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史海钩沉

何建明:纪念南京大屠杀77周年“十问国人”(下)

时间:2014-12-15 17:27:24   作者:何建明   来源:《人民文学》2014年第十二期   阅读:479   评论:0
内容摘要:我走了,但还会再回到这片土地。如果我没有尽力报效祖国请向无边无际的清朗天空呼唤我你可要怀着敬意仰头倾听上天的声音…中国人肯定很少有人知道这几句话是谁说的。可在日本,许多中老年人和年轻人都知道,因为他是70多年前被处以极刑的东条英机在临死前写的“诗”。东条英机作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美国人最希望处死的大战犯(因为他...

我走了,但还会再回到这片土地。

如果我没有尽力报效祖国

请向无边无际的清朗天空呼唤我

你可要怀着敬意仰头倾听上天的声音…

中国人肯定很少有人知道这几句话是谁说的。可在日本,许多中老年人和年轻人都知道,因为他是70多年前被处以极刑的东条英机在临死前写的“诗”。东条英机作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美国人最希望处死的大战犯(因为他谋划和指挥了偷袭珍珠港),在赴刑前,当着两位美国律师,写过一份不短的“遗书”,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的主要决策者,他在临将告别这个世界时,还不忘对他的国家和民众进行一番“政治交待”。他的“遗言”中有一段是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预测,他认为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日本、中国和朝鲜将会成为战场。因此东条英机非常有顾虑地说:“那时,美国将如何对待没有武装的日本呢?”这位战争狂人在临死前的那一刻,依然还不忘给美国人出主意道:“美国必须制定政策来保护这个没有武装的日本。”并说:“这当然是美国的责任。既然是把日本当作领属地就无需多言。”看看今天的美国——这位曾经领导世界进行反法斯大战的“汤姆大叔”,不仅忘了当年东条英机是如何摧毁珍珠港的,反而“牢记”大战犯的教诲,不停地一丝不苟地在武装日本,给军国主义者打气加油。

可悲的美国佬。狡猾的日本军国主义者。

五问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注意点细节?

无数血的教训告诉我们:一个不注意细节的人,是不可能成大器的;一个不注意细节的国家,同样不可能成为真正强大的国家。

在南京大屠杀问题上的争议,笔者看了那么多中日双方不同人士的论点,差异的地方就是关于到底是“30万人”还是“不到30万人”的问题上,该不该把近10万的中国军人算进去的问题上。至于像个别日本极端分子所说的“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编出来的谎言”等话,根本没人信,因为当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早已下定论,中国南京的军事法庭也对此有法律判决。然而,有一点不能不提醒国人:我们在对待和处理有关被日本军队残害致死的人数和人员分类问题上的混乱,确实很容易让人当作攻击我们的话柄。比如,我看到当年的南京政府重要人物所发表的文章、讲话,甚至是一些诸如警察厅官员记载的日本军队进攻前南京城内的人数时,一会说是还留有“20多万人”,一会又说“约50万人”,到底是多少呢?没有一个准确的数据。战后几十年,不同政府、不同组织,也多次对南京大屠杀的死亡人数进行过统计、调查,但都是不全面的、零碎的、临时性的,缺乏严谨的、科学的、系统的、精细的调查与统计,这就给某些别有用心的日本右翼分子钻了空子,甚至中立的和友好人士也感到无法帮助我们。

日本人,对广岛、长崎惨遭原子弹轰炸而遇难者的统计相当精细——每年都要把名单在纪念日时重新整理、补充漏落者,这项工作至今仍在进行。

300000,这个数字好大呀!300000人排列在一起,向我们走来,将是何等的气势!300000具血淋模糊的尸体如果横在我们面前,又将是何等的恐怖与悲惨!他们可都是被野蛮的侵略者屠杀而亡的呀!可——可我们依然还不知他们姓甚名何?他们的家在哪里?

我们不知道。我们无言以对300000亡灵。

亡灵在金陵的莫愁湖里哭泣。亡灵在下关的长江里呜咽。亡灵在钟山岭上呼喊——呼喊什么时候把他们的名字记起,呼喊什么时候才能让日本右翼分子们的嘴巴闭上……

当时拉贝先生他们的“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留下了一份份史料,我经常被这些洋人们所记载的日军抢劫后他们住处丢失物品单子而感叹,因为这些物品单上不仅把每一样丢失或损坏的东西记录得清清楚楚,甚至连一个杯子几元几毛、日本兵损坏的一张桌子少了一条腿等等这样的细节都清晰无误地写在纸上、装入文件档案内。相比之下,我们呢?我们中国真是大呀,大到死了几十万人根本不用去记他们的名字,似乎理出一个笼统的数字就行了。我们中国真是富呀,富到抢走几十吨黄金、几百车文物……根本不用去向人家讨个说法。至于几千亿的战争赔款,也就在一个握手、一次宴会上的交杯中化为乌有!

