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我那些阵亡的战友兄弟

时间:2018-3-8 8:47:36   作者:桦林边缘   来源:琴台雨巷   阅读:230   评论:0
内容摘要:对越自卫反击短篇小说集(一)一“连长,119高地还有多久到?”解放军战士20岁战士韩宝根问在身边走着的林彬连长,而在他俩身后匆匆走着的一长排二连的解放军战士。此时他们在解放军连长25岁的四川邛崃人林彬的带领下正向位于中越边境中方一侧的一一九高地匆匆走去。这个高地应该...
解放军对越自卫反击短篇小说集
(一)


     一

    “连长,119高地还有多久到?”解放军战士20岁战士韩宝根问在身边走着的林彬连长,而在他俩身后匆匆走着的一长排二连的解放军战士。此时他们在解放军连长25岁的四川邛崃人林彬的带领下正向位于中越边境中方一侧的一一九高地匆匆走去。这个高地应该是越军和解放军极力争夺的高地。在今天早晨出发前,林连长接受了自己团长的指示:尽快到达这个高地。会有一场恶战,因为,越军人更多,他们才一连人。林连长感到:或者从团长的话里,意识这高地可能是两军非要拿下的重要性。只要有解放军在,你越军就别想占领。这时,林连长想道。他已经带着自己二连全部战士们早饭不吃,就匆匆赶来,只是在路上,边走边吃了点压缩饼干。解放军连长林彬是四川邛崃人,1974年当兵到了别的省的解放军部队863126,在1979年2月初,和部队到了云南,准备进行反击战。今天是2月29日,奉解放军团长刘运良的命令,林连长带着二连准备在一一九高地进行防守战。此前,林连长带着二连战士在孟河山里和越南鬼子打了一仗,这是第二仗,现在接近1979年3月1日了。
林彬连长回答:“还有半小时。”
“那,连长,我们走快点。”
长脸,显得非常英气,人温厚,看起来多为人亲近的、解放军连长林彬,他身后是充满了信心的一很长的看着清一色身着绿色军装,两人一排,往身后延伸很长一段的二连战士们。他看到每一个战士都精神旺盛,神态积极,都希望马上到达一一九高地,马上和越南鬼子拼一场的模样。林连长看到战士这样的风貌,心里也高兴振奋。他就把他显得黄红的长脸回转来,继续带着战士们往前面走去。大约走了40多分钟,林连长和他二连战士来到了一座较高的山下,前山坡时而陡,时而斜斜的。他们的下面是一片山地,四周是些稀疏的树子和泛着红色的山壁和山坡。
“这就是我们要打仗的地方。林连长想道。他看到这里,既不感到特别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外乎就是山高些。但是,他马上把这一般的想法摔开,回到了他认为的需要做的也是很有必要的军事工作中来:上山。
林连长马上喊道:
“同志们,一一九高地到了。快上山!”林连长马上喊道。他好像习惯这样的作战方式。
他看到在他说了后,站在他后面的战士们一脸的兴奋感,好像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快马上上去休息似的。
他又说(只是口气缓和些):
“同志们,我们从今天起,就要在这里打仗了。也许我们会遇到很多的事和困难,但是不管这样,我们会坚决消灭越南鬼子的。”
“是,连长!”战士们喊道。看到这时,已经把自己身子回转来面对大家的林连长极为英气的长脸,和坚毅诚挚的神情,每一个战士都感到了自己到了致命的战场,所以,神情变得凝重些了。
“马上上山!”
“是,连长!”
后来,战士们上了山,不久,马上就挖工事。这是一个军人基本的战斗防御准备。
还有五六个战士在后山偏西下些,简易地搭了一个棚作为临时连部指挥所。林连长、刘指导、康副连长在里面进行收拾,准备开始接下来的指挥战斗的工作。在他们的指挥所往东过去的山后坡的树林的坡地上,还有作为连预备队的三排、四排战士都呆在连指挥所一边的较平的后坡地上。三排长叫周海波,23岁;四排长叫孙九安,24岁,都是老兵。而现在在阵地上的是一排、二排。二排由一排长王占虎、二排长岳建领着在前面叶草较少的半山腰间挖工事。
   一排长王占虎,身材宽厚,一米八,东北沈阳人。他是盘子脸,白净白净的,非常严厉和林连长同岁,25岁,只是小大半岁。他们一排在西面,二排在过去的东面。二排长是岳建,24岁,湖南人,中等身材,健壮而灵活,一双不大的眼睛亮闪闪的,又机敏又热诚,1975年当兵。他非常温厚、人好。现在正在帮战士们挖战壕。
解放军25岁的林彬连长看到临时连部建立起来了,就和康副连长、刘指导员谈了一会,他主要最关心的是:前山半山腰在挖战壕的一、二排,誰都知道,那是直接打击越南军人的第一线。他就对比他高些的康副连长说:“老康,指导员,我到前缘阵地去了。”

康副连长知道连长的心思。就说:“老林,这样,你留下指挥,我去前缘阵地。”

两个热血的正副连长都希望去第一线指挥和战士们一起打仗。对于他俩来说,一个解放军经历一次难得的战争,是多么的宝贵!但是,主要还是想深入到前面对打击侵略者。

为了便于指挥,完成团长交跟的军事任务。林连长说:“我们这样,打起仗来,留一个。如果我牺牲了,老康你就代我指挥。”
既然连长这样说了,康副连长只好认可。因为,谁都不知道这以后是怎样的状况,谁也不清楚?连长做出这样安排,应该是适合未来的情势需要的。然后,两个正副连长坚定地握握手。林连长就走出淡黄色帐篷,看到往东后坡过去的坡地上,都坐在土红色的地上有些树、草上,有坐着、站着的三、四排的战士,显得非常悠闲地呆在那里,仿佛要在那里参加什么活动似的。林连长刚一出来,准备往斜斜的坡顶上山去,到正在那里挖战壕的一二排。

