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回眸

遥想苏轼

时间:2015-9-11 16:43:00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306   评论:0
内容摘要:1.风流人物这是哪里?什么声音?谁在挤我?恍惚中,竟满眼市井楼坊,艳丽的“酒”旗招摇。周围黑压压的人,竟都是着古装的人!熙攘中,引颈展望:两位少年骑高头大马被敲锣打鼓的官兵拥簇着翩翩行进在大道上。那一蓝一白,那胸前佩的红花,正是人们投以注视的焦点。只听得人群里议论纷纷:“可了不起拉!苏氏兄弟同中进士!”“那是前途无量...



遥想苏轼1.风流人物

这是哪里?什么声音?谁在挤我?恍惚中,竟满眼市井楼坊,艳丽的“酒”旗招摇。周围黑压压的人,竟都是着古装的人!熙攘中,引颈展望:两位少年骑高头大马被敲锣打鼓的官兵拥簇着翩翩行进在大道上。那一蓝一白,那胸前佩的红花,正是人们投以注视的焦点。只听得人群里议论纷纷:“可了不起拉!苏氏兄弟同中进士!”“那是前途无量啊!听说欧阳大人视苏轼为异人,直称自己为朝廷选了两位相才咧……”

苏轼?!是你吗?我朝思慕想的,那一袭白杉噙了轻笑的,那意气风发的少年,竟是你吗?是吧!那自信的眼神,那飞扬的神采!是吧!那以一篇语言明快论述有力的《刑赏忠厚之至论》赢得欧阳修梅尧臣盛赞而高中榜眼的名动京师的,不正是你吗!

你在想什么呢,高头大马上,人群欢呼中?是“从车骑数十人,使闾巷小民,聚观而赞叹之”的荣耀,或“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的豪情?

这是宋朝。一个绚烂缤纷,凄苦纷争的年代。我轻轻的跟随着你。你看不见我吧,我却见你,深夜伏案写:“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以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得指爪,鸣飞那复计东西。”我的心便揪紧了。


2.不胜寒

北宋,“有治平之名,而无治平之实”,民族矛盾,阶级矛盾的激化使得王安石站出来主张变法并得到神宗皇帝的大力支持。

你刚刚奔父丧归朝,却临此变,即针锋相对上《议学校共举状》、《上神宗皇帝书》极论变法不当!子瞻啊!你如此聪颖灵敏,却耿直不阿表里澄澈,尽管也疾呼变革,却因王安石的过锐过速致流弊而反对新法甚至要求调离京师!

日赴以夜继,舟马劳顿。朝云紧蹙着眉睡着在你的肩头,惠州仍遥远。作为旧党,58岁的你却偏坚持己见梢不肯附会他人罢废免役法,竟被贬到那荒蛮之地去了。我眼见无能为力,只能叹声“傻啊”!

曾记否,在杭州说“作个归期天定许”?在密州中秋大醉高歌“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是怎生的情思让你人间天上浪漫瑰伟的想象?在去留间,终是选择人间为心安理得的归宿。

由于“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乃浩劫余生,你说自己“平生文字为吾累”,不能直言不讳了,却不愿苟且从流,于是在旷达不羁中又生出些许玩世不恭来掩藏你的不平不甘,你的惆怅寂寞。是由于你的过度自负吗?因此才不愿被人们发觉你的失意?于是只能独坐江边唱“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真是如此?我多怀念当年那“奋厉有当世志”的少年,真正的不畏权贵敢于抗争,哪里会说“人生如梦”什么的!那次,你游过赤壁,明明豪情万千的说“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见到你如此神情,我以为你是要等待机会一展抱负的,你是不甘“徒贫贱”的,你要将自己的才华谋略尽献国家,怎能说“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呢?矛盾啊!

惠州那里境况如何?如此荒凉简陋,进得合江楼,我不禁捂紧了口碧。此地有瘴雨蛮风,寓所哪堪忍受?你拂了物具上的尘土,笑曰:“试问岭南好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多苍凉凄婉!

几次重挫后,你还是说?“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3.浩然气

你还记得谪居黄州时,张梦得在舍南长江边筑快哉亭吗?落成那日你们高兴的在亭中饮,我坐在窗台上悠然品着“山色有无中”,听你们谈笑。你兴起赋《水调歌头》,有几句:“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堪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雄雌。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好一个“浩然气”只要胸存正气,就永不言败永远“快哉”!我不禁拍手大呼起“果然豪迈”来。正是为你那超然脱俗的胸襟气魄而着迷啊!

