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小说
  •  2016-9-18 9:12:41  阅读:442  评论:0

    在广阔的地平线上  第二章红军团长傅东

    出了夏青肃反委员会的门,气咻咻的傅团长心情烦躁,他没有想到自己正指挥手下的红军战士们和比自己多的敌人打得紧张激烈时,被夏青派人来把他喊去问话。他也许没有意识到,他被这样一招来,就已经表明了,他已经被夏青盯住了。而现在,出了夏青负责的红军肃反办公室的门的傅团长立刻把这些气人的不... 阅读全文>>
  •  2016-8-31 11:13:17  阅读:312  评论:0

    鲜血凝成的国土   一宜宾庆符

    中国西南名城,万里长江一城一一一四川宜宾,在一九四九年十二月,由解放军二野十八军和平解放,据守宜宾城的国军72军军长郭汝瑰带领一万多国军官兵和平起义。从此后,这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就回到了人民的手中,宜宾人民在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国度下,过着长久幸福和平的生活。但是,围绕在在宜宾周边... 阅读全文>>
  •  2016-7-23 9:45:11  阅读:296  评论:0

    在广阔的地平线上  第一章红军五次反围剿

    一九三四年夏末,在江西某一苏区 在一间较宽、是打了土豪、地主的宅院后成了红军肃反委员会办公室的古朴房里,它临村道的一面是具有江西农村风俗特点的花窗木墙,在进门的正对面的褐黄色木墙上,高挂着一幅红军中央党主席王明的画像。房里地上是三合土。一张靠近木墙发黄的桌边上,摆放有叠得整齐的... 阅读全文>>
  •  2016-6-26 9:43:54  阅读:331  评论:0

    江城(十一)

    在日本军队里,只要当上一个小队长或者官之类的,那么,就会拥有24个士兵跟你管理,这是一种荣耀、骄狂得意洋洋之感,这是凌驾在高处一种作威作福的事,而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晋升,比如:中队长、大队长、联队长、中佐等,那不是飞黄腾达吗?这也是每一个有企图心的日本军人往上爬的阶梯。士兵要绝... 阅读全文>>
  •  2016-6-7 9:35:05  阅读:328  评论:0

    江城(十)

    有一个日本士兵他叫小林义一,28岁。他身材壮实、略矮,有1米67之间,他有一张清瘦略长的脸,长得非常俊逸、仁厚。由于多日和五六年来在中国作战,急行军,使得他神情兼具疲乏,25岁的年龄看上去有32岁多。他有一双仁厚清亮的眼睛,高挺鼻梁,非常性感的鼻翼下有一串黑黝黝的胡子,他腰间紧... 阅读全文>>
  •  2016-5-18 8:59:31  阅读:321  评论:0

    江城(九)

    此时,江城早已入夜。眼前的一切完全笼罩在清黑浓重的夜色里。现在的时间是:1937年12月9日晚上20点多钟。处于夜色中更加清冷的中华门外宽大废旧的荒地,是那样的又黑又安静!而这时的空气里充满一刻不肯褪去的包围人身心的寒气,冷得来仿佛把你的全身冻成一块石头似的,就跟中国东北的冬天差... 阅读全文>>
  •  2016-5-18 8:57:46  阅读:284  评论:0

    花冈  第四章 日本花冈中山寥

    死去的国军战士杨有钱,在洛阳保卫战中是国军连长耿波一连三排的老战士。他在打击凶悍的日本鬼子中,非常勇敢!多次起身对鬼子进行急射而肚皮受重伤,后来,由于实力悬殊,国军连长耿波只好带着只剩下的二十多个战士撤离阵地,几天后,在一处山地被鬼子抓住,转了几次监狱,才到了青岛。我们将在以后... 阅读全文>>
  •  2016-4-21 9:37:56  阅读:356  评论:0

    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8)

    接下来的两天,都是上下午政治学习,晚上还有一次班务会,都是在学了毛泽东选集后,武班长让大家谈自己的感受和表决心之类的话(我们已经在小说《解放军连长张海涛》第40章里写了,这里就不写)。到第二天晚上19点半,军营里的两个连排好队,在那个侧门墙上方有红五星的大礼堂,看师部文工团毛泽... 阅读全文>>
  •  2016-2-29 7:45:29  阅读:397  评论:0

    教授与木匠(文/金从华)

    教授在大都市里住了四十多年,已深恶痛绝城市里越来越恶化的环境,那一天到晚不停的噪音、那呛人肺腑的气味、那抬脚就是高楼的街市、那不堪入目的广告……教授和老伴商议,现已退休,干脆把这二层楼卖了到山里去住吧,顺便还可以把我未完成的课题做出来。教授和老伴一拍即合。  木匠在山里住了三十多年,虽然一天校门没进过,但学得一门好手艺... 阅读全文>>
  •  2016-2-28 8:53:38  阅读:319  评论:0

    小路(六)

    红军连长王翔到了小莲的家里,小莲立刻把早上留下的红薯在锅里热一下,马上端在门边的桌上。尽管,王翔连长肚皮饿的咕咕叫唤了,他还是忍住,这毕竟是第一次到人家姑娘的家里,不能没有体统。看到王连长在吞口水,他的鼓胀的光滑的颈子上的喉结,在上下溜动两下,脸在往下压缩一下,他的左手习惯性... 阅读全文>>
  •  2016-2-24 9:15:32  阅读:300  评论:0