“连长,你去那里?”两个坐在边上的战士看到自己非常英气的连长要走上上坡问。
看到是战士姜九亮、唐奇。林连长就略转回身子,走到他俩跟前说:“我去一、二排那里。”
“要是我们三、四排在那里就好了。”唐奇多羡慕说。
“你俩放心,会喊你们去的。”林连长说。仿佛在安慰两个不能参加打球的队员似的说。
说完,林连长就上坡顶,到了一排长王占虎的西侧阵地。
林连长看到一排长,一双绿色军衣和雪白衬衣卷在双手手肘上,他站在不断有战士在抡起铁锹狠力挖着半山腰红色土的身边,双手叉在他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腰间,背对山坡,身向山下,好像在若有所思,从这一角度看,只能看见他非常坚实的背,有一道军衣形成的凹槽和皮带的背的英武身形。听到他喊道:
“同志们,快点挖,一定要赶在越南鬼子进攻前挖好战壕,否则,我们会处于危险的境地!”
他喊了一句,似乎看到什么,就用叉着腰间皮带上的右手放开说:“小姚,你这样不行。要挖快点呢,不然,你就等着子弹把你送回老家。”
他好像说不够,又说:“挖快点,听到没有。”
这一个战士说:“排长,小姚挖累了。”
好像王排长非常不悦!就喊道:“你让开,我来挖!”
说完,王排长就把小姚手里的锄头一把夺过来,用他不快的眼睛瞪了小姚一眼,咕噜道:“你有什么用,挖一会,就不行了,要是打起仗来,你怎么办?”
说完,王排长就挖起来。
一个在身边的战士看到自己林连长从树子稀疏几乎是叶草少的较光秃秃的呈土红色的坡顶上,较快下来走到了他们的背后,已经听王排长数落了一个叫姚云华的战士。就说了一声:“排长,连长来了。”
没有想到,王排长咕噜一句:“他来了好稀奇!”
然后,继续挖他的战壕。这时,当战士们知道连长来了,都停下挖战壕,站起来,抬起他们因挖战壕时,显得汗亮亮的脸或在他们军帽帽檐下被打湿的涨红的额头。
“连长!连长!”
林连长才招呼说:“同志们,要继续挖!”
“你们看,一排长就做得好。”林连长又说。
然后,林连长走到战士们身边,看到一个战士非常瘦,身体单薄些的也累得急喘气,需要休息,否则会累得无法干下去。就说:“邝仁高,你歇一下。”
“连长,我还是继续挖。”
“不能太累了。还有留下精力打仗,打越南鬼子,为我们那些边民报仇。”
“嗯。”
然后,林连长接住战士21岁的邝仁高的铁锹也挖起来。
这时从东边一横过来到西边的半山腰上,都是身着绿色军衣,头戴有鲜红五星的军帽,衣领上是红领章,腰间紧系着朱红色皮带,在满脸涨红,身着军衣的肩、背和胸腹部被汗水打湿,晶亮汗珠顺着他们丰润腮帮滴下,在你挖我铲的解放军官兵,好像在那里开荒似的。




   下午,战壕已经挖成。还没有越军要进攻的征兆。林连长一直都呆在战壕里,他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长官。看到战士吃过饭,因太累,就半躺着睡起来了。他和一排长王占虎谈了会,就说:“一排长,我去二排那里。”
“连长,你去嘛?”然后,林连长看着一个个背依在挖得铁锹印纵横的呈土红色战壕壁的非常劳累的战士,他小心地走过伸到战壕中间的战士一些沾有泥巴的解放鞋的脚,此时还听到个别战士还在打起的鼾声的地上。林连长走了多久,好像走了多久路,他终于来到二排长长,一个非常健壮、方脸,军帽戴得非常正,两眼闪着正直耿直光芒的、有一米八点温存的二排长岳建面前。
看到连长到了。二排长,长得非常壮实有力,朱红色皮带紧系在肚皮上,眼光非常明亮,26岁的岳建就迎上前,马上朝自己连长敬了一个标准的有力的军礼。然后非常敬重地招呼:“连长!”
二排长岳建就站在林连长跟前。

“你们都挖好了?”林连长问。

“都完好了,连长。你检查一下吧。”岳排长身子一挺,他紧系着朱红色的皮带里的鼓鼓的肚皮就忽地收缩一下,一种军人应该有的威武举止展现无余。

好像他希望自己连长去检查他和战士们所干完的满意工作。然后,战士们都起来,林连长还是对着他们微笑。

之后,岳排长带着连长检查二排新挖的工事,好像迎接上级首长来光临指导似的,走了一转后,岳排长看到连长满意,也非常高兴!好像这些他出的力是该获得这样的成果。

现在,下午了。林连长觉得没有越军来进攻。就对岳排长说:“二排长,我回连部了。如果,越军出现了,你一定要派人来喊我。”
“是,连长!”

