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散文园地
  •  2017-3-18 7:57:03  阅读:181  评论:0

    置顶朱仙镇印象(文/孙红梅)

    朱仙镇印象文/香雪海朱仙镇自唐宋以来,一直是水路交通要道和商埠之地,明朝时是开封唯一的水路转运码头,明末与湖北汉口镇、江西景德镇、广东佛山镇并称中国四大名镇,与景德镇、佛山镇相比,朱仙镇的名气小了很多,但在历史上却是赫赫有名。我是因为精忠岳飞才知道的朱仙镇,其实朱仙镇是因为战国时魏国信陵君门下义士朱亥而得名,这是我后知... 阅读全文>>
  •  2017-3-17 17:12:01  阅读:198  评论:0

    置顶致――军工人 (文/张博勋)

    致――军工人文/张博勋为了祖国的需要和人民的重托,你告别都市的繁华,离开温暖的家,到荒无人烟的沙漠,到漫无边际的荒原,到偏僻遥远的山沟沟,到祖国需要的角角落落。带着青春,带着信念,带着憧憬,也带着牵挂和思念,像一支支鸿雁的队伍,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鸿雁啊,你春来秋去,择地而生;你可知我们的军工人,一旦离乡,就不问... 阅读全文>>
  •  2017-3-16 15:13:20  阅读:245  评论:1

    置顶杂记与悬疑

    杜虹的诗歌给我的印象是清秀的;杜虹的小说、散文给我的印象是跳跃的丰富的,而杜虹的冷冻却给我的是一个五十年时光的悬疑。 阅读全文>>
  •  2017-3-15 21:44:34  阅读:376  评论:0

    置顶重游四棵树龙潭沟(文/依竹听雪)

    龙潭沟位于四棵树乡南山,少时听老人讲很多关于龙潭的传说,心生好奇。孟春的一个周末,天气晴暖,与同学三五人前往。山花烂漫的故事,尚酝酿在季节的深处,而眼前略显荒凉。顺山而下的风,吹在脸上已无寒意,偶遇三三两两前来游玩的驴友,虽陌路相逢,但转瞬的眸子里,却溅出同行者的默契,于是,狭窄的山道上,你我便侧身擦肩而过。沿着蜿蜒曲... 阅读全文>>
  •  2017-3-15 12:54:35  阅读:397  评论:0

    置顶情怀(散文)(文/朱家林)

    其实我知道手表上的时分秒并不会教我怎样, 只会令我深想:什么该放下,什么该收起,什么该紧紧握住。 而时间却可以改变一切, 但永远改变不了那份情怀。 阅读全文>>
  •  2017-3-12 21:35:47  阅读:168  评论:0

    置顶纯情当如孙多慈(文/淡雅幽兰)

    纯情当如孙多慈文/淡雅幽兰偶然的一次机会翻阅了一本杂志,了解了有关孙多慈与著名画家徐悲鸿的爱情故事,读罢颇有几分感触。故事的大概内容讲述了徐悲鸿与孙多慈相遇、相识到相爱的整个过程,然而由于当时的社会历史背景及家庭礼教等种种原因,导致两人最终也是有缘相知无缘相守的凄惨结局。尽管两人是千般不舍,但更多的是万般无奈,因为徐悲... 阅读全文>>
  •  2017-3-9 19:22:30  阅读:456  评论:0

    置顶记忆中的那条大河(文/李庚涛)

    闲翻地图,竟看到了标注着家乡的荡泽河,顿时觉得心头阵阵暖流涌动,少年时代的一幕幕浮现眼前,荡泽河,留下了我许多成长的记忆。荡泽河,古称波水,南北朝时期著名地理学家郦道元(曾任鲁阳县令)在《水经注》中对这条河有专门的记述。荡泽河蜿蜒数十里,支流繁多,主要源头有两个,位于土门乡交界的焦山和位于背孜乡交界的岘山,两支流在瓦屋... 阅读全文>>
  •  2017-3-9 19:18:42  阅读:498  评论:0

    置顶故乡的大栎树 (文/李庚涛)

