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回眸

惊才绝艳录--咏絮女儿评传(1)

时间:2016-1-3 16:28:20   作者:江湖夜雨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1338   评论:0
内容摘要:惊才绝艳录--咏絮女儿评传(1) 作者:S江湖夜雨S阆苑仙葩留天香(代序)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宇宙之间的进化总是由低级向高级,由无知无识的沙石泥土进化出鸟语花香、欣欣向荣的众多生命,由一片死寂进化到绚丽灿烂,多姿多彩。而在万物之灵的人之中,最至灵至慧的就应该算是美眉们了,正如《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所说:...

惊才绝艳录--咏絮女儿评传(1)

 

作者:S江湖夜雨S



阆苑仙葩留天香(代序)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宇宙之间的进化总是由低级向高级,由无知无识的沙石泥土进化出鸟语花香、欣欣向荣的众多生命,由一片死寂进化到绚丽灿烂,多姿多彩。而在万物之灵的人之中,最至灵至慧的就应该算是美眉们了,正如《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所说:“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阿弥陀佛、元始天尊的这两个字号还要尊荣无对的呢!”正所谓“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说来也是,红袖馨香的美眉们正是水做的骨肉,花做的精魂。

美人如花花似梦,少女情怀总是诗。唐韦庄的诗云:“长安春色谁为主,古来尽属红楼女。美人情易伤,暗上红楼立。”是啊,比起男人来,美眉们的感情往往真挚得多,也单纯得多。对于大多数美眉们来说,在她们的心中并没有你死我活的杀伐决断,尔虞我诈的鬼域伎俩,她们重情重爱,伤春悲秋,衣带渐宽,只为了问一个世间到底情是何物。周汝昌先生在《红楼十二层》中写道:“凡以“青”构成的字都表示精华之义。我曾说过一段话:米之核曰精,日之朗曰晴,水之澄曰清,目之宝曰睛,草之英曰菁,女之美者曰靓,男之俊者曰倩,故一切人、物的最宝贵的质素都借米之精而喻称为‘精’,而单指人的精神方面之‘精’即是‘情’”。历来女儿情长,古往今来的浩浩江水,流不尽古来女儿们的闲愁清泪,天地间的花月春风、画桥烟柳、湖光山色,美则美矣,但又如何比得上美眉们的眉如春山、眼如秋波,浅嗔娇笑?

花分百种,美眉们也是如此,有的女子娇艳如海棠,雍容如牡丹,有倾国倾城之姿,但却徒有其表,而江湖夜雨更为喜爱和崇敬那些兰心蕙性的才女们。张爱玲曾说过人生三大恨事,其二就是“海棠无香”,确实,只有惹火的魔鬼身材、如花似月的迷人容貌而无才情的美女们正像有色无香的海棠,而钟灵毓秀的才女们却如幽香之兰,寒香之梅,穿越千余年的时空,依然余香不尽。正所谓“开时似雪。谢时似雪。花中奇绝。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占溪风,留溪月。堪羞损、山桃如血。直饶更、疏疏淡淡,终有一般情别。”是啊,这些才女们更让人倾慕,让人相敬。

不过正如《红楼梦》中林妹妹所说:“我曾见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终身遭际,令人可欣、可羡、可悲、可叹者甚多……”,确实如此,才女们是不甘寂寞的,她们都非常的有个性,有才情,但世间的事往往是越平凡越平安,在旧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这些才女们的所作所为更让世俗之人惊诧、非议、打击。“可欣、可羡”者如卓文君之类固然也有一些,但多数还是可悲、可叹者更多。她们或在“金井梧桐秋叶黄”的深宫里怨悲团扇;或在“暗灯凉簟怨分离”的深闺中怀我良人;或嫁为一个俗不可耐的商人妇,早早逝去,只留下断肠诗句断肠人。有的才女“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成为“我是曲江临池柳,这人折了那人攀”的青楼女子,有的才女晚景凄凉,远离故土,有着“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霜华”的憔悴。有道是“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越是美好的事情就越是脆弱,““脂肤荑手不牢固,世间尤物难留连。易销歇。塞北花,江南雪。”才比天高,命比纸薄,也是才女们的写照,绝大多数的才女都是薄命司中的人物。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一个古代的才女更是难上加难,苦中加苦,就像《红楼梦》中所说:“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才女们的生活往往是寂寞的,古时候的美眉们不像现在这样有广阔的天地来从事一些社会活动。在“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的漫漫等待中,她们只好将心思放在吟诗作词、绘画剌绣中,但是传统的观念中,女子的诗文画作之类的是不能传出闺阁的,不知有多少铭心刻骨的真情之作又在岁月长河中就此湮没,不闻于世。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然而才女们表现出来才情却是不容抹杀的,从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我们就能找到美眉诗人--许穆夫人的诗篇,像后世的卓文君、班婕妤、班昭、蔡文姬、谢道韫、苏蕙……等才女像山间溪畔的香花,给呆板乏味的文史典籍多了些姿彩。不少才女们的诗文空灵奇幻、镂玉雕琼,可谓不让须眉,纵使男子看了也要赞叹不已。而更多的才女们从自身的切身体会写出缱绻情愁,其中之细腻真情,远非男人代拟者所能及。