岳排长回答。

又向自己连长非常有力地敬了一个军礼。林连长也马上回礼,他绝不会在战士面前表现的不得了。
岳排长看着自己连长正在往斜斜的土红色的坡顶上较快走去,他知道林连长出来了近半天了,都没有回临时连部,一定是想和康副连长、刘指导员谈点什么。他觉得现在还没有敌人进攻的预兆,这时应该是好商谈工作的时候,一旦打起仗,这些就没有时间了。
在这样的思绪里,看到连长上了坡顶,岳排长站在新挖的战壕后侧上,他拿出在出征前,团里发的香烟大前门,拿出一支含在他有些干的嘴唇上。
两个在他身边战壕里的战士,一个叫熊志勇,21岁,看上去多活泼的。他的长脸颧骨有些凸,身体薄些是湖南城里人;还有一个叫康俊,20岁,身材矮壮,是四川宜宾人,眼光多机敏的;还有一个河北农村战士,身材敦实,团脸,话少。他站在新挖的战壕里,一不说话,长时间发闷。
熊志勇看到自己二排长坐在后战壕上抽烟。就从两边都有战士的身边站起来,走到自己排长坐着的战壕一侧,自己也坐上去。
“排长,你抽烟呀!”
“来,你来抽一支。”心地善良的岳排长说。就把刚拿下他红红嘴唇的烟,又含在嘴里,抬起左手把他胸部上的军衣口袋翻起,把他含有泥土渣的右手,从口袋里拿出烟来,递到小熊的手里。
“排长,这怎好意思!”
性情爽直的岳排长说:“抽吧!”他在说这一句时,非常的随和,就好像小熊是他一个故友或很好的伙伴。
他对自己战士非常亲切,没有一丝的好恶感,好像就是在一种劳动后的休息一样。
然后,小熊接住,刚把烟含到他润红的嘴上,岳排长拿出火柴,擦燃,没有亲忽之分地跟自己战士点上,也不想自己是排长的身份。
“排长,这怎么好。”
“抽烟!”非常爽直干脆的岳排长说。
这时,宜宾籍战士康俊走过来,站在他俩面前。他还是一脸隐忧问:“排长,这越军好久来呀?”
“不要管他。”岳排长淡淡说。好像把这将要打仗的事,看成是一件普通的事。
在抽烟的熊志勇问:“排长,你说这越军好久进攻?”
“别问了。”
“为什么?”
“我想也许就不久,也许明天、后天。”
“要是在后天,我们就可以轻松一下?”
岳排长说:“那怎么算轻松。只有消灭了他们,我们才可以真正轻松了。”
他们就这样守在那里,到晚上,炊事班班长做好了饭,跟他们吃了,战士们又呆在黑越越的潮润的战壕里。
处于非常宁静的在一抹墨黑般的半山腰的工事里,什么都看不见!看不清!
解放军一排长王占虎坐在看不清的非常潮润的战壕里,自从今天上午到了这里,他就知道到了战场;又是首先和二排长岳建作为第一战斗形式打第一仗。他俩都非常振奋!感到真正的战斗在渐渐到来。今天在和战士们过了一下午后,没有越军来进攻,但是到了晚上,他特地派了两个战士在一排阵地右边警监。他和林连长都非常清楚,越军对中国解放军的战术是了如指掌的,要小心越军夜袭,他们也会这样做的。
这时,王排长拿出烟来点起。这,他近旁远些的黑乎乎的战壕里,都是战士们的聊谈声音。他感到仿佛在自己眼前聊似的。

解放军年轻战士18岁的韩宝根在一排长身边,看到排长坐在那里一不说话,好像多沉重似的。就走到排长身边,挨着他坐下,他俩背靠在一片润湿的冷凉凉黑夜里的战壕壁上。
22岁的解放军战士韩宝根是江苏人。1976年20岁参加解放军,到79年是转业退伍的年龄,正好遇到了对越自卫反击,不能在部队上转业了,韩宝根就想当解放军,不打一仗就转业了,觉得这个解放军当得没有意思,十分遗憾!他身边还有几个战士都对才来部队一年就参加打仗,有隐忧,打仗他们是不怕的,因为他们是人民的解放军,这是他们责职。还有两个在内心里紧张,想到自己就要在战斗中不是战死,就是伤的,还是郁闷,尽管他们还是要说一说的,但是,在这一思绪下,话也少了,大部分时间,都坐在靠着黑黑战壕无声地抽闷烟或发闷,
这三个战士是:李有泉、宋宝军、于兴久。
“韩宝根,我没有想到我们真的到战场来了!”李有泉说。
韩宝根说:“这也不错呀!在我以后转业以前,打一次,有一次战斗的经历,自己也没有白当一次解放军。”韩宝根说。觉得打仗也是光荣的事,一旦老了,想起这些,他觉得自己更加荣耀。
宋宝军说:“如果你牺牲了呢?”
“牺牲了也是光荣的。”长得有些颧骨突出,模样秀气些的,人非常规矩的22岁战士韩宝根说。没有对即将到来的战斗,显出畏怯的样子来。
在一边闷头抽烟的于兴久说:“我就是不想死。你看,我们才22岁,还没有过上好日子,就要死了。”
宋宝军说他:“那你为何来当兵呢?”
在一边的坐在战壕里的王排长插进话来。
“宋宝军,不要这样说。”然后,他走过来说,“我们是人都怕死,或者想好好地在部队干到转业。你想以后转业回家了,还可以工作,结婚生娃,这是多好的天伦日子!”
“排长,你在笑我吧!”于心久说。
“记住,”王排长把他圆脸正色道,还用一双发亮,闪着一切事在他眼里都不能掺假的神情说,“我们是人民解放军,保卫国家和人民是我们的神圣使命,我们不能因为怕死,就忘掉自己是军人的责任。”
“排长,我。”
“还有,打仗不一定是死。我们比越军有实力。只要我们打败了越军,以后照样从部队转业回家,过有老婆儿女的好日子,那不更有意义吗!”
王排长就这样宽慰自己战士……

    第二天早晨,四川人林彬和康副连长、刘指导员吃了早饭,就是压缩饼干和炊事班长做的稀饭。从昨天上午来到这块阵地,快要一天了,没有越南鬼子来进攻,那今天,会来了吧。
“副连长,我到阵地上去了。”林连长说。
康副连长说:“现在才八点半,也许越军没有这么快来。”
“是呀,连长。你还是歇一会儿去。”刘指导员也说,好像要留下连长多讨论一下未来的战事。
“不,我还是到前缘阵地去。老呆在临时指挥部里,我不踏实!”健壮、瘦高,正直的林连长心思不再这里,而是阵地。仗还没有开始,就想以阵地为主。
“那好吧,你去嘛。”两人说。林连长就走出来了。他照样和呆在后山斜斜的坡地上的三、四排的战士打招呼,如他进行一次战场检查,往前面有些拱的坡顶上走去,他还是感到心里不平静:是呀,战斗没有完,就不能完成打击越军的任务。这时他看到蓝色的天,青青的山坡,心情又高兴起来,他也觉得这风景多好!
林连长在这样想着时走过战士们身边,朝斜斜的坡上较快走上去,刚要到坡顶;突然,他听到“同志们,打!”的喊开枪的浑厚的声音。他听出来了是一排长王占虎喊的。知道越军进攻了。是多少人呢?他想道。这是他非常关心的问题。他迈开脚,跑上山顶,这时,他也听到是二排长那粗喉咙声音喊打的喊声,两个排长的喊声,隔了一秒。他一下就心抖了就起来,他知道,一、二排长带着战士们和越军打起来了,尽管,这是四川军人林彬连长第一次打仗,也没有出现他希望的那种形式,比如:是自己发出的开枪的命令,但是,听到两个排长的一前一后的喊开枪的声音,他马上就有一种冲动一一一赶快到战壕去,和战士们一起打击侵略者。
林连长一下就从坡顶上跑下来,他看到:在半山腰的趴在新挖的战壕上,在西边是一排,在东边是二排,戴着军帽,绿色军衣,前倾着身子,趴在呈土红色泥巴战壕上的近70个不到的解放军战士,正在非常全神贯注、坚决地打击在半山腰下,有近三百个越军的进攻的情景。
一到自己战士身边,看到自己连长很快出现在战士身边,就等于是一种鼓励。
“排长,连长来了!”一个战士说道。

