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轶事

张学良与于凤至爱情故事

时间:2014-6-22 11:15:30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2308   评论:0
内容摘要:定亲风波  1908年,胡匪出身的张作霖被招抚以后,正值松辽平原蒙匪猖獗。当时,奉天督军徐世昌,把松辽及漠北一带剿匪的重任交给了张作霖。张作霖遂率前路、中路巡防营进驻郑家屯。当时张作霖的剿匪总部就设在郑家屯西街“丰聚长”商号的后院。“丰聚长”的老板于文斗本就好客,加之他非常憎恶土匪,所以对张作霖部队的到来,款待十分...

张学良与于凤至爱情故事

 定亲风波

1908年,胡匪出身的张作霖被招抚以后,正值松辽平原蒙匪猖獗。当时,奉天督军徐世昌,把松辽及漠北一带剿匪的重任交给了张作霖。张作霖遂率前路、中路巡防营进驻郑家屯。当时张作霖的剿匪总部就设在郑家屯西街“丰聚长”商号的后院。

“丰聚长”的老板于文斗本就好客,加之他非常憎恶土匪,所以对张作霖部队的到来,款待十分热诚。在接触之中,于文斗张作霖结下了十分深厚的友情。第二年春天,张作霖率部在漠北龙王庙与蒙匪劲旅决战时,由于援兵不足,粮草不济,处在岌岌可危的困境之中。在此关键时刻,于文斗亲赴洮南,说服了对张作霖持敌对态度的后路巡防营统领吴俊升(吴大舌头),终使张作霖转败为胜。张作霖由漠北班师回到郑家屯后,感激于文斗的临危相救,即与他献血为盟,成为磕头弟兄。

1913年,张作霖兵权在握。他亲自回郑家屯,和旧友于文斗叙旧。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张作霖得以一瞻于文斗女于凤至的风采。在此之前,张作霖虽对于凤至的人品才学,已有耳闻,但这一次印象颇深。在他心头已泛起了联姻之意。

张作霖即将离郑家屯返奉天之前,一天傍晚,张来到“丰聚长”和于文斗话别,又正赶上于文斗在客房里请一位算命先生为自已的女儿们算卦,当时于凤至也在场。见张作霖来访,凤至等均回避了。张作霖即向于文斗索要于凤至的生辰八字。张见卦帖上有“凤命”两字,顿时大悦,当即表示要将挂帖带回奉天,请他队伍上一位精通麻衣神相的包瞎子核兑。张作霖回到奉天后,即请包瞎子占卜。包瞎子当即认为:张学良是“将门虎子”,而于凤至恰好是“凤命千金”,称之为天造地设的一双。张作霖遂派人到郑家屯,请吴俊升说媒定亲。

与此同时,张作霖又把张学良叫到跟前,说:“汉卿,是这么回事,我给你订了一门亲,女方是郑家屯老于家的姑娘,咋样?”

张学良没想到父亲会突然给他订亲,更没想到,奉天城里,多少个有姿色的女子不订,偏偏到偏僻的乡间小镇去聘姑娘?他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这闺女比你大两岁,她人品正。我已托人作了媒人。看来,这门亲是定了。过了年你就到郑家屯相亲去。我还忘了告诉你,那姑娘的名字好吉利,于凤至,凤凰的凤,凤至凤至,可以直至皇后啊!”张学良只觉得头脑发胀,根本没听清父亲说什么。直到张作霖大声告诉他“这事就这么订下了”,张学良才清醒过来。

1915年旧历年刚过,正月初三,张学良顶不住父亲的催促,启程到郑家屯去相亲了。张学良来到郑家屯,就住进了吴俊升的公馆。他因对此婚事不感兴趣,所以终日闷在吴俊升的公馆里,不肯去于家相亲。

张学良在苦恼中熬过了五天。他深知张作霖家风甚严,说一不二。张作霖常把儿女婚事当成政治筹码。他为了笼络达尔罕王和掠夺蒙古领土,不惜把二女怀英嫁给了达尔罕王一个半呆半痴的傻儿子为妻,断送了女儿一生的幸福。四女怀卿经张作霖包办,与张勋之子张梦潮成婚,一生抑郁,并无爱情

当时,吴俊升为讨好张作霖,极力从中游说张于两家,力主婚姻联成。他见张学良迟迟不肯到于文斗的“丰聚长”相亲,便使出看家本事,舞动三寸不烂之舌,夸起于凤至来:“唔,她是样样都有能耐,你说哪一宗吧?做衣,做饭打食,炒菜上席,唔唔,她可是样样都行!”

吴俊升吹得越天花乱坠,张学良心中越是反感。如果不夸于凤至这些长处倒也罢了,经他一吹,张学良更感到这婚事不如意。他一气之下,“少爷”的倔犟脾气发了,来到郑家屯的第六天,便带着随员不辞而别返回了奉天!