中国真是大气。可以忽略所有不计,可以在今天忘却昨天的事,可以在昨天与某个国家因为某事而吵得快动武时,今天人家有目的地表露一个假腥腥的微笑,就又把我们哄得喜笑颜开,于是大把大把的合同与协议签啊签!

我们再强大时,也决不能忽视哪怕是并不重要的细节。

六问“卧薪尝胆”、“韬光养晦”是说出来的大智谋?

任何一个国家和另一个国家之间的交往,其尺度和真实意图,实乃最高机密。日本对中国的侵占和企图,不是从发动甲午战争的1894年和后来的1937年的“七七事变”开始的,而是比这早400多年的16世纪的丰臣秀吉时代便有此动议。那时丰臣秀吉在一统日本列岛之后,就率领158000名武士,大举进攻朝鲜,然后想借朝鲜作为跳板,企图“啃”一口大清国的肥肉,结果是失败了。然而这并没有改变日本侵犯中国之野心与阴谋。直到19世纪末,他们得逞了一次。差不多半天的功夫,就把我大清国的海军摧毁了一半。尝到甜头的日本人,后来又一直在寻找机会以更大的胃口来窥视着中国这块“肥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国内军阀混乱,它日本人又找到了机会。诡计酝酿多时后,日本侵华战争终于爆发,于是也有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东方战场——这个战场以中国为主。

中国自晚清帝国衰败之后,一直为列强任意吞并的弱国。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人完成了创建新中国的伟业。邓小平作为改革开放的舵手,引领十三亿人把一个贫穷的国家建设成初步富裕的新兴国家。这让个别国家感到了恐惧,同时也引来了想吃我“唐僧肉”的饿狼恶狗,更有那些西方反华势力,他们每时每刻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我们怎么办?我们要发展,我们想和平,我们甚至还惹不起他们。可人家就是贴着身子要惹你……怎么办?邓小平高瞻远瞩,制定了“卧薪尝胆”、“韬光养晦”的战略决策,因为我们距离建设现代化强国的道路还很远。

“卧薪尝胆”的典故,中国人都知道,那时何等的深谋远虑、何等的坚定意志!“韬光养晦”也是典故,更是中国文化中的精髓与境界。在国际事务中,我们尽量求和,不说话,少说话,说好话;在各种争端中,我们不沾边、不冲动、不举旗……总而言之,我们民族的本性与本质,我们血脉里的和气与和善,将永远主导我们的行为。我们只是一心想把国家建设好,把人民的生活搞好。这是何等高明的谋略与选择。然而,许多年来,我们问题对外如此宣称,是否明智。

七问内耗为什么总比抵御外力强?

按说南京守城军十五六万人,尤其是蒋介石还把精锐的教导总队(三万余人)留下,却依然经不住日军一两天的打击,便全线溃败……这是为什么?是日军就那么厉害?是我们的装备就那么差?从我所看到和掌握的材料看,当时南京敌我双方的兵力是二比一即我十五六万人、日军约八万人,装备各有优劣,但我方是守城,尤其有高而坚实的古城墙外加护城河的天然屏障的防护,且还是居高临下之势,又熟悉环境与地理,怎么可能就那么几个来回便溃不成军了?

原因很多,但“国军”内部的相互消耗、互不信任、各自为阵、临阵改辙是重要因素。蒋介石用闲职多年的唐生智当守城最高指挥官,本来就不是一着正经的高明决策;而唐生智“主动请缨”又本身带有想借机重握兵权之不纯居心。城内部队的混杂,防御工事又属临时抱佛脚,再加“淞沪大战”时的南京城里,已充斥着随老蒋搬家迁都的惶惶不可终日之消极悲观情绪;城外抵抗部队又是从千里之外的四川、广东等地急调而来,人生地不熟且不说,穿着单衣草鞋的川军,数十天长途跋涉,每天在又饥又寒的江湖边狙击日军,而在他们的身边,洋装备的蒋介石嫡系部队则不战而逃。湖州、芜湖一线的我方守军——川军将士们怎么能受得此气!在日本兵临城下的19371210日至12日的这几天中,原本“固若金汤”的南京城墙内外,都有坚固的军事工事和守军,如果相互配合,完全有可能拖垮甚至拖死日军,然而我们的“国军”,“相互配合”无从说起,“保护自己实力”、“不管友军死活”。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日军能够攻克坚固的城墙并利用各个击破之战术,完成攻城战役,造成后来的“屠城”悲剧。

