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园地

永远的怀念(文/马芸芝)

时间:2020/1/3 15:37:04   作者:马芸芝   来源:作者原创   阅读:188   评论:0
内容摘要:序:在千万人中,我的妈妈是极其普通的一个,但在我们的心目中,妈是最伟大的!她的勤俭持家、她的睦邻友好、她的坚韧顽强、她的深明大义都是被众乡邻津津乐道的。妈是一位朴实的农村妇女,但她是中国传统精神的忠实践行者。正是妈妈类的普通劳动者才使我们的社会得以延续和发展。谨以此文中9999个字的追忆来表达我们对亲爱的妈妈的无限哀思...

:

在千万人中,我的妈妈是极其普通的一个,但在我们的心目中,妈是最伟大的!她的勤俭持家、她的睦邻友好、她的坚韧顽强、她的深明大义都是被众乡邻津津乐道的。妈是一位朴实的农村妇女,但她是中国传统精神的忠实践行者。正是妈妈类的普通劳动者才使我们的社会得以延续和发展。

谨以此文中9999个字的追忆来表达我们对亲爱的妈妈的无限哀思和由衷敬仰!

妈妈,愿在天堂安好!



永远的怀念(文/马芸芝)

永远的怀念

/马芸芝


黄叶飘飞,霜寒夜冷!三年一晃而过,恍若隔世!无数次月落日出,无数次夜晚入睡,无数次清晨醒来,我都在问自己:我现在的生活是真的吗?我分明是在做一场梦,一场人生的噩梦!妈妈,三年前,我们永远的失去了您,从此,我们再也没有了遮风挡雨的港湾、没有了温暖的家!

三年来,无论是在外面还是家里,无论是现实还是梦境,您无时无刻不出现在我的脑海。但是,妈妈,我却从来没有勇气面对,更没有勇气拿笔写一写您,这是一种外人永远无法理解的心痛!看天空阳光明媚,我就看到了您慈祥的笑脸;看到任何关于“妈妈”的字眼,我就听到了您的叮咛。坐在家里,仿佛您正在洗衣做饭;走在田间,好像您正在耕种收获……路上阿姨身上穿一件和您穿过的一样衣服会令我泪流满面,吃街上的烙饼也会让我哽咽不止……我羡慕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还能搀扶自己年迈的父母,还能用电动三轮带着他们出去走走。终于有一天,我看到小区附近有一个和妈妈长得很像的阿姨,我和她搭讪,帮她提东西。阿姨的活动时间是上午十点左右,我就尽量赶在十点左右和她“偶遇”。可是,妈妈,被我时刻装在包里的您的照片我却很少拿出来看。我怕,怕我受不了那种心理的悲恸。您的离去对我们而言是一种巨伤!

今天,是您的生日,天气晴好,风和景丽,初冬的暖阳普照大地,令人神清气爽。可是,我的心里却是数九隆冬。今天我向谁祝贺?我只想静静的呆在阴冷的屋子里,追忆您平凡而伟大的一生。



1953年农历十月,妈妈出生在叶县常村镇。那时候家家都很困难,外公家尤其如此。妈妈是长女,下面有一妹二弟,而大舅舅天生残疾,吃饭也需要嘴对嘴喂。外公因为眼底出血双目几近失明不能参加正常劳动,外婆就每天出工挣工分。照看弟弟妹妹的任务自然就落在她的肩上,仅仅读了半年书的妈放下了心爱的书包,每天做饭洗衣割草喂鸡,把大舅舅抱来抱去,白天黑夜照顾,可惜大舅舅不到五岁就夭折了。后来,为医治外公的眼疾,小小年纪的妈牵着外公遍访名医,方圆百里之内都留下了她小小的足迹。无数个夜晚她露宿街头,无数个白天她披荆斩棘、穿行在荒山野岭。功夫不负有心人,外公的眼终于重见光明了,而妈却成了文盲。很多年后她讲起那段往事,没有遗憾,没有抱怨,只是把仅仅读过半年的书一句一句的背给我们听。

后来,妈谨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自小孤苦伶仃的爸爸结为夫妻,爸爸一岁失母,七岁丧父,是年长的姑姑照看长大的,其家庭境况不言自喻,可她从来都不嫌生活困苦。她日出而作,田间地头忙碌,日落未息,灯下缝衣做鞋。农忙时,她面朝黄土背朝天,农闲时,她和爸一样摔泥做砖瓦。老房子上的哪一片瓦没有妈的汗水,哪一块砖没有经过妈的抚摸?邻里乡亲有难,她从来不惜力守财;叔嫂姑侄逢事,她真心实意解决。她是邻居眼中善良勤俭的楷模,她是亲戚心里顾全大局的典范,无论伯父伯母姑姑姑父,无论表姐表哥表嫂表侄,谁都说妈是大大的好人。永远温言细语,永远面带微笑,永远和颜悦色!

