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原创)远山之爱(长篇小说连载)(十五)

时间:2018-4-17 3:47:09   作者:栗菡泽   来源:琴台雨巷   阅读:125   评论:0
内容摘要:伟的家在秀儿家后边。天快黑的时候,秀儿在路口等晓伟。晓伟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学了木匠,每天早出晚归,跟着师傅在附近做活,一般都在这个时候回家。晓伟本有一个很幸福的家,他有两个姐姐,母亲很勤劳,父亲在县农机站上班。因为父亲有正式工作,家里有稳定收入,生活一直不错。俗话说:天有不测风...

远山之爱(长篇小说连载之二)(文/栗菡泽)


远山之爱

(长篇小说连载二)

作者/栗菡泽


作者简介:栗菡泽,原名栗惠丽,女,汉族,高中文化,企业员工。1969年5月9日,生于河南省临颍县。自小酷爱读书,梦想踏入文学殿堂。但因能力有限,努力不够,年近半百一事无成。于2013年着手创作长篇小说《远山之爱》,2014年5月完成。完成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身患多种疾病,更于2016年查出恶性疾病中晚期直肠癌,治疗至今。因病痛及放化疗副作用,已难以完成更深层的修改。现推出不成熟的作品,聊以自慰。


故事梗概:群山环抱的山村,生活着淳朴善良的远山儿女,一代又一代远山儿女演绎着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不管命运如何改变,不管身在何方,他们心中始终眷恋着美丽的远山。


     第十五章


伟的家在秀儿家后边。天快黑的时候,秀儿在路口等晓伟。晓伟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学了木匠,每天早出晚归,跟着师傅在附近做活,一般都在这个时候回家。

晓伟本有一个很幸福的家,他有两个姐姐,母亲很勤劳,父亲在县农机站上班。因为父亲有正式工作,家里有稳定收入,生活一直不错。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那年暑假,晓伟的爸爸开着农机站的拖拉机出车时出了车祸,当场身亡。

父亲去世的消息,对晓伟的母亲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母亲当场瘫倒在地,不省人事。晓伟虽然精明有主见,毕竟还是个孩子,他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只会看着父亲的遗体流泪。

那段日子里,山伟和其他四个弟兄轮流陪伴着晓伟。他们知道自己也没能力帮他,只有陪着他,安慰他,帮他度过难关。山伟几乎是每天都在晓伟家,山花依然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后边。她好像一下子长大了,不再撒娇,就跟在哥哥身后,哥哥们流泪她也默默流泪。看晓伟伤心得很了,她就像个小大人一样,拍拍晓伟的手,似乎是在安慰他。

好在农机站处理事故的领导,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他们也可怜这孤儿寡母的。这样的事故,怎么赔偿是有规定的,他们尽量按最高的标准,可给可不给的都给了。那时大姐已经二十岁,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二叔也是个立事的人,他们两个就支撑着办理了父亲的丧事。

丧事办完了,赔偿的钱也拿回了家。唯一没有决定的,就是农机站给的那个招工名额怎么处理?看着混混沌沌的嫂子,二叔很无奈,他觉得自己做不了这个主。那时能有一个国家正式职工的名额,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那是铁饭碗。按说是该给侄子,他是他们家唯一的男孩,可他年龄小,还在上学,二叔比较倾向于大姐。通过办理丧事,二叔觉得侄女是个很有本事的女孩儿,遇事冷静沉着,考虑问题也周到。哥不在了,嫂子是个没什么主见的人,撑起这个家,把侄子抚养成人非侄女莫属。

他试着和侄女商量,可侄女不同意。她说“给晓伟留着吧,等他长大了让他有个稳定的工作,有个铁饭碗。我是老大,我不能抢属于他的东西。”

看到侄女这么懂事,二叔很感动。他想,侄女毕竟还是个孩子,考虑问题不长远,等晓伟长大了,不定是什么情况呢不行,一定要说服她,她能挣钱了,撑起了这个家自己也就放心了。

于是他苦口婆心地劝侄女,一点一点的跟她分析,让她明白这中间的利弊。大姐拗不过二叔,也不那么坚持了。二叔又找来晓伟,给他讲了事情的经过,晓伟也觉得二叔的想法对。他自小是被父母,两个姐姐捧在手心里的人。父亲不在了,他觉得自己从幸福的巅峰,落到了地下,他还没来得及考虑未来。生长在农村,虽然自己家经济条件好一些,但左邻右舍经济拮据的家庭很多,他已经多多少少懂得了生活的艰辛。母亲是个老实没主见的人,家里一直靠父亲。二叔说的对,这个家需要姐姐支撑起来。再说了,姐姐对他那么好,即便是属于自己的铁饭碗,给了姐姐他觉得也应该。

经过二叔和晓伟的劝说,大姐答应了接父亲的班,去农机站工作。晓伟和二叔陪着姐姐办好了手续,大姐看着懂事的弟弟,心里很难过。她对二叔说:“叔,你放心,我一定照顾好我娘,晓伟还有我妹妹,只要有一口吃的,我就不会让他们挨饿。”

二叔流着泪点点头,感觉松了一口气,哥哥活着的时候没少接济他。如今哥哥不在了,经济上自己帮不了他们,只有在事儿上多为他们孤儿寡母费点心。以后的路还很长,大侄女上班挣钱可以供侄子上学。侄儿聪明,学习很好,要是考上了大学,侄子不也有了铁饭碗?一举两得,这样的安排也许是最恰当的。

