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园地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时间:2018-8-13 18:06:30   作者:红尘烟火乱云妆   来源:作者原创   阅读:172   评论:0
内容摘要: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轻轻翻开案头的台历,时光忽已盛夏。岁入酷暑,春已走远。耀眼的阳光在树影间穿梭,斑驳的光亮,碎了一地。火热的风萦绕在窗前屋后,恍恍惚惚,思绪已然循着来时的心路飞向远方......那年,端坐于春天的枝头,像一首小令,押着低低的韵,清浅而淡雅。清风缱绻,一树一树的芬芳便沿着桃花飘舞的柳岸,一路馥...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谁知桃花心?

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轻轻翻开案头的台历,时光忽已盛夏。岁入酷暑,春已走远。耀眼的阳光在树影间穿梭,斑驳的光亮,碎了一地。火热的风萦绕在窗前屋后,恍恍惚惚,思绪已然循着来时的心路飞向远方......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那年,端坐于春天的枝头,像一首小令,押着低低的韵,清浅而淡雅。清风缱绻,一树一树的芬芳便沿着桃花飘舞的柳岸,一路馥郁,直开到遥远的天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拈花拂柳,款款而行,满城尽是春天的味道。

 一直不怎么喜欢春天,怪她太过喧闹,太过炫丽。然,唯独深爱桃花,一季桃花,浅浅吐蕊,静静绽放,风入桃林,芳菲缱绻,馨香尽染。盈盈花间,似有似无的笛音在风中徘徊,随手抓一把桃花娇妍的色彩放在心里,将满心凡尘搁浅在时光里,那些向晚的往事,便转山转水而来,静静的泊在身边。回忆好似一条清澈的小河,悠长,久远,载得动过去,经得起未来……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十里桃花如云似霞,桃林深处的女子,广袖霓裳,长发飘逸,眉目含笑,风华清靡,翩若春风。一举手,一投足,尽显江南女儿的空灵水湄,一颦一笑都带着江南特有的风情与神韵,妩媚,温婉,却没有千回百转的眼风,欲拒还迎的做派,是书卷里熏陶出来的云淡风轻,是正正经经的美。桃夭盏盏,有风从身边吹过,恰似流年。再回首,已然非少年。

 端坐于镜前,洇开满目绯色胭脂。云镜里的女子有着修长的眉,殷红的唇,眼角眉梢皆是妖娆。平日里,极少上这样的妆,总觉得这样的美丽太空洞,也太锋利,还是清浅如烟,雅致淡然,素影飘逸更适合……然而,艳丽也好,清馨也罢,终归是流年易逝,红颜易老;所以无论是风采依旧,还是昭华不再,谁的人生不是从红颜到白首的过程?谁又可以在汲汲的时光中随意的留住自己不老的年华?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春天应该是一幅浸染着生命之色的灿烂油画,她饱含着人生的繁华和美丽;也书写着人生的无奈与寂寥。更何况,美丽,往往不会太过长久,恰似烟花,虽然绚丽,虽然明亮,却总是在弹指回眸之间,刹那芳华。一如无尽缱绻的桃花曾静静的绽放,却在一场风雨过后,陨落如飞絮,缠绵的飞舞飘零。无声的捧起一掬,粉嫩的边缘已卷起些许微微的枯黄。隔着飞扬的花瓣,踏过满阶残红,疾风拍乱了三千青丝,唯见桃花三三两两的落下,氤氲着残败的美丽。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风起了,遥遥的,满树的桃花摇摇晃晃,四散奔流,魂飞魄散,一些花瓣随风飞起,纷纷扬扬,漫天飞舞。一场大雨飘过,粉色的花瓣便在窗外飞旋轻舞。水天云烟里,桃花万千,飞乱红,千树桃花,落尽。一曲“乱红”,流淌过寂寞暮春,在最悲痛的苍凉里,摇曳成最扣人心弦的孤寒。岁月荏苒,散落的花瓣,飞扬的柳絮,一起随轻风吹过,徐徐拂来一肩满身,落在眉间心上,怎么落都落不完。告别了那个久远的黄昏,春已远去,桃花已飘零,春天是那么短暂,如同那一场的飘飘洒洒的桃花雨,如梦如幻,未及滋润心田,便已匆匆远去。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桃花的花期极短,一如灿烂的青春。陌上花开,依旧姹紫嫣红,只是那只在红雨章台间翩跹的蝶儿已在繁花间越行越远。天籁无声,风华流转,年年花事,开开落落,入眼处,花瓣纷纷飘扬,新的轮回又将开始。年华渐渐向晚,花样的女子长发已然及腰,可是,许下“莫失莫忘”的那个人呢?是宁愿醉卧十里桃林忘尽前尘,还是情深不渝三生三世寂寞守候?

花开过,岁月不曾留香,摇曳的风,让梦挂在树上,望穿秋水。那一年,春日寒,少年白衣衫,手执玉笛裁光增花色,桃花弄影筑花魂。这一年,春已来,我独自守着岁月的轮回,等待那千年的梦,蓦然回首,青春的花,在那烟雨蒙蒙中遗失了心,却在这和煦的阳光里找到了魂,终于了悟了那埋藏已久的痴心。长风掠过浮云,一晃眼,已过千年,只是曾忆当年华少,茶靡早,花事已了。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一年花开,一年花落,有风吹来,满树的繁华纷纷凋零,落叶似蝶,穿梭在时光的长廊里,翩飞,炫舞。看着风萧叶落,一颗淡然的心不由得添上些许凉意,些许感伤......风中的女子静淡若水,和舞动的叶,轻浅的风一起入诗、入画,和缱绻的思绪一起入心、入梦……风催花落醉挑灯,枕上清寒入梦深。墨韵如烟,氤氲了有梦的日子。本就是活在梦里的女子啊,梦里花落知多少?