    花冈 第三章又死一个中国人

    吃了午饭后,在非常暗淡如煤窑般的底舱里,到了14点多钟,在船的又长又宽的到驾驶室这一距离的厚实锈红色的甲板被炎热的太阳晒得越来越热,越来越烫,就像上面有火架在甲板上烤一样。许多劳工基本上躺在高低木板床上,被热得非常的倦困,无力起来。耿波大队长本想找人说话,他又觉得这个时候,底舱... 阅读全文>>
  •  2015-12-5 20:11:20  阅读:319  评论:0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六)

    叶排长讲完了自己的故事,大家都多有感触的。“排长,要不是你遇到这事,这时,你还在贵州老家,过清闲的日子。”25岁的老八路军战士胡广海说,也感慨道。叶排长眨了下他的明亮眼睛,不禁在心里感叹:自己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一不干坏事,对乡亲们又好,因放跑了红军,被保长逼成这样,看来,这年... 阅读全文>>
  •  2015-11-30 20:28:30  阅读:441  评论:0

    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六)

    营房里的灯早就熄了。每一个战士都睡了, 不管新兵老兵。欧阳雄睡不着。这种感觉就如:你到远方的亲朋家里做客,一种新鲜和愉悦的心情,使你时不时地兴奋一样。欧阳雄没有一点睡意。在他躺在床上的脸仰对着黑黑的上床在大睡的邱作兵;邱作兵先是一次又一次鼾声,然后被阻隔了似的,又马上爆出多响的... 阅读全文>>
  •  2015-11-30 9:25:02  阅读:508  评论:2

    错榫儿

    一矿上出事时,男人就差一步。那年桐花不足二十。婆子盘腿在炕中央,旱烟袋儿在黑夜里一闪一闪地明:“小麦熟大麦不熟会行?我看错榫儿中!”在婆子、族长二爷的撺掇下,事情就板上钉钉了。刚过周年,桐花又成了大伯子捆儿的媳妇。捆儿在办完丧事的几天后,顶替兄弟到矿上上班了。第一年里,捆... 阅读全文>>
  •  2015-11-27 20:12:36  阅读:505  评论:0

    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五)

    欧阳雄在看到自己武大文班长,就是第一次,感到他样子有些恶。而后来,他看到班长让老兵床给新兵,跟他这个新兵,就非常强硬使得丘作兵乖乖地服从。这还亲自为他夹菜,欧阳雄觉得武班长人多好的!多喜欢武班长的。之后,他们吃过中午饭,在营房休息了一个小时,武班长说下午开会。于是,解放军一连、... 阅读全文>>
  •  2015-11-27 20:06:49  阅读:378  评论:0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五)

    1934年冬天,红军长征到了贵州遵义,休整了几天,就走了。其中一部分红军路过叶成德的家乡:遵义松林镇牛蹄场,被地方军阀袭击。一部分红军被抓,一部分突围出去了。由于地方军阀要去追赶红军,而还要把被抓的红军送到遵义县城,就人手不够,只好让当地保长在当地人家找了一些身强力壮的青年,把... 阅读全文>>
  •  2015-11-27 7:58:17  阅读:345  评论:0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五)

    1934年冬天,红军长征到了贵州遵义,休整了几天,就走了。其中一部分红军路过叶成德的家乡:遵义松林镇牛蹄场,被地方军阀袭击。一部分红军被抓,一部分突围出去了。由于地方军阀要去追赶红军,而还要把被抓的红军送到遵义县城,就人手不够,只好让当地保长在当地人家找了一些身强力壮的青年,把... 阅读全文>>
  •  2015-11-23 19:44:38  阅读:375  评论:0

    花冈    第二章江户八夫船长

    今天是载有中国战俘劳工的船向日本继续开去的第四天。一直被日本人和鬼子关在货船的底船里的中国劳工,从上船的五六分钟里看到过青岛的港口和港口外的一片苍茫的蔚蓝色大海,到现在,就一直呆在非常闷热的散发着霉臭气味的黑阴阴宽大的底舱里已经四天了。他们只能感觉到船向日本开去的情形,是无法看... 阅读全文>>
  •  2015-11-19 14:10:44  阅读:424  评论:1

    煤殇

    二○一○年六月三十日那天早上,天晴得很好。七点,凤岭煤矿报时汽笛的一声嘶鸣,聒噪醒了笼着一层淡岚的一隅山里人家和山间的万物生灵。于是,披着霞辉的雀儿们在枝头上跳着、荡着,啾啾地叫着;歇套的牛们悠闲地甩着尾巴,扯开嗓门儿,冲着远处林梢的日头闷声哞哞地叫了几声,发散着一... 阅读全文>>
  •  2015-11-17 8:38:26  阅读:317  评论:0

    江城(第六章)

    和爸爸告别后,我伯伯一一一国军32师11团四营营长张俊斌就迈着较快的步伐朝江城中华门外在修筑工事的部下走去。向在大门外边忙碌的战士杨登高,一个活泼、心眼实诚、脸上汗亮亮的、身材较高、耿直的22岁战士招呼道:“小杨!”杨登高刚把工事边的地上有些碎石块清理干净,正要帮四营一连连长、... 阅读全文>>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