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旅游休闲

史上最全的爆笑汉字对话经典版

时间:2016-3-29 6:51:25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536   评论:0
内容摘要:“比”对“北”说:咱夫妻一场,何必闹离婚呢!“巾”对“币”说:儿啊。你戴上博士帽,也就身价百倍了。“尺”对“尽”说:姐姐,结果出来了。你怀的是双胞胎。“臣”对“巨”说:和你一样的面积。我却有三室俩厅。“晶”对“品”说:你家难道没装修?“吕”对“昌”说:和你相比,我家徒四壁。“自”对“目”说:你单位裁员了?“茜”对“晒”...

“比”对“北”说:咱夫妻一场,何必闹离婚呢!

“巾”对“币”说:儿啊。你戴上博士帽,也就身价百倍了。

“尺”对“尽”说:姐姐,结果出来了。你怀的是双胞胎。

“臣”对“巨”说:和你一样的面积。我却有三室俩厅。

“晶”对“品”说:你家难道没装修?

“吕”对“昌”说:和你相比,我家徒四壁。

“自”对“目”说:你单位裁员了?

“茜”对“晒”说:出太阳了,咋不戴顶草帽?

“个”对“人”说:不比你们年轻人了,没根手杖几寸步难走。

“办”对“为”说:平衡才是硬道理!

“兵”对“丘”说:看看战争有多残酷,俩条腿都炸飞了!

“占”对“点”说:买小轿车了?

“且”对“但”说:胆小的,还请保镖了?

“大”对“太”说:做个疝气手术其实很简单。

“日”对“曰”说:该减肥了。

“人”对“从”说:你怎么还没去做分离手术?

“土”对“丑”说:别以为披肩发就好看,其实骨子里还是老土。

“寸”对“过”说:老爷子,买躺椅了?

“由”对“甲”说:这样练一指禅挺累吧?

“木”对“术”说:脸上长颗痣就当自己是美人了。

“叉”对“又”说:什么时候整的容啊?脸上那颗痣呢?

“屎”对“尿”说:干的和稀的就是不一样。

良对狼说:披着羊皮的家伙,尽坏我名声!

狼对良说:其实我本善良,要怪就怪犬吧。

狈对狼说:老背着我,不就因为我有俩钱。

皿对血说:我这是颁奖台,你那只能算是断头台。

句对包说:哥们儿,新买的雪橇啊?真的是挺漂亮的嘛!

丑对妞说:哥们儿,好好过日子吧!能找到女人不错了!

口对回说:亲爱的,啥时候怀上了?怎不告诉我一声呢?

可对哥说:亲爱的,别太宠孩子啦!老顶在头上不累呀?

日对曰说:告诉过你不要打架,瞧!被槌扁了吧!

日对曰说:你就不能少吃点,现在成将军肚了吧!

金对鑫说:咋致的富?

功对力说:下岗了?

府对腐说:早就说过贪吃多了会烂嘛!

王对主说:你小子挨打了吧?头上怎么有一个包呢?

田对亩说:戴上大盖帽就六亲不认了.

困对囚说:好赖俺院子里还有棵树呢?

能对熊说:哎,小子,开着宝马就不认识我了?

犬对哭说:大哥还是你狠,两张嘴咬人.

了对子说:哥们,买新腰带了?

米对木说:有眼无珠的家伙。

且对但说:胆小的,还请保镖了。

熊对能说:穷成这样啦,四个熊掌全卖了?

兵对丘说:兄弟,踩上地雷了吧,两腿咋都没了?

王对皇说:当皇上有什么好,你看,头发都白了。

果对裸说:哥们儿,你穿上衣服还不如不穿!

禾对干说:不会吧,你家穷的连裙子都没得穿?

器对哭说:叫你平时多练练口才,现在被人训哭了吧。

占对点说:咋的,买小轿车了?

且对但说:胆小鬼,成天都带着保镖。

土对丑说:别以为披肩发就好看,其实骨子里还是老土。

寸对过说:老爷子,买躺椅了?

叉对又说:什么时候整的容啊?脸上那颗痣呢?

木对束说:别以为穿上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长对张说:你以为你是后羿啊,没事整天背张弓干嘛?

大对爽说:就四道题,你怎么就全错了?

电对龟说:歪戴着帽子,扮什么酷?

日对旦说:你什么时候学会玩滑板了

怵对歪说: 为啥他们都说咱俩在一起就心术不正呢?

王对狂说:哥们,穿个皮大衣你就牛了是不?

