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心灵絮语

在乡下教书的日子(文/安彦瑾)

时间:2016-4-23 20:12:54   作者:安彦瑾   来源:作者原创   阅读:365   评论:2
内容摘要:今天,双休日,天下着小雨。闲来无事,就翻一番过去的日记,不经意间,竟看到了过去曾经动笔写而未写完的一篇旧文。里面提到过去曾在库区教育办工作过的黄老师。我在乡下一所联中教书的时候,曾与其子在一起共事。黄老师年轻时,曾经当过兵。退役回村后,当过几年村支部书记,后来到村小学当民办教师,一干就是20年。后因工作兢兢业业,教学成...

今天,双休日,天下着小雨。

闲来无事,就翻一番过去的日记,不经意间,竟看到了过去曾经动笔写而未写完的一篇旧文里面提到过去曾在库区教育办工作过的黄老师。我在乡下一所联中教书的时候,曾与其子在一起共事。黄老师年轻时,曾经当过兵。退役回村后,当过几年村支部书记,后来到村小学当民办教师,一干就是20年。因工作兢兢业业,教学成绩突出,被评为省优秀教师,并被破格转为公办教师。他人缘极好,左邻右舍无论谁家有红白大事,他都不请自到,很乐意为大家分忧解愁,所以在乡亲中的口碑很好。他的文笔很好,无论什么样题材的应用文,他都能够信手拈来,立笔可就。更让人叹服的是,他很会写打油体的诗歌。你只要站在他面前,十分钟不上,他就能抓住你的某一特点,挥笔就是一首:

教坛生涯好坎坷,露天教室度岁月;

三石支锅雪地行,换来今天好生活。

散发着墨香的体打油诗,一下子激起了我感情的浪花,我的思绪飞回到了在乡下学校教书的岁月里。

 

1.

1993年秋季开学,因工作需要,我被调到距家乡近20里昭平台水库淹没区的一所小学教书,一同调去的还有我高中的老同学老段。

学校坐落在村中间远离村庄的一条丘陵南端,21间土瓦结构的房舍,分三列横排在长满葛巴草的校园内。最北边的一排西头就是我班学生的教室,中间三间全体教师的办公室,全校位教师都集聚在三间柴瓦房里办公。

这所学校有几个显著的特点:

一、十八间房子80%都破旧不堪。一到下雨天,几乎每个教室(当然也包括办公室)的师生们,都可以不出屋门就能欣赏到雨滴奏出的美妙“乐曲”。

二、房舍紧张。外来教师晴天在院子里做饭,下雨天在办公室里像熏獾一般狼烟动地的,能让你“激动”得热泪盈眶。

三、没有床,没有办公桌椅。说没有不太符合实际,两张床五条腿儿,其余的用破砖头支着,床中间缺了两根床撑,人坐上去就直忽悠。办公椅要么缺个腿儿,要么漏屁股没有平面。

四、校园内到处是鹅卵石和永远也除不尽的生命力极强的葛巴草。

 

2.

由于学校没有住处,我和老同学老段成了走读教师。每天凌晨4:30就得准时起床做饭,洗刷吃饭完毕,骑车赶到学校,刚好跟上学生上早自习。如果天不作美,那就遭罪了。路上泥泞粘的要命,脚踏上去就足能把你的鞋子脱掉。骑自行车出发前,你得准备一根粗木棍,走几步停下来,用木棍刮去轮胎上的泥巴,然后才能再前进几步,有时,用木棍也无济于事,只得背着自行车往前走。如此三番五次的折腾,赶到学校时,有的学生已陆续吃过早饭上学来了。

天气晴朗,走到半路,遇到干柴之类,我们像农村的老大娘一般,把它捡起来夹在车子后面,以备中午做饭之需。

中午放学,学生离开学校后,我们就开始筹备中午饭了。

在偌大的校园的一隅,我们用三个石头支起了铝锅。为了充分利用时间,我们做了具体的分工:即一个人到学校后面的玉琴老师家里轧面条,另一个人烧火。

水烧开了,老段开始往锅里下面条。

老段喜欢吃煮熟过一点的,于是就让面条多煮一会儿。

“大事不好,水漫金山了!”

