另一番情趣了。庭院里,母亲会早早地摆上香案。香案上有母亲烹炸的麻糖果,还有从房后两棵枣树上刚收获的鲜枣。鲜枣黄里透红,脆甜脆甜。当然,最重要的是中秋的月饼了。月饼如碗口大,两个一斤重,状如月轮。红绿丝冰糖馅。母亲一生信佛,每逢初一、十五日,焚香拜观音菩萨是母亲的必修课。平常时节,焚香拜佛是要在堂屋香案上进行的,唯独中秋夜,母亲把香案移至庭院,小心翼翼的,感觉很神秘。母亲说,中秋夜是要供奉月神娘娘的,供奉完毕,才能分享月饼,不能有半点马虎。

  全家十来口人围坐在明净的月光下。先是听母亲唱儿歌:“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赶牲口,赶到哪儿?赶到竹马沟……”接下来是听母亲讲故事了。母亲讲的故事一串一串的。先是讲月神娘娘的故事,你别说,听着母亲神化故事的描述,再仰视天空,月亮上还真能看到一棵桂树哩,和家门前的桂树一模一样。桂树下,月宫仙子半坐碓臼旁舂米呢。一晃一晃的,和着满天的白云星斗,晃出满天的诗情画意。真正是“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

  印象中,母亲有讲不完的民间故事,说不完的苦难家史。诸如“雷公子投亲”“白袍征东”等。早年间我写一篇《四个丁郎蛋》的故事登在少儿读物《向阳花》上。当18元稿费寄来时,母亲甭提有多高兴了,她口传的故事终于在儿子的笔下变成了铅字,能不高兴吗?还得到一碗鸡蛋茶的奖赏呢。
  母亲姓郭,来自豫东平原的西华县聂堆镇大胡郭村,上千口的村庄一色郭姓,算是名门望族。母亲的母亲姓梁,母亲的舅父也就是我的舅爷爷名叫梁才阁,号称豫东游击司令,是吉鸿昌将军麾下得意将领,名声显赫一时,后来遭同僚谋害。这样的家境,8岁的母亲本该属名门闺秀、识文断字的身价,怎料老蒋为抵挡日军,全不顾百姓死活,炸开了黄河花园口大堤,造成千里黄泛泥煮汤的凄凉与悲惨。母亲一家几十口人分三路逃荒。一场灾难,母亲姊妹6人沦落天涯。

  为保活命,五姨在唐河县以3升米送给富家做女,也算幸事。人家供吃供喝供读书,学业得以告成,分到陕西汉中国家尖端科研工厂,神秘秘的,很少能联系的上。大姨逃难来到南阳山区成家,三姨、四姨水灾过后,千难万险总算逃到老家西华。三姨在西华成家;四姨先是求学,学业优秀最终考上大学,在郑州谋得不小的官职。

  最苦当属我母亲了。先是落难土门庙庄,给一张姓财主家当丫环,推磨扫地,当牛做马,终日以泪洗面。1945年4月,皮定均部队解放土门街,张财主被村民乱石头镇压在河山阴,母亲才得以解脱,后与父亲成家立业,安身立命。母亲生育我们兄妹6人,为供养我们读书识字吃了很多苦。母亲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我们兄妹几个都供到高中毕业。有时我想,倘若母亲健在,把她口述的家史整理出来,能写一部厚重的小说了,可惜母亲已经做古。岁月的涤荡,把留存在记忆里的故事早已蚕食得七零八散,如今,也只剩下些历史的残碎拓片了。

  每年中秋夜,母亲都会念念不忘地张罗着供奉月神,那轮银盘在白莲花似的云缝间穿行了一年又一年。岁月的煎熬,母亲的容颜逐渐衰老了,身体远不如先前那么硬朗,满头的白发在如银月光的照耀下,依然熠熠生辉。
有月亮的早上(文/李保泰)
  2010年中秋节,也就是母亲去世的那一年,我家已是四世同堂,几十口人的大家族了,兄妹侄女们大都在外工作、求学。偌大的庭院少了许多喧闹,显得有些冷清。而母亲依旧认真地操持着月供事宜。三柱香,一桌供,供食很丰盛。月饼早已不再是单一的五丝馅。广式的、苏式的,枣泥馅、玫瑰馅,各式各样摆满了供桌。三柱香点燃后,母亲口中独说独念:“大团圆的节日,都应回来才是呀……”

  这年中秋,母亲没再讲她那一辈子都没讲完的故事。听得出,言语间流露着无可奈何的遗憾。我知道,母亲是在无声地埋怨着孙男娣女没有悉数团聚。母亲是希望我们大家族永远能在这月明之夜欢聚在一堂。就像这轮明月,永还都悬挂在家乡的天空,永远明明朗朗,永远都是个圆满的句号。

  是呀!月是故乡明,中秋节是家人团聚的节日,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那如水的月光下有我少时美好的记忆,中秋节的月亮上写有母亲的故事,蓦然回望夜空,仿佛心中少了些许清愁,多了几许温馨,人生心情犹如这月,阴晴圆缺,自然而来。作为她的儿子,在这月朗风清的中秋夜,为母亲、也为月神能降下这一片清凉、一份温馨、一份圆满祈福!

有月亮的早上(文/李保泰)

作者简介:
  李保泰,男,1963年生,河南鲁山土门人,现供职庙庄村党支部。文学爱好者,鲁山县楹联诗词协会会员,喜欢用文字记录乡村生活,记录时代变化,记录农耕文明。有散文在报刊及网络平台发表。情系青山绿水间,守望家乡一片天。


标签:月亮 早上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