一排长王占虎没有马上回脸,他知道连长会到他的一排来的,他此时,就想狠狠地打击越军,不想错过一秒钟的打死越军的机会。
一排长王占虎,看到与越军近的他们阵地下的大半山腰,如浑身充满了力量,有打不完的力气,他还希望有打不完的越军供他打。
越军戴着帆布绿的圆盘帽,腰间一根宽的武装带在他们肚皮一扣的装束,个个都端起冲锋枪,火力凶猛地向半山腰上中国解放军射击;顿时,双方的子弹呈上下飞射的方式进行。还有山下树草几乎没有,几乎是尽人。
看到那些曾经吃着中国人民援助的大米,受到解放军的关于战争经验的传授,后来打败了美军,五年后,反过来向中国开枪的越军,王占虎痛恨得来朝敌人开枪都一脸铁红。他在这一情绪下,竟然起身,一脚踏在红的战壕上,一个身子前倾,好更有角度打死这些忘恩负义的越军,而同样这一举动,意味着他有被立刻打死的危险!
战士韩宝根看见了自己王排长这一冒险举止,顿时,担心起来。就喊道:“排长,你快下来,这样太危险了!”
王排长喊道:“我有把握。你小心子弹,听到没有?”
韩宝根看到自己排长没有下来,就对身边一个战友说:"刘俊,这怎么办?”
刘俊说:“我们的排长有办法的。韩宝根,你小心子弹!”
两人就把注意力看着下面,开枪射击了。
有几个越军看到上面有一个非常身强力壮的、一双大眼睛,在射击时,一个嘴巴紧紧咬着嘴唇,仿佛他嘴里面的牙齿都咬的很紧,
身着绿色军衣的肚皮上紧系着朱红色皮带,这时,正暴露出来的解放军指挥官,非常坚定无比地用这样的方式在痛击他们。
一个越军看见了,他非常冷静,就低下身子,在一土堆的草后趴下;这时,也有些越军跑过他趴下的身子旁,他(越军)不慌乱地慢慢抬起冲锋枪瞄准了王排长紧急而射。
等子弹发出后,他继续朝几乎站在阵地上非常明显的王排长开枪,他深信:这一连续的射击一定会打中中国解放军的。

顿时,还站着的王排长看到有多颗子弹好像是专门对着自己射来,他本能地仰倒在地上,等子弹过后,他稍微起身,用手里的手枪向下面的越军射击。

忠诚耿直的战士韩宝根看到自己排长倒下,以为自己排长被打中了。就对身边的一班长说:“班长,排长被打中了。”
“走,去排长那里。”
班长和韩宝根马上低下脸,移开身子,弯着腰往这面快步过来。
倒地后,又抬起身向越军开枪的王排长意识到自己战士要救治他,
如果他们下来,就会死一些人。他想道:不,现在是最容易死人的时候。他一下回身,十分迅速猛跑回战壕里,他本身就与战壕只有几步距离。
跑回阵地的王排长继续战斗。
后来,越军被打死了一些人退出去了,进行了重新调整,再次进攻,也被王排长的一排、二排长他们的战士打下去。
后来,在中午了。炊事班的战士把饭送到了阵地上。林连长马上提醒大家:“同志们,赶快吃饭。”因为,这个时候是战斗间隙。
然后,每一个战士拿出碗吃了稀饭等,林连长也赶快吃了饭。后又喊道:“同志们,快进入各个位置,检查弹药。”他想早点让自己战士做好打仗准备,也要打好每一次战斗。
这时,四川邛崃人林彬连长到了一排长王占虎的身边。王排长拿出烟抽了起来。他先抽了一口烟,把他非常性感的扁平的黑乎乎鼻孔略抬起些,然后,把烟子从他鼻孔里喷出来。
对打了一仗的他们来说,如经历了一次难得的磨砺。
“连长,战士们打得好!”王排长没有拿下他红润润的嘴皮上的烟说,在说时,他嘴里的烟就动了动,后才拿下烟。
“是呀,这是打侵略者。”
“这些越南军人,真他妈不是东西!“王排长骂道。然后,他把嘴里的可能是一点烟渣子有力地吐出去,又把拿烟的右手抬起把烟放在他红莹莹的嘴上,连续狠抽了两口烟。他的性感的鼻孔就抽动了两次。
在一边的战士韩宝根和两个战士也聊着。

“这刚吃了饭,还没有歇一下,就要顾着打仗了!”一个叫战士说。
“现在不一样。现在是打仗。”
“你不要觉得这是在和平时期!”
“你以为我不知道?”
一个战士说:“我还没有吃饱。”
“别想这些好事了,将就点。”一班长在一边说他们。
“班长,你说,接下来,越军会怎样打?”一个战士非常关心问。
“你管他的。方正我们就这样!”一班长看他一眼。“他越军来了就打,想简单点。”
看来,不仅解放军面临着生死,越军照样也是。但是,对中国人民进行无耻伤害的越军,竟然跟日本鬼子一样,没有愧疚感。
战斗在十多分钟后或者更迟些开始了,双方都有伤亡,越军更多。

四,


    林连长和王占虎排长以及战士们把越军打得惨叫不止时,一个越军指挥官命令打80炮,然后,一发炮弹从山下飞上来。
“连长!”王排长看到炮弹要到了他们的头上。他赶快把林连长扑倒,还顺手把战士韩宝根也推倒。
这时,炮弹在他们阵地上爆炸。
被王排长按在身下的林连长和侥幸扑倒的两个战士都感到炮弹尽在身边爆炸,一股火热温度在他们身旁一过,地上也猛抖一下,同样,听到在那边的战士有人被炸着的惨叫声。
这一切如一次突然来临的灾难,把他们都震晕了。
作为连长林彬才睁开眼看到:眼前乌蓝色的烟子在视线里浮沉滚动,感到他自己全身都被烟层围住。他看到在模糊的烟子中,有战士的喊声:
“杨练!唐会国!傅冲!”
在近前,林连长听到有人喊:“排长!排长!”
声音又大又惊心!林连长才感到压在身上的王排长完了。他才把压在自己背上的王排长往一边移开,把脸往上抬,这时,他看到:韩宝根坐在背被炸烂、死了的王排长侧边地上不禁呆了的样子!

