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侠鱼

时间:2017-11-26 20:00:44   作者:鱼儿   来源:琴台雨巷   阅读:156   评论:0
内容摘要: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鱼儿流泪的样子,但是我相信鱼儿是会流泪的,那一潭静寂,那一汪涟漪,那一泓粼粼波光,不都是鱼儿的眼泪么?鱼儿在自己的梦中游来游去,这梦,这水,可是鱼儿一生的宿命?        &nb...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鱼儿流泪的样子,但是我相信鱼儿是会流泪的,那一潭静寂,那一汪涟漪,那一泓粼粼波光,不都是鱼儿的眼泪么?鱼儿在自己的梦中游来游去,这梦,这水,可是鱼儿一生的宿命?

                                   ————题记

 侠鱼

    皓月当空,碧水悠悠,月牙儿淡淡的清辉轻轻浅浅的投影在一潭秋水之上,辉映得水面绿波粼粼,一阵微凉风拂来,吹皱一池秋水,秋风里,片片红叶旋转着,舞蹈着,慢慢的飘向水面。碧波荡漾,落红翩翩……

 

    清浅的月光里,一潭静水忽然开出了一朵一朵晶莹剔透的水花,粼粼的波光里,一群五光十色的锦鲤鱼在玩耍嬉戏。他们互相追逐着,欢闹着,好像游动着的艳丽鲜花,在碧波荡漾中,舞出一片绚烂,水花朵朵,鱼影重重,勾勒出好美的一幅鱼乐图。

 

    群鱼中最美丽的当然非红锦莫属,她浑身嫣红,长长的尾巴优雅的摆动着,透明的鳍轻轻的划着水,犹如漂亮的纱衣,衬托得她艳如朝霞,美似星辰。红锦像一朵无比娇艳的桃花,盛开在深碧的清波中,她宛如一个高傲的公主,在深幽的潭水中无拘无束的舞着,鱼群渐渐的向着红锦靠拢,众星捧月般的围在她的身边。

 

    忽然,远处有一条银链,飞也似的向着鱼群射来。银链的速度极快,初见时还是银色的一点,一阵秋风拂过,层层叠叠的水波里,已经出现了一条浑身披着银鳞的大锦鲤,只见他劈波斩浪,悠悠而来,鱼儿们欢腾着让出一条水路,只有红锦轻盈的迎上前去,因为她知道,那是她的银龙哥哥,鱼儿们的王。红锦依偎着银龙,娇嗔道:“你怎么才来?让红锦等那么久!”银龙豪迈的大笑着,拥住娇弱的红锦,在鱼儿们的欢歌声中,缓缓的起舞,舞向清波,舞向明月,舞向潭水深处……

 

    离鱼儿们不远的地方,有一座青黑色的礁岩,在长满青苔的岩石上,有一只很老很老的龟,他半眯着眼睛假寐着。礁石底下有一丛茂盛的暗绿色水草,一条很小,很小的青黑的小鱼儿静静地停在水草中间,不言不动,只是安静地注视着眼前欢乐的鱼群……那石,那龟。那小鱼儿仿佛是一帧远古时就存在的画,静静的,久远的在那里……

 

    这时,水底忽然暗流涌动,一条凶恶的大黑鱼正悄悄的接近鱼群,可是欢乐的群鱼们只顾着载歌载舞,丝毫也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来临……礁岩下,小鱼儿不安的动了一下,老龟也睁开了他那双洞察一切智慧的眼睛。小鱼儿又不易察觉的微微动了一下,老龟正色的对小鱼儿说:“别去,你不是黑鱼的对手, 不要以卵击石……”老龟话音未落,小鱼儿已经像离弦的箭那样窜出去了,她飞快的游入鱼群,左冲右突,把锦鲤们冲得七零八落。

 

    鱼群顿时哗然了,骂声此起彼伏……银龙阻止了大家愤怒的喧嚣,柔声说:“小鱼儿,你可是想和我们一起玩吗?”,小鱼儿还未答话,红锦已经冷哼一声,转身游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黑影一闪,大黑鱼已经把红锦咬住了,鱼群大乱,四下逃窜,瞬间溜得干干净净。只有银龙缠住黑鱼,拼命地想从他口中夺下红锦,在银龙勇猛的攻势下,黑鱼只好松口,红锦趁此良机,头也不回的去远了,银龙却被黑鱼死死咬住,在朦胧间,他看到嫣红的鱼影越去越远,宽慰的笑了。

    就在银龙将要葬身在大黑鱼的口中的时侯,电光火石之间,小鱼儿带起潭底的泥沙,奋力的撞向大黑鱼的眼睛,一次有一次的猛力撞击,使得大黑鱼疼痛难耐,不由得松开了口,待到潭水重新变得清澈时,重伤的银龙和小鱼儿早就已经无影无踪了……

