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园地

老 屋 (文/马云芝)

时间:2017-11-6 16:58:50   作者:马云芝   来源:作者原创   阅读:77   评论:0
内容摘要:老屋有多少岁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老屋四周的墙都是两尺厚的土打墙,听父亲说,前墙是三十年前经他亲手换成的砖砌墙,房顶的蓝色小瓦也是当时换上的。由草房到瓦房,老屋当时也应该是极荣耀的吧。记忆中,我们一家人(爸妈和两个弟弟)在其间总是其乐融融。冬天的晚上,一家人围着火炉烤红薯,或者煮红薯茶,红薯冒出的热气,使...

老_屋_(文/马云芝)

    

  /马云芝

 

  老屋有多少岁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老屋四周的墙都是两尺厚的土打墙,听父亲说前墙是三十年前经他亲手换的砖砌墙,房顶的蓝色小瓦也是当时换上的。由草房到瓦房,老屋当时也应该是极荣耀的吧。

 记忆中,我们一家人(爸妈和两个弟弟)在其间总是其乐融融。冬天的晚上,一家人围着火炉烤红薯,或者煮红薯茶,红薯冒出的热气,使满屋子馨香氤氲,温暖如春。那时候经常停电,昏暗的煤油灯光下,我便和弟弟在做着各种手势,墙上影子不停的变换,吓得小弟哇哇哭着找妈妈。睡觉了,爸妈和小弟睡在东里间的大床上,我和大弟弟就睡在靠东山墙的麦圈儿上。把圈儿里的麦子铺平,铺上褥子,放床被子,就成了“床”。很多个夜晚,我和弟弟在被窝的两头儿武斗,你蹬我一脚,我踹你一下。有时,我们听爸爸天南海北的讲瞎话儿;有时,我们陪着爸爸听收音机里播放的节目。妈似乎总是很忙,一年四季都在灯下做鞋子或者织毛衣。她长长的辫子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显得那么美!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被分到了外面住了,两个弟弟就睡在麦圈儿上了。晚上,听里间闹闹哄哄的,我心里就有了孤独的感觉,于是拉开灯开始数窗户上的木格子。一,二,三,四,五  ……    不知不觉,就数到梦里去了。

凌晨,当灶火里的锅碗瓢盆交响乐响起的时候,我们就跑到大床上,在被窝里啃馒头、吃红薯,把被窝弄得像猪窝似的,到处是馍渣儿、红薯渣儿。被子不停地被翻到地上,又不停地被手忙脚乱的拽上来。

日子在不知不觉的流淌。家里的八仙桌逐渐换成了三斗桌,靠椅换成了沙发,沙发一侧摆上了落地电扇,桌子上也多了明晃晃的大座钟,那有节奏的滴答滴答声让我在夜静时多了一样可以数的东西。电视随即也住进了老屋,每天晚饭后,就有一些邻居来看电视剧。屋子里挤了很多人,有的坐沙发、凳子,有的坐在床上,有的干脆拿块儿砖垫在屁股下。

老屋的土地换成了砖铺地,又换成了水泥地。土墙变成了白灰墙,还多了装饰的画,后来又添了“高山流水”的玻璃屏风。而山墙上那些“孙康映雪”、“王冕画荷”等彩图也逐渐被姐弟仨的奖状取而代之了。

每逢春节,我们姐弟就开始协助爸妈将屋子打扫干干净净,连奖状的边沿也贴上了五颜六色的彩色折纸。年三十儿,老屋的桌子上是满筐白白净净的馒头,菜柜里是煮好的猪肉鸡肉已经忙碌几天的爸妈开始炸丸子、豆腐爸将和好的生丸子一个一个进锅里,妈站在油锅前拿笊篱拨动着,然后,将变黄的丸子,捞出来放在一旁的盆子里。煤炉里的火苗一闪一闪,沸腾的油锅里一个个由白变黄的肉丸儿滚来滚去。他们认真的做着,很少说话,样子虔诚又神秘,我们也知趣的不敢胡说八道。丸子放在盆子里,金黄的色泽,诱人的香气,满屋子的喷香与暖意,我们一边看电视,一边享受着美食,神仙一样自在。天色还早,我们就开始包饺子,妈妈擀皮儿,我和爸爸包饺子,弟弟忙不迭的给我们送饺子皮儿,只有不懂事的小弟一直嚷着要放鞭炮。

一年又一年。懵懵懂懂的姐弟仨,上学,工作,结婚,各自有了自己的家,我们在家的相聚的时间越来越少,但老屋永远以它干净整洁的面貌迎接外出归来的游子。夏天,它干净凉爽;冬天,它舒适温暖。在老屋里,我们和父母谈论外面的世界, 谈论我们的工作,谈论我们的生活。他们一边幸福满足的听着,一边把饭菜摆满了桌子,大人一桌,孩子一桌。突然之间感觉:老屋变得小了——它已经装不下我们了。弟弟开始在前院盖起了宽敞明亮的新房。

在四周林立的楼房之间,老屋显得那么矮小、灰暗。每逢下雨的时候,老屋的地面就被浸的湿漉漉的,有时,土墙会被暴雨打湿,土就一层一层的朝下掉,墙面凹凸不平。我们彻底放弃了老屋,不再对它进行修缮和管理,屋子里除了放置一些旧家具外,就只放些不常用的农具和杂物。现在,屋门和窗棂上的红漆已经脱落得斑斑驳驳,灰蓝的瓦楞之间几根野草随风摇曳,似乎在诉说着世事沧桑。

妈妈生病的日子,我住在家里。“吱扭扭”,推开老屋半掩的木门,一股潮湿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地上落了一层尘土,桌子上、沙发上也是一层尘土。墙壁间垂挂的蜘蛛听到动静赶紧往上爬。环顾四周,一切照旧,那个报时不准的座钟还迈着它老态龙钟的步调“滴答、滴答”地响着。一切都那么熟悉,我亲爱的承载了无数欢声笑语的老屋啊,蓦然之间又变的那么陌生,仿佛我只是远方的一个游客。

凝神之间,女儿拿起手机开始为老屋拍照:“妈妈,别伤感,我帮你拍下来存着。”我笑笑,泪水却溢出了眼眶:“傻孩子,你拍的只是老屋的照片,而老屋生活的点点滴滴却在妈妈心里,在舅舅心里,在外公外婆的心里,也在曾经生活在其间的其他人的心里,永远铭记,不可复制!”

 

去年冬至那天,可恶的癌症耗尽了妈妈最后的人生岁月,我亲爱的妈妈永远离开了我们。我把孤独的爸爸接到了县城,家里只留了一把生锈的大锁守着院落。夏天的几场暴雨之后,老屋轰然倒塌而今,老屋彻底成了一堆残砖断瓦……

 

作者简介:马云芝,女,鲁山县磙子营十二小教师,爱好文学,文字朴实清新,字里行间蕴含着对生活的殷殷情感。


标签:老屋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