林连长反应过来后,才知道:王排长为了救自己牺牲了。他一阵巨愤!对自己战友的伤亡的悲愤使他一下夺过身旁机枪手的机枪,忽地从战壕里站起来,对着下面在放慢进攻速度的越军一阵猛射。他不管什么死了什么危险了,还跑下几步,把阵地侧下边的几个越军打死;就马上跑回阵地。
……
    在这一仗后,王占虎排长牺牲,还有几个战士死了。林连长和战士们把他们的带血的遗体放在战壕后面的后坡,想等这次打击越军胜利后,把他们送回后方。
接下来的下午到天黑,林彬连长和一排战士打了五六次仗,其中到下午15点,被解放军打退的越军再次进攻。
已经被林连长提为一排长的一班长胡云奇,25岁,可能他作战风格与牺牲的王占虎排长相近,林彬连长选中他当一排长,副排长可能弱了些。
看到越军要攻近了。林连长看到胡排长前两仗表现的都不错。就鼓励他:
“一排长,好好打!”
“听到了吧,班长。”在一旁的韩宝根也鼓励自己新排长。
胡排长非常喜爱地习惯性、摸了摸机灵可爱的韩保根的头,才转过脸说:“你好好表现,听到没有?”

“班长,你以为我能对越南侵略者手软吗?”
“那就好!”
……
   新的一排长更加努力。他握着冲锋枪跟抱在胸前一样,也跟王排长一样朝着有越军的阵地下猛射。此时,他看到越军非常的狡猾。
而在他注意到这一现象时,在他身边的两个战士被打死了。他看到他俩倒在战壕里,一下巨愤。他刚要开枪;打死解放军的几个反应快的越军紧急马上趴下,这样,一排长就没有打到
他们。
一排长胡云奇气急了!
他愤懑地一口把口水吐在阵地上,心中的巨愤如火山爆发!他即刻跳出战壕,极想打死那三个打死自己战士的越军。刚要跑下去;但是,一直在注意他动向的几个越军略抬脸,看见一个中国排长站在战壕上。反应非常迅速的越军就一起向一排长射击,多颗子弹打中了一排长胡云奇的肚皮,他一下仰倒在战壕里。
战士小刘看到自己一排长被打死了。他同时看见三越军非常得意!紧急向他们开枪。
把一个越军的脸打中,另外两个赶紧把身子压缩到石堆下。
林连长觉得这是为新的一排长报仇的机会。就马上甩出一枚手榴弹;他看到:手榴弹在藏有三个越军的土石上爆炸;又看见一个越军小心抬起脸,他可能想看看解放军的动向,才发现了手榴弹。他吓得身子急动,这时,手榴弹爆炸了,把三个打死了才当两个小时的一排长胡云奇的越军炸死。
这样以来就到了晚上,这一天的战斗就这样过去了。
   今天,除死了两个一排长,还有四个战士也牺牲了。林连长让副排长李锡文当一排长。李排长表示要带好一排。
韩宝根对人显得斯文、人不错、一个白净团圆脸的、24岁的一排长李锡文说:“排长,这次该你了。”
“我知道,你喜欢班长、排长,对我看不上。不过,韩宝根,我绝不会比他们差。”李排长表示说。谁不想在自己部下面前,表现得更英勇无畏呢?显得斯文的一排长在一班,只有韩宝根喜欢他,其他都看不起他。
“排长,你不要误会。我一直都喜欢你。”韩宝根如实说。
“看来,你不会这样想,而小李小刘他们就这样。”李排长说。
“排长,你不要管他两个。明天,就看你的了。”
“我,会带着大家打越军的!”
“连长!”
有战士喊道。两个人听到了。就站起,看到林连长到了面前。
“连长!”胡排长先招呼。就主动迎上去。
“一排长,要好好干。”林连长一间面,就继续鼓励李排长。
“连长,我明白你的意思。别说了,我一定做好一排的工作。”
“要有做好困难的思想准备。我们到这么远来,打击越南鬼子,不要想援军了,要坚决打下去直到胜利。”林连长对李排长说。他这样说,是想让李排长对当前的作战环境有一个清楚的认识,这样,才好打击敌人。
“嗯。”
这时,战士韩宝根,小李,小吴也到他俩的跟前。

面对非常冷的夜,他们聊很久。小吴说:“两个排长都牺牲了。说不定,明天就轮到我们了。”
小李说:“我不想这些。”

性情厚道的韩宝根说:“别想这些了。”

“宝根,你不怕死吗?”小吴问。
“怕又怎么样。我是来打越南鬼子的,我不想这些。只要我还没有死,我就不想这些。”停了一下,他又说:“说不定我们都没事,打完了仗,都好好一起光荣回国。”
“这样当然好。现在,一切都难说!”
“管它的。”