 

    潭底的水草深处,小鱼儿静静的伴着银龙疗伤,慢慢地银龙的尾巴摆动的越来越有力了,身上的鳞片也发出了银色的光泽。又渐渐地,银龙能够缓缓地游上一会儿了。可是,小鱼儿知道,银龙并不快乐。于是,小鱼儿的内心也总是感觉到淡淡的隐痛。看着银龙的忧郁日深一日,小鱼儿的心也越来越痛,她是多么希望能够永远的陪伴在银龙的身边,直到天荒地老。可是,小鱼儿知道,银龙不属于她的世界,知道总有那么一天,银龙会离她而去。她知道银龙心里念念不忘的是谁。小鱼儿读懂了银龙眼睛里的思念和痛楚,她的心好痛好痛,因为小鱼儿是那么的爱银龙,她只愿银龙快乐……

 

    人类曾经说过,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小鱼儿多么希望这是真的,因为七秒钟的记忆承载不了太多的悲伤,七秒钟的瞬间看不到太多的过去未来。这样她就可以忘记银龙,忘记快乐和忧伤。然而,这偏偏是人类对未知世界的主观臆断,小鱼儿从来也没有忘记过和银龙之间的一点一滴,也不会忘记和银龙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自从有记忆以来,小鱼儿一直独自游弋在这水中世界,她没有同伴,更没有朋友。因为她小,因为她不起眼,因为她丑,所有的鱼儿都不愿意和她玩耍,不愿意和她结伴而行。唯有那睿智的老龟知她,懂她,爱护她。小鱼儿从来不懂停止自己的脚步,在生命跳动的分分秒秒里,她都用所有的力气去奔跑,去游弋。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银龙。银龙说:“灵动可爱的小鱼儿,你好啊”,小鱼儿歪着脑袋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吗?”银龙答道:“是啊,看见你,我很高兴。”小鱼儿又问:“你是说我可爱吗?”银龙笑着回答:“当然是说你,活泼又可爱”……

 

    从此,小鱼儿就把银龙亲切的笑容和友善的话语深深的印在了心里,从来没有敢忘记过。虽然这在别的鱼儿们看来,也许只是极其平常的事,但是银龙却给了小鱼儿前所未有的暖意。小鱼儿变得安静了,她默默的关注着银龙,静静的守护着银龙,却从来不打扰他,因为小鱼儿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银龙快乐安好……

 

    渐渐地小鱼儿伴在银龙身边的时间少了,她是在为银龙的离去做准备,她是在替银龙的回家之路扫除一切障碍……转瞬之间,已经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就在桃花灿烂美如云霞的时候,银龙要远行了,他神采奕奕,威风凛凛,又是那条翻云覆雨的银色蛟龙了,小鱼儿也显得格外的开心,在银龙身边来回穿梭,又唱又说,不时地逗得银龙放声大笑。银龙说:“小鱼儿。和我一起回家吧。”小鱼儿调皮的歪着脑袋注视着银龙,突然向前飞窜而去,远远地传来她欢快地笑声。银龙道:“看把这孩子乐的”,一边向着小鱼儿游去的方向,向着家的方向,奋力急追……

 

    小鱼儿送了银龙一程又一城程,一路欢歌,一路笑语。山一程水一程,小鱼儿用欢颜掩饰着满心的酸楚。银龙哥哥,你可知道,当你踏上自己的水域时,就是小鱼儿远离的时候吗?银龙哥哥,你可明白小鱼儿心中的眷恋吗?银龙哥哥,你可感受到小鱼儿心里的不舍吗?银龙哥哥,你又如何能明了小鱼儿的那份深深的情意呢……

 

    小鱼儿和银龙边说边笑边游,不知不觉来到了那座青黑色的礁岩下,那礁石上,老龟如同远古的化石,仿佛已经和礁岩融为一体了。小鱼儿轻快地游向老龟,亲热的叫着:“龟爷爷,龟爷爷,您好。”“小鱼儿,你好。”老龟边回答边慈爱的看着小鱼儿,一直看到他们离去,老龟的眼睛里竟然浮上了泪光……

 

    忽然,不远处水柱冲天,水花飞溅,水波在春日的阳光下,泛着五彩斑斓的光华。光影里,无数锦鲤鱼在欢腾跳跃,那是群鱼来迎接他们的王了。银龙迎着他们飞快地游去,瞬间就融入了鱼群之中。在沸腾的鱼群中,银龙放眼望去,一抹嫣红的鱼影翩翩而来,是红锦!是她日夜思念着的红锦。红锦优雅的游上前来,柔柔的叫了一声“银龙哥哥”,便哽住了。银龙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轻轻的说:“什么都不要说了”,说完就深深的吻住了红锦。鱼儿们欢呼着,雀跃着,为了他们的王平安归来,鱼儿们歌着舞着,为他们的王祝福……欢乐的鱼儿们谁也没有注意到,悄然离开的小鱼儿……