对外,软弱无力;对内,彪悍强横,这大概也算一些中国人的一大特性吧——我指的是不少人所患有的通病。

打内架,“修理”同事、同行、同族人、同路人的本事,可谓招招见血、事事顶呱呱。挖空心思、无中生有、造谣陷害,你死我活之快乐、你损我获之满足,这是我们许多中国人的本领和能耐。有些人一生没有干几件让人家想起来的好事,一旦干起坏事却能“垂留青史”。

“内功”太好的人,害自己的同胞,他们其乐无穷。当外来的侵略者和挑衅者出现时,这样的人便再也见不到行踪。

南京大屠杀时,一部分中国人是这样;南京大屠杀七八十年后的今天,我们的社会里、我们的身边人,似乎还有人“内功”越来越厉害,而抵御外力的能耐却继续在弱化。

难道不值得提醒?不值得敲起警钟?

八问我们的军队成吗?

日军攻克南京城后的第五天,其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进城,日军在中华门至“总统府”路段举行了隆重的“入城仪式”。这是“皇军”显耀他们的“伟大胜利”,有当时的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本土在那一天也同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游行”活动。对日本而言,那一刻是他们梦想成真的“光荣”时刻,因为400多年前,他们的祖先丰臣秀吉就有吞并大清帝国的梦想。日本人的这个梦想用了400多年的时间,能不让这帮强盗“欢欣鼓舞”嘛!

在这次“入城仪式”上,有一幕情形我们国人基本上没听说过,也没见过。在查阅敌我双方的历史资料时,我看到了——我看到在松井石根检阅自己的“英勇部队”时,有一个方队格外引人注目,他们个个穿着整齐的军服,每人胸前挂着一个用白布包着的盒子,官兵们将这个盒子用同样的白布系在自己的脖子上,挺着胸膛。“那个白色的盒子格外醒目地刺入我们的眼睛,他们可都是我们的战友和老乡的遗骨及遗物……看到这些,我们的心情异常沉痛,发誓要为他们报仇!”这是日本兵当天日记里的话。那一幕,我感觉十分恐怖,也十分震憾,因为它让我想到了许多——

它让我想到了日本军人的素质教育与培养:他们平时接受“效忠天皇”、“为国荣耀”的信仰,即使天崩地裂也很难改变。许多参加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军人,多数也是几个月前才拿到入伍通知书的。参军入伍,到中国打仗,我看到许多士兵写的“日记”里描述:接到应征通知的那一刻,他们和他们的父母,都激动得热泪盈眶,尤其是他们的亲人都捧着通知书,边哭边流着泪说自己家人总算有了为天皇效忠的机会!这种“爱国”“尊皇”之心,尽管有点像被洗脑一般,但比比我们的军队呢?我们当时的军队不少是拉壮丁式的“征兵”,青壮年被征兵去,不是自愿的,甚至是哭着喊着硬被拉走的,这样出去的军队能打得赢战斗吗?所以中国军队当时听起来守城部队数量上比日军多出一倍,但真正有战斗力的其实并没有多少人。这是造成日本军队横扫我苏南大地的重要原因。

它让我想到了日本军人严格的军事训练和相互之间的关心帮助:射击、杀人、克敌制胜,每一套都有不能随意更改的铁律。我看到日军士兵从离开家乡到登陆上海后一路到南京的“战地日记”。他们常常有自己熟悉的人阵亡,因为来到异国他乡,每个中队除了一名指挥官如连长外,只配一名医官,其余的全是战斗人员。一旦出现阵亡者后,活着的战友们就得马上处理阵亡者的尸体,他们或将其掩埋,有时来不及掩埋就一把火烧了——这样做是“不让中国人践辱他们的灵魂”(日本军人的话)。他们的士兵和军官,面对身边倒下的战友,为了激励自己和纪念战友,往往会从尸体上割下一块头皮、剪下一束毛发,甚至剁下一只手指或一根脚趾。他们认为把死者身上的东西留下一块带回本土是对死者最大的安慰。试想一下,一个每时每刻用死去的战友的灵魂来激励自己意志的军队,会是什么样的战斗力?