……






  韩宝根和三个战友聊了很久。他说:“哎,不说了。管他的,我们还是早点睡了,养好精神明天好打越南鬼子。”
三个解放军战士似乎都意识到尽管他们都执行团长坚守的命令,战斗就有可能打三天,或四天,或许对他们来说,还要打得久点。但是就这几天,都有度日如年的感觉。自己是死还是活就难说了。韩宝根早就想自己活好久算好久,直到哪个时刻牺牲为止。他身旁的两个战士心情沉闷,就是睡了,心思还在。
    第二天早晨,韩宝根醒来了。他看见林连长和一排长李锡文站在阵地下,好像是在巡视着阵地四周。这是他们进行战斗以来的第二天。第一天,就牺牲了王排长和他喜欢的老班长胡云奇,他才接替一排长不到三个小时就战死。他看到原来显得阴柔的李副排长,成为一排长后,人一下就变了:不再那样弱。这时,他看到李排长把脸转过来,看到他醒了。就说:“韩宝根,你醒了?”
“嗯。”韩宝根回答。感到了李排长的温和,李排长的发红的团圆脸,那亲近的身影使他感到李排长和自己和大家那平时的生分消失了,
看起来,跟牺牲的王排长老班长差不多了。
“离打仗还早。你再睡一会,吃饭也早。”李排长说。是那样的温存,就仿佛有个哥哥之类的人在你床面前这样说似的。
李排长说道。看来,更关心自己战士。林连长也说:“韩宝根,你就再睡睡吧。”
“不睡了。”
“为什么?”
“等以后打败了越南鬼子,再好好睡觉。”
“好。”
然后,林连长想去看看在东边的二排长岳建的阵地。就对李排长说:“一排长,我到二排的阵地上去了。有什么事,立刻喊人来报告我。”
“是,连长!”
然后,李排长向林连长敬了一个军礼,林连长就过去了。
等林连长走了,李排长看到战士们还在睡,就和韩宝根坐在战壕里,他俩聊很久。
“排长,我想问你一个事?”韩宝根好奇地说。这时,李排长拿出烟让韩宝根抽,自己才抽。他听到了韩宝根的话,就说:
“你说。”
“我们的老排长牺牲了,连长喊班长上,你一定不安逸吧?”韩宝根就抬起脸,看到李排长把香烟从嘴上拿下来,一个脸显得认真而温和起来。
“怎么说呢,”李排长觉得,还是跟韩宝根说老实话。毕竟,自己说不定将要死了,这个时间是不会太长的。他看到宝根平时,对人真诚,不像个别人,看不起人。就说:“我当时,心里是不好受的。我是副排长,为什么不喊我上,还让老班长上。我想在牺牲之前,作为正排长指挥大家打仗死了,更值得。后来,看到老班长牺牲了,我也不再出现不平了,反正都要死,当不当一排长无所谓。现在当了大家的一排长,我会全力用上。”
李排长在说这话时,韩宝根看到排长先是变得气恼后变得坦然的脸,后在李排长说完时,看到李排长非常坚定。觉得自己的排长会是好排长。
“我觉得是。”
“我想既然连长喊我当了。我就当好,哪怕几分钟都行!”
“排长,你连这也告诉我?”
“没什么,反正我们都要死的!”
“排长,我觉得我们还是不想这些,只要不死,打好久就算好久。”
“ 嗯,你说得好。”


……
他俩就这样聊。一个多小时后,战士们醒来了。炊事班长在那边喊道:“同志们,吃饭了!”
战士们都非常高兴,听到这一喊声,都觉得又跟在营房里,喊吃饭的感觉是一样了。
李排长把他显得温和的方圆脸转过来,对韩宝根说:“走,吃饭去。”
韩宝根听了自己排长的话,他觉得自己排长如自己哥哥,希望拉着他回家吃饭似的。而李排长就伸出手把韩宝根扶起来,两人到战壕那边去了。
饭是白米,没有菜。近两天了,大家带着的干粮在昨天吃完了。但是现在,吃起白米饭都香!
李排长看到韩宝根快要吃完了。就起身把碗里的大半热饭擀到韩宝根的碗里。
韩宝根抬起来脸,看到自己排长那诚挚的脸,就说:“排长,你跟我了,就不够吃了。”
“不要紧。我肚皮不饿。你要多吃点。”
“排长!”
“快吃。”李排长说,脸上温存。还用右手示意了两下,然后,才自己去战壕,埋头抢修工事。
看来,他知道,处于战事的时刻,一切事要赶快干完,一旦打仗了,就没有机会。还有,随着战事的紧张,包括他,还有别的战士,谁能活得了多久。”
成为了大家的排长,李锡文,一直用严格的行为影响一排。等大家吃过饭后,他没有跟自己连长一样,让大家马上做好打仗的准备。他想道:趁现在越军还没有进攻,还是让大家尽量放松一下,也许,这对他们中有些人和自己是仅有一次放松了。
战士李和没有听到排长跟连长一样喊大家做出准备,而是让大家自由地清闲。
战士李和拿出烟,对坐在侧边后战壕的韩宝根说:
“来,宝根,抽一支红梅烟。”
“我不想。”
“什么?”
“我就是不想。”
“我看你还是抽一支,说不定下一场大战,自己还在不在都难说?”李和说。
“我不想这个。”
“你不抽,我抽。死了都值得!”
李和一把拿过在韩宝根面前的烟,自己抽起来。韩宝根又看见另一个战友抽烟非常惬意的模样,他忽然觉得,这跟平时他们在部队营房过的生活是多么一样,他觉得这些举动不是特别,还是跟他们的平常生活一样。过了会,他意识到好像这些已经是久远的事。就回到了现实中来,他才感到他自己和亲爱的战友呆的地方是战场。
他感到他们这时的每天的任何一个举动,都与战场和死亡相伴,而且就紧紧连在一起的。
李和看到韩宝根迷离的脸,略低沉地坐在一处,没有落寞的神情。就问:“韩宝根?”
听到小李喊自己。韩宝根才侧过他脸问:“你喊我?”
“你在想什么?”
“算了,不要跟他说。想到这里,韩宝根说:“打仗。”
“有什么想的,等一会就开打了。”
“嗯。”
“你……”李和还想问。
就听到在那边些的李排长忽地喊道:“越军来了。准备战斗!”他俩都听了自己一排长,带不稳定的意外声音,好像李排长才注意到。
此时,听到自己才当上一排长一天的战士们,(他们此前是坐在战壕地上聊着,有些在沉默,有些在想心事,有些在他自己认为是不多的休息就闭着眼、斜躺着等)
他们一个个马上从坐着的战壕里站起来,转过身,面对战壕下的斜斜山坡了,急于想看看,此时向他们进攻的越军有多少人?一时,战壕里战士们迅速跑到自己的位置,赶紧准备战斗。
而韩宝根和自己战友李和不禁脸发白,脸上还在刚才一度闲逸的表情里被突然而到来的打仗占据了。还有两个战士马上从他俩身边的泥巴工事里起身,快步跑到战壕前。韩宝根似乎不太慌,他觉得这里又不是他一人,还有这么多战友。看到他没有马上到战壕。李和道韩宝根:“快点,韩宝根!”
韩宝根听出他带有心慌的喊话,好像这里就他一人。
昨天已经打了一天仗的战士们已经不再跟打第一场仗一样太害怕紧张了。可是这一感觉韩宝根减少了,可是,还有个别战士有些紧张。韩宝根觉得需要和战士们再次做到不让越军占领阵地,看来,这一任务还要进行下去。
韩宝根看到越军在慢慢上来。当然他们有快有慢,更多的是在试探性打仗。
在六七分钟后,战斗开始。解放军打退了越军三次进攻,到了黄昏,有一仗,我们需要讲讲。
解放军战士李和看到越军非常狡猾,敌人不说是要急于进攻上来,好像以这样的方式,在伺机拿下解放军的阵地,而自己在尽量保全自己的命。

