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鲁山诗苑

一路向东(随笔)

时间:2015-1-23 15:25:40   作者:桐荫居士   来源:原创   阅读:499   评论:1
内容摘要:一路向东(随笔杂文)作者/赵苑舒以前的鲁山县城没有现在的大,从东到西、从南到北都不超过二、三华里。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东西南北方圆直径都在15华里以上。尤其近三十年来,社会发展的速度和规模都突破了历史几千年的框架。10年前,从鲁山到平顶山去,公路要绕走宝丰,一来一往300里。...

一路向东(随笔)

一 路 向 东随笔)

作者/赵苑舒

以前的鲁山县城没有现在的大,从东到西、从南到北都不超过二、三华里。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东西南北方圆直径都在15华里以上。尤其近三十年来,社会发展的速度和规模都突破了历史几千年的框架。

10年前,从鲁山到平顶山去,公路要绕走宝丰,一来一往300里。现在呢,一条大道鲁山——平顶山,直线畅通,加上平顶山市新城区向西拓展,鲁山县城向东挪移,这距离就缩短到50华里了,骑个自行车,一小时就能从这里到那里,或者从那里到这里。

我每次出门都喜欢向东,就为向东的路平坦宽广,且按五行来说,东方属木,主生主长,东方也是春天的象征。如日东升,就是“东方红,太阳升”的道理吧!紫气东来,东风浩荡……岂不是代表着光明、美好、幸福的运气指数也要从东方来嘛!早上骑车向东,就能呼吸到一天中很好的很清新的空气。

我进城以后,老家就在东方,虽然相距只有15华里,但也很少回去。开始是生意忙一些,后来父母没了,兄弟姊妹也都在城里安家落户,人去屋空,回老家也没有什么用呀!但是,无论走到哪里,故乡永远是你的第一牵挂。现在,我如果要去平顶山,就必然会路过我的家乡,家乡那一连串稔熟的村落和人文故事也会跃然如在目前。只是这样的机会实在不多!

去平顶山的路是畅通无阻的,可作为一个中原地区新兴的明珠城市,发展的速度特快,建设的规模空前,四面八方都在大兴土木,一年半载不去,你就找不着北了!何况我这人蛰居桐荫,唯读书是务,不谙世事,不喜欢赶热闹。对于平顶山来说,亲友虽不少,我却很少走出去探望。有时几年也没去一次!2014年是去平顶山最多的一年,也只有3次。第一次是受朋友邀请,在那里呆了三天;第二次是参与三苏诗社的第二届大江东去杯颁奖仪式,吃过午饭就回来了;第三次是市里举办一个书画竞技,也是吃过午饭就回来了。这三次都使我得到很大的收获,见识了不少诗书画方面的朋友,开阔了眼界,增进了友谊和对诗书画技能的修造。

从此,我对平顶山的感情加深了一层,时常想着,应该走出去多做些交流,不要再坐井观天,固步自封总是不好的。

迫近新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老干部大学看见一张被用来练书法的《平顶山晚报》,上有一则广告吸引了我:继范扬书画展之后,双木美术馆将在2015年元旦推出特别展览:清代状元、翰林作品展。此次登场的主要有:康熙年间状元戴有琪;乾隆时期大书法家、《岳阳楼记》雕屏作者张照;两代帝师翁同;我国历史上最后一位三元连中状元陈继昌;第一个登上美国《时代》杂志的中国人吴佩孚;“文治总统”徐世昌;主张实业救国的状元张骞等,还有我们平顶山市宝丰县的清代大臣丁浩,共计作品60幅左右。展期:201511日至6日。这消息使我大感兴趣。

 