    我家乡老宅后面,有一棵大栎树,树高三十余丈,树干五人方能合抱,树荫遮地两余亩,可谓栎树王。听家族长者讲:明末清初,祖上为了躲避闯王造反、清兵入关,从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避难逃荒至此,先祖或许思念故土,或许信奉神灵风水,见此地三面环山,中有平地沃土,一棵似大槐树般的参天大栎树生长于此,膜拜树神后便在树下安灶建房,扎根于此,... 阅读全文>>
  •  2017-3-6 8:27:05  阅读:213  评论:0

    置顶汝州打铁花(文/贺凯统)

    今年正月十五前几日,在平顶山文学读书沙龙微信群内看到数人在议论汝州将在元宵节于汝州城隍庙举办打铁花,迎元宵节庆祝活动,忍不住自己也讲了几句打铁花的由来。打铁花源自豫南驻马店地区确山县,至今确山县每年仍旧保留有元宵节打铁花的传统风俗。我的军旅生活曾经有十年是在驻确山某空军基地度过,对确山这个地方不陌生... 阅读全文>>
  •  2017-2-23 23:02:47  阅读:260  评论:0

    置顶雪(文/阿羽)

    又到一年下雪的时候了。很奇怪,近来的天气晴朗,阳光很温暖,于是翘首以望,心想,雪呢?那洁白的雪花,那圣洁的美;那腊月的寒梅,那孤傲的美;那团聚的亲人,和谐的美。今天早晨,推开窗,对面的树枝被撒上了一层银粉,邻居家的烟囱被涂上了一层银浆,大地万物被铺上了一层银毯。这才明白了,原来是下雪了!没有什么伴奏,也没有什么征兆,它... 阅读全文>>
  •  2017-1-17 22:33:34  阅读:281  评论:2

    置顶可怜的毛毛,你在哪里?

    一连两次去大姐家都没见到毛毛了,昨天在大姐家我问:“怎么不见毛毛呢?”因为在场的人多,不记得谁轻声应了一句:“毛毛出去玩去了。”    今天傍晚放学,我去接小女,路过大姐家顺便拿回小女的《笠翁对韵》。进了门又是只有“獒獒”在院子里... 阅读全文>>
    标签:眼睛 
  •  2017-1-11 6:55:35  阅读:292  评论:0

    置顶情结草绿色(文/陈双印)

    依稀从记事起,就朦胧对草绿色情有独钟。到了完全记事的文革前期,更是见到当年的大男大女们身着单件的、全身的草绿色军装,甚至仅戴顶绿色的军帽,都感觉羡慕不已。对绿军装痴情的追求,丝毫不亚于当今的追星一族。何时自己也能拥有绿军装,是我儿时的一个期盼。说来也巧,长兄一句进言,又加之一个偶然的机遇,我于上世纪的一九七八年,光荣的... 阅读全文>>
  •  2017-1-5 15:26:07  阅读:1082  评论:2

    置顶老婆寨游记(文/石杰)

    老婆寨游记文/石杰老婆寨位于河南省鲁山县观音寺乡北面,是伏牛山鲁山段的主峰,海拔582公尺,树木葱茏,鸟鸣山幽,秋风一起,万物肃杀。在这微寒的天气里,怀着对老婆寨美丽传说的向往,我们一行人骑车赶往期许已久的老婆寨。不多时已到山脚石门前,一眼就被石门前那块卧牛巨石所吸引,卧牛昂首竖角,怒目圆睁,象征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所特... 阅读全文>>
  •  2016-12-18 19:58:44  阅读:264  评论:1

    置顶朱仙镇印象

    朱仙镇自唐宋以来,一直是水路交通要道和商埠之地,明朝时是开封唯一的水路转运码头,明末与湖北汉口镇、江西景德镇、广东佛山镇并称中国四大名镇,与景德镇、佛山镇相比,朱仙镇的名气小了很多,但在历史上却是赫赫有名。我是因为精忠岳飞才知道的朱仙镇,其实朱仙镇是因为战国时魏国信陵君门下义士朱... 阅读全文>>
  •  2016-11-12 14:55:03  阅读:410  评论:0