一排长李歇文看到越军跑上来。他马上用手枪打,没有打中,然后越军马上躲在石头下。一个尖脸的越军,向上面开枪,把李排长的侧头擦伤,有点血从李排长绿色军帽上流下来。
“排长,你受伤了?”
“不要紧。”李排长说。
他愤怒,一定要打死越军!
他就马上向下面的积极跑近的越军连续开枪。可能时间长些,有一颗子弹飞上来擦伤他的胸勒“嗯!”
李和听到身旁的李排长的闷哼声音。就马上侧脸一看:自己的一排长左手捂着他流血的绿色军服的右胸勒部位。
“排长,你受伤了?”
非常痛苦的脸皱着的李排长说:“是胸勒被擦伤。”
李和说:“喊卫生员帮你包扎,”
李排长对他说:“我没有什么。”
“排长?。”
李排长喊道:“别说了。快打敌人!”
喊过后,李排长马上侧过脸,由于他在喊时,身在略微抬起;一个越军看到了。他就端起冲锋枪即刻开枪,等李排长把脸转过来时,子弹到眼前了,他来不及做出任何一种有效举动。战士李和看到,有六七颗子弹打中他头,
……




当一排长李锡文负责的西边阵地的战士们在和越军战斗时,在东边过来的二排长岳建和林连长带着战士们战斗,他们和二排战士打退了越军十多次进攻,也有少数战士伤亡。接近下午15点半的战斗,十分的紧张致命!让我们描写这边的战斗。
林连长的身边是二排长岳建,他25岁,当了三年的排长。
林连长看见敌人动作不是很快,很有方法地向解放军的阵地攻。这时,他看见多个越军在石头、土坎下利用叶草的掩护,和子弹射下来的疏密不一样的空间,在趁机攻近人数在减少的解放军,想最终吃掉他们。看清了敌人的意图。林连长马上提醒战士们:
“同志们,看清了敌人开枪。”
“是,连长。”
但是,岳排长看到战士们发出的这些子弹都打在土堆上、或石头上,并没有打到越军。
就非常恼火!他一张脸气恨恨地嚷道:“连长,我们的子弹都打在敌人的石头上,他们太狡猾了!”
看到他心里急。林连长对他说;“不要急,我们要想法打他们。”
“连长,我们怎么做?”
“看机会。”
岳排长听了,还是非常恼火!他一下拿起冲锋枪,竟然抬身就射,此时,一个越军叫阮文林,他伸起脸,看见上面战壕上有一个解放军指挥官站起来;敌人阮文林就利用跟前一片茂盛叶草的掩护,伸出冲锋枪,对着只有十五米远的还在开枪的岳排长射击。
一串子弹从侧斜面射上来,由于岳排长没有留心到这一情况,而是注意到别的了,刚好被子弹
击中了岳排长紧系着朱红色皮带右侧的肚皮。岳排长顿时,身子一抖动,仰倒在战壕里。

在他身边的在积极向越军开枪的战士看到自己排长受伤。就喊道:“排长!排长!”

有一个战士小刘放下枪,回身,蹲下,到自己排长的身旁,看到排长肚皮上主要是右侧被打中,五六股血顿时把岳排长肚皮上的军衣染红,还在涌流出来。
小刘赶快用手捂着自己排长流血的肚皮,根本不行。就喊道:“连长!连长!排长受伤了!快来!”
林连长听到了。就马上在战壕上停止射击,回身,跑过来。
他看到了斜倒在地上的岳排长,脸色红白不均。看到他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肚皮这面,有多股血从他肚皮里涌出来。(这个时候,岳排长肝脏被打坏,就是死。)
跑过来的连长蹲下,看到脸抖、神情难受的岳排长,他愣了一下,好像从未看见这样情势,只觉得脑袋发麻。过了会,林连长才意识到要喊人。就大喊道:
“卫生员!卫生员!”
一个男卫生员跑来了。他马上按照连长的指示,为二排长包扎血如水涌出的肚皮。看到他在包扎,林连长带着十分的愤怒,又起身向越军开枪。他以为肚皮受伤是死不了人的,觉得二排长经过有效处理,会继续再战。这时,他心里的愤怒要稍好些。
等男卫生员去包扎岳排长的伤,林连长就往在阵地下一些石头、土堆下,边打边马上急趴下呆在土堆下的越军一阵射击,没有效果,他不禁一惊!
而越军不能总是躲在石头下。他们在利用叶草、石头之间的缝隙,随机应变接近解放军,巧妙打死解放军。
几个老越军,这时,扑在地上,向上爬去,还有他们身边有烟子。
他们想利用这一战场条件。

渐渐地两个越军又近了,他们没有再往前,利用一块有半个身子高的石头,悄悄往解放军的阵地上抬起枪开枪了。林连长和他前面的几个战士的脖子、胸部、脸被打中。
一个圆脸、魁梧的老兵看见了,就一阵巨怒,不管眼前的致命危险,一下站起来,跑下去,他想直接跑到下面石头下的越军打死他们。但是被飞上来的子弹击中他紧系着皮带下的小肚皮里,顿时,有两股白花花的肠子鼓露出来。这个解放军老兵扑倒在地上,当场死了。他叫耿天祥,25岁,是山东烟台农村人。