由于近几个月来读清朝和民国的东西较多,对这段中国的历史、人物印象很深。尤其是丁浩,他是宝丰西街人,在清代266年间,他是考中进士的8位宝丰人之一,历任江南、广西、江西各道监察御史以廉明著称。离世后,赐大学士出身,两江总督一等臣爵。 曾国藩曾向道光举荐丁浩,丁浩由此得到赏识,由中书溯升侍读教太子,陪伴太子读书。据考证,丁浩入阁后当过中书令,掌管皇帝命令发布,成了皇帝身边的顾问,相当于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和两协秘书长职务(以前称转笔御史)。从此,得到皇上器重,又令丁浩迭掌江南、广西、江西各地监察御史。1852年,皇上钦点曾国藩、丁浩为江西科举主考官。丁浩还著有《清华斋诗集》,曾为杨岱作传记,并参与杨淮《国朝中州诗抄》的编选工作。故此,我是很想一睹他们的墨宝。

不知道不说,知道了就一直记挂着这事。元旦节前夕,询之好友翠竹轩主人和南山草夫妇,他们也很乐意前往。由于初涉书画领域,他们虚心向学的热情很高,一说就通,但是我们都没有小车,更不想坐班车或骑摩托、自行车。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但心里未免有点失落!

元月4号午后,我正在午休,他们来叫,说去平顶山看展吧,有车。我的高兴自是难以言表。原来。他们的外甥要去平顶山,他们知道了就要趁车和我一起去看看这个难得一见的《墨韵余香》,顺便也捎带着去买些装裱器材。

我很佩服南山草夫妇,干什么都是雷厉风行。虽然他们学习书画刚刚起步,还不到三个月,已经想要腾飞了。一夫一妻,一唱一和,一书一画,相得益彰。退休了,就没有什么闲事挂心,儿女一南一北,事业有成,也用不上他们帮什么忙。故此,焕发余热,在艺事上修造一番,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作为妻子的南山草,勤劳节俭,孝亲著名,退休三年,就出版了一本命名为《寸草春晖》的大书,被人誉为当代孝经,实实在在过了一把作家瘾。现在又向书画领域冲击,何须三五年,一位当代鲁山女画家的头衔难道不会戴在她的头上吗!现在,他们不仅要写、要画,还要自学装裱。这应该是提高自己书画捷径的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家里有地方,兜里不缺钱,时间充裕,又都是教师出身……这都是学习书画和装裱的必备条件。所谓心有灵犀,一点就通……

 

车出鲁山城,顺鲁平大道一路向东,15华里处的军王村就是我的老家。军王村统辖四个自然村6个村民组,分别是杨庄、军王、桃园赵、大力马。前两个村庄都紧挨公路,一村一组,庄子很小;桃园赵人口略多,东西两个组,公路穿街而过;这三个村子还紧靠大浪河,解放前发大水都是首当其冲,尤其是军王庄离河边最近,常常被大水冲得七零八落。解放后村子就整个的南迁半华里,避开小河。又因和杨庄、桃园赵成一线居中,南边和大力马接近,这就使军王成了理所当然的村部所在地,从50年代的大队部至今一直没有变动。

自从鲁平大道修好后,军王村更成了香饽饽,这里不仅是四个村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还有外来人到这里投资,建了什么“颐景苑”,还在河滩里军王庄的旧址上建了纺织厂、水厂。至于公路两边,学校、村部、幼儿园、大小超市、饭店、农家院、公交站终点、三轮车候车点、葡萄园……林林总总以军王为中心把杨庄、桃园赵都连接起来了。相形之下,西边的大王庄这个拥有两三千人口的大村子,现在总显得冷冷静静,一天比一天走了下坡路。

在军王村隶属的四个村子中原先居老大地位的大力马,因地处偏僻,也是始终迈不开步子大张旗鼓的开拓奋进。虽然,50年来书记、村长都是大力马人连任,但是大力马并没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只是感到书记家的日子越过越好,颇具规模的幼儿园、养猪场都是人家的开的,一般人还是栖栖遑遑东奔西颠的忙碌着寻衣觅食。我离开老家以后,虽然很少回去,许多事也不想过问,但大体情形还是知道一些的。

