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史海钩沉

1942河南大饥荒:300万人死亡,人吃人的“野兽世界”(下)

时间:2017-12-7 17:16:50   作者:佚名   来源:最爱历史   阅读:84   评论:0
内容摘要:06灾情继续发展,在收到蒋鼎文等军方关于灾情的密报后,蒋介石在1942年夏天,宣布将当年河南军粮配额减为250万石,但“出乎意料的是,为了追求政绩,当时的粮食部长徐堪却将250万石改为了250万包。一石小麦约为140多斤,一包约为200斤,这一字之差,就多征收了1.5亿斤粮食,不知逼死了多少穷苦无告的农民!”1942年...

06


灾情继续发展,在收到蒋鼎文等军方关于灾情的密报后,蒋介石在1942年夏天,宣布将当年河南军粮配额减为250万石,但“出乎意料的是,为了追求政绩,当时的粮食部长徐堪却将 250 万石改为了250万包。一石小麦约为140多斤,一包约为200斤,这一字之差,就多征收了1.5亿斤粮食,不知逼死了多少穷苦无告的农民!”


1942年10月初,蒋介石派中央勘灾大员张继、张厉生二人,前往河南视察,对此张继、张厉生到了河南后,给河南各界大小官员开了个会,并宣布中央的“德意”指示:灾要救,但军粮也不能免;而对灾害,也“不能夸大其词、过分宣传,以免影响抗战士气、混乱国际视听”。完了,张继、张厉生“告诫”各位河南官员说:诸君受党和领袖抚育、栽培、提拔,才有今日,一定要“实事求是”。


时任河南省建设厅厅长张仲鲁后来回忆说,河南省政府在全省大灾的情况下,继续派人到处催缴军粮,而“超额完成征收军粮任务的河南粮政局长卢郁文,()受到了蒋介石的记功褒奖。”


除了灾荒,当时河南国统区内,汤恩伯部队做虐也非常严重。在当时,河南民谣传唱道:“河南四荒,水旱蝗汤”。“水”为水灾,“旱”是干旱,“蝗”为蝗灾,“汤”字,则是指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汤恩伯,尽管抗战有功,但汤恩伯的部队在河南省内,却强迫河南省内的百姓,向驻豫的部队供应数额巨大的军粮和马料,有的甚至沿用北洋军阀“吃地面”的做法公开抢劫——以汤恩伯的13军为例,当时,13军的士兵到处抢掠农民,抓了人家一只母鸡,还要勒索20个鸡蛋,农民惶恐,当兵的还要呵斥说:“母鸡能不下蛋,鸡蛋哪里去了?”


1942河南大饥荒:300万人死亡,人吃人的“野兽世界”(下)

▲黄泛区困苦的老农民。


当时,13军还到处派发赋税,随便抓壮丁,不管这家人是否只有一个男人,而有的士兵缺钱了,甚至在路上随便抓人,然后向家属索要赎金。在此情况下,当时河南百姓流传民谣说:“宁可日军来烧杀,不要国军来驻扎”。


在此悲惨的情况下,为了为民请命,国民政府参政委员郭仲隗,特地从河南赶到重庆,在1942年10月30日的重庆第三届一次国民参政会上,郭仲隗泪流满面,向在场的国民党军政要员,痛哭着陈述了河南的灾情惨状。


郭仲隗在会上流着眼泪说:“我是参政员,受河南三千万人民的委托,人民生活在死亡线上,日夜忧心如焚,愤怒填胸,职责天良,怎能不大声疾呼?所以在会上开宗明义就说,我坐过牢,下过狱,什么都不怕,河南灾情重到饿死的老百姓不计其数,年青者往陕西逃生,政府竟下令堵截;老弱在家园先吃草根、后吃树皮,现在吃观音土,吃后屙不下来,活活憋死,难道政府的眼睛瞎了看不见,耳朵聋了听不见吗?我带河南人民吃的十种观音土,请各院部长看一看!”