力对咖说:兄弟,拎两个大箱子到哪去?

丰对卅说: 哟,哥们,这是咋的啦,大白天的咋还躺地上了呢?

飞对乙说:亲爱的,你慢慢飞,翅膀丢了你怨谁?

斤对所说:告诉我,你俩真的是双胞胎吗?

凸对凹说:小样儿,你把脑袋缩回去我就不认识你?

戋对贱说: 哥们,跟我装是不?你以为有钱就高贵了吗?

占对点说:买小轿车了?

电对曳说:哥们儿,你正常点行吗?总那么站着不累呀?

掰对分说:哥们儿,当上大官了吧?两只手还背起来了?

熊对能说:哥儿们,穷成这样啦,四个熊掌全卖了?

叵对区说:兄弟,卖假酒了吗?咋又让工商给查封了?

凸对凹说:虽然咱们两房型不大一样,面积可不差呀。

掰对分说:咋的当官有架子了,小手还背着呢?

口对回说:亲爱的,都怀孕这么长时间了,咋不说一声呢?

风对凤说 :你不就是比我多了一伤疤 嘛 咋就比我还漂亮列

炎对淡说: 加了那么多水,当然不热不咸了嘛

淡对炎说: 你不知道泡在水里 当然热了咯~~

凸对凹:小样儿,你把脑袋缩回去我就不认识你?

个对竹说:长尾巴滴别跟俺站一块

木对林说:双胞胎就了不起啊

丑对妞说:好好和她过吧,咱这模样的,找个女人可不容易呀。

甥对姓:谁说生男生女一个样?

怵对歪:为啥他们都说咱俩在一起就心术不正呢?

王对狂:哥们,穿个皮大衣你就牛了是不?

炎对毯:姐们,这么热的天咋还穿着翻毛大衣呢?

星对月:别追我了行不,咱俩在一起别人都吐了你知道不?

呆对束:兄弟,傻点不要紧,可不能把脑袋掖到裤带里干那些悬事啊。

力对咖:兄弟,拎两个大箱子到哪去呀?

丰对卅:哟,哥们,这是咋的啦,大白天的咋还躺地上了呢?

春对舂:哥们,快点回家吧,裤子开线啦!

飞对乙:亲爱的,你慢慢飞,翅膀丢了你怨谁?

斤对所:告诉我,你俩真的是双胞胎吗?

戋对钱说:哥们,跟我装是不?你以为有钱就高贵了吗?

兵对丘说:兄弟,踩上地雷了吧,两腿咋都没了?

王对皇说:当皇上有什么好处,你看,头发都白了;

口对回说:亲爱的,都怀孕这么久了,也不说一声;

比对北说:夫妻何必闹离婚呢?

巾对币说:戴上博士帽就身价百倍了;

臣对巨说:一样的面积,但我是三室两厅;

良对狼说:披着羊皮的家伙,尽坏我名声!

狼对良说:其实我本善良,要怪就怪犬吧。

狈对狼说:老背着我,不就因为我有俩钱。

皿对血说:我这是颁奖台,你那只能算是断头台。

儿对兆说:世道不公哇!耳朵都长你头上了。

羊对鲜说:啥时改吃荤了?

鲜对癣说:病死的肉不能卖!

川对州说:别仨钱包,就是大款呀?

尤对龙说:咱也买把刀,过把龙隐!

幽对山说:两年不见,还是不毛之地呀?

财对富说:有房子有地,顶多算个土财主,有钱才是大款!

尸对尼说:你挨一刀,我咋到成了牺牲品。

龟对电说:我看你才是缩头乌龟。

圭对闺说:土得掉渣,坐绣楼里装什么大家闺秀!

巳对包说:你的帽子好好漂亮哟!

辈对韭说:别乘竹筏了,还是坐车舒坦。

斤对斥说:别老教训人,省点口水吧!

烫对汤说:现代人更喜欢吃火锅了!

瘦对叟说:你满精神的,我到成病老头了。

鼻对鼾说:是我干的,你就不能包涵点吗?

毛对手说:别看我弱不禁风,小心我的反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也对乜说:缴枪不杀!

犬对器说:怪胎呀!长四个嘴的狗。

众对人说:来吧,正好三缺一。

个对丫说:还是你的顶技高哇!

村对树说:又第三者插足啦!

禾对呆说:老张着个大嘴,难怪别人说你傻!

鸟对乌说:别以为自己是金凤凰,被人打成瞎乌鸦了吧

森对十说:乱砍滥伐,最终得到的只能是个十字架!

