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花冈  第六章繁重的劳作

时间:2017-12-26 10:16:54   作者:桦林边缘   来源:琴台雨巷   阅读:195   评论:0
内容摘要:从今天开始,根据日方的规定作为大队长的耿波不用干活,负责管理。做出了安排后,耿波也没有马上走出洞里,随后,帮自己的同胞干活。李副大队长还是带着一百人在黑阴阴的空气污浊的洞那边,开始抡起铁锹挖沟。一时间,劳工们就挥舞着铁锹往坚硬的岩土层里挖,能清楚听到铁锹挖在石块上的溅起土渣的声音...

从今天开始,根据日方的规定作为大队长的耿波不用干活,负责管理。

做出了安排后,耿波也没有马上走出洞里,随后,帮自己的同胞干活。

李副大队长还是带着一百人在黑阴阴的空气污浊的洞那边,开始抡起铁锹挖沟。一时间,劳工们就挥舞着铁锹往坚硬的岩土层里挖,能清楚听到铁锹挖在石块上的溅起土渣的声音。

……

“李副大队长,这地下很硬!”在李克金后面的李铁锤说。

“硬有啥办法呢,你还是要挖。”

“那就挖吧。”李铁锤只好说。

然后,就挖起来。

李克金对身边的劳工说:“记住,要挖两米。”

在显暗黄的洞里,这时,分两批人一百多个,有些人用电钻,要把含在坚硬岩石里的铜土钻松;剩下的人用箩筐抬出洞到洞外,把岩石打烂,从里面选出铜来,然后,又把选过后的岩石渣弄到土坎上倒了。

从洞里到洞外,有中国劳工干活的地方都有日本监工,一个个长得肥头大耳,肚皮肥厚,握着皮鞭的右手关节肉鼓鼓的;还有,端着又尖又长的、肚皮上紧系着宽皮带挨近在做工的华人身边的日本鬼子。

就这样,处于日本监工、鬼子的凶毒监视下的中国劳工开始了劳累、而沉重不堪的劳作。

   ……

 大约两小时后,负责挖暗道的劳工有人站在自己挖的坑里,穿着烂鞋被自己挖得冷浸而潮湿的灰土里,还在挖着,仿佛有干不完了活,挖不完的铜岩石。

渐渐地,有人看到了在暗阴阴的、从洞外照进来的被一些人遮住的亮光里,照到被已经挖一米深的略亮黑黑的坑里,有水了。越往下挖,从阴黑潮湿的土里就渗出水来,就越来越多,并开始慢慢形成一条水坑。

然后,劳工们又挖。弯下腰用簸箕把水里的泥土端起来,倒在箩筐里,再由两个劳工抬出阴黑黑的洞外去倒了。而他们还是站在水里,继续劳动着……

 

沉重的工作,比如:中国劳工要挖沟,开采铜矿,还要把堆在洞里的潮湿的土石用箩筐抬出来。中午,大家都非常的累肚皮饿。日本人用做了罐头的苹果皮和苹果核捣成渣做成橡子面窝头,又硬,又显苦涩。每一个劳工就一个。吃了后,不久肚皮就饿了。

那么,为什么日本人或日本鬼子这样凶毒而坏透了呢?

在十九世纪末,原来的日本人分为两种:一种日本人十分的恶毒。就种人生性狠毒,十分的自私很有企图心,为自己的利益,恶事干绝。这些人成为倭寇海盗。他们专门杀人、暗算、十分的凶残,但这种人在日本是少数。还有就是好的日本人,他们在日本社会中处于弱势,对日本社会现实无能为力。还有,当时的日本人被西方人欺凌。日本国那时,也落后、封闭。日本明治维新后,就加速了发展,他们向西方学习新的技术,本国也开始了资本主义工业发展,渐渐地,他们就变得强大了。

有了强大发达的工业,就有了扩张侵略的野心。而那些日本精英,比如:日本皇叔朝香宫鸠彦,东条英机等除了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外,也学到了西方列强的阴险狡诈,十分的贪婪自私,干尽了恶毒的罪行,没有一丝内疚的刻薄思想(我们将在小说《江城》下部大屠杀里,对朝香宫鸠彦进行描写)。这就是为什么日本人侵略中国等亚洲国家不承认自己罪行的特性。企图把自己打扮得什么事都没有干过,而实际上,日本人(鬼子)是世界人类中,极度暴力歹毒无耻的肮脏人渣!是中国绝对不能宽恕要提放的永远的仇敌!