可妈的辛劳不易只有自己扛。家庭底子差,爸爸又身小力薄,经不起折腾。往往是妈早起打扫院落、做饭备茶、喂鸡喂猪喂牛、磨镰驾车之后,再叫爸起床吃饭,然后和爸一起去田里干活,记得总是天还没亮,妈就轻轻地唤醒我说:“等会儿你起来叫上弟弟们,吃了饭锁好门去东地找我们。”中午回家后爸瘫坐在沙发上,妈再洗碗刷锅,拌面压面条,经常是一边准备面条一边添一把柴。所以,打我记事起,我就学着烧锅洗菜,尽量为妈分担家务。至今我第一次做饭的事仍然历历在目:那个繁忙的麦收季节,天已经黑了,爸爸和妈妈还在地里装麦子,大约六七岁的我牵着牛带着俩个弟弟先回家。路上,我的脚被牛踩了一下,掉了一层皮,渗着血水,火辣辣的疼得我直叫。一瘸一拐回到家,没有电,院里屋里都一片黑,俩个弟弟都吵着饿了。我把牛拴好,点了油灯找了一床凉席铺在院子里让他们先坐着,然后我学着妈妈的样子烧火做饭。我把面搅在一起,和成了大团子。接着生火烧锅,燃着的柴火掉出了锅灶,烧到了我那只没伤着的脚,我一边抹泪一边加柴。水终于冒泡了,我把整个面团倒进去。本来要叫弟弟们吃饭的,看他们都在凉席上睡着了,我也困得不行,就顺势躺在一边睡觉了。梦乡里,迷迷糊糊的我听到妈妈在叫,睁开惺忪的眼睛,我看见妈妈端着一碗荷包蛋一个一个叫我们起来吃。每当说到这事儿,妈就会掉眼泪,她说她回家一看,大门屋门都敞开着,三个孩子睡在正当院里,有两个都滚到了席子外,趴了一身的蚊子。锅台上的油灯扑闪着微光,揭开锅一看,半锅热水里堆着一团半熟的大面疙瘩。妈妈当时就哭了。她第一次那么奢侈,把攒的十几个鸡蛋都打进锅里犒赏我们。其实,我实在记不起我那晚吃没吃,更不记得那晚的荷包蛋是什么味道。只知道我第一次做饭煮了个大面团。



干活的妈妈很拼。我们家有十来亩地,在那个牛耕手收的年代,逢上秋麦两季,谁不是累的腰酸背痛?妈还要帮更落后的亲邻割麦子掰玉米,有好几次,她都累晕在地里,是大伙儿用架子车把她拉回来,我吓得心惊胆战,可她稍一恢复就继续劳作,最让人心疼的是有一次割芝麻,妈又累晕在地里,她倒下时刚割的芝麻茬把她的脸都扎了好几处伤,可她却依然劳作不辍。生活上她又是极其简朴的。从小我们都知道妈爱吃红薯,在那个红薯盛产的岁月里,每次盛饭我们都把妈的碗里堆满了红薯。直到很多年后她和爸生气时才说出真相:不是她爱吃红薯,只是为了省下油饼让我们吃。那一刻,我们的心好疼,我的好妈妈呀,我的傻妈妈!她一生就是这样:总把好的给别人,自己干最累的,吃最差的!可是,我亲爱的妈妈,您知不知道,我们是多么不愿意您这样做呀!

没有文化的妈,无论多苦多累都要想尽办法让我们姐弟仨好好读书。小学升初中时同龄的同伴几乎都辍学了,我担心没人放牛,也想辍学帮她,她哄我说让我多识几个字,将来帮她裁剪衣服,于是,我才走进了中学的大门。很快,两个弟弟也相继去初中读书,怕我们在外面受委屈,每一周她都给我们塞钱,给我们准备充足的干粮:蒸蒸馍:油卷、菜包、糖包、红薯包;烙油饼:薄的、厚的、咸的、甜的……尤其是一种厚厚的发面锅盔,撒上芝麻,外焦里嫩,香酥可口,塞满一书包,就着稀饭,不用吃菜,够我们姐弟吃上三天。


标签:永远 永远的 远的 怀念 母亲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上一篇:再别苏州
下一篇:没有了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