再说女方老于家,因张学良迟迟不肯上门,于凤至的父母都非常着急。但于凤至对婚事却有自己的看法,当初张作霖极力主婚时,于凤至就曾表示:“门不当户不对”,主张“不高攀权贵”。但经不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威力,于凤至只得从命。此次见张学良轻慢于家,于凤至则几次提出毁婚,于文斗夫妇鉴于和张作霖有约在先,坚持不肯。

于凤至自幼天资聪颖,温柔端丽。由于家教严明,从小养成善良仁慈的性格。于凤至7岁随父母来到郑家屯后,父亲便给她请了一个叫董天恩的前清举人为家庭教师。董天恩到于家后,以《百家姓》入手,半年之后,开始教于凤至习《孟子》。董天恩看到于凤至天资颇厚,才学过人,很快又为她开了《中庸》和《老子》。于凤至9岁,非但能读《论语》,而且还能捧读唐诗、宋词。她机敏聪慧,过目成诵。有一年春节,董天恩有意要考考他的学生于凤至的才学。就在春联上写了一句很难对的上联:“新年纳余庆”,于凤至托腮少思,竟挥笔题下:“嘉节号长春”的下联。董天恩看过大喜。到了10岁,于凤至不但精通四书五经,而且琴、棋、书、画,样样咸通,成了郑家屯有名的才女。

宣统元年正月十五,当时的洮昌道尹贺至璋,在县衙门前搞了个猜谜的活动,影壁上贴了无数红红绿绿的谜条。晚上,13岁的于凤至和几位师妹逛灯到此,影壁上的谜条都被猜中,仅剩一张粉红色的纸条,孤零零地挂在那里。于凤至决心要破这一灯谜,周围的人却说:全镇的文人名士都猜不出,难道你个小女子有什么本事?当时,洮昌道尹也传出话来,说哪个人猜中此谜,定要破格赏赐。最后当他听说揭秘的是位13岁的孩童时,不禁大吃一惊。贺至璋忙命侍卫将于凤至请进来,说:“不管猜中与否,你敢揭我的灯谜就有志气!谜底是一味中药的名字。你说谜底吧!”

于凤至开口说:“我猜这味药,就是三七!”

她猜对了。贺道尹万分惊奇,随后他又问了一些谜格,她都对答如流。贺道尹这才相信面前这位小姑娘的确是本县的一位“奇才”。为此,贺道尹亲自给“丰聚长”送了一块“僻壤奇伶”的红底缀金横匾,以褒彰于凤至的过人才智。

 

古画识才女

这一年端午节,张作霖正为儿子相亲之事烦躁。突然吴俊升匆匆来帅府,向烦恼中的张作霖通报了一个消息,顿时使张作霖眉开眼笑,转愁为喜。原来吴大舌头告诉他,张作霖的患难老友于文斗来到奉天,于凤至也随父同来。于文斗此行是为一批货物而来,于凤至则是探望亲友,顺便买些文房四宝,古书字画。于氏父女住进了中街路南的“天益堂”药房。吴俊升认为这是张学良和于凤至见面的好机会。可是,他两次到天益堂药店,劝于凤至到大帅府与张学良见面,都被于凤至谢绝了。于文斗虽顾及与张作霖的旧情,见女儿不允,他也不好说什么,弄得吴俊升十分尴尬。张作霖一听,立刻决定让张学良亲自到“天益堂”去见于凤至。吴俊升与张学良一说,张学良起初不肯,但经不住吴俊升的百般劝说,又想到父亲的威严,万般无奈,只得应允。但他提出不公开身份。吴俊升记起于凤至托他代买古画真迹的事,遂决定让张学良以画店掌柜的身份与于凤至见面。   这天,吴俊升带着于凤至来到一爿画店。张学良猛一见于凤至,不由暗吃一惊。出现在他面前的,竟是位俏丽无比的青年女子。奉天城里的名门闺秀,张学良见过何止万千,却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秀丽的女子。这使张学良心里一阵慌乱。

于凤至凭她的眼力,觉得这画店掌柜有几分蹊跷。看他那打扮,实在不像商人。况且这样年轻,怎会当画店的掌柜呢?再看他浓眉大眼,器宇轩昂的外表,反倒像个行伍中的军人。聪颖过人的于凤至,不相信他是这个画店里的掌柜,心想,莫非这位青年后生,就是在郑家屯冷落于家的那个薄情郎君?于凤至和张学良正尴尬之际,吴俊升却打圆场说:“凤至,张掌柜带来的可都是古代真迹呀,倒要看你的眼力如何了!”

张学良正不知如何解脱,吴俊升一句话提醒了他,他急忙展开一幅古画来。一幅清淡幽雅的《竹兰图》,眏得满室生辉。画面上,一丛墨竹,生机盎然。吴俊升拍手叫好,张学良心里也升起一股不易被人察觉的喜悦和自负。他斜睨了于凤至一眼,显得十分内行地说:“这是地地道道的珍品,有名的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的《竹兰图》。”

于凤至凝视《竹兰图》良久,然后抬起头盯着张学良问:“请问,这张画要多少钱?”

早在张作霖给张学良订亲时,帅府里的几个姨妈就传说于凤至聪敏过人,才学出众。这次他要当面考一考于凤至,看她是否有真才实学,听于凤至问画价,他轻轻一笑,伸出三个指头来。

“三百?”于凤至问。


标签:张学良 爱情故事 徐世昌 龙王庙 张作霖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