老段急忙掀开锅盖儿,一手不停地用勺子把面汤往高处扬。而面汤仍一个劲儿的往上翻。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急忙把柴火拔出,或者干脆把锅端在地上。

真乃是急中生智,竟把古人的“三十六计”都用上了。

 

最怕的是连阴雨天。

当所有的干柴烧尽的时候,也是我们最无奈的日子。

尽管几位老师几次三番地邀我们去他们家吃中饭,盛情难却时,也曾去过两次,但后来无论如何是不去了。因为自己在这里工作,不是三天的时间,总不能长时间吃人家的吧?那样太给人家添麻烦

后来,在学校代课的同事玉琴姐提议说:既然你们不去我们家吃饭,可总不能饿着肚皮工作吧这样吧,我家的麦秸反正也不喂牛,如果不嫌脏的话,麦草垛你们请只管烧了!

这对我们该是怎样的一种情分啊!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当翌年春天来临的时候,琴姐家的麦草垛竟被我们烧去了大半个儿......

 

3.

很早就听说昭平台水库里有水怪,但传说归传说,我没有亲见,当然也不会相信。

然而1993年春天的一天上午,昭平台水库中间金山环和邱公城岛中间发生的现象,让我的同事和同学们彻底的过了一把看“水怪”瘾。

那天上午,不知是哪位同学飞也似的从校外奔向校园,“水怪”出来了,“水怪”出来了!

霎时间,校园内的老师和同学都跑出校门,站在校门口,向西南的水面望去,宽阔无边的水面上,很像一条大蟒蛇,头高高的举出水面,一个似“龙舟”模样的东西,在金山环和邱公城岛中间的水面上,一会正南飞驰,一会又转过头来,朝背面飞奔,速度极快。

“水怪”在那个区域内,活动了足足一个小时左右。

可惜当时没有相机,不然,把它拍摄下来,对研究昭平台水库中的“水怪”,该是一种多么珍贵的资料啊!

到底那是一种什么东西,至今也没有定论。

 

4.

1994年暑假过后,我重新调回家门口的小学任教 。

8月下旬开学前夕,当时的乡教育办总要召开一个全乡教师会,我又见到了曾经的同事们,心情格外高兴。然而同事们也带来了一个令人难过的消息:我曾经教过的一个女孩子和三年级的一个女孩,暑假在水库里溺水身亡了,当时,我的眼眶里瞬时盈满了泪水。

任五年级班主任的我,在课堂上曾不止一次的严厉要求:班上所有的同学们一律不准到水库中洗澡或游泳,若酷暑难耐的话,可在家里用井水抹一下。因为我十分的害怕学生们在水库中出事。

然而,不幸还是发生了!

姓武的女孩子,其实已经考入了乡初中,暑假开学就是初中生了,而发生在水库中的一场灭顶之灾,竟让她和另一位邻家女孩与人世间阴阳两隔,给她们的家人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痛。

23年前,我每天下午放学骑车回家,总要从武同学的家门口走过。

武同学是个十分清秀、懂事的女孩子,她和班上的好几个村上的孩子们,曾不止一次的给我送来红薯、蔬菜之类,尽管我多次强调,家长和同学们的请,老师领了,但以后不准再给老师拿东西了,否则,老师要生气批评人的。但当你不在的时候,时不时的有同学送来一些蔬菜之类,问到底,也没有人承认是谁送来的。

虽然时光已经过去20多年了,但那位女孩子的音容笑貌还鲜活地存留在我的记忆中。逝者已矣!作为曾经的老师,我惟愿她的家人早日从悲伤中走出来,也愿在九泉之下的武同学安息!

 

5.

转眼间,我离开乡村学校到小城工作已经16年了。

过去曾经留着学生头的女孩子们,如今差不多都已为人妻为人母了;有的大学毕业后,考上了公务员,在基层乡政府工作;一位曾经用“凶兮兮”这个词来描述校长的那位范同学,听说早已功成名就,成了一名博士。

曾经粘掉鞋底的黄胶泥路,如今已经被修葺一新的柏油环库路取代;破旧不堪的校舍,如今也变成了教学楼,校园内也硬化成了水泥地。进入校园,再也难觅过去记忆中的旧踪。曾在一起教书的几位老教师,也已光荣退休。看到这些,我有说不出的高兴。

是啊,社会在发展,农村在进步。从一个乡村小学的变化,就能感知祖国开放三十多年来的日新月异的变化。


标签:左邻右舍 应用文 天下 教师 教学 

出处:琴台雨巷

网址:http://www.69311.net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