黑对默说:出来溜狗哇?

人对囚说:让你腐败,进去了吧!

月对星说:咱分开吧,分开人人盼,不分人人烦。

高对尚说:咱就别离了,离了对谁都不好。

高对尚说:高台搭好了,就放盆花呀?

刑对形说:谁怕谁呀!别看你三把刀,和我这一把比试比试!

土对型说:把我当断头台啦!

怯对劫说:我心里好怕,你也放下刀,积点德吧!

田对口说:没骨头的家伙,就会耍贫嘴!

闪对闩说:别老插着门,让人家进来吧。

口对四说:怀的是男孩呀?恭喜啦!

人对闪说:别老藏门后,看见你了。

象对豫说:被人牵上啦?

正对不说:不和你玩了,跟上你尽学坏。

孬对不说:说我不好,还不是你带坏的。

男对女说:你们天天掐腰指使,却让我们天天在田里出力。

女对婴说:别有俩钱,就当婴儿让人伺候。

口对招说:没骨气!拿把刀一吓唬,就全招供啦!

贪对礼说:只因贪图钱财,才上了你的钩。

贿对礼说:我有的是钱,用钱作钓饵,不信贪官不上钩。

鸭对凤说:别看我丑,照样是“甲鸟”,你还不是“凡鸟(凤繁体)”一个!

羔对鲜说:孟子曰:“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牛对犇说:还是你牛,甘拜下风了!

引对弓说:别老弓着了,倚树歇会吧!

羊对鲜说:啥时改吃荤了?

鲜对癣说:病死的肉不能卖!

川对州说:别仨钱包,就是大款呀?

尤对龙说:咱也买把刀,过把龙隐!

幽对山说:两年不见,还是不毛之地呀?

财对富说:有房子有地,顶多算个土财主,有钱才是大款!

尸对尼说:你挨一刀,我咋到成了牺牲品。

龟对电说:我看你才是缩头乌龟。

圭对闺说:土得掉渣,坐绣楼里装什么大家闺秀!

巳对包说:你的帽子好好漂亮哟!

辈对韭说:别乘竹筏了,还是坐车舒坦。

斤对斥说:别老教训人,省点口水吧!

烫对汤说:现代人更喜欢吃火锅了!

瘦对叟说:你满精神的,我到成病老头了。

鼻对鼾说:是我干的,你就不能包涵点吗?

毛对手说:别看我弱不禁风,小心我的反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也对乜说:缴枪不杀!

犬对器说:怪胎呀!长四个嘴的狗。

众对人说:来吧,正好三缺一。

个对丫说:还是你的顶技高哇!

村对树说:又第三者插足啦!

禾对呆说:老张着个大嘴,难怪别人说你傻!

鸟对乌说:别以为自己是金凤凰,被人打成瞎乌鸦了吧!

森对十说:乱砍滥伐,最终得到的只能是个十字架!

黑对默说:出来溜狗哇?

人对囚说:让你腐败,进去了吧!

月对星说:咱分开吧,分开人人盼,不分人人烦。

高对尚说:咱就别离了,离了对谁都不好。

高对尚说:高台搭好了,就放盆花呀?

刑对形说:谁怕谁呀!别看你三把刀,和我这一把比试比试!

土对型说:把我当断头台啦!

怯对劫说:我心里好怕,你也放下刀,积点德吧!

田对画说:让小弟弟出来玩吧,别老宠着他。

田对口说:没骨头的家伙,就会耍贫嘴!

闪对闩说:别老插着门,让人家进来吧。

口对四说:怀的是男孩呀?恭喜啦!

人对闪说:别老藏门后,看见你了。

象对豫说:被人牵上啦?

正对不说:不和你玩了,跟上你尽学坏。

孬对不说:说我不好,还不是你带坏的。

男对女说:你们天天掐腰指使,却让我们天天在田里出力。

女对婴说:别有俩钱,就当婴儿让人伺候。

口对招说:没骨气!拿把刀一吓唬,就全招供啦!

贪对礼说:只因贪图钱财,才上了你的钩。

贿对礼说:我有的是钱,用钱作钓饵,不信贪官不上钩。

鸭对凤说:别看我丑,照样是“甲鸟”,你还不是“凡鸟(凤繁体)”一个!

羔对鲜说:孟子曰:“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牛对犇说:还是你牛,甘拜下风了!


标签:双胞胎 小轿车 年轻人 博士帽 夫妻一场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