然而,你的豪迈却是颇受争议的。有人以偏概全取你大气或消沉的一面。然而我看到你丰富的感情,你无愧为文豪的全才!尽管有暗自神伤时,仍坚定的不退不避,自是奔放不羁!

后人评说,你开了一代豪迈词风,以诗为词,打破了“穷风月、弄花草”的西昆体及“浅斟低唱”的狭小浓艳意境,且“不喜裁剪以就声律”。其实,这不正表现了你锐意图新的要求吗?!

我独爱那阙《定风波》。三月三日,你们在沙湖道上遇雨。他人都掩面狂奔狼狈不堪,你却笑着抬头看看天,侧耳听听雨声,脱口而说:“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犯风雨潇洒前行,无所畏惧的问“谁怕”,你兀傲伟岸的人格和刚烈坦荡的胸怀,独不觉狼狈的超然,“何妨”的我行我素,“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泰然,都让我深深,深深的迷醉。我蹦跳着,学着你戏雨,想对你说,我真的很爱你此刻的神情此刻的笑靥和,这阙词。

还有那次在密州,你与将士们出猎,好一副“酒酣胸胆尚开放;鬓微霜,又何妨”的壮志凌云!好一幅奔驰逐猎射天狼的飒爽英姿!后来,你兴奋的写信给于子骏说作了此词让兵士们拍手顿足而唱,吹笛击鼓伴奏,很壮观,呵呵。

有人怨你的豪迈词多不谐音律。殊不知是你冲破旧格调束缚做到“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之意境呀。

胸中有抱负,有豪情,有浩然气,才有了真豪迈!


4.携素手

作为一个生长在千年后的来者,我对你的妻妾成群是难以接受的。但见了你对妻的缱绻情深及对歌妓的同情爱护,又觉到你玩世不恭逢场作戏外的些许真情来。

当我来到宋朝,你以成亲三年。虽未能看见“唤鱼池”畔你与王家小姐的相契,但你苦读时她“终日不去”,你会客时她“立屏间听之”,而她临窗梳妆时你调皮的拨弄缕缕青丝的点滴,让我明白了为何在她亡故十年后你仍“夜来幽梦忽还乡”,却“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你爹怕你锋芒过露而为你起名“轼”以示警醒,却仍是被调密州。想起以前妻子的留心,便想说“不思量,自难忘”,然“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了。

若我是你的妻,就要向润之那样“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你耕地我养蚕。甚至你又忽然富贵了,我就入宫去为你说好话拉关系,多好的贤内助是不?!可你又有了朝云。

朝云的“冰肌自有仙风”,朝云的“敏而好义忠敬如一”,朝云说“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均让你眷眷不已。

她毅然随你南徙。却不幸因“瘴雨蛮风”而病逝。你悲痛的将信仰佛的她安葬于佛旁。那天,浓云翻滚,大雨滂沱。你站着,轻轻的抚着墓碑,低喃:“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归卧竹根无远近,夜中勤礼塔中仙。”凄恻悲凉。我望向你,我深深看进你的眼睛,却看不清,你的表情。也看不清,落在摊开于你面前的我的手中,是那滂沱大雨,抑或,你我的泪滴。

还在夏初时,你与朝云闲坐。看着窗外残春景色,你叫朝云为你歌唱那阙《蝶恋花。花褪残红》。朝云歌喉将啭,泪满衣襟。只说“奴所不能歌,是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也。”你听了还大笑说“是吾政悲秋而汝又伤春矣!”那时你们境遇那般,“也无人惜从教坠”。后来朝云病极,犹不释口。然而,从此你再不会愿听,也再无人为你唱起了。

晁补之曾说“眉山公之词短与情”。可看看这些诗词,怎么能说不婉约不温情?风韵如你而谓不及于情,可乎?

你向往的,不正是“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的那种超尘脱俗静溢的心灵相契吗?


5.乘风归去

好久了,我走得好疲惫。是徽宗靖国元年了。真正追随了你一生呐。心酸呀,眼见你的一生坎坷。满足了,不知深夜读了你多少文章、赏了你多少字画、听了你多少回吟诗歌唱。

该离去了。别了,那自负;别了,那伟岸;别了,那含悲带笑的眼。我愿倾一生浓情爱恋的人呀,永别了……

悠悠转醒。但见书中写着:“苏轼,生与宋仁宗景佑三年十二月十九日,卒与徽宗建中靖国元年七月二十八日。北宋一代文坛宗师,开一代豪迈词风……”

抬头,新月一钩。轻笑,却有泪两行。想说,但愿人长久,千年共婵娟。




标签:飞扬 高中 古装 神采 眼神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