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七)

时间:2016-8-21 8:59:53   作者:桦林边缘   来源:琴台雨巷   阅读:270   评论:0
内容摘要: 胡广海睡在陶奇的身边。先是两人都睡着了,后来,陶奇醒了,睁眼一看,房里黑蒙蒙的,也不清楚是多少点钟了。陶奇眨了眨眼睛,想到明天要打仗,就是不知道现在的时间,他多么想一下就到出发的时间,觉得还是腰睡,到时,排长和张副排长会叫醒大家的,就闭上眼睛又睡。可是,过了几分钟,他感到迷迷糊...
   胡广海睡在陶奇的身边。先是两人都睡着了,后来,陶奇醒了,睁眼一看,房里黑蒙蒙的,也不清楚是多少点钟了。陶奇眨了眨眼睛,想到明天要打仗,就是不知道现在的时间,他多么想一下就到出发的时间,觉得还是腰睡,到时,排长和张副排长会叫醒大家的,就闭上眼睛又睡。可是,过了几分钟,他感到迷迷糊糊的,似乎觉得是睡着了,这时,他听到身边胡广海鼾声有些大,觉得睡不着了,就睁开眼,迷糊看到在自己身边仰躺而睡的胡广海,他右手放在和衣而睡的紧系着宽皮带的自己肚皮上,左手安然般放在胸部上,忽而他肚皮缓缓鼓起,然后就慢慢缩下去了,仿佛胡广海的肚皮里有一个什么东西,随着他的鼾声就在他肚皮里鼓起下落似的。

    然后,又看到他高高的鼻子和微露出一条缝的嘴,对着黑黑的房顶,只要鼾声一响,他的嘴和颈子,在他左侧边,就往上有一丝动了下。仿佛在吸来自房里的空气一样。
    实在睡不着了,陶奇想:他胡大汉睡得舒服,一个人吃了几条红薯这下呼呼大睡了。我怎么办?就这样,不。想到这里。陶奇伸出手,把旁边的胡广海一下推醒。不想胡广海侧过身来,还在鼾声如雷继续睡。
    看着土炕对面窗外黑而静静的夜色,陶奇不知道自己要多久才再次睡着。他又看着自己身旁的胡广海黑黑的鼻子和嘴唇,德行不让人的陶奇把他碰醒。
    “怎么,天亮了吗?”胡广海嘴巴里说,就睁开眼睛。
    “别睡了,说会儿话。”
    “明天再说吧,我要睡觉。”
    “你这猪。”
    “你骂我。”胡广海才睁开迷糊的眼睛问:“你怎么不睡,陶奇?”
    “我被你的鼾声弄的来睡不着。”陶奇有些不快说。
    “主要是明天要打仗吧。”胡广海猜想说。
    “那又怎么样,”陶奇说,他停了下,自己觉得奇怪。小声说:“你说我以往要打日本鬼子就一觉睡到天亮,被人叫才醒,这次还睡不着。胡广海,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怕被小日本打死了。”胡广海逗笑说。
    “你才害怕被小鬼子打死了。”陶奇回赠一句。这时,睡在陶奇身边的狄四先被他俩的话弄来睡不着了,抬起脸说陶奇:
    “你又不是新兵,头回上战场打仗。”胡广海把脸稍微靠近点陶奇,讥笑说:“都是老兵了,还以为自己多嫩(还小)!”
    狄四先加了进来说:“老陶,你都和小鬼子打了多次仗了,端炮楼,拔据点,大大小小的仗都打了不少,还睡不着觉。”
    “是呀,睡得迷迷糊糊的,根本就是闭着眼睛。”陶奇说。
“好,别说了,快睡吧,明天凌晨五点就要起床出发,睡不好,到时就没有精力来打鬼子了。”狄四先自己也想睡,希望陶奇也睡,就用手拍拍陶奇的背。
    不想,陶奇转过头,凶了他几句:“我总要睡得着呢?”
    “睡不着,”狄四先嘟嚷一句:“那你就去帮老李做窝窝头。”
    “狄四先,你敢吼我!”陶奇用右手食指指了下狄四先的脸。这时,赵有钱也醒了。睁开眼幸灾乐祸说:“怎么,你们两兄弟,半夜三更要决斗,我就喜欢观看。”
    “赵钱多,你连老子都敢耍笑!”陶奇抬起身,对在狄四先身边的躺着的能看清些的赵钱多,用手指伸过狄四先的脸,指着不太看得清的赵钱多生气说。
    赵钱多一向就怕陶奇,就不吱声了。
    之后胡广海说:“好了,好了,别说了,都睡觉。”于是,大家就睡了……
   
    叶排长醒来了。他虽然还在浓浓的睡意中,可他感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立刻起身,从自己的军衣包里摸出火柴,擦然,并把在他床边旁的柜子上的煤油灯点燃,把放在柜上是陈汉生团长送他的怀表拿起来,一看:4:40分。他知道五点就得出发,需要在天刚亮就到达清良山。已经具有和日本鬼子作战经验的叶成德排长深知:必须在鬼子到达之前,构筑战壕,越早越好。这事,就跟开枪前必须要赶紧把子弹压进枪膛里是一样的。不是吗?也许更应该是!
    “快起来,张副排长,要到时间了。”叶排长立刻喊身边的张松副排长,尽管张副排长很想睡。警觉性很高的叶排长也是一样严格要求不错的排长,只是,他没有这样开朗。他立刻起来,强忍住自己很旺的睡意。
    他(张松)起来,把自己军帽戴好,把肚皮上松了些的宽皮带稍作整理,同时,他看到叶排长已经整理军容完备。
    叶排长觉得时间有些紧,就立刻对张副排长说:“老张,我先去把同志们叫起来,你接着就来。”
    “好吧,排长。”这时,张副排长就坐在床上,弯下腰回答,并穿他的布鞋。
    叶排长就出去了。过了五分钟,战士们开始陆续从有些煤油灯灯亮的房里匆匆地跑出来,在自己排长和副排长面前,依次排好队。
    这时,炊事班长老李挑着两箩筐蒸好才不久的窝窝头走来。然后,战士们在军令下列队站好。并挨着伸出手,等老李把两个窝窝头,放在他们的手里,就往还是一片深黑夜色里,看不清的房子的侧边匆匆地走去。
    不久46个八路军战士就匆忙离开了他们的营房,往处于安宁、静静的山路走上去。这是往清良山去的唯一道路。
    “排长,副排长我怎么办?”老李急了,问站在自己面前的叶排长、张副排长。
    张副排长立刻回答:“老李,你就呆在营房里,等我们打败了小鬼子,你要拿放在灶间里的腌肉跟我们吃。”
    叶排长说:“老李,要早点做好准备,等我们打败了鬼子今晚我们就回来大吃一顿。”
    老李看到战士们都走完了,对站在身旁的叶排长、张松副排长问:“排长,你何时同意我那拿枪打鬼子。”
    “不行,”叶排长直接说,“好了,我们走了。”
    然后,老李就眼巴巴的看着他俩消失在夜色里的前面静静房子的侧面……

标签:八路军 胸部 眼睛 
相关评论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