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二十四)

时间:2019-7-3 11:29:48   作者:桦林边缘   来源:琴台雨巷   阅读:30   评论:0
内容摘要: 又到一个月底了,连里要评四好排长。一排长薛东觉得自己是没有希望,因为,他敢和连长对着干。虽然,吴连长嘴里不说,心里一定跟他记着的。他知道自己连长已经对他有成见了。下午,他,还有二排长、三排长、四排长、炊事班长被喊去在连长办公室开会,还有二连指导员丘华。在各个排长都汇报了自己排...



    又到一个月底了,连里要评四好排长。一排长薛东觉得自己是没有希望,因为,他敢和连长对着干。虽然,吴连长嘴里不说,心里一定跟他记着的。他知道自己连长已经对他有成见了。下午,他,还有二排长、三排长、四排长、炊事班长被喊去在连长办公室开会,还有二连指导员丘华。

在各个排长都汇报了自己排里的训练生活管理和思想表现,比如:排里的军务管理,战士的思想行动、学习等的情况完了后。
然后,看来有文学气质的精明的、中等身材、有些壮实、一副方脸30岁的解放军指导员丘华说:
“综合大家的表现,都非常好!我现在提议:由于二排长罗泰安的班排在各方面做得还好,这个月的四好排长应该是二排长罗泰安。”
吴连长喝了一口水,却说:“一排长人不错!他在班排管理上奖惩分明,每一项工作都做得扎实。”
丘华指导员顿时不悦!他嫌薛排长对吴连长不尊重,还脾气恶劣,就一下嘴往右边溜动一下,看到他不希望看见的人和事又来了。
三个坐在门边长凳上的二排长罗泰安、三排长周锐、四排长袁柱成都没有说话,可表情有些嫌的感觉。而一个人坐在过来些的,墙上有一副世界地图下的独凳上的薛排长听了,觉得连长对自己没有成见,首先在连的党支部会上提议他,心里一热,不禁觉得自己猜疑了连长,心里也对不起连长。这时,他听到了指导员的声音。
此时的丘华指导员有些板着脸说:“一排长工作上不错,就是眼里没有人。”因为他觉得:一排长连连长都敢吼,以后,就会同样对付他。他不想让一排长被选上。就这样说。
薛排长一下就脸红,他立刻略低脸,心里感到难堪;他想跟指导员发作,觉得人家说的是自己的缺点,就感到汗颜。更使他惊讶和感动的是:自己连长还为他说话,当四好排长。
从丘华指导员的口气,一排长薛东感到自己招人嫌。他很想跑过去跟指导员理论,因为,丘华指导员平时除了政治思想上的事,就不太跟他说话。他又听到丘华要喊二排长当四好排长,薛排长就忍不住,忽地从坐在门边墙下的独凳上站起来,快步走到坐在吴连长办公桌对面的满脸正规、打算介绍二排长罗泰安的丘华指导员桌子侧边站住;而丘华指导员好像嫌恶地,看都不看薛东,还把左手支在桌上,放在左边的腮帮上说:
“我觉得,二排长在工作管理上,对待自己的战士热情、友好,人本分老实,军事技术过硬。还有三排长周锐,四排长袁柱成都不错,但是,”脸有些瘦,一双沉稳中带有公正而严肃目光的丘华指导员,知道自己就要谈到一排长薛东的缺点了,可是,说话做事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丘华指导员,还是作了含蓄的说明:
“一排长各方面都行,就是脾气不咋样。”
   一排长听到了,脾气暴躁的他,就把他具有叶子形眼睛和非常英气勃勃的长瘦脸一动,一米八身材,他只要一站,就让人马上感到是一颗挺直的树。
他本想直问指导员,可是他一下意识到:指导员看不惯自己的脾气,可这么多人,自己也不能放肆地想怎样发作就发作。可他还是瞪了指导员一眼,很想一拳把指导员打在办公桌下。
然后,他又听他说:
“我们的战士都是来自全国,他们肯定是有自己缺点。我们的一些老同志,要开导启发他们,而不是简单粗鲁地对待他们。我看见一排一班战士邱作兵,被罚打扫地沟,一问是一排长喊干的。”他说道这里,把眼光对着略低脸的薛排长。说:
“我不同意战士有错,就罚他的做法。我们是人民的军队,不提倡体罚士兵的事出现,这要是传出去,让我们的人民知道了,不了解情况的还以为我们解放军跟当年的军阀一样,往后,谁还敢把自己的儿子送来当兵。还有,这也是违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事。”说到这里,丘华指导员就不看脸红的站在他侧边的薛排长,而把眼光对着在把自己背靠到藤椅上的吴连长。他(吴连长)这时,右手放在发旧的办公桌上,左手放在桌子下的自己大腿上。正直的吴连长就从藤椅里一抬身,说:
“一排长,邱作兵尽管浪费粮食不对,可你也不应该罚他打扫地沟。”他话刚说出口,就看见一排长薛东对着他(连长)喊道:
“你他妈的,趁机整老子。”然后,转过来身,一下就 冲出连长办公室去了。
后来,根据丘华指导员的建议选了二排长罗泰安成为四好排长。
然后,等三个排长走了,在报告上写了定论后,解放军指导员丘华非常理智有头脑的、略显儒雅气质的他说:
“老吴,一排长又该记恨我们了。”
吴连长抬手把自己军帽略扶正一下,说:“我是以事实说话,没有添些来说。”
听了他的话,丘指导员说:“我看见薛排长爱跟你顶撞,还当着这多人,你受得了?”
“老薛就是这个脾气。有什么就发出来,从不在背后搞小动作。”
“你不介意他?”丘指导员问,他看着对面的吴连长目光明亮的眼睛和坦荡的胸怀,觉得吴连长这个人一一一为人实在厚道,心里也更敬重他了。这时,吴连长又习惯抬起右手,抬了抬他英气的军帽帽檐。
说:“我不能苛刻自己的部下。不能因为他让我难堪,我就想法整他。”
说完,就去连队了。
在以后的一些日子,一排长就当着人还是顶撞自己的吴连长;吴连长还是这样,从不把这事记心里,从不记恨一排长,该为他说的,他还是要说,错也要批评。

。。。。。。。。。。邱作兵讲完后,大家都觉得这是第一次听说,觉得,看来这以后,要小心,多听自己长官的话。然后,他们就散开。后来,到熄灯哨的时间,在营房里的战士就在22点半睡了。

接下来,就从第二天星期一起,又是政治学习,上午下午都开会,在晚上的班务会开过后,就是战士们聊天、看书等,只是到了星期六才进行训练。有时还没有。
这样解放军部队的生活大无二至(致),这样过了六年,到了一九七六春夏。


十四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