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家名篇

他们仨(文/雷小军)

时间:2016-2-21 20:39:14   作者:雷小军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289   评论:1
内容摘要:大年初五是大姑的生日。我们都来给她老人家拜年和祝寿。几家老老小小聚在一起,好不热闹。侄女一见我,就喜欢踮着脚跟我比身高。结果总是谁的鞋跟高些谁就高些。嫂子说:“侄女晒家姑,你们啊,都不高!”我望望一旁坐着的大姑:“嗯,怪咱大姑,没长高些。”老人家耳朵竟极聪敏,闻言声音爽朗:“谁说俺低?年轻时候,俺高着哩!”众人笑倒。我...
    大年初五是大姑的生日。我们都来给她老人家拜年和祝寿。几家老老小小聚在一起,好不热闹。
    侄女一见我,就喜欢踮着脚跟我比身高。结果总是谁的鞋跟高些谁就高些。嫂子说:“侄女晒家姑,你们啊,都不高!”我望望一旁坐着的大姑:“嗯,怪咱大姑,没长高些。”老人家耳朵竟极聪敏,闻言声音爽朗:“谁说俺低?年轻时候,俺高着哩!”众人笑倒。


    我实不知年轻时的大姑有多高,但我知道年轻时的大姑有多么能干。大姑家住在半山坡,家里没有水井,需要去几百米外小河边的水井里挑水吃。幼时的我时常住大姑家,也常尾随大姑来河边挑水,倒不说路面坎坷路途多远,仅那个大上坡就让我气喘吁吁,跟不上大姑的步伐。


    从大姑家到我家,要翻过两座山,趟过三条河。那时我家里穷,大姑还常背着粮食送到我家。而且不忘从口袋里抠出几个糖果,送给嘴馋的我们。每次大姑返回,都要偷偷跑,我们兄妹几个都爱撵着她,要去她家住。待到发现大姑已经回了,不免要难过一阵甚至大哭一场。后来姑父去世,表哥想让大姑去城里住,大姑住不惯,每次仍是偷偷跑,至此,喜欢“偷跑”成了大姑众所周知的习惯。

而今大姑老了,还不及我肩膀高,那些往事,仍历历在目。


    我读小学一年级时,父亲和大哥一起商量着学做豆腐。经过漫长的尝试过程,我家做的第一块豆腐成功了,因为用黑豆做的,豆腐的颜色都是黑的,但香味很浓。还没舍得吃,父亲就让大哥提了个二号篮子,给大姑家送去大半个,让他们尝尝鲜……


    大年初六,我们又带上老父亲和大姑,一起去看望住在深山里的二姑。说起来她们姐妹俩算是苦命人,小时候闹饥荒,都是童养媳送出去的。姐妹俩隔湖相望,默默地开始耕耘自己的一生。年幼的父亲随爷爷移民时,一副挑筐一头是父亲,一头便是所有的家当。


    据说,二姑父算是能耐人,可惜走得早。二姑一个人把几个孩子拉扯大,娶媳妇,盖房子,日子艰难自不必说,但和大姑一样乐观,洗澡时还撵着表嫂叫美人儿。后来二姑突发脑血栓,在医院治疗期间,数日米面不进,父亲和我去看她时,一句话没说,眼泪迸出,接着便是惊天动地的大哭。这一哭,几乎持续了近一个小时,谁也劝不住,父亲也泪湿眼眶。说也奇怪,那次以后,二姑竟又开始吃饭了,身体慢慢恢复,之后的日子,虽走路有了不便,但总算是基本能够自理。而且她极要强,能自己做的,坚决不让儿女们代劳。


    以前去二姑家更艰难,路不通车不达,翻山越岭跨河爬坡,所以见到二姑时那双手总拉得格外紧。二姑也不太经常回我家,至今记得母亲去世时,二姑赶进家门,痛哭出声,那一句“亲人哪——”让我肝肠寸断。


    乡间的风写着大自然的淳朴。如今,山里的路也修得格外好。我们的车一直停到表哥的大门外。表哥的房子盖得很漂亮,院子里的阳光非常足。

    大家围在一起吃午饭。他们姐弟仨,还有他们的儿子儿媳女儿孙子孙女重孙……热闹自不必说,二姑那里却是安静的,因为她不能说,连平时说话从不拘束声音特大的大姑也没了音儿,只是不动声色的,夹上一块红烧肉,用馒头就着,放到二姑的嘴边。一生倔强的二姑竟没有推辞,张开嘴就吃下了。她们安静地重复着这个动作,全然不顾满桌的欢声笑语。


    饭后,大家提议给他们仨合张影。三位老人配合着孩子们,并排坐在一起,大姑在中间,二姑和父亲坐在两旁,大姑拉着他俩的手,那份温暖的自然,不落痕迹。我按下快门,留下了这张合影。


    岁月经年。他们的皱纹里写满了时光的味道,所谓兄弟姐妹一场,不过是瞬间的牵手相伴和一生的相互牵念。


    这一年,大姑82岁,二姑78岁,父亲74岁。


标签:老人家 半山坡 耳朵 生日 水井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