……



     林连长带着一、二排长和两个排的战士打了一天半,两个排的战士基本牺牲。根据林连长命令,让副连长和三、四排的战士们上阵地,又打了一天,也几乎牺牲殆尽,副连长,两个排长等大部分战士战死。
这是他们战斗后的第三天。一个三排战士跑到临时连部向林连长说:“连长,我们副连长、周排长、孙排长都牺牲了。”(三排长周海波,25岁,山西城里人。他在阵地上打到天晚,他此前打死了十多个越军。在天暗淡下来时,周排长看到越军多了,就极想打死越军。他刚抬起身,意图打敌人,被急飞而上的子弹击中胸部牺牲。四排长孙久安,湖南农村人,24岁,1976年参加解放军。在今天上午的战斗中,为了掩护自己战士,头部中弹牺牲。)
林连长立刻明白,现在是连队最艰难的时刻。“一排长,把全部人喊上,上阵地。”
在一边和战士们休整了一天半的李锡文排长马上从临时连部出来,对二十个不到的两排战士喊道“一排!二排!
更我上。”
在林连长的命令下,他的全部战士只有二十多个,又打了一夜一天,到第四天下午16点,他的身边只有七八个战士了。
“连长,真没有想到,我们一个连就剩这些人了。”一个九班长对站在身边的林彬连长说。他的身边一排长李锡文还在,还有韩宝根。现在,李排长负责这八个战士。
他(林连长)心里也难受,第四天了,自己的战士,一个个如星星在他们的眼前消失了,在面前的八个战士非常的身心俱疲,都意识到:他们二连会战死在这里。他们想好了,即使是死了,也绝对不能让越军攻上来。
此前,一排、二排的战士、指挥官都牺牲的没有几个人了,林连长把预备的三,四排安排上阵地,还有副连长、指导员也参加了,又打了一天。解放军的三排、四排都战死得来只有十多人,就连李副连长、指导员也牺牲了。现在是第四天下午,阵地上只有林连长、忧伤的韩宝根、一排长李锡文管理下的八个战士。情形十分的严酷: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情况,更不要说增援的人来。林连长马上对自己战士们说:“同志们,尽管我们只有十个人,就是这样,我们也不能让越军占领我们的阵地。”
九班长段鹏说:“连长,我们不会让越军称心的。”
“对。在下次战斗中,进攻我们的越军还很多。”
“连长,就是敌人更凶恶,到时,我们和他们拼了。”又是段班长说。
韩宝根听到连长、三班长的话,觉得也是自己生命的终点。他想道:这么多战士死了,他们都做到了革命军人的责任,我也要做到。
   这时,越军要攻近了。
九班长段鹏脸上、身上有血土混着,他一个苹果形脸从打仗到现都一脸通红,他身材壮实,一米七,是江苏南京人,23岁。
这时,他趴在阵地上,一脸沉重,此时的每一刻,对于他和大家来说在死亡的路上。他什么都不想了,也不想身后的一切事。他抬起冲锋枪,把自己健壮实诚的身子略抬起,极力向下面的在几乎摆满山腰的越军积极射击,好像通过这样的方式,在消耗敌人的兵力。
此时的解放军九班长段鹏看到在眼下山腰坡上,有不少的戴着圆盘帽的越军,正如一个个凶恶、狡猾的野狼朝只有十个人的解放军攻上来

。段班长趴在阵地上,手持冲锋枪对着越军射击,他看到自己打出的子弹把下面的敌人打翻、倒地,还看到有几股血在几个越军的胸部、脖子上飞起来,还有,一个在一旁的越军的圆盘帽上还溅起一点血。
顿时,被打中的越军,由于受到解放军的教授在军事战场思想战术的影响,马上散开,不再扎堆,这样,想把他们一次性消灭就更难了。
解放军班长段鹏非常灵活,他就马上改变想法,专门打还在往上攻的别的越军。

趴在石头和草下面的越军,看到段班长几乎是半起身,人几乎扑着身子向下面射击。就拿出一手雷向段班长投来。由于有烟气,手雷在阵地上爆炸了。段班长身子被炸得鲜血淋漓,被弹出落在阵地后的地上,又滚落下战壕里。
他的一个战士小曾,看到自己班长脸、身上是血,就马上回身,要帮自己班长包扎。段班长在极度痛苦中,立起来,把阵地上的手榴弹连续投向越军,马上,自己有血的胸部被打中,倒在战壕地上,牺牲了。
看到自己班长死了,还有看到多个战士都战死了,已经决定和敌人奋战的战士小曾,顿时被倒在自己脚下地上的一个肚皮、胸部有血如泉水涌出来的战士的情景再次震动。他马上放下步枪,取下腰后皮带上的手榴弹投了三枚,手榴弹刚爆炸,他刚要蹲下,被下面的一个越军看见;这越军迅速用冲锋枪朝着战士小曾射击,多颗子弹打中了小曾的头,他倒在自班长身边,马上就死了。

一排长李锡文看到两个战友在几分钟不到就死了。情不自禁地被一股即刻打死敌人的巨大冲动影响着,他抬起身来,就用手枪向下面的敌人急开枪
什么都不忌惮了,反正都要死的,在死前,能打死一个敌人就算一个,就是即刻被敌人打死就算了。他在这样的心情里,刚打了几发子弹,被急飞上来的越军子弹击中肚皮、小肚皮,身子晃了几下,胸部又被打中,李排长就牺牲了。
接下来,阵地上的战士都战死了,就剩下林连长和韩宝根。
林连长对韩宝根说:“韩宝根,现在只剩我们两人了。”
显然,两人都认识到:真正的死亡到了,就在不久。
目光充满青春年轻的、忠勇的韩宝根说:“连长,你别说了。就是打到最后,我也要和敌人拼了。”
“韩宝根,你是知道的,我们解放军绝对不能投降敌人。”
“连长,我知道。”
“你看,越军上来了。”林连长说。
韩宝根即刻把步枪马上端起打死了几个越军;

他准备用手榴弹,刚起身,就被飞上来的一颗子弹击中胸部。他一下倒在战壕里,不能再战了。

林连长一阵愤怒!他抱起机枪趴下,把即将冲上来的越军打死,这样,他打了十多分钟。这时,他继续开枪,被一颗子弹打伤了头;他坚持战斗。这时,他看到有部队从山上跑下来,他知道增援部队来。

不久,来了两个连把越军消灭了。
二连除了重伤的韩宝根、林连长,其他解放军战士、指挥官全部战死……


标签:那些 阵亡 战友 兄弟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