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诗词鉴赏

品味《诗经》里的那些情事

时间:2014-8-9 10:34:36   作者:丁立梅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422   评论:0
内容摘要:单相思“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我从小就会背的诗句,那时背得摇头晃脑,因它的朗朗上口。幼小的心,不懂,却觉得美。有大人开玩笑,这丫头聪明,都会背《诗经》了,做我家的媳妇儿好不好?仰头脆脆地应,好。哪里知道,自己所背诵的诗里面,是一段刻骨的相思呢...

 品味《诗经》里的那些情事


品味《诗经》里的那些情事


文/丁立梅 

 

 

单相思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我从小就会背的诗句,那时背得摇头晃脑,因它的朗朗上口。幼小的心,不懂,却觉得美。有大人开玩笑,这丫头聪明,都会背《诗经》了,做我家的媳妇儿好不好?仰头脆脆地应,好。哪里知道,自己所背诵的诗里面,是一段刻骨的相思呢。

那应是一处天好地好人好的地方,雨水充足,物草丰美。天高云淡,雎鸠一唱一和地在河两岸叫着,叫得人的心,像吸足了水分的青草啊,轻轻一掐,就是满把的柔情。年轻男子,相遇到美丽的姑娘了。姑娘在干吗呢?姑娘正在河中央的陆地上采荇菜呢。隔着半条水域望过去,可以望见姑娘可爱的手臂,不停地左右舞动着,美丽的腰肢,也跟着扭动。年轻男子再也放不下这个姑娘了,“寤寐求之”,“寤寐思服”,白天夜里都在想着她啊。他辗转反侧地叹:悠哉悠哉。

我每每读到这里,都要笑出泪来。我想像着那样的夜晚:天黑得很深很深,星星在天上眨眼睛,四周俱寂。远远的,雎鸠的鸣叫传过来,搅得男子的心,更是如擂小鼓。他睡不着,他辗转反侧地长吁短叹,优哉游哉。意思是,想啊想啊想啊……长夜难度。他一定想得形削骨瘦的。那个被他相思的少女,多么幸福!

他后来,有没有娶到她?那好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关雎》中,他留给我们的相思形象,足足打动了人类几千年。

《泽彼》中的小青年就更有意思了。应该是初夏的天,新蒲长出嫩叶来,池塘里的荷也婷婷。小青年在池塘边偶然碰见一位姑娘,姑娘长得真是高大健美啊,“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小青年只一眼,就再难相忘。于是相思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相思,“寤寐无为,涕泗滂沱”。你看你看,他无论醒着还是睡着,眼前都是姑娘的影子啊,他不知怎么办才好,伤心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现代人却难以怀上这样的单相思了,爱上谁,电话邮件短消息,轮番轰炸。恋情来得迅速,去得也迅速。今日结束,明日又重新披挂上阵。那只叫相思的鸟儿,已找不到栖落的枝了。让人惆怅,让人备怀念,《诗经》中的那些傻男人们,他们纯洁如白月光的单相思,成了温润心灵的一块琥珀。

 

热恋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这是《子衿》中守在城门楼下的女子,对爱的表白。意思是,你青色的衣领子,都绵绵地牵系着我的心啊。原来,爱上一个人,连他穿的衣,连他佩的饰物,都要爱的。她约了相爱的男子,到城门楼下相会。是约在月上柳梢头么?天还未黑呢,她可能就梳洗打扮好了,早早来到约会的地方。男子哪里知道她这么早就来了呢,自然没来,她于是焦急徘徊地等,一边想念着,一边跺着脚埋怨着:“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纵使我不去找你,你也该主动点儿呀,哪怕捎个口信给我也好啊。热恋中的人儿,一分一秒的分离,也觉漫长。所以她挑兮达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让我们也跟着她着急,替她伸长了脖子眺望,那个穿青衣的男子,来了没?

《褰裳》中的小女子,就爱得更为火辣了,如一锅四川麻辣汤,轻抿一口,那热辣,就直逼人的心窝窝。她把约会的地点,放在一条河边,她站在河这边等着,不知什么缘故,约会中的男子,迟迟没来。河水缓缓地流着,她一边眺望着河水,一边在心里发着狠:“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那意思是,本姑娘漂亮着呢,你不爱我想念我,难道就没有他人么?爱我的人排着队候着呢,你这个大傻瓜!每读至此,我都忍不住大笑,这实在是个泼辣可爱的姑娘,如一朵野玫瑰,一朝绽开,那芳香就不管不顾地倾溢出来。

《采葛》则把热恋中的这种等待推向极致,通篇全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却千转万回,缠绵宛转。“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她与他,因什么原因,而有了短暂别离?不得而知,只知道姑娘在等他,看到葛草要想到他,看到蒿草要想到他,看到艾草,还是要想到他,从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到如三秋兮,再到如三岁兮,那分分秒秒的时间,多么让人难捱!心爱的人,你什么时候才能来?