大力马西南郊有一棵古桑树,已历经千百年风雨,要几个人才能合抱,这在平地也是很少见的。早年,古桑树被雷劈断过枝干,但没有死,至今仍郁郁葱葱。30年前,我曾经为古桑拍照留影,还写了诗文,每当回想起来总是念念不忘。也许不少人都知道金马驹的故事,据传说,这就是和我们的村子大力马有关的。在这里我就不想赘述了。大力马的历史渊源很古老,也很耐人寻味。我忘了在一本什么古旧书上看见大力马的名字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他比周围的那些这庄那村大有来头,也没有见过重名的。历史上,鲁山县曾多次更名,但是大力马从古至今一直都是这个村名。记得小时候深翻土地,从村东一华里,村西一华里刨出许多扎得很深的墙根脚,地里的断砖碎瓦多得很,有人犁地还捡到过金子。

大力马人自古以来就感受着物华天宝皇天雨露的恩沐从而使英雄豪杰辈出。远的不说,从明清至今,忠臣孝子,天官御医在鲁山城东方圆左近是没有比得着的。解放前大力马的豪门大宅在鲁山城东也是首屈一指,可惜解放时都被分给了贫下中农,没有得到妥善保护,后来又几经水火,因房屋高大,用材讲究,修缮不易,终于消磨殆尽。原来保存比较完好的一处明清古建筑,是属于全村共有的集体财产,一直是村小学占用,80年代初,拆毁了,那些合抱粗的雕梁画柱都被贱卖出去被人肢解做了家具。那时我一直感觉可惜,如果留下来,现在保不定还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因为那些都是当年皇王老子御赐敕建的名人府邸,现在要想在鲁山找到那样的大宅门是再也没有了。房子扒后,支书在原来的地基上盖起了自己的住宅。从此,芝麻开花节节高,支书家的日子也更加红红火火。

 

一路向东,路过家门而不入也是很令人伤感的。父母亡故后,兄弟姊妹都不想在家待下去,一个个相继进城安家落户,尽管土地在乡下,人去屋空,如之奈何!每当回乡看见别人家建房造屋,儿孙兴旺,日子火红,我的恋乡情结便陡然而生。从车窗里望一望,见到什么都感到亲切,只是被一层窗玻璃隔着就是见到儿时的伙伴也只能形同陌路!半道上,司机是不敢为我而忽然停车的!

一路向东,很多熟的地方都陌生了。似乎已经近三十年都没有从这条路单身走了,许多地方改造的令人难以置信。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鲁平大道的修筑实在给沿路的村民带来了不少好处,车流如梭,店铺林立,生意兴隆,经济繁荣。这是有史以来从没有过的好现象。

 

鲁山向东25华里就是程村,程村也是一个很古老的集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逢农历双号,十里八村的人们都会陆陆续续到这里来赶集做物资交流。程村位于大沙河北岸;张良古镇位于沙河之南,逢单号有集。一南一北,两个集镇两两相望。在昔,这两个集镇形同伯仲,不相上下。但是张良地大物博,实力雄厚,又居于交通要道,渐渐成了沙河之南第一大镇,又有张良姜等诸般蔬菜特产做强力后盾,现在已经演变的赶上县城了。而程村偏居一方,原来也没有公路可通,又不是乡政府驻地,经济上也没有什么特色,固步自封,随遇而安,若世外桃源。但是近些年鲁平大道从身边修通后程村也开始雄起。现在从程村到鲁山,或向东到平顶山真是交通辐辏、车喧马啸,成了比乡政府驻地辛集还有钱途的鲁平中间站。

记得12岁以前我从没到过鲁山,那时大力马距县城15里,又没有什么车(那时自行车都很少见),大人们也很少进城。但是,对程村却是我们常来常往的地方。程村离大力马8里地,隔三差五大家都要去赶个早集做点小买卖以维持日常生活。况且,我外公家在程村东的白村,两村相离很近,只有2里地,要去外公家就必须经过程村。这样一来,我每年去程村的机会就比别人更多,虽然,那时不管你到哪里去都是用脚走的。

以前,程村的街道很窄,并排不能通过两辆小汽车,两边是很多上门板的铺面,都集中在街中心。国营大商店只有一个,五间普普通通的房子,卖一些布匹百货。其他就是小店小铺和饭馆之类,逢集才开张。程村东寨濠外有个大戏台,逢年过节都会唱大戏热闹得很。那时候,农村又没有什么文化设施,电影也很少,所以,唱戏是必须的,凡是大一点的村子都会有个草台班子,农闲的时候都支起锣鼓乐哈乐哈。有时为了看一场戏,夜里也可跑上十几里地。能上到大戏台的多数是外地的专业戏班,一唱就是三天三夜,人,挤扛不动,大家站在台子底下仰头观看,常常是几个小时纹丝不动。