日本人侵略中国,特别是在“淞沪大战”和日本人说的“南京会战”中,他们所征用的部队叫做“乡土部队”,即每个联队、每个中队(一个联队相等于一团的编制、一个中队相当于一个加强连队)都是以每个行政区域名字命名的,如“京都”、“大阪”联队,下面可能是“福冈”中队、“熊本”中队、“宫崎”中队等等。日本军队如此编制好处何在?我分析,至少有以下几点:战时能迅速征集大量兵源,由于日本平时对预备军人有一套完整的训练和管理机制,所以一旦国家需要大量兵源,这样以一个行政区域征兵和调集队伍,会组织得很好很有序。同时对每个参战者、每个家庭都有相互的触动和激励,甚至是牵制作用;在战斗中,由于小行政区域编制部队,就像体育比赛一样,哪个地方的人、哪个单位的球队,荣誉感油然而生,竞争会变得更加激烈精彩。尤其是战场上,除了相互激励、相互配合,还有相互牵制的巨大作用。比如张三当了英雄,一旦把这消息传到家乡,某某家的男人在战场上“立了功”,这份荣誉会让家人和家族及区域里的人都振奋;相反,如果李四在战场上当了逃兵,他自己丢不起这个人就不说了,这样的消息传回老家,父母、妻子怎么办?家乡人也会骂死他。

再看看我们的“国军”,一盘散沙。平时既没有预备兵役制,更不用说民防意识、全民备战体系、及国民军事训练机制等等。“拉壮丁”式的兵役,部队编制又以各个派系组成,混杂纷乱。仅此一点,与日军相比,仗未打,就基本上先输了一半!

今天的军队难道没有值得改进的地方了?我看更有内容和形式上根本改革之需要。日本现在用的是“国民自卫队”式的部队,但这只是“名称”而已,它的战斗力和训练水平、装备等绝不比我军差。看起来,现在他们的自卫队人数远远少于我军,但一旦战争起来,他们的“乡土部队”便能在短时间内集合起比我军数量大几倍的军队力量,因为他们的预备队和年轻人平时的战备意识、战备训练远远超出我们。他们的这种军事训练就像对付地震等自然灾难训练一样,已经养成“国家习惯”与“日常生活”的必需了。可看看我们呢?我们有这样的体系和机制吗?我们也有预备兵役制,可怎么训练的?我们也有地震发生,可听说过全民性的地震知识训练吗?可以断定,同样在首都发生一场大地震,东京死一个人,北京至少得死十个人,为什么?因为我们根本没有防震意识,更没有逃生技术训练,人家就大不一样了!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学习一下吗?

军队同样如此。且不说我们还有像徐才厚这样的“大军贪”。

九问新一代年轻人应该牢记些什么?

从很多可以获取的信息中,我们能够得出一个基本的判断:今天日本的年轻一代其实真正知道“南京大屠杀”的人很少,这既有他们不是很愿意了解别国的历史原因外,日本右翼势力对“南京大屠杀”的否定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因此日本青年不了解二战时期他们的国家给中国和亚洲及世界所带来的深重罪孽。相反,这些年,日本右翼势力一手制造的中日两国因为钓鱼岛等领土的争议,也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当代日本青年自觉自愿去客观地了解和认识南京屠杀历史的意愿。

日本人怎么想、怎么看历史,我们能用的办法有限。

中国年轻的一代如何看待如“南京大屠杀”的事件,从而如何来树立正确的爱国观、人生观、价值观,这是我们需要重视的问题。不能不说,我们的年轻一代都很聪明,有能力,辨别意识也很强。但他们身上也有不少毛病,比如对历史并不会像老一代特别是亲身经历的人那么刻骨铭心、那么执著坚定,这就需要不断地加强教育与灌输,国家现在举行抗战和“南京大屠杀”的公祭活动就是一个很好的形式。但这还远远不够。一个仪式上的沉默与哀悼,只能在大环境、大氛围中瞬间感动与触动,只有通过深入的了解、冷静的思考、潜移默化的灌输,才能形成主张与观念,才能形成信仰与意志,并从历史的经验与教训中认识个人层面和国家层面及时代层面等种种深刻的问题,在一个人内心构筑起信仰、坚定住主张。

中国的年轻一代,在历史问题上需要认认真真地补充这些课程。我之所以在上面的章段中曾经把当年麦克阿瑟将军在西点军校上的最后一次演讲,大篇地引入本书,是因为欣赏他对美国的年轻人讲了这六个字:责任——荣誉——国家。

中国的年轻人,也应该把这六个字的内容以中国人的方式和理解去陶铸在内心并付之崇高的行动中。

十问假如侵略者的屠刀再次举起,我们准备好了吗?