二叔没想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应验到了自己的家。起初他们都认为晓伟的母亲,是一时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过一段就会好。但他们没想到,这个女人老实心眼儿小,没了丈夫,她觉得天塌下来了。以前家里的事她从来没做过主,都是丈夫安排。儿子还没成年,三个孩子长大了要结婚,生活中会有很多琐琐碎碎的事,她觉得自己应付不过来,没有丈夫她活不下去,她想到了逃避。她认为不是她不愿承担责任,是她承担不起,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一个闷热的午后,大女儿去县农机站上班了,二女儿和儿子去给玉米上化肥去了。她在心里对儿女说了无数遍对不起,然后就用一根绳子把自己吊在了房梁上。等二女儿和儿子回来时,她已经成了一具僵硬的尸体。

两个孩子回到家,看到母亲惨死的样子,一下子瘫倒在地上,不知所措。老天对他们太残酷了,不久前他们还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就成了孤儿。他们仰头看着母亲的遗体,晓伟无声地流着眼泪。父亲去世后,晓伟好像一下子长大了。他觉得自己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子汉,自己要坚强勇敢,要为母亲排忧解难。只有这样,老实懦弱的母亲,才能好好活下去。以前因为小,又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姐姐和父母从不让他干农活,自父亲去世后,他坚持和姐姐一起下地干活,拔草施肥,只让母亲守在家里。他以为母亲心里的创伤会慢慢好起来,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二姐在嚎啕大哭,因为父亲去世,母亲和姐姐经常这样大哭。路过的乡邻听到哭声,只是同情地叹叹气就走了,没有人想到又发生了意外。

两个孩子就这样哭着,甚至忘了把母亲放下来。   

这时,山伟带着那几个朋友来了。这个时候正是给庄稼追肥的季节,他们都要帮家里干点活,因此就有两天没来了。实在不放心,从地里回到家,他们没顾上吃晚饭就过来了,正看到这一幕人间惨剧。几个男孩儿一下子也慌了,只是看着晓伟流泪,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山伟沉着冷静,他吩咐家也在王家庄的老大去叫晓伟的二叔。然后把晓伟从地上拽起来,让二姐找来席子和被褥,又指挥着另外几个孩子一起,慢慢地把尸体从房梁上解下来。

等二叔二婶带着一帮子乡亲赶过来时,山伟他们已经把尸体放在席子上盖好了。看着哭得死去活来的孩子,在场的乡亲无不伤心落泪。二叔安排人骑自行车去县城叫大姐回来,乡亲们就开始商量怎么办丧事。

夜已深了,大姐和得到消息的农机站领导,坐着农机站的车回来了。农机站的领导很同情这三个可怜的孩子,给他们带来了抚恤金,并表示以后他们尽量多照顾孩子们。

二叔知道大姐是个有主见的人,就问她怎么办事?大姐说:“娘很可怜,要给她买口好棺木,别的能省就尽量省吧,以后晓伟要花钱的地方多了。”

这里的风俗是丧事宜早办,讲究让死者入土为安。第二天,在二叔和村里德高望重的财旺爷的安排下,买来了棺材,准备了一应物品,于午后把晓伟娘和爹葬在了一起。办丧事用不上小孩子,那天山伟带着拜把子的四个哥哥,手里牵着小妹妹,远远地看着王家办丧事。看到晓伟哭得伤心欲绝,几个男孩子泪流满面。山花哭得声嘶力竭,她小小的心里充满了恐惧,晓伟哥哥没了爹和娘,以后怎么办呀?那一刻,她觉得她想跑过去抱抱晓伟哥哥。

办完了丧事,姐弟三人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儿。农机站领导让大姐在家休息一段时间,照顾弟妹。晓伟对领导说:“不用了,你们这样照顾,我们已经很感激了。大姐刚上班,不能影响她工作,我和二姐能照顾自己。”

看到一向娇生惯养的弟弟这样坚强,大姐心里感到很安慰。

一边的山伟也给大姐说:“大姐,你放心吧,家里有事儿了我们都会帮晓伟的。”

“山伟,谢谢你,总是帮我们家。”大姐哽噎着说。她是个要强的人,做什么都力求做好,领导很看重她,让她去学会计知识,准备等老会计退休了让她接替,她怎么能耽误学习呀!

她知道弟弟的这个朋友,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也听二叔讲了他在处理母亲的事情时,沉着冷静的事,感觉有他的帮助会好得多。

多少年后,山伟在官场已经混得小有成就。晓伟和山花说起当年的事情,还很佩服地对山花说:“山伟自小就和一般的孩子不同,遇事少有的沉着冷静,很小就有领导才能。那时二叔就说,他长大了一定不一般,二叔的眼光不错,事实的确如此。”

(因身体原因,没能及时更新,敬请谅解。三月初,经CT检查肺部有炎症,又出现视物模糊现象,经检查系白内障及放化疗期间血糖控制不好引起的眼底出血,水肿,黄斑病变,一直住院治疗,现已有好转。谢谢各位老师对我作品的关注,您的每一次关注对我都是莫大的鼓励。我的QQ号:954883633,微信号:LL19690509欢迎各位老师指教)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