 

    小鱼儿走了,没有伤感的的离情,没有缠绵的眷恋,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走了。都说离开的已经不再留恋,要是留恋就无法离开,可是小鱼儿感到自己的心好痛好痛,她深邃的眼眸穿过千年的深潭,看到的是无穷无尽的思念。她忧伤的目光越过千年的情缘,看到的是那浓浓的离情、深深的别意。小鱼儿那颗放飞的心儿已经收不回来了,只能带着累累的伤痕在漆黑的潭底沉没,沉没……人们说,春天来了。小鱼儿轻轻的划着水,感觉依然是一片冷寂。春天真的回来了吗?听风声浅吟低唱,看春意盎然、桃红柳绿、蝶舞翩芊,竟是无语。既然不再是梦里的金笛悠扬,银衫翩翩,又何必去折灞桥的垂柳,又何必去摘洞庭的白苎。即使身边真的花开满天,也不是她的风景……

 

    月华初生,清辉凉月淡映深潭,悠悠的春风荡涤着以往的沉沉浮浮。小鱼儿最后一次回眸望向欢腾的鱼群,望向那银色的身影,只见月光下,绚丽缤纷的锦鲤欢跳着,沸腾着,此起彼伏,激起水花朵朵。晶莹的水光里,银龙和红锦轻盈的舞着,美丽的嫣红和灿烂的亮银交相辉映,真的是美不胜收。小鱼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忽然觉得他们与自己距离是那么的遥远,远得无法看清这一切的一切,远得痛彻心扉……一滴泪悄悄的滑落心底,千滴泪也只能在心湖里荡起层层涟漪,千言万语又如何能倾尽别离的苦楚……小鱼儿痴痴的望向天边的月儿,都说鱼儿的血是冰凉的,可是她的深情却是火热的,然而,如火的情愫终究要被冰冷的潭水所熄灭,刻骨的爱恋能否也被岁月所彻底湮没呢?那些美丽旖旎的真情始终无法搁浅,还是选择一条不知归期的陌路,纵然临风沐雨,即使前途莫测……

 

    礁岩上的老龟突然睁开了他那双洞察世事的眼睛,看着小鱼儿由远至近的向他游来,心里充满了恋爱。他久久的注视着小鱼儿,慈爱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泪雾,他柔声问小鱼儿:“孩子,你可是来向爷爷告别的吗?”小鱼儿深深的看着这世上唯一疼她爱她的老龟,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像断线的珍珠,一滴、一滴滚滚而下,瞬间融入了幽暗的潭水之中……老龟看着小鱼儿,缓缓的道:“痴儿,痴儿,佛说: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假如说生命是一种修行,那么放下就是禅中的修为,放下就是大自在,就是海阔天空;假如说记忆是一道风景,那么这一路走来,忽明忽暗,凉逝暖生,既有柳暗花明春事深的美丽,也有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无奈。孩子,阡陌红尘,那些曾经信誓旦旦天荒地老、生死相随的人类,如今有多少已策马天涯,各奔东西,你有你的秋风冀北江湖,他有他的杏花春雨江南。最终,只消得,独醉天上月,徒增百年伤。碌碌俗世,不开心的事十之八九,不用求事事如己之意,但求无愧于心便好。你心存慧根,定会悟到其中三昧。去吧,孩子,大千世界任你遨游。”小鱼儿,点点头,再点点头,把老龟的话深深的印在心里,她依偎在老龟身旁好久,好久……忽然,小鱼儿深深地看了她的龟爷爷一眼,身子向前一窜,快如闪电,瞬间消失在遥远的水天相交之处。

    月上中天,银龙从狂欢中清醒过来,他环视四周,没有看见小鱼儿。“小鱼儿,小鱼儿。”他轻轻地叫了两声,未见回应。“这孩子,大概在哪儿睡着了吧。这些日子,这一路而来,真够她累的了。”银龙疼惜的想。于是他问锦鲤们:“小鱼儿呢,小鱼儿哪去了?”锦鲤们面面相觑,摇着头,谁都没有看见她。银龙急了,大声道:“有谁看见小鱼儿了?”欢腾的鱼群瞬时安静下来了,鱼儿们都低下了头,因为他们只顾着狂欢开心,只顾着欢歌笑语,只顾着快乐舞蹈,谁也没有注意到那条小小的鱼儿……四周寂静一片,银龙突然感到一阵阵尖锐的疼痛向着他的心房袭来,刺透了他的坚强,贯穿了他的勇敢,他的心顿时好像被掏空了一般,无所适从。他的眼睛仿佛什么都看不见了,唯有小鱼儿的音容笑貌和她的灵动跳脱,在自己眼前更替闪现,小鱼儿勇猛的风姿,小鱼儿关切的眼眸,小鱼儿静静的陪伴,小鱼儿无怨的奔波,小鱼儿欢快的笑语……小鱼儿的一切都在银龙心里定格。