在太平盛世的今天,像这样的标题和问话,似乎有些耸人听闻,或者是无稽之谈。我相信也是这样。然而大家应当清楚,战争并非是以我们的意志转移的。一个国家的命运和一个国家的人民的命运,其实也可能会在瞬间出现完全违背人们意志的变化。

萨达姆统治了几十年的伊拉克,我们在电视上几乎天天可以看到这个国家的人民惨遭屠杀和恐怖威胁。萨达姆固然有其可憎之处,难道打倒他的今天,伊拉克就是好的国家了?

利比亚的卡扎菲是“第二个萨达姆”。今天的利比亚基本上与乱哄哄的伊拉克一样,人民遭受着随时被屠杀的命运。

这是西方国家主要是美国为代表的势力在作怪,他们认为这些政权与他们的价值观不相符,萨达姆和卡扎菲不听美国人的指挥,那么就落到现在我们看到的结果。

中国不是伊拉克,不是利比亚。但中国是社会主义,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又与世界经济第一大、第三大国家平起平坐且有可能在日后替代美国成为头号经济体。加之,我们有十三亿人口,巨大的体量,无法让他人一口吞下,于是“中国威胁论”等等论调这些年频繁出现,周边的大小国家都在围着我们起哄,甚至是拼着命死咬。从东方的我们,向太平洋西岸展望,我们看到的是世界经济“第三大体”的日本和“第一大体”的美国,他们似乎不会改变与我们为敌的长久较量,无论如何掩饰,无论如何高调,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的竞争也好、斗争也好,都将越来越激烈,因为资本主义国家和帝国主义的本质是谋求利益,谋求别人不可挑战的霸权权益,一旦当他们的利益受到挑战和削弱时,他们的本性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和善与友好地同我们相处,千方百计找我们的茬、有事没事地找我们麻烦,将成常态,并且似乎可以预料还将引爆战争火药桶……我们确实真心期待和主张和平,我们甚至单相思一样地竭力主张和开创新地提出与他们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与邻为善,和平共处,但他们并不这么想。他们的利益至上和制度本质,决定了他们与我们崛起的对立和斗争……以为仗着经济利益的相互依赖便可掩饰越来越严重的冲突与心理分化,他们可能放弃扼杀甚至毁灭我们的企图,那太天真了!人类发展过程中的冲突——战争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否则国家还要它干吗?各国的军队还有必要存在?干吗都在忙着更新武器?以及留着联合国干吗用?

我们把《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提醒我们的就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这样的危险时刻,每天都有,每个人都可能遇上……到那个时刻,我们该怎么办?

想一想南京大屠杀的悲剧,我们就知道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准备些什么。

中国今天如此强盛。我们为防止新的“南京大屠杀”准备了什么?

中国今天强盛了,未必就能代表永远的强盛,我们又能为防止新的“南京大屠杀”准备什么?

笔者以全景式的、纪实体形式,把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再次展示给国人,目的就是上面的这几句话。

对于世界,我也有一句话:我们共同生活在地球上,制度和价值观可以不同,但我们都爱好和平,期待幸福,有爱心,那么为什么就不能永远和平相处,仁爱以待,各自绽放各自国家和民族的鲜艳一面,让我们的地球不再流血、不再有战争呢!此话尤其要告知我尊敬的美国和日本。

“十问”已完成,但似乎还有些话要说。是的,和平是我们永远的期待,但战争也可能伴着人类发展而变得越来越近。正是因为可能有新的更大的战争在等待和威胁着我们,所以我们才会特别在意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比如像南京大屠杀这样的事。旧的创伤毕竟存在,关键是我们如何对待。制造战争和造成他人创伤的国家,毫无疑问更应当遏止霸心,压抑欲望,承认错误,重塑仁慈,摒弃恶劣。而对饱受战争之苦和身带旧伤的国家及其人民来说,更应“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和平是我们永远的追求。牢记历史教训、防止悲剧重演,是我们不能动摇的信仰。

希望我和我的子孙不用再重写“南京大屠杀”,而将它当作一首凄怆与激奋清醒的老歌世代传唱下去……

本文选自《人民文学》2014年第十二期部分内容


标签:中国人 偷袭珍珠港 东条英机 美国律师 世界大战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