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十)

时间:2018-11-15 10:50:42   作者:桦林边缘   来源:琴台雨巷   阅读:63   评论:0
内容摘要: 吃过中午饭。下午是:练习射击。还是新兵和老兵一起训练。欧阳雄学会了队列训练,心里也高兴!就跟自己终于学会了一门技术。还有接着学射击,以后,还有很多。他想道:我要好好学习,学到手,这样,一旦有战争来临了,我就会拿起枪,保卫自己国土和人民。当武班长把射击的基本要领都跟战士们讲了,...



    吃过中午饭。下午是:练习射击。

还是新兵和老兵一起训练。
欧阳雄学会了队列训练,心里也高兴!就跟自己终于学会了一门技术。还有接着学射击,以后,还有很多。他想道:我要好好学习,学到手,这样,一旦有战争来临了,我就会拿起枪,保卫自己国土和人民。
当武班长把射击的基本要领都跟战士们讲了,接下来就是练习:瞄准。武班长就挨个从端起7斤重的步枪,在英气军帽帽檐下,一张张白里透红的脸的战士面前,一个个看,他这样是想对战士们出现的错误,好给予当场纠正。他声音平和地跟战士说,他非常尽心地想让战士们一个不少学好射击的要领。对一个身子健壮,个子有点高,脸略黑眼光稳重的新兵说:
“曹建强,你要记住,枪要端稳。要睁左眼,闭右眼。重点是要看枪管上的准星。只要是你把它瞄准了,就能打中敌人的部位等。我们射击,主要是在十米内能打中敌人心脏部位为准。”
“为什么是这样?”曹建强不解地问。
武班长好像有自己对于这个技术的理解。他回答:“在十米内打中敌人的心脏,就会打中这一距离内的敌人其他部位。这对于消灭敌人,保障自己,是非常重要的。”
“可是这什么时候有战争呢?”曹建强非常好奇问。
武班长把他发红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似乎他一感到茫然。就说:“你我不要想这些,你要记住,我们作为一个解放军战士,第一,要很好地掌握这一门技术。这样一旦有什么打仗,就会坦然面对。”说道这里,武班长跟安慰似的又说:
“当然,没有战争,我们也要练好军事本领。等以后从军队转业了,我们进入一个工厂、机关企业工作也有好处的。但是,”武班长口气提高了,主要是强调,“现在中国并不太平,苏修还在我国的北部增加兵力,看来有打仗的可能,我们要尽早学会军事技术,一旦喊上,就要上。”
“嗯,我知道了。”
“要好好练。”武大文班长说。并爱惜地拍了拍新战士曹建强的肩膀,很想自己的战士都及时掌握这一军事本领。然后,武班长向站在这边一排的战士走过来,都是在英气的绿色军帽帽檐下,端着抵在自己肩窝的沉实步枪,斜挨近枪栓部位上的一张张非常认真的脸的战士们。在战士们身边慢慢走过来。他这样,也是想看见战士们有错误的操作举动时,好马上纠正。他走过来了。
   站在末尾的欧阳雄更加认真地瞄准枪,他觉得自己在看准星上,端枪动作上都会了。
这时,他斜着挨近枪栓的在绿色军帽下润泽发红的脸,以及这时,他恰好看到了渐渐走近的武班长还是平和略剽悍的脸,在他缓慢走过来的步伐中,他身子遮住白明明的光线的显得丰满胸部下,有些发暗的紧系在他肚皮上的皮带带扣环随着他的走动在闪耀着白亮亮的光。我们的解放军是那样威武剽悍而可爱!
解放军班长武大文看到欧阳雄的神态、眼神、动作,非常的稳重。这一感觉使他认为:欧阳雄应该是新兵中最好的苗子。
“欧阳雄,你要明白:你不是为了打枪,而拿上枪,你要想到,当你的跟前有敌人时,你首先要及时打掉他们。
“嗯。”
“你要清楚只有消灭了他们,你才能活。”武班长在跟欧阳雄讲射击的感觉和意义。
听了班长的话,欧阳雄觉得自己又增添了除了枪以外的知识。
“打枪重要的是要打准,反应要快,举枪动作比对手快,要沉着,为此,你必须多练。”武班长又说。他是想把自己在这方面的射击感觉都全部讲跟欧阳雄听。他知道,他(欧阳雄)会是一个好的解放军战士。
然后,他看了五六分钟,才从欧阳雄身边走向别的战士……
    第一天下来,又练习了一下午射击,大家几乎一直都练习关于射击技术的动作,如:提枪、端枪、瞄准、射击等一连贯动作。有七斤重的步枪在这样规定的动作训练中,重复做了不知多少次了,还有上午的队列练习使这些新兵手臂、腿、腰酸痛难受。明天还有练习,一些科目如:匍匐等。有些新兵就觉得累。尽管欧阳雄练得狠,更是全身痛,这些主要是他端步枪的时间更长,腰几乎挺着,双手和意识都合在一起用。关于明天训练,他感到到时自己会身子痛,可是,他就是要跟紧训练,他想自己一定要刻苦才是,这样,他才能早点掌握军事本领。到吃晚饭,他觉得自己双手手臂一用力就累痛,腰椎发硬,端碗吃饭就手抖。
    欧阳雄总觉得自己腰椎有石子般的隐隐硬痛。欧阳雄早就听自己的爸爸说过军事训练十分的累,他这时才感受到了。可是,他在心里告诫自己:欧阳雄,再累也要坚持,一定要多练,这样,你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解放军战士。想到这里,欧阳雄就还想训练,他又想起自己的父亲说过当军人很累,特别是军事训练,打仗只是生死的问题。他父母是东江游击队员,一度与日本鬼子战斗过;也把在香港的进步民主人士护送到广东内地,其中有不少的游击队员牺牲了。小时候的欧阳雄非常尊敬喜欢革命老前辈和英雄,也想自己能成为一个革命军人,他希望等自己长大了,当一个人民解放军战士,拿枪保卫祖国保卫人民。

这时,他左右手臂都不舒服,一动就酸痛、乏力。他想道:这还是第一天训练,明天还有,以后还有,会更累的。嗯,不管怎样,不管如何累,我一定要熬过去。他想到这里,看到了武大文班长双手端着一盆热水为那些新战士,班上有7个,一个个让他们烫脚。据说,第一天军训,就会有战士腿脚酸麻,烫一下脚,到第二天就好,这样便于好训练。武班长让他们洗脚,等他们洗过后,就再次为他们端去倒了。这邱作兵从欧阳雄的上铺下来,往他身边外些的两对排红色高低床下中间的过道走过去;邱作兵看到武班长又端着一盆水走到了黄亚楠的床边,让黄亚楠洗脚。
心里不高兴的邱作兵走到刚站起的班长身边,双手插在军裤兜里,他想逗如一只公猫的武班长。就似笑非笑说:
“班长,你怎么只跟新兵端水,怎么不跟我端水呀!”
武班长没有开口。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