由于古人一向重男轻女,不知有多少冰雪聪明、七窍玲珑的美眉被漫漫的历史风沙所掩,就此默默无闻。所以书中有记载的才女并不多,有诗文书画传世的更是少之又少。江湖夜雨读书时看到才女们一向是犹如对白衣大士一般的崇敬,一度也曾像贾宝玉一样向往能来生变成个美眉,也当一回才女,呵呵。江湖夜雨希望能从发黄的故纸堆里找出点这些才女的吉光片羽,写出来和众网友们共赏。让我们从细细品味她们的故事以及她们的诗文书画中悠然神往,想像一下她们当年“毫端运秀临霜写,口齿噙香对月吟”的风韵,感受一下这些才女们的风流文采,红袖馨香。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许穆夫人始留名

 

说起来,文学史上美眉诗人出现的并不比男诗人晚。早在我国最早的那部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一位美眉诗人,她真正的名字我们已无从得知,只知道当时的人们称她为许穆夫人。

许穆夫人的身世也是一言难尽,不大容易说清楚,《列女传》上的“卷之三·仁智传”中,说她是“许穆夫人者,卫懿公之女,许穆公之夫人也。”这个说法有误,更多的说法是卫懿公是许穆夫人的哥哥(这个说法也不完全对),她的辈份说起来很麻烦,慢慢听江湖夜雨来说。但她的母亲是鼎鼎大名的春秋时代的姐妹花之一的齐宣姜(春秋时代齐僖公的女儿,齐是国名,姜是她的姓,因为嫁给了卫宣公所以就叫宣姜,所以这都不是她真正的名字),却毫无疑问。说起齐宣姜和她的妹妹齐文姜,都是芳名远播的大美人,比之我们现在的twins恐怕还尤胜一筹。不过春秋齐国这对“twins”,名声都很不好,妹妹齐文姜居然和自己的哥哥(也就是齐襄公)乱伦,而且后来嫁给了鲁桓公后还念着旧情,事隔十几年又在鲁桓公访问齐国时和亲哥哥齐襄公搞在一起,齐襄公甚至派了个大力士在车上把鲁桓公用力一夹,捏得肋骨都酥断了,当即死掉。齐文姜害了老公,不敢回鲁国去,她儿子鲁庄公接她到了齐鲁之间的禚地住,后来齐文姜的哥哥被作乱的手下杀死,她也收了心。开始一心帮助她儿子治理国政,并指挥军队屡败强敌,表现出极高的政治军事才能。所以千年来毁誉参半,是个难以评说的复杂人物。

这是许穆夫人姨姨的事迹,而她的亲生母亲齐宣姜更倒霉一些,宣姜本来许配的是卫宣公的儿子伋,但是卫宣公是个老流氓(说卫宣公是老流氓一点也不错,这厮年轻时和自己的庶母私通,这个儿子伋就是这样生下来的),听说齐宣姜艳若桃李,顿时垂涎三尺,居然来了个“掉包计”,自己钻进洞房当了新郎。虽然我们看上面春秋时期的男女关系确实乱得够呛,但是卫宣公的这种行为也是为世人所不齿的,《诗经》中有一篇叫《新台》(卫宣公在黄河边上筑了一座台来迎娶齐宣姜),就说的是这件事: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蘧篨不鲜。新台有洒,河水浼浼。

燕婉之求,蘧篨不殄。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译文参考余冠英先生的《诗经选》中的注解是这样的:

 

河上新台照眼明,河水溜溜满又平。只道嫁个称心汉,缩脖子虾蟆真恶心。

新台高高黄河边,黄河平平水接天。只道嫁个称心汉,癞皮疙瘩讨人嫌。

下网拿鱼落了空,拿了个虾蟆在网中。只道嫁个称心汉,嫁着个缩脖子丑老公。

 