 

    群鱼们这时则想起了小鱼儿不顾他们的嘲笑,斥骂,冒着危险向他们示警;想着小鱼儿一次又一次临风破浪,涉水而来,给他们送来鱼王的消息:获救、疗伤、伤愈,直至回归。小鱼儿为他们做了那么多,而他们对小鱼儿除了伤害,还给了她什么……突然,一个声音娇嗔道:“银龙哥哥,我们玩得好好的,多开心!你找那条小丑鱼干嘛?你就不怕她那模样扫了大家的玩兴吗嘛?”红锦的声音虽然依旧轻柔婉转,但是在这寂静的深夜里,却显得格外刺耳。银龙用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眼光盯着红锦,群鱼也默默的注视着她。静,无边的寂静,就连春风也悄悄的停下了脚步,柳枝也不再婀娜起舞,桃花更是收起了妩媚的笑颜……银龙猛的摆动他那硕大的尾巴,瞬时激起冲天的巨澜,透过茫茫水雾,鱼儿们看见他们的王,如离弦之箭,向着来路飞射而去,刹那之间已经去得远了。于是,他们不再犹豫,朝着鱼王远去的方向,奋力追去。红锦愣住了,呆呆的愣在那里,许久,许久,终于低下了她高傲的头。

 

    夜已经很深了,月亮在云层里时隐时现。潭水更显得深不可测,银龙带着鱼群来到那座青黑色的礁岩下,夜色下的礁石显出森森狰狞。石上的老龟仿佛已然沉沉睡去。银龙轻轻的游到老龟的身边,问道:“龟爷爷,您知道小鱼儿去了哪里吗?我们找遍了这里的水域……”老龟纹丝未动,就如同远古的化石,不言,不动。银龙轻叹一声,深深的低下了头。忽然,他看到水草深处有一颗晶莹璀璨的珍珠,很小,很圆,很亮。银龙心里面有灵光一闪,飞快地游上前去,因为他知道那是小鱼儿留下的泪滴!他轻轻地把珠子含在嘴里,哪曾想珍珠入口即化,只留下淡淡的苦涩滑入心间,经久不去……

 

    岁月匆匆,春去秋来,弹指一挥间。转眼又是一年秋风寒,红叶瑟瑟风中飘零。深潭上空的月亮很瘦,朦胧迷离,稀稀疏疏的颗冷星在空中微微颤抖着。潭边草丛里,秋虫唧唧,溯风起时,带着一股子悲怆的味道。银龙独自在礁岩下呆了好久好久了,只见礁石依旧峥嵘,潭水依旧清澈,水草依旧丰美,老龟依旧健硕,可是,唯独没有了小鱼儿。小鱼儿,小鱼儿啊,银龙暗自神伤,远处谁家箫声呜咽:“夜染繁华处,媚雨压殊途……声声唤罗曼,楚楚招嫣目,世事荒芜长孤独……”银龙看着,听着竟似痴了……

 

    严寒远逝,和煦的暖意又绿潭边柳,桃花依旧笑着春风。春夜,风轻月柔,潭水清清,锦鲤们的歌舞又拉开了序幕,水花朵朵渐次开放,鱼影翩翩轻舞飞扬。在鱼儿们的欢歌笑语声中,银龙的思绪又飞出很远很远,他不由自主的又向着那座礁岩游去。他久久的停留在礁岩下的水草中,看着光华如水,轻声叹道,“明月千里遥寄相思,月儿啊,你可愿意为我给小鱼儿捎句话儿……”“既有今日,何必当初!”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想起,是老龟!是老龟在对他说话。银龙欣喜地游近老龟身旁。“人类有侠者,水的世界也有侠鱼,小鱼儿就是一条侠鱼,她和她的父辈都是为着水族的平安稳定而降生到这个水的世界,他们的一生都在为了捍卫水族的生命而奋斗;为了维护水族的生存环境而忙碌。然而,侠者的世界注定是孤独的,小鱼儿也不能例外,这是她的使命,也是她的宿命……”老龟缓缓的说着。他又静静的看着银龙的眼睛道:“你也不必太过牵念于她,在你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必将会来到你的身边……”说吧,老龟又半眯起眼睛,一动不动,仿佛从来也没有说过任何话语。

 

    银龙的心里豁然开朗,一阵暖暖的春风拂来,他分明清晰的听到小鱼儿熟悉的声音远远传来:“保重,保重……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