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红楼的隐痛:解读<红楼梦>里的秦可卿 

时间:2013-8-27 10:20:38   作者:花气袭人   来源:原创   阅读:1670   评论:2
内容摘要:一个从“营缮郎”的清寒之家走出的女子,却能在显赫尊荣的贾家成为泰山级的贾母“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这不能不说明秦可卿的厉害!厉害的资本是她的背景?还是她本人的综合素质?无论是什么,秦可卿留给笔者的都是一种无法诉说的隐痛。她的鲜艳妩媚,她的风流袅娜,她的温柔和平都犹如她无法把握...

    一个从“营缮郎”的清寒之家走出的女子,却能在显赫尊荣的贾家成为泰山级的贾母“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这不能不说明秦可卿的厉害!厉害的资本是她的背景?还是她本人的综合素质?无论是什么,秦可卿留给笔者的都是一种无法诉说的隐痛。她的鲜艳妩媚,她的风流袅娜,她的温柔和平都犹如她无法把握的命运一样从天香楼上断然飘逝。

 

   

    红楼的隐痛:解读<红楼梦>里的秦可卿 秦可卿的出场极不简单。红楼梦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中,秦可卿一出场便是贾母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和她地位相互辉映的还有她那“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的屋子。原文道:刚到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宝玉便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进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是: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放着安禄山掷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笔者每读到此处,都为秦可卿的风月品味之高叫好。这绝不是一个普通家庭生养的女子所具有的档次和胆量。还有,秦可卿死后的排场和用的棺木,也绝不是一般人都能消受得起的。很多红学家也曾指出,秦可卿其人,来自“天上”(皇家),不是普通百姓人家之女。她的原型是胤扔之孙、弘哲之女,因祖、父两代的政治祸变而隐去真名,寄养在“营缮郎”秦业家。因此,秦可卿不同凡响的身份带给了她难以捉摸的命运,最终自缢于天香楼上。

 

    提到秦可卿,正派的文人多为不齿,因为她有“淫丧天香楼”的嫌疑,再加上她的判词有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这样,一个风流成性的少妇形象被定格在了许多人的心目中。笔者多次在描写秦可卿的文字里徜徉,发现秦可卿并非只是一个只追求皮肤淫滥之人,她是一个有较高人生理想和追求的“新”女性。周汝昌老先生(红学专家)赞她“气质如桂之芬芳,品貌似月之皎洁”一点儿也不为过。她的擅风情,她的远虑都是值得称道的。

 红楼的隐痛:解读<红楼梦>里的秦可卿 

    秦可卿是贾蓉之妻。但她好像只是蓉哥儿名义上的媳妇,于是,公爹贾珍有了空子可钻。20岁左右的皇女秦可卿貌美如仙,以至于贾珍完全不能自已,即使在秦可卿死后也完全不顾礼教的约束,竟“哭的泪人一般”,还拍手道:“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罢了!”,甚至“恨不能代秦氏之死”。贾珍的“过于悲痛”足可以看出秦可卿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以及他对她丝毫不加掩饰的爱。那么,秦可卿爱贾珍吗?笔者这就不得而知了。但笔者有一家之言:秦可卿似乎更欣赏宝玉。在那个只有石狮子是干净的地方,秦可卿看到了贾珍、贾蓉父子的淫乱无度,这让对情有较高理解的她未免对男人有很大的失望,正值妙龄、妩媚动人的秦可卿一定渴望一段真正干净的纯净的感情,贾蓉的感情是虚伪的,贾珍的爱是糜烂的,只有宝玉是真正的痴情男儿,所以,秦可卿便换身成太虚幻境中警幻仙姑之妹被“许配”给了宝玉。

 

    当时,只有十三、四岁的宝玉也已渐通人事,秦可卿的柔媚娇俏下蕴藏的大家风范和脂粉英雄气概对他也有一种别样的吸引力。当听到秦氏之死时,宝玉“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并不顾贾母的拦阻即时去了宁府。一个侄媳妇死了,当叔的竟能“奔出一口血来”,不能不说明秦可卿在宝玉心目中的地位,笔者认为,秦可卿是痴人宝玉的“心中偶像”更为合理。


标签:红楼 隐痛 解读 红楼梦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