会上,郭仲隗将自己收集的河南老百姓所吃的榆树皮、观音土、大雁粪带到会场上,流着眼泪向会场的要员们进行展示,并领衔联名提了一个提案《河南灾情严重,请政府速赐救灾,以全民命而利抗战案》。


随后,国民政府开始进行赈灾,并拨款2亿元法币到河南,当时,这笔钱大概只够300万灾民,每人买上0.9市斤米,而就是这样一笔钱,最终拨到河南,被各级官员一路贪污,最终只剩下8000万元赈灾;而河南省灾情调查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三青团河南支部主任王汝泮,也将赈济款其中的200万元,偷偷转移,自己到老家许昌买了500亩地;


此外,国民政府当时又下拨3亿平粜款,责成河南省政府组织平粜委员会,到外省购买低价粮,按平价卖给农民,再用收回的资金继续购粮轮番周转;但这笔3亿元的款项,却被河南省府政秘书长马国琳,和当时的河南工农银行行长李国珍把持,进行投机买卖,所谓的平粜粮,一直到1943年新麦登场时,才运到灾区;而此时,款项已经下拨半年之久,300多万人民已经饿死。


07


1943 年 3 月 25 日到 4 月 20 日,为了获取更多灾区实际情况,《前锋报》记者李蕤,从洛阳沿着陇海铁路的灾民逃难路线,一路骑车东行,对灾情严重的区县,进行了 20 多天实地采访,在报道中他写道:“泪眼,泪眼,饥饿,饥饿……都是今天、此刻便没有东西吃,而且已经几天没有东西吃,没有一个不是迫切地等待着救。他们觉得我穿着制服,是在外面‘混事’的人,一定不是有钱便是有办法。他们哪里知道,我只是个穷记者,手里只有一支并不自由的笔,和一颗不值一文的‘同情心’而已。”


面对不断传来的灾情, 1942年12月,《大公报》记者张高峰自四川北上河南,然后从洛阳前往豫西、豫东及黄泛区等地采访,1943 年 1 月,他从叶县寄出通讯《饥饿的河南》,2 月 1 日,《大公报》将其改为《豫灾实录》进行刊登,张高峰写道:


“记者首先告诉读者:今日的河南,已有成千成万的人,正以树皮(树叶吃光了)与野草,维持着那可怜的生命,‘兵役第一’的光荣再没有人提起,‘哀鸿遍野’不过是吃饱穿暖了的人民,形容豫灾的凄楚字眼。”“陇海路上河南灾民成千成万逃亡陕西···火车载着男男女女像人山一样,沿途遗弃子女者日有所闻,失足毙命,更为常事···”。


在洛阳,张高峰看到,昔日繁华的洛阳街头,到处都是“苍老而无生气的乞丐”,“他们伸出来的手,尽是一根根的血管;你再看他们全身,会误以为是一张生理骨干挂图”,这些苍老的乞丐“一个个迈着踉跄步子,叫不应,哭无泪,无声无响的饿毙街头”。


最后,张高峰愤怒地写道:“灾旱的河南,吃树皮的人民,直到今天还忙着纳粮!”


1942河南大饥荒:300万人死亡,人吃人的“野兽世界”(下)

▲《大公报》记者张高峰1988年在天津。


张高峰的报道刊发后第二天,《大公报》又刊发了王芸生的社论《看重庆,念中原》,王芸生在社论中写道:


“谁知道那三千万同胞,大都已深陷在饥馑死亡的地狱。饿死的暴骨失肉,逃亡的扶老携幼,妻离子散,挤人丛,挨棍打,未必能够得到赈济委员会的登记证。吃杂草的毒发而死,吃干树皮的忍不住刺喉绞肠之苦。把妻女驮运到遥远的人肉市场,未必能够换到几斗粮食。这惨绝人寰的描写,实在令人不忍卒读。