    置顶猜枚(文/陈双印)

    猜枚,是鲁山的俗称。学名叫划拳行令。是喝酒娱乐的一种方法。在二十年前十分盛行,几乎是酒场儿上唯一的隐形道具。其它地方是否有此一说,不敢妄加断言。但在鲁山,无论城乡和男女老少,几乎人人皆知,无人不晓。然而,话又说回来,今后会不会成为历史,也是世事难料。因为现在人们喝酒已很少猜枚,除非老友相聚,酒喝到二八板上,为寻求刺激,... 阅读全文>>
  •  2016-11-10 22:59:36  阅读:213  评论:0

    置顶走进光棍节(文/邓仲祥)

    一年一度的光棍节如期降临人间。无论从过去鲜有人谈论的市井侩事,到如今铺天盖地充斥于各种媒体上的海量报道,抑或是议论光棍话题较多的是大学校园,俨然已经成为广大的“剩男剩女”的一大快事。有兴奋的,有萎靡的;有高兴的,有失落的;凡此种种。简言之光棍节的到来注定让自认为是光棍的饮... 阅读全文>>
  •  2016-11-2 11:20:18  阅读:298  评论:0

    置顶娘家的百果园

    推开娘家的朱红大门,就是一个色彩纷呈、硕果累累的百果园。父亲母亲勤劳一生,不舍得让一丝空地儿闲着。他们说人勤地不懒。地闲着可惜,稍勤勤一点随意撒下一些种子,到了秋天,就有吃不完的菜。于是,大门外的沟渠旁,沿墙跟的一带,只要有土壤,阳光能照到的地方,母亲就收拾一番,松土、整理、规划……撒下好几样菜种子。所以就有了大门外如... 阅读全文>>
  •  2016-10-30 16:55:15  阅读:602  评论:3

    置顶山水有清音(文/王晓静)

    春末夏初的季节,空气里飘荡着植物蓬勃的气息,选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邀友人一起来到尧山脚下的想马河。人刚入山,便被迎面而来的清气扑了满怀。这种清是遥看近却无的萋萋芳草的清,是澄澈晶莹的清泉碧流的清,是不染纤尘高山冰雪的清,是杭州香雪海万千梅朵的清……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清气,冰凌凌凉津津地直抵心房,呼吸吐... 阅读全文>>
  •  2016-9-28 6:57:14  阅读:864  评论:0

    置顶德秀君,于鲁山边城唤您一声元鲁山

    德秀君,于鲁山边城唤您一声元鲁山南桥琴一元德秀(约695-–约754),字紫芝,世居太原,北魏孝文帝改革时迁居河南洛阳,辞官后隐居河南陆浑山(今河南嵩县),后人不吝赞誉的称其为唐代诗人、政治家、音乐家、教育家。曾任鲁山县令。《旧唐书•文苑传》中,元德秀与崔颢、王昌龄、孟浩然、王维、李白、杜甫、李商隐、他的学生李华等大家... 阅读全文>>
  •  2016-9-13 11:02:44  阅读:326  评论:0

    置顶浅秋光晕

    浅秋光晕文/柳絮飘飏秋雨,淅淅沥沥。温润而潮湿。湿热已无踪影,真正感受到一场秋雨一场寒的的味道。天空像水洗过一样的湛蓝澄澈,一丝云彩也没有。梧桐的叶子一夕间已经苍老,褪却了昨日的繁华葱茏。边缘已经卷缩,叶面亦泛黄,好像几经沧桑的老人,走进生命的的末端。那种光鲜的青春,茂密的枝丫,得意的摆荡,仿佛精疲力竭,去而不返。叶子... 阅读全文>>

免责申明:琴台雨巷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如果不慎触犯了您的著作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并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站转载的民间偏方之类,仅供网友研究探讨,本站不对验方、偏方的真实性承担任何责任。本站原创文章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站长QQ:372486681  QQ交流群:331328025  豫ICP备13012498号