热恋中的人,一个世界都可以不要的,眼里心里全是你,纵使你普通得如一株芨芨草,在他(她)的眼里,你也是九天的仙女,骑着白马而来的王子。

我们都曾做过做过这样的仙女,或这样的王子。它使我们在回味人生的时候,有别样的甜蜜和幸福。

 

等爱

梅艳芳唱的《女人花》,我怕听。她唱得实在太哀婉悱恻,应了她的人生。像秋夜里的一滴露,“啪嗒”一声,滴落在心头,内心顿时一片荒凉。是啊,花开不多时,堪折直须折,女人如花花似梦。

几千年前,有个少女,在《诗经》里,也是这般唱着的。这个少女唱的不是花,她唱的是梅子:“摽有梅,其实七分。求我庶士,迨其吉兮。”这个时候,她还青春年少,她提着筐子,徜徉在梅树旁,树上的梅子,已黄熟了,在纷纷落。地上三分,树上七分。少女望着梅树上的梅子,联想到她自己,青春也是那梅子啊,眨眼间,就熟了,就掉了,她却还没有意中人。她有些害羞地唱,喜欢我的小伙子啊,你快趁着青春好时光来找我呀。可是,爱她的人,却没有来。树上的梅子眼看着掉到只剩三分了,她焦急地唱,求我庶士,迨其今兮。也就是说,喜欢我的小伙子啊,你不要再等了,你今天就来吧。满树的梅子,终于落尽,她的青春也快要过去了,她还是没等来爱她的人。她无奈地唱,求我庶士,迨其谓之。她不再幻想谈一场缠缠绵绵的恋爱了,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如果有小伙子现在喜欢她,就可以直接订下婚约把她娶回家的。

通篇《摽有梅》,不着悲凉,却字字凉透。等爱的心,看不见被谁伤了,却被伤得千疮百孔。

我认识一好女子,三十多了还未嫁。当初也曾有男孩,死心塌地地爱过她,她没有接受,她想等等再说。这一等,就等到花瓣凋落。我对她说,找个好人嫁了吧。她一脸无奈地看着我,说,我也想啊,可是,到哪里去找呢?

替她感伤。好男人早在青春的路上,被人劫持了。尘世的缘分,原都是一场花开,花期过了,花事也就尽了。

很早就知道“首如飞蓬”这个成语,但不知道,首如飞蓬竟是出自《诗经》中的。当有一天,我翻到诗经中《伯兮》这一篇,我的眼睛在首如飞蓬上停住了,我实在吃惊于首如飞蓬的背景,竟是一个女人盼丈夫归的。“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女人的丈夫,从军远征去了,女人想他,想得无心打扮,致使头发如风吹乱的枯草一样堆在头上。不是没有很好的润发油啊,只是我打扮了给谁看呢?长期的思念,使她心头郁结满了忧伤。这样深刻的想念,实在让人动容!

我想起一个妇人来,妇人的丈夫,早年去台湾,一直未归,留妇人孤身一人。妇人终年一件蓝布褂,头发乱草堆似的堆在头上,脸色灰暗,不言不语地走路,干活。小孩们背后都叫她疯婆子。这样一个疯婆子,某一天,却突然打扮得光艳照人,大红的线衣穿在身上。已灰白了的发,被抿得纹丝不乱。原来,她去台湾的丈夫回来看她了,她为他,梳妆打扮。大家叹,她原来也是这么好看的啊。一周之后,她丈夫却归台,在那里,他早已另娶了太太。妇人什么话也没说,折叠起大红的线衣,换上她的蓝布褂,重又陷入一个人的“首如飞蓬”里。

这样的盼归,在另一篇《风雨》中,终于有了完满结局。“风雨凄凄,鸡鸣喈喈”,外面风大雨大,鸡们在不安地鸣叫,女人的丈夫,出门未归。他出外多久了?或许十天,或许半个月。女人不眠,为他提着一颗心,这么大的风,这么大的雨,亲爱的人啊,你是否被风吹着了,被雨淋着了?女人因此想得害了病。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女人的丈夫竟冒着风雨突然归来。那巨大的惊喜,哪里能形容呢?女人只呆呆地看着他,说一句:“既见君子,云胡不夷!”哦,亲爱的,你回来了,我也就心安了。当确信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就是她亲爱的丈夫啊,女人抚摸着丈夫的脸,终于喜极而泣:“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纵使外面天崩地陷,又何妨呢? 你回来了,一切便好了。

世间的恩爱,原都是这个样子的,几千年来,都是这个样子的,那就是,亲爱的,只要你平安着,我也就开心了。品味《诗经》里的那些情事   


标签:媳妇儿 单相思 手臂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