而尤其令人不解的,河南的灾情,中央早已注意,中央的查灾大员也早已公毕归来,我们也听到中央拨了相当数额的赈款,如此纷纭半载,而截至本报通讯员上月十七日发信时,尚未见发放赈款之事,千万灾民还在眼巴巴的盼望。这是何故?尤其令人不忍的,灾荒如此,粮课依然,县衙门捉人逼拶,饿著肚纳粮,卖了田纳粮。忆童时读杜甫所咏叹的《石壕吏》,辄为之掩卷太息,乃不意竟依稀见之于今日的事实。


今天报载中央社鲁山电,谓‘豫省三十年度之征实征购,虽在灾情严重下,进行亦颇顺利’。并谓:‘据省田管处负责人谈,征购情形极为良好,各地人民均罄其所有,贡献国家。’这‘罄其所有’四个字,实出诸血泪之笔!”


《大公报》报道相继刊发后,国民政府震怒,下令《大公报》停刊三日;不久,1943年3月初,张高峰被国民党豫西警备司令部逮捕,一直到日军大举进攻中原,汤恩伯部队溃不成军,张高峰才得以获释返回重庆。


08


《大公报》的被迫停刊,也引起了美国《时代》周刊驻华记者白修德的注意。


1943年2月,白修德连同他的朋友、《泰晤士报》记者哈里森·福尔曼一起奔赴河南采访,和张高峰一样,白修德也被河南的地狱惨状所震惊:他看到野狗在路边啃咬着人的尸体,农民在夜幕的掩护中,割死人的肉;而乞丐们则汇聚到各个地方的城门口,路上不断有弃婴在哭泣和死去。


在白雪覆盖的郑州,白修德看到一群群衣衫褴褛、人形鬼貌的饥民,就躺在烂泥和水沟旁等死;而一个姓马的妇女在法院受审,原因是她吃了自己的女儿,而孩子身上的肉,则被送到了法院作证。


“与灾民的悲惨处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驻防在河南的军队,依然在征收粮食和实物供养自己,而当地每个政府官员,也会按月得到定额的粮食。”


1942河南大饥荒:300万人死亡,人吃人的“野兽世界”(下)

▲1942年,河南农民在逃荒路上。


在离开郑州时,当地官员设宴招待他们,白修德记下了当时的菜单:两个汤,有辣藕片、胡椒鸡、荸荠炒牛肉,还有春卷、热蒸馍、米饭、豆腐、鸡和鱼,最后,“我们还吃了3个霜糖饼”。


后来,白修德在著作《中国的惊雷》中再次回忆起了这顿饭:“这是我平生吃到的最漂亮和最不忍吃的一席菜。”


在返程途中,白修德在洛阳电报局,将自己的采访报道,发电回了美国《时代》周刊总部,1943年3月22日,这篇名为《等待收成》的报道最终刊发,国际舆论一片哗然。


当时,宋美龄刚好正在美国四处演说、求取援助,白修德的报道使宋美龄恼羞成怒,她强烈要求《时代》周刊老板亨利·卢斯解雇白修德,但最终被卢斯拒绝。


09


回到重庆后,1943年5月14日,白修德在写给一位朋友的信中说:


“自从回来后我的精神便有了病——神经紧张、压抑、难受。那些事情至今我也难以相信,哪怕战争结束后我也不能原原本本告诉别人。军队强行从农民那里抢走粮食;饥民卖掉孩子来交税;路上到处都是尸体;我看到狗从土里扒出尸体;狗群撕开铁路上死去的饥民。省政府在当地军队的威胁下,试图封锁消息,不让任何人走漏风声。重庆政府根本没派人到灾区的中心郑州进行独立的实地调查。中央政府为河南提供的赈灾资金是两亿元。我试图了解其下落——实际上它们根本没有到达灾民手中。”


河南人民的苦难,震撼了白修德,最终他通过宋庆龄的关系,获得了蒋介石的接见,在安排好接见后,宋庆龄给白修德写了张纸条,嘱咐白修德说:


“此事关系到几百万人的生命···我建议你毫无保留、毫无顾忌地如实对他报告。如果因此会让有些人被治罪,甚至掉脑袋,也请不要过于忐忑不安····舍此一举,形势就再没有可能扭转了。”