卫宣公的所作作为实在让人不齿,但有人写这段故事时这样说“小公主盖着盖头,糊里糊涂地和老东西行了婚礼。直到进入洞房,宣姜才发现,当初来相亲的俏郎君变成了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儿。”(招福美眉的《历代公主是怎样生活的》)对此,江湖夜雨却觉得不一定很确切,卫宣公主要还是行止丑陋,年纪倒不一定十分老丑。因为春秋之时结婚都极早,据说伋这年不过十六七岁,卫宣公是和庶母私通生下的伋,当时的年纪肯定也不太大,所以卫宣公当时也就三十多岁最多四十来岁吧。不至于是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儿。上面《诗经》中的诗将卫宣公比喻成癞哈蟆,也可能更多地是厌恶他的作为。举个例子来说吧,假如今后过了几千年,好多资料都湮灭无存了(晕,除非核大战),后世的考古工作者,只找到一张《芙蓉姐夫》的单曲CD,那考证派的专家们根据“我是芙蓉姐夫,每天每夜想哭,老婆体形像猪,也有男人追逐……自称相貌美如花,我看长得像青蛙。脸大鼻塌嘴唇厚,屁股上面全是肉……”这样的歌词,肯定也会记载成:“芙蓉姐姐是21世纪初的一个著名的丑女,体重可能超过100KG,但是经常虐待玩弄男人,这是那些怨气十足男人们编出的歌词。”

不管是不是老头,当时齐宣姜是无法选择的。于是只好跟着卫宣公一起生了两个儿子--寿和朔。据史书上说,这兄弟的两人的性格却大不一样,寿是仁义善良的,而朔却偏狭狠毒。等寿和朔渐渐长大后,卫宣公才真的老了,要考虑后人继位的事情了。朔就和他妈宣姜说,如果卫宣公死了后,让伋(也就是原本是宣姜的对像)即位,伋一定会害了他们母子三人。这时候宣姜的感情只放在自己的儿子身上了,就一心一意挑唆卫宣公杀了这个曾经是自己的未婚夫的伋。没有想到寿和伋的关系却很好,寿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跑去告诉伋,结果伋是个坚信“父教子亡子不得不亡”的呆瓜,这寿也出奇地仁义,居然把伋灌醉了,假扮成伋先跑到杀手的埋伏位置,让杀手将他杀了(当时也没有照片之类的资料,可能杀手也不认得谁是谁)。可这伋酒醒之后,看到寿为他而死,竟然追上贼人,想用自己再换回寿,但寿早已被杀,贼人一看伋又自己送上门来,当场又杀了伋。据说《诗经》上记载的《二子乘舟》一诗,就是和这个故事有关。

在这一个阴差阳错的事情中,最为高兴的是阴险狠辣的朔了,一下子除去了两个走向王位路上的绊脚石,但卫宣公和宣姜是十分疼爱寿的,听说寿死了,都是痛苦万分。卫宣公毕竟上了年纪,急痛攻心,竟然一命呜呼了。于是朔这厮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国王,就是卫惠公。但卫惠公的所作所为不得人心,当了没有多久,卫国的大臣贵族们拥护和伋一母所生(应该就是卫宣公的庶母,后来收为他老婆的那个夷姜所生)的黔牟即位,朔跑到他姥姥家(也就是齐国)去求援了,当时齐国正是他舅舅齐襄公(也就是那个和妹妹齐文姜乱伦的那家伙)执政,借助齐国强大的国力,卫惠公来了个“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不过他的小命却不长,不久就一命呜呼了。齐襄公为了促进齐国和卫国旧族的关系,居然力主让宣姜再嫁给和她原来许配的未婚夫伋一母所生的兄弟昭伯顽,这在后世来看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当时好像并不算太出格的行为。招福美眉的《历代公主是怎样生活的》上面写“被灌醉的宣姜,被强行关进了新房”,这里说的宣姜倒像受逼的祥林嫂一般,但是《左传》上记载:“齐人使昭伯烝於宣姜,不可,强之。”是男方不同意,《东周列国志》的故事上也说:“宣公儿子昭伯被人灌醉,拖到宣姜房中,梦中于宣姜成事,遂结为夫妻……”到底谁强迫谁,看来还很难说。不过从他俩后来的关系来看,宣姜既不是祥林嫂,昭伯顽也不是柳下惠(以昭伯顽的身份,他身边不可能找不到别的女人,这和祥林嫂嫁的光棍贺老六可大不一样),因为宣姜接二连三地生孩子,又一口气生下生齐子、戴公、文公、宋桓夫人、许穆夫人等五个儿女。唉,说了这半天,本篇的主人公许穆夫人的身世才终于说清楚。


标签:红楼梦 阿弥陀佛 美眉 江湖 天香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