   下午,只要有中国劳工干活的地方就有日本监工和鬼子。这时,长得肥头大耳的、矮肥的日本监工福田三郎站在铜矿外面,看到已经有中国劳工就要挑完土石渣,接着,他又看到:一个劳工把一装有又沉重又湿漉漉的土块的箩筐放下,因为,他累得脸上的汗水一细条一细条顺着他涨红的瘦削的脸流到他汗津津的鼓起脖子的青筋上。

福田三郎等日本监工,一年前,参叫了山东藤县等战斗和中国军队打仗,受到重伤,就回到了鹿岛。现在,有中国劳工来了,就跟河野正敏和清水正夫的想法一样,就想把在中国战场上,被中国军人打伤的不知羞耻的恼恨对着无助的中国劳工尽情地报复回来。他们(日本鬼子或日本人)根本就不思他们曾经作为鬼子对残杀中国军民犯下的罪恶,一直认为:他们打死中国军民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中国是劣等人种就该被灭掉。

福田看到了中国劳工李今田放下挑着废土渣的箩筐,就快步走过去。他说的是日语:

“谁叫你歇着的?”

李今田看到他粗暴喝问时,一双扩大的眼眶里,一对如凶狼般的圆圆的黑眼珠放大,如蛇的眼光瞪着李今田。而作为中国人他是听不懂日语的。就看到福田很凶地朝着他声音如吼地喊叫着什么。他不知道对方要让他干什么?为什么要对他这样?就很窘迫地看着福田。

在一阵吼叫后,福田并不是说李今田偷懒,而是把因累而放下沉重箩筐的李今田看着是一个偷懒的理由,更是看到了报复中国人的机会。他凶横地干脆举起鞭子朝李今田的脸、头横打猛抽,还两只脚凶踹向李今田,全用上狠力专门朝李今田的头上打。

李今田痛的喊叫起来:

“哎哟一一,哎呀一一”

他在喊时,就本能地用手抬起护着自己的头以免被打,或者减少自己被打的次数。

“八嘎,”福田三郎看到李今田还用手护脸,就懊恼地喊起来。他不能容忍李今田违反他的意志,不让他打,就暴怒起来!抬起右脚狠狠地踹到李今田的腰上,李今田就倒在地上,往一侧滚了,又急转过来;然后,福田三郎如他在战场上,把打中国军人、杀中国战俘的劲头拿出来,赶紧捕上去,举起鞭子往李金田的全身猛抽,还双脚乱踢,他不停地打,就像对一只羊一样。他“怒火万丈”,不泄气地一口气打死了李今田。打过后,才心满意足地呵呵一笑,表示他如一个奴隶主有权有义务处理自己的奴隶一样。

 

……

    到了晚上20点以后,回到山下工棚里的劳工又累又饿,就吃了橡子窝窝头,有些吃了,就还是饿,并倒在铺有草的通铺上睡了。

张照国和李克金来到作为大队长的在他们工棚对面的一间房子里的耿波房里。

“大队长,你知道吗?”

“什么事?

“小李被日本工头打死了。”

“我知道了。”

“我们应该让他们赔命。”张照国气愤地说。

日本人(鬼子)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作为大队长的耿波是明白的。他说:

“日本人把我们抓到这里,是要让我们受罪的。打死人的事以后还有。这些恶毒的日本人,在他们那里是没有道理讲的。”

“大队长,照这样下去,我们的处境会更凶。”张照国明白了耿波这话的含义。

“是。”

脾气急躁的张照国说:“我们还不如进行暴动。”

一度作为国军连长的耿波知道,就目前来说暴动还没有条件。就说:

“以后看情况。”

张照国和李克金没有说话。耿波说:

“你们快回去,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工。”

“好吧。”

张照国和李克金就走了……

 


标签:第六 繁重 繁重的 劳作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