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花冈 第十四章 国军连长耿波

时间:2018-7-26 10:11:29   作者:桦林边缘   来源:琴台雨巷   阅读:48   评论:0
内容摘要: ……”张排长连续而催着喊道,战士们就依次序趴在寨墙上,用的时间不长,一排48个战士就在村边正面形成了一道防线。然后,战士们开始轻松地聊谈。这时,老国军战士28岁的杨有钱,不仅自己摆好了步枪,还对几个新战士说:“小胡,小李,摆好枪。注意看看子弹。”“嗯,杨大哥。”“不要怕打仗...



      ……”张排长连续而催着喊道,战士们就依次序趴在寨墙上,用的时间不长,一排48个战士就在村边正面形成了一道防线。然后,战士们开始轻松地聊谈。

这时,老国军战士28岁的杨有钱,不仅自己摆好了步枪,还对几个新战士说:
“小胡,小李,摆好枪。注意看看子弹。”
“嗯,杨大哥。”
“不要怕打仗。军人生死有命。我们是打小鬼子的,死了也是光荣的。”杨有钱说。
“杨大哥,我看你一点不急!”小胡看到杨有钱觉得他非常沉着说。
“现在,可以急。等到了打小鬼子时,就不要慌,要尽量多打死几个,这样,自己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嗯,杨大哥。”
由于他们之间把寨墙做为工事,就不用挖战壕,有些寨墙专门修了可以挨近墙头的土块,可以躲,可以射击,而两米的寨墙下是非常斜陡的村坡。坡脚下有一道三角壕形式的一陷地,能把坦克等陷进去。
其他是洛河(洛河从北到南)
还有几个战士,我们需要说一下。
     一个23岁的战士叫戴柄,有些高,容貌长得非常英气,身子敦实。他身边还有一个性格孤僻的战士,只是看着他两人说话,自己没有话说,这个老实憨厚的战士,呆在他两侧边的斜地上,
他就周书理,团脸。还有一个战士叫刘七来,脸上总代有开朗的神色,显得开朗,个子中等,身子瘦些,他爱说。
“没有想到,我们最终还是被派来守西河池。”戴柄说。
“我们是军人。当然是要听从命令。”站在寨墙旁的一班长郑有田,一个28的老班长。他一有时间就抽烟,一短烟杆上掉了一个小烟包。他好身财,体宽,一根牛皮带紧系在他有些鼓圆的肚皮上。他好像听出了戴柄话里不满的声音。就又说:
“戴柄,你好像不满?”
戴柄嘴巴一嘟,英气的脸阴着说:“班长,蒋委员长的那些嫡系部队几十万的人,为什么不派来守洛阳城?”
郑班长说:“我听李指导员说,他们不在洛阳城里了,往西撤,要在西安、潼关布防。城里就留下川军部队,64,65师这些杂牌地方部队守城。”
“这城能守的住吗?”刘七来问。把他一张瓜子脸,凑过来非常关注地问。这事关系着他的命运。
他又问:“这行吗?”
郑班长听了,心里也不平。但是,他觉得既然喊大家来,就要坚决守住。就把他的烟杆还是含在他的红殷殷的嘴里,嘴就一张一闭抽烟,就像一条边张嘴,边游动的鱼。
“我们不要去讲那些,那些跟我们没有关系。上面让我们在这里守十天,阻击日军进攻洛阳,我们就是死,也要守住。“郑班长说。
两战士闭口了。他们又继续聊别的……
    战士们都按照耿波连长的命令在村子的周边进行布置去了,就如一个人刚到一定地方,在那里的镇或什么一个旅馆住下后,才能安心地游览一样。做好军事作战一起准备的耿连长心里安定了。他在一时安静的临时连部坐了很久。事实上,对他和他的战士们来说,这个连部,还有架好的电台等,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了。他去团部开会,他们团长对来开会的连长们说,他们当然还有一些部队,守在城里,事实上就是死。只是这个命令只有连长们知道。就是说下面的人包括排长、班长、士兵都不知道。耿连长获得的命令是一一一坚守十天。当然,耿连长是不会违反上面的指示。他是心里清楚的,他和他的五连全部官兵这次是死,是包括他在内的。但是,他并不多想,只想全力对付鬼子。想到这里,耿连长觉得还是应该去战士们守卫的寨墙上看看。就对警卫员、电台员等说:
“我去阵地上了。有什么命令,就到阵地上找我。”
“是,连长。”
然后,耿连长和警卫战士小刘走出了连部,向村子正面的阵地走去。这时,忽然走在非常安静的、没有人烟的村民的破旧房子的呈土黄色村道上,看着一间间没有人的或关得严实的房门,想到这一切是日本鬼子缘故,耿波连长心里的愤愤的。他想道:要是我们的军力在强大就好了,我们老百姓就不会离我们而去。哎!”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上一篇:红军连长王志峰  第二章遇到白狗子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