 枕一朵花开,念一段过往,看一场花雨倾城。一朵朵,一瓣瓣,悄悄铺满青石板路,青石板上斑驳的印痕,仿佛诉说着过往的改变与未变,不变的是青山绿水,不变的是沿途的风景,变的是容颜,变的是人心……一抹芳菲落尽时的悲凉和开到茶靡时的忧伤袭上心头……细雨淋湿的是流年的梦,却不知道能不能温润经年的思念?那雨巷深处,打着花伞缓缓而来的婉约女子可还是当初那个纯真的江南少女?那些如烟的往事,那些爱,还会不会在梦里峰回路转的相逢?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岁月长,衣衫薄。白衣白裙,在无花的桃树下小立,一卷书,一叠笺。低眉,有白玉翅膀的小蝶,翩掠而过,四下舒缤的裙幅上,寂染着斑驳的暗影,静的荫,静的裙,静的人儿,以致觉得笔在书笺上的漫行,亦是静的。有音乐从什么地方慢慢流淌过来,是一首经典的英文老歌,忧伤缱绻的调子,让人莫名的黯然。想着那些曾经惊艳了流年的粉色桃花,已然在风刀雨剑之下芳踪渺渺,心里不由得涌起阵阵悲凉……其实,美是无法掠夺的,美更是无法霸占的,美只会像夕阳一样,越来越淡,越来越浅,慢慢的消失在地平线的那一端……而生命本身就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在历史的长河里,美丽,却不长久......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总觉得时间不是均匀的流动着的,而像杯里的冰块,一大块满满当当,动也不动。昨天,今天,明天都差不多。可是有一天,心里的那个人突然不见了,变戏法似的,一下子从生命里消失了,冰块一点一点烊成了水,时间从那时起,才慢慢流动起来,越流越快,昨天忽的变成了今天,今天却望不到明天……我的生命本来平凡,在小小的世界里,一个人看雨听风;一个人赏花开殇花落;一个人承载所有的孤独。只是因为那一日在桃花树下,听君一曲,潜意识里,莫名其妙,就觉得应该记住这么个人,然后,自己都不察觉,却在某一天突然恍悟,心里面原本有一张这样的底片。那个影,淡淡如烟,始终在陌上的时光里,牵念如初。

 

一直很害怕经年这个词,貌似经过多年,世界依然如昨,天空依然灿烂,花儿依然烂漫,而唯有自己老去……时间可以轻易的把青春剪成烟花,弹指之间落尽繁华;时间也可以随意改写春夏秋冬,一挥手,一转身,灼灼桃花,香消玉殒,飘渺如烟。大江东去,几曾见黄鹤归来?时间匆匆流光,经世的尘埃是否会湮灭那些年里桃李芳菲的美景?虽说年年春去春又回,桃花依旧笑东风,可是青春啊,却只是一场美丽的烟花梦,梦醒,时过境迁,万物成追忆……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时光匆匆,弹指一挥间。人生是一场远行,一路的风风雨雨俱沉淀在心底,只是不知道幸福可还记得来时的路?在过去的那些年华里,封印的都是些细枝末节的琐碎小事,却承载着人性的真善美,却有着扣人心弦的感动。却都是用纯净的心灵演绎的“曾经”……曾经啊,终究是回不了的过去。当你刚刚领略到身处的境地是多么美丽旖旎,多么纯真静好的时候,转瞬之间,她已然与你擦肩而过,消失在无法触及的远方......

岁月太深,多少繁华起起落落皆成云烟;时光太浅,多少守望聚聚散散物是人非。是谁说地久天亦长?谁又说昨昔已经被时光埋葬?虽说那些青涩又美好的过往会随着流年的远逝而淡去;虽说回忆的扉页会随着时光的流走而泛黄,而那些生命里的点点滴滴,会永远封存在心里,偶尔化作一段段多情的文字,被收进岁月的长卷。尽管只是红尘紫陌一过客,毕竟这个世界曾经来过,这个人间曾经恋过,有些景曾经醉过,有些人曾经爱过,有些记忆日久弥深……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落浅墨,执瘦笔,乱红入诗葬花魂;酒满壶,茶半盏,心韵入赋说情痴。鞠一杯忘情水,渐渐远离了诗意斑斓,那只是曾经的一段温婉,将伤感深深埋在心底,在人海中孑然而行,于清风里独自品味人生的苦涩。早已过了做梦的年纪,然而,梦醒之后,只剩下无语。那些深藏在心底里的话并不是故意要去隐瞒,只是不是所有的忧伤都可以诉说,所有的疼痛都可以呐喊……微笑着在岁月里策马而过,淡然面对时光的流逝,不矫情,不做作,不言超然出尘,孤芳不自赏,留一生风骨峭峻于红尘俗世,与云淡风轻相守相望……千言万语道尽,我其实也只想告诉你……我知桃花心。

谁知桃花心(文/红尘烟火乱云妆)



标签:谁知 桃花 花心 红尘 烟火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上一篇:逝水凝心托远梦
下一篇:没有了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