1942河南大饥荒:300万人死亡,人吃人的“野兽世界”(下)

▲美国记者白修德。


后来,白修德回忆了这次他和蒋介石的会面:


“蒋介石在他昏暗的办公室接见了我,他站在那里显得身材挺拔,仪容整洁,用僵硬的握手表示礼节后,就坐在他的高靠背椅子上,脸上带着明显的厌烦神情听我讲述,因为是他的多管闲事的妻姐逼着她接见我的·····我希望通过讲述吃人肉的事,让我的汇报有突破性成效。他说,人吃人的事情,绝不会在中国发生。我说,我见到狗在路边吃死人,他说这不可能····(直到福尔曼拿出的)照片清楚显示了狗站在路边刨食死尸的情景,总司令的腿开始轻轻抖了一点,有点神经质的抽搐。”


后来,蒋介石仔细询问了在那里拍的相片,要白修德提供完整的报告,又询问了很多官员的名字,还拿本子和毛笔记了下来,接着他又向白修德表示感谢,说白修德“比中国的调查人员更能干”,20多分钟后,白修德被送出了蒋介石的官邸。


此后,国民政府终于开始救灾了。


10


 但人民,是会报复的。


1944年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后,汤恩伯的部队,在河南战场上一败涂地,当汤恩伯的部队向豫西撤退时,豫西山地的农民,开始举着猎枪、菜刀、铁耙,到处截击汤恩伯军队的散兵游勇,甚至整连整连地缴获这些国军的枪支、弹药、无线电台,乃至枪杀、活埋部队官兵。


对此,汤恩伯则将中原会战失败的罪责,归到河南老百姓头上,并诬蔑河南民众都是汉奸,贴出标语,表示要进行屠杀。在此情况下,1944年9月,还是河南籍国民参政员郭仲隗站了出来,他在重庆举行的第三届三次国民参政会上,愤怒揭露了汤恩伯祸国殃民,以及河南人民身受“水、旱、蝗、汤”四大迫害的惨状,并请求彻查汤恩伯等失职将领。


当时,郭仲隗在会场上声泪俱下,激起全场愤懑,会场响起一片要求“枪毙汤恩伯”的呼喊声,会议无法再继续,不得不休会。此后,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引咎辞职,汤恩伯因为是黄埔系的骨干,最终被蒋介石撤职留任,为此,汤恩伯还曾经试图派人刺杀郭仲隗,所幸并未成功;此后,河南省政府也进行了改组,瞒报灾情的河南省政府主席李培基,也被免职。


1942河南大饥荒:300万人死亡,人吃人的“野兽世界”(下)

▲汤恩伯,被河南人民称为“水、旱、蝗、汤”四大害之一。


而就在此前,靳志也给蒋介石上了一封书信,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旅渝豫人上蒋主席书》,靳志在信中写道:“古训谓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中国三千年之历史,从未有既失民心而不灭亡者。”


1949年后,白修德则在《河南大灾:最为刻骨铭心的记忆》一文中写道:


“从我的笔记里很容易勾画出一个野兽般的世界,但他们不是兽类,他们说创造了世界最伟大文化之一的民族的后代,即使是大多数的文盲,也都在珍视传统节日和伦常礼仪的文化背景中熏陶和成长。”


这种文化是把社会秩序看得高于一切的,如果他们不能从自己这里获得秩序,就会接受不论什么人提供的秩序。


如果我是一个河南农民,我也会被迫像他们在一年后所做的那样,站在日本人一边,并且帮助日本人对付他们自己的中国军队,我也会向他们在1948年所做的那样,站在不断获胜的共产党一边····”


而最爱君想说,黑格尔曾经有句名言,是这么说的: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来都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但愿我们的民族,永远不要再陷入,如白修德所说的“野兽般的世界”。




很多最爱粉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最爱君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原载:最爱历史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 ❖


历史,见未来

1942河南大饥荒:300万人死亡,人吃人的“野兽世界”(下)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标签:河南 南大 饥荒 万人 人死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