自古以来,程村似乎都是鲁山城东的一个大集镇。据传,程村是明朝山西洪洞县程姓迁此建村,故名。现在程村已经有三、四千口人,过去是东、西两个大队,现在是东、西两个村,村子也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成倍的扩大,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去过了。南面临沙河一里地,现在什么样根本不知道。村子是向东向西向北靠鲁平大道发展的,路两边全是做买卖的,规模也大。但我还是喜欢过去的老街。这里还有194811月中共豫西区委在这里召开扩大会议的旧址,也就是在这里的程家祠堂,现在亦是文物保护单位。

一路向东,向东的路不长也不短,但是,向东的故事却日积月累没有底止。

 

从程村东去再走56里地就是徐营。古时为军屯营地,宋末名周旗营。元代名薛营;明初,徐姓迁此,改称徐营。但徐和薛读音有点相近,老百姓口头上还是叫做“薛营”。徐营和程村人口差不多,但没有程村热闹和经济的繁荣及文化底蕴的丰厚。但是,徐营出了个徐玉诺名气就比程村的名气大得多了。

徐玉诺(18941958)又名言信,笔名红蠖。五四时期著名诗人、作家。民国4年(1915)考入开封省立第一师范就读,在求学期间,受“五四”新文化影响,他的民主思想也逐步形成,开始进行文学创作,他的早期小说代表作《一只破鞋》被收入《新文学大系?小说一集》。民国9年(1920)到民国13年(1924)是徐玉诺文学创作的爆发期,他兴之所至,可一日数章、甚至在十几天内写成一本诗集。五年间先后写了300多篇作品,陆续登载于《小说月刊》、《晨报》副刊、《文学周报》、《诗》等报刊,尤其在民国11年(1922年)编辑出版了诗集《将来之花园》和《雪朝》等优秀作品,揭露当时社会黑暗,引起较大反响,受到鲁迅、茅盾等著名作家称赞。叶圣陶为其写了万言长篇评论《玉诺的诗》,称《玉诺的诗》有“奇妙的表现力、微妙的思想、绘画般的技术和吸引人的格调”,此外瞿秋白、郑振铎、朱自清、闻一多、周作人等人,都对他的诗表示过赞赏和评论。鲁迅曾三番五次嘱咐《晨报》副刊编辑孙伏园收集徐玉诺的小说出版,并表示“自愿作序”,却被徐玉诺婉言谢绝。他被誉为“替社会鸣不平,为平民叫苦的人”。1947鲁山解放,他积极参加家乡建设,把全部心血献给社会主义事业。195849日病逝于开封,归葬故里徐营凤凰山下。在他去世三个月后,河南省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他的短篇小说《朱家坟夜话》。徐玉诺一生写了400多首诗,30多篇小说,20多篇散文,创作与改编剧本7本,曾执教于河南、山东、福建、吉林四省27所学校,是一位有成就的教育家。徐玉诺一生为人淳厚、热衷公益、赤诚爱国、忘我执著、不畏权势、特立独行的轶闻趣事广为流传。徐玉诺故居离鲁平大道几百米,从鲁山至平顶山一走近徐营村口就可以看见公路北侧路边竖着高大的石牌坊,门额上雕刻着“徐玉诺故里”五个大字“。2012年初夏我还参加了徐玉诺故居的挂牌仪式。同年秋又参加了”徐玉诺研讨会“,并在会刊和平顶山日报上都发表了我写徐玉诺先生的一些诗词和散文。徐玉诺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他是河南的荣耀,更是鲁山和徐营的骄傲。

 

从徐营向东,二、三里地是西羊石,这就到了鲁山和平顶山市交界的地方,和西羊石紧邻的东羊石就属于平顶山市管辖了。由此坐公交就可以直达新城区、老市区。四、五十里地只收2元交通费,便宜着呢!但我们坐的是小车,一路不停,从家里一直开到平顶山市东的一家卖书画装裱器材的”凝香苑画店“。匆匆忙忙的购了所需之物,也来不及细看,就再返回平顶山市西凌云路的”双木美术馆“去拜赏清代状元、翰林们的墨宝。本来天色已经不早了,电话打不通,好不容易找到地方,电视台又正在做专访,我们来访的都被挡在了门外。直到五点过专访完毕,我们才得以进门。

名家翰墨历经沧桑岁月仍熠熠生辉,光耀人寰,且如百年老窖,历久弥香,向为人视若拱璧,珍若国宝。字字画画都是传统文化的精髓所在。让人感受着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的浩瀚世界,从而给你以智慧和力量,激励你奋进的豪迈意志。

我们走进双木的艺术殿堂,虽然时间紧迫,还是楼上楼下走马观花的细细看了一遍,没有放过一幅字画。这里除了有状元翰林们的大作,橱窗里还展示不少清代和民国的书刊,都是重量级的。这些,很让我留恋不忍遽去。我和朋友用手机、相机一一拍照,按规矩,这是不允许的,但老板有感于我们远道而来,还是满足了我们的欲求,并且和我们合影留念。

6点多,马路上已经灯火通明,接我们的车也来了,车笛声声在召唤我们。我兴犹未尽,问老板有没有可以赠阅的宣传资料?我的意思也就是像平时博览会上散发的那些小册页、报纸之类介绍展览图片的文字说明。老板想了想从内室拿出一本玻璃纸包着的大型精装册子,当场打开,我一看,封面上写着《中国当代经典画风》。是一本名家的多人合集,老板说送给我了,这真使我感动不已!因为书的定价是不菲的,268元,我身上根本就没带那么多钱。这时,老板又拿出一本范扬写的《唐诗三百首》书法集,虽是平装本,但厚度比《经典画风》还多,印刷质量均臻上乘,老板把这本书送给了翠竹轩主人。感谢的话不知如何说是好!因为时间实在太紧迫,不及细看,我们让老板签名留念,然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回程的车上,我们迫不及待翻阅着如获至宝的两本新书。原来,两本书均为李成林先生编著并作序。这时。我们才知道原来老板李成林先生还是一位编辑家呢!看来,我们今天是遇到了一位大神。而且他似乎和范扬的关系非同寻常,因为,美术馆里范扬的题字很多,从美术馆建馆开始,第一个展出就是“范扬书画展”。……

这次的收获,使我更加深了对平顶山的好感。朋友们也都知道我爱书成癖,每次来都会给我一些意外的惊喜。

一路向东,向东的路宽阔平坦;一路向东,东方红,太阳升;东方的天空明净,东方会使你心清气爽;东方的气温雍和,东方我们的是幸福、是秀美、是豪迈、是朝气蓬勃、是天天向上……

我喜欢一路向东!

 

【编者按】东方是旭日升起的地方,东方是祥和安顺的方向,东方在国人心中是美好、幸福、而充满希望的寓意,东方还是作者的家乡。随作者洗练的笔墨,积极的心态,品读作者“一路向东”的所见、所闻、所忆、所思、所感……让我们领略了这一路向东的美妙。《一路向东》是一次出行随感,也是对生活的感悟与讴歌,其间作者旁征博引,有对地理概况的陈述,有对人文古迹的详解,有对历史人物的介绍,有对时事变迁的思索,有对乡情故旧的追思……洋洋洒洒谓为壮观,可见作者博古通今,令人赞叹。此文文笔精练,情怀缱绻,描摹细腻,构思精巧,内涵深邃,带给我们诸多启发。一篇随感杂文,透着对家乡变化的感怀,透着对诗画艺术的挚爱,透着对生活深刻的领悟,透着对人生美好的向往,令人回味无穷,推荐共赏!感谢赐稿墨香!【责任编辑:枕雨听风】



标签:平顶山市 东方红 自行车 新城区 五行 
上一篇:忧